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晏老掀帘看一眼在他面前硬起脖子的晏七,吹了口茶沫。

  “小七,你说你不服?”

  “是,我不服!”

  话都说出口了,晏七如果在这时候打退堂鼓他就不是个男人。

  晏怀的眼中有同情,这时候还敢嘴硬,看来这小兔崽子果真是皮痒了。

  “你之前行事莽撞,为达目的故意“绑架”你妹妹吓到她,这就是你做哥哥干的第一件蠢事,关于此事,你认还是不认。”

  晏老放下茶杯,一双虎目盯向晏七,迫人的气势迎面而来。

  “……认。”关于这一点,晏七敢做敢当,没有抵赖。

  心中的猜测得到证实,陆凤璇的眸子微眯了眯,拳头硬了。

  晏老留意到她的情绪后不忘抽空安抚她一下,骤然变得温情的目光,看得晏七酸倒了牙。

  还敢说不是偏心?!

  晏七负气的绷着脸,满脸上写着不服,晏老看他一眼,接着说:

  “如果你只干这一件蠢事你当然可以功过相抵,可是你妹妹的肚子里怀着孩子,你当初那么一吓,你妹妹万一有个好歹,老子我亲自拿枪崩了你。”

  晏老的大掌往桌上一拍,拍的震天响,随后气冲冲道:

  “你犯下这么大的错,还敢跟我讲偏心?敢跟我说不服?物以稀为贵,我还就是偏心你妹妹。”

  晏七无语了:“物以稀为贵,那是您老的染.色.体太强大了,从你到我爸他们,就只会生儿子,这个事情我们又不能选,您这么说对我们不公平!”

  “在我这,物以稀为贵就是公平,不服气你也给我憋着!”晏老说的霸道极了。

  “……”

  晏七还想回话,坐在旁边的晏怀冷飕飕地瞪他一眼,两下夹击,晏七的脸都憋青了。

  “所以说你晏七为什么不投胎成个丫头呢?”

  晏老看到晏七老实了,不犟了,他却像个老顽童一样在孙子伤口上洒盐。

  “你晏七如果也是个丫头,我现在就把你捧手心上供着都成,在咱家这就是惯例。”

  “…………”

  晏七气得差点吐血,直接放弃反抗:

  “您老别气我了,说这么多您不就是想罚我么,该罚就罚,我认了!”

  之前为了尽快拿到陆凤璇的头发,他确实行事冲动了点,没有顾及到她的安危。

  他也不知道那时她怀了孕,如果知道,他就不敢那么做了。

  正如爷爷所说,幸好那天她没有被吓出个好歹来,不然他这个罪魁祸首就是万死难辞其咎。

  这么一想,晏七也不觉得他爸爸拿这事来罚他,是偏心之举。

  在晏家的家规中,犯错受罚,没有例外。

  “既然你认错,便好。”晏老也不跟他废话,“前一桩错功过相抵,你妹妹能够被找回来,你是最大的功臣。”

  “但是你惊吓到你妹妹,若是不罚你不能叫你长记性,这次就罚你三军棍,由你父亲动手。”

  晏怀走到门口,从角落里拿出一根婴儿手臂粗的大棍子,随后返回来。

  “爷爷!”

  陆凤璇瞧出居然真的要罚晏七,她心里微惊,忍不住说道:

  “爷爷,事情已经过去了,要不就算了吧。”

  这么粗的棍子打三下,晏七还不得被送进医院啊。

  晏家男人,个个都这么狠得下心的吗?!

  她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