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官的魔幻旅途 第六百七十一章 失败的地方

小说:指挥官的魔幻旅途 作者:凰鸣暮歌 更新时间:2021-08-15 12:44: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征服王,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更何况每个王者。你的王道不过只是霸道而已,而霸道却代表不了全部的王道。”伊丽莎白对着征服王伊斯坎达尔说到,虽然身材娇小,但是在此刻气势一点也不弱。

  “哦,愿闻其详。”伊斯坎达尔说到。

  “在东方的神秘国度,2000多年前就已经对于王者的定义有了超越那个时代的见解。他们将王者分为几种理念,一种是皇道,一种是帝道,一种是王道,一种是霸道。但是现在在这世界之中,广为流传的就是王道和霸道。”伊丽莎白骄傲的说到。

  “这倒是第一次听说。”伊斯坎达尔非常有趣的说到,“快说说。”

  伊丽莎白看了面前的三位王者一眼,就连最傲慢的吉尔伽美什也竖起了耳朵,至于阿尔托莉雅自然不必多说了。

  “王道治国,就是用道德和理智,行使仁义的方法,推崇礼节制度,提倡教化人民和实施仁政。崇尚道德圣贤,修改陋习风俗,刑法只不过是辅助,最大的目的还是为了除去暴乱安抚良民。

  霸道治国,即是有着明确的法度和法律来治理国家,以智谋和力量来服人,用金钱和利益来引诱他人效力,以武力,刑法,权势等手段富国强兵和统治天下。

  这就是东方自古以来的王道和霸道,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帝王,治理国家的方式都可以在这些当中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

  听着伊丽莎白的说法,吉尔加美食非常罕见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而伊斯坎达尔和阿尔托利亚则是连连点头。

  “果然不愧是那神秘的国度,之前只不过是听来往的行商说过那个国度,却没有真正的一睹其真容,真是非常遗憾啊。”伊斯坎达尔说到。

  “不过你幸亏没有再继续进攻下去,如果你想进攻当时那个东方古国,恐怕你的征服之路也停止了。”伊丽莎白娇笑着说到。

  因为自从港区安定之后,逸仙也经常去皇家茶会上,历史方面的事情也会经常被聊起。所以对于当初马其顿帝国和秦王朝以至于之后的秦帝国都有聊起。

  如果亚历山大继续向东扩张进入东方的话,大概率等待他的就是刚刚在秦惠文王的带领下,打败魏武卒的大秦锐士。但是在这之前,得先经过匈奴人的领地才可以。

  “呵呵,虽然那个神秘国度实力强大,但是我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也会全力迎战的,除非我死,才会停下脚步。”伊斯坎达尔说到。

  “那么不知道荣光女王治理国家是用的那一种方法呢?”阿尔托莉雅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

  “亚瑟王,你其实真正想问的是,为什么你的王国会崩塌?为什么会有亚瑟王不懂人心这句话吧?”伊丽莎白对着阿尔托莉雅说到。

  阿尔托利亚一怔,有些落寞的点了点头,看着这个有些娇小,但是却满是威严的伊丽莎白,“是的,我想知道我到底失败在了哪里?”

  伊丽莎白笑到,“你的失败最大的原因,不是你的治国之道,你带着不列颠中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辉煌,这是你的功劳,也是治国的功劳。至于为什么失败,则是因为你没有向你的臣子们坦白你自己的女性身份!”

  “坦白……”阿尔托莉雅一愣,“可是那个时期,男人的身份,确实要比女性的身份更方便于统治国家!”

  “那么这也就是你失败的原因。”伊丽莎白驳斥道,“就如同你所说的一样,当你使不列颠中兴的时候,那么你应尽的职责就已经完成,这个时候你向着你的臣子们坦诚,你是一个女性。

  那么这个时候他们接受的概率绝对非常高,纵然可能会因为身份的原因引起国家的一些动荡,但是这些动荡在你的圆桌骑士团面前都是可以控制的。

  但是你并没有选择对于他们进行坦诚,而是在时刻提防着自己成为女性的身份透露,而且更加崇尚于骑士精神,成为了众位臣子眼中那高不可攀的王者。

  要知道,高不可攀并不是阻碍臣子和王者之间的鸿沟,而最重要的是你在这时时掩盖之下,所透露的和臣子之间的避障。

  这样才有了之后,兰斯洛特和你的王后之间拥有暧昧关系之后,却被高文拆穿引来的战争。此战之后,你的圆桌骑士团支离破碎。

  再加上你认为莫德雷德的存在,对你而言是一个污点,你并没有选择承认她,但是你却也没有选择杀了她。

  到最后以你所残余的那个支离破碎的圆桌骑士团,和莫德雷德所组成的叛军在一起战斗。战后所残存下来支持你的圆桌骑士团越来越少,不理解你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样才导致了你王朝的覆灭。”

  “是这个样子吗……”阿尔托莉雅低下了头,眼中充满了失落的意味。

  “后悔是人正常的情绪,王者也是人,王者也会后悔。所以你追寻圣杯不能说你错了,而是只能说你不够坚定。”伊丽莎白娇声道。

  “是啊,你说的对,如果当时在那个时候,我承认了我自己女子的身份,那么之后就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情,即便是被误解也能够维持王国的运转。即便是不被承认,也能在那个时候全身而退,我也不列颠找到更适合的王者。”阿尔托莉雅抬起头说到。

  “虽然荣光女王你说的对,但是我认为如果要推翻自己所创造的历史,那么就是等同于否认自己。”伊斯坎达尔说到。

  “呵,那又如何?”伊丽莎白说到,“我们也是一群这样的人,在过去的时间之中寻找拯救的方法,以求可以换得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这是人类最本质的期望,这是人类最积极的期望,向往光明,向往未来。”

  听着伊丽莎白的话语,伊斯坎达尔沉默了,他知道这是两种理念的碰撞,自己的理念没有错,而对面伊丽莎白的理念也没有错。

  两人同样都是王者,两人都在坚定着履行着自己治国的理念,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干扰他们。

  “那本王想问一下,你们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在这里现身的?”吉尔伽美什说到。

  “我们能在这里现身,最大的原因还是一个人的恶趣味罢了。”乔治五世微笑的说到。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