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官的魔幻旅途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三王会谈

小说:指挥官的魔幻旅途 作者:凰鸣暮歌 更新时间:2021-08-08 10:27: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没关系的,小凛小樱。”间桐雁夜摆了摆手,“雁夜叔叔之所以没出来,就是害怕现在这个样子吓着你们,但是看到你们现在都安全了,那么雁夜叔叔也就放心了。对了,小樱在新的家庭那里还过的好吗?”

  “哥哥对我很好,约克城姐姐和海伦娜姐姐也对我很温柔,塔什干姐姐和奥利克姐姐,还有文月姐姐春月姐姐都经常陪我玩,我在那里很好的。”小樱高兴的说到。

  看到小樱发自内心的笑容,间桐雁夜忍不住点了点头,“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至于小樱口中的哥哥和她的姐姐是不是毁灭间桐家的凶手,这并不重要。因为间桐雁夜本身就厌恶那个地方,对于他来说,间桐家的毁灭是最好的结果,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个时候离开间桐家了。

  “雁夜叔叔,妈妈马上就要开车从禅城来到冬木市了,你和我们一起去见见她吗?”小樱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间桐雁夜的脸扭曲了一下,他绝对不想以这种面貌去面对远坂葵的,于是摇了摇头,“雁夜叔叔就不去了,你们两个她们两个保护我也很放心,你们去找妈妈吧,雁夜叔叔还有事,要先走了。”

  “嗯,雁夜叔叔慢走。”小樱笑着说到。

  间桐雁夜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对着远坂凛和小樱挥了挥手,然后转身捂着手臂重新又走入了黑暗的小巷当中,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

  等到间桐雁夜走了之后,小樱转过头对着远坂凛说道,“姐姐,我们一起去公园那里吧,妈妈一定会在那里找我们的。”

  远坂凛点了点头,和小樱以及塔什干,奥利克一起,向着公园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到了这一幕,光幕前的宋青歌微微一笑,“小樱这边倒是不用担心了,有塔什干和奥利克保护她们,应该会非常安全。那么接下来,就是三王会谈了,哦,不,现在已经不能叫三王会谈了,因为这里最起码还有好几个王者。”

  众人随着宋青歌的视线转向了另一个光幕之上,此时,伊斯坎达尔正驾驶着天之公牛闯入了爱因兹贝伦的城堡当中,爱丽丝菲尔和阿尔托莉雅穿着好战斗装备来迎战时,却被伊斯坎达尔的装束震了一惊。

  因为穿着着短袖和牛仔裤的伊斯坎达尔看样子根本不是来战斗的,而从之后的讨论之中也知道了,他来是找其喝酒的。

  于是在城堡的庭院之中,亚瑟王阿尔托莉雅和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相视而坐,开始了一边饮酒,一边会谈的圣杯问答。

  而就在这时,一道金光在一旁的小道上闪现,身着着一身金色铠甲的吉尔加美什缓缓的走向了两人,一如既往的高傲,开口就是杂修。

  宋青歌微笑着看着这一幕,对着一旁的海伦娜说到,“傻白她们呢?”

  海伦娜回应道,“指挥官,伊丽莎白女王陛下和乔治五世她们都已经在城堡里面了,只不过现在没有现身而已。”

  宋青歌点了点头,将头转向了光幕之上,“撒,让我看看,加入了这么多王的问答,会变得有多么有趣。”

  说话之间,光幕上的吉尔伽美什对于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带来的酒非常不屑,并且从王之宝库之中拿出了自己的好酒。而这自然让征服王和亚瑟王很是震惊,世间竟然有如此好酒。

  而接下来,几人就圣杯的归属谈论了起来。吉尔伽美什明确的表明圣杯是自己宝库中的藏品而已,但是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表示纵然圣杯还是属于他,自己依然会抢夺。

  这时,阿尔托莉雅问向伊斯坎达尔,圣杯的愿望之时,伊斯坎达尔毫不避讳的说到,自己是英灵降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获得肉体,然后重新开始争霸世界。

  吉尔伽美什对于他的想法倒是没有说什么,只不过表示自己一定会杀了他。而阿尔托莉雅却指出,伊斯坎达尔的诉求并非王之道,而她也说出了她的愿望,拯救自己的故乡。

  “骑士王,你刚才说要改变命运,是说要推翻历史吗?”伊斯坎达尔放下手中的酒杯,问向了阿尔托莉雅。

  “如果圣杯真是万能的,即便是那种奇迹也无法实现的愿望,也一定可以……”阿尔托莉雅坚定的说到。

  但是当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吉尔伽美什却笑了起来,而一旁的伊斯坎达尔再次确定的问道,“saber,我确认一下,那个叫不列颠的国家是在你的时代灭亡的吧,是在你的统治下灭亡的吧?”

  “没错,所以我才无法原谅自己,所以我才后悔,我想要改变那个结局,正因为那是我的责任……”阿尔托莉雅激动的说到。

  这时,吉尔伽美什笑的更大声了,阿尔托莉雅转头对着吉尔伽美什说到,“archer,有什么好笑的?”

  “自称为王也被人称之为王,这种人竟然说自己后悔,这怎么能不引我发笑呢?”吉尔伽美什说到。

  而这时,伊斯坎达尔说到,“saber,你是要否定自己亲手书写于历史上的行为吗?”

  “没错,你们为何惊讶,为何发笑?赐予我宝剑,让我为之献身的祖国毁灭了,我对此感到痛心,又有何好笑的?”阿尔托莉雅说到。

  “喂喂,听到了吗?rider,这个自称骑士王的小丫头,偏偏还说什么为祖国献身?”吉尔伽美什嘲讽道。

  “你究竟为何发笑?既然身为王者,自当挺身而出,以求所统治国家的繁荣昌盛。”阿尔托莉雅争辩道。

  “不,不是王献身,而是国家与人民为王献身,而绝不是相反。”伊斯坎达尔说到。

  “你说什么,那不就成了暴君的统治吗?”阿尔托莉雅反问道。

  “我们正因为是暴君才成为了英雄,但是,saber,如果说有王后悔自己的统治,后悔王国的结局,那就是一个昏君,连暴君都不如。”伊斯坎达尔说到。

  “伊斯坎达尔,你自己不也是断了传承吗?建立的帝国最终一分为三吗?难道说你对这个结局没有任何后悔吗?”阿尔托莉雅问道。

  “没有,若这是我的决定,追随我的臣下奋斗一生所得到的结局,那毁灭就是必然的,我会哀悼也会流泪,但绝不会后悔。更不要说将其推翻,这种愚蠢的行为是在侮辱与我一起建立时代的所有人。”伊斯坎达尔说到。

  宋青歌看着光幕上的情形,不由撇了撇嘴角……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