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胜男陈飞宇免费阅读 绗?66绔 浜ょ浉杈夋槧

小说:柳胜男陈飞宇免费阅读 作者:少年闯花都 更新时间:2021-03-29 01:29: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在五彩光芒的加持下,“斩人剑”威力大增,剑身周围缠绕着的雷霆越发狂暴,在狰狞鬼影的手中剧烈颤抖,发出“嗡嗡嗡”的剑鸣声,仿佛随时都会冲破狰狞鬼影的束缚!

  天命阴阳师神色有些凝重,双手再度结印,狰狞鬼影受到加持,双手更加死命地抓着“斩人剑”,意图将“斩人剑”给捏碎!

  然而“斩人剑”与“神州七变舞天经”本就是至刚至阳的仙学,专门压制东瀛式神这种阴寒鬼物,更别说这两大仙学结合起来,压制力更是指数递增!

  在五彩光芒的映照下,纵然狰狞鬼影受到天命阴阳师的加成,巨大的身躯迅速变得虚幻透明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显然是被“神州七变舞天经”给压制住了。

  此消彼长之下,狰狞鬼影抓着“斩人剑”的双手发出“嗤嗤”的声响,冒出一股黑烟,赫然是被“斩人剑”的雷霆所伤,巨大的双手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解!

  天命阴阳师的脸色为之一变,他的式神竟然被压制住了,这在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对方到底施展的是什么武学?

  突然,狂暴之气大作,三道“斩人剑”仿佛欢欣鼓舞,发出强烈的剑鸣,瞬间挣脱狰狞鬼影的束缚向前飞射而去,以势不可挡之威刺穿狰狞鬼影虚幻的身躯后,直直射向天命阴阳师!

  天命阴阳师眼神大变,突然闷哼一声,脸色一阵潮红,已经受了暗伤!

  在东瀛阴阳术体系中,式神与主人心血相通,刚刚式神被“斩人剑”刺穿后,式神反噬主人,导致天命阴阳师体内气血翻涌,受了一定的伤势,要不是他修为深湛,强行压制住伤势,只怕刚刚他已经吐出血来了。

  好机会!

  澹台雨辰见状大喜,轻吒一声,豁然举剑下劈,挥出巨大的五彩剑芒将狰狞鬼影的巨大身躯劈成两半,而剑芒威势更增,向着天命阴阳师当头劈下!

  式神彻底被摧毁,纵然强如天命阴阳师,在式神的反噬下,“噗”的一声,扬天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至极,甚至连他头上戴着的帽子都掉落了下来,露出他长长的白发披在身后,显得颇为狼狈。

  澹台雨辰知道这是一举重创天命阴阳师的最好机会,她双手持剑,真元再催,剑芒上的五彩光芒越发耀眼夺目,非但有夺命之威,更有压制真元之能!

  此刻,前有“斩人剑”逼命,后有五彩剑芒紧随其后压制真元,刚刚才受伤吐血的天命阴阳师,再也难以将内劲附着在天照大神神像上。

  只见巨石雕刻而成的天照大神神像难以承受这股冲击力,“轰隆”一声爆炸碎裂,碎石落了满地。

  甚至整个东照神宫的墙壁,裂缝都在不断的扩大,房顶上也不断有碎石掉落下来。

  整个东照神宫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天命阴阳师连嘴角鲜血都顾不上擦拭,瞳孔蓦然睁大,第一次露出紧张忌惮之色,紧接着便是愤怒。

  愤然大怒!

  “放肆,区区两只蝼蚁,竟敢毁我神像,斩我式神,我要你们全都去死!”

  天命阴阳师怒喝一声,白发飞舞仿若魔神,再难保持一开始的游戏之态,从蒲团上一跃而起,主动迎着“斩人剑”冲去。

  他速度极快,快的仿佛一条似有若无的白色鬼影,令人捉摸不到他具体的踪迹,刹那间便躲开“斩人剑”的攻击,继续向前方澹台雨辰的五彩剑芒冲去,右手握紧拳头,准备一拳将五彩剑芒轰散。

  澹台雨辰顿时一惊,天命阴阳师在受伤的情况下,速度还能这么快,实在是太惊人了,难以想象如果是在天命阴阳师的全盛时期,他的速度又该快到何种地步?

  虽然心中惊骇,但是澹台雨辰没有丝毫的慌乱,知道为今之计,只能依靠“神州七变舞天经”压制对手真元的能力,来强行压制住天命阴阳师的实力与速度,如此才能有极其渺茫的胜算。

  想到这里,她劈向天命阴阳师的剑式威力更强,秋水长剑上的五彩光芒也越发耀眼,充斥整个东照神宫,自然也将天命阴阳师的身影笼罩了进去。

  天命阴阳师体内真元顿时一滞,非但实力下降了两成左右,而且速度也慢了下来,至少,已经能够看清楚天命阴阳师诡异的身影。

  “就算你能压制我的实力和速度又如何,实力减弱后的我,依然是‘传奇后期’强者,依然是你这只‘传奇初期’的蝼蚁所不可攀登的高峰!”

  天命阴阳师怒喝一声,瘦弱却威猛无比的拳头硬生生轰在五彩剑芒上,爆发出一阵刺耳的金属声响。

  五彩剑芒顿时消散,在天命阴阳师强大的内劲冲击下,澹台雨辰闷哼一声,嘴角再度飙溅出鲜血,整个人犹如弱柳扶风,向后倒飞出去。

  这还是她有“神州七变舞天经”的光芒护身,只是受了一定的伤势,如果换成其他“传奇初期”境界的人的话,只怕这一拳之下,就会被天命阴阳师给震得经脉尽断而亡。

  不过饶是如此,澹台雨辰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生怕天命阴阳师追击而来,就算在半空中向后飞去,还是勉强提起一口气,再度挥出一道剑芒,用以阻挡天命阴阳师。

  陈飞宇见状,立即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接住澹台雨辰的身体,稳稳地落在地上。

  另一边,天命阴阳师虽然一拳轰退澹台雨辰,尽展“传奇后期”强者的强悍实力,可是他的拳头同样被五彩剑芒所伤,手上流下一缕鲜血,传来阵阵的刺痛。

  “看来我这具身体真的是老了,刚刚式神反噬导致的伤势,让我很难快速恢复,不然的话,就算澹台雨辰的招式再玄妙,又如何能伤得了我?”

  天命阴阳师怒哼一声,随手挥出袍袖,将澹台雨辰挥来的剑芒给轰散,紧接着身体再度启动,快速向澹台雨辰追去,打算趁此机会,一举击毙澹台雨辰。

  突然,几乎是强者的本能反应,天命阴阳师心中陡然升起一阵警觉,立即扭头向后看去,只见两道红色的“斩人剑”正自他身后袭来,速度很快,距离他后心已经不足两米!

  于此同时,在神宫的中央位置,陈飞宇一手搂着澹台雨辰的纤腰,另一只手正捏着剑诀,施展出一道“斩人剑”,从正面射向天命阴阳师。

  前后夹击!

  至于澹台雨辰则顾不上羞涩,在陈飞宇怀中趁机暗运“神州七变舞天经”,来快速恢复自己的真元。

  “陈飞宇是怎么做到从我身后射来两道剑芒的?”

  天命阴阳师心中愕然,不过他出手毫不含糊,如鬼似魅的身影闪了两下,便主动冲到那两道“斩人剑”跟前,右手握拳打了过去,一股磅礴内劲汹涌而出。

  拳头还没接触到“斩人剑”,强大的内劲冲击下,两道“斩人剑”的轨迹已经开始紊乱。

  等到天命阴阳师的拳头打在这两道红色剑芒上的时候,“斩人剑”彻底在空中消失。

  接着天命阴阳师动作不停,豁然转身,顺势一拳将正前方袭来的“斩人剑”给打得向后上方倒折而飞,刺穿东照神宫的屋顶,远远地飞了出去。

  他一连挡下三道“斩人剑”,动作迅捷,尽展强者无敌之姿,接着,他停留在原地,并没有再度向陈飞宇和澹台雨辰攻去。

  对于天命阴阳师来说,在全盛时期挡下三道“斩人剑”可谓是轻而易举,可他先是被式神反噬受伤,又被“神州七变舞天经”压制,现在能发挥出的实力,顶多也就平时的六七成左右。

  是以,他挡下三道“斩人剑”后,手上的伤势又扩大了一分,鲜血淋漓而下,滴落在地面上,形成一滩血迹。

  这对平时高高在上,宛若“神”一样俯瞰众生的天命阴阳师来说,绝对是个奇耻大辱!

  他看向陈飞宇和澹台雨辰的眼神中,闪过浓浓的杀意。

  澹台雨辰已经趁机恢复了一部分真元,主动从陈飞宇怀中起来,擦掉嘴角边的鲜血,一边戒备着天命阴阳师骤然发难,一边低声道:“多谢。”

  “多加小心。”陈飞宇摇摇头,紧紧地盯着天命阴阳师,又看了看天命阴阳师身后供桌上的“传国玉玺”,短短的10米左右的距离,对现在的他来说,却是咫尺天涯。

  可望不可即!

  “我大意了,你们两个人的实力出乎我的意料,而你们所施展的武学,能够完全压制我的式神,更是令我惊讶,以至于你们能够伤到我。”天命阴阳师眼中满是杀意,继续道:“不过,你们令人惊艳的表现,马上就会结束,因为上天已经注定了,你们会死在这里。”

  陈飞宇伸出剑指,凝聚出“斩人剑”对准天命阴阳师,道:“谁会死在这里,又是谁会成为‘传国玉玺’的主人,我的剑会给你们答案。”

  澹台雨辰同样举剑指向了天命阴阳师,剑身上光芒四射。

  红色的“斩人剑”与秋水长剑的五彩光芒交相辉映,绚烂多彩。

  “你们的青春热血,真是令我羡慕,可惜,你们马上就会死在我的阴阳术之下。”天命阴阳师说罢,手腕一翻,从宽大的袍袖中,拿出两张小小的纸人。

  一股诡异之气,蔓延在东照神宫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