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虽然不知道两个纸人有什么用,但是不用想也知道,既然被天命阴阳师亲手拿出来,并且说可以终结陈飞宇和澹台雨辰的性命,这两个小小的纸人肯定非同小可。

  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忌惮之意。

  “在东瀛阴阳术体系中,式神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甚至可以说,阴阳师的手段之所以诡异难测,能杀人于无形之中,有六成的原因就在于阴阳师可以操控式神。

  不过,这并不代表着阴阳师没有了式神,就没办法施展厉害的阴阳术,我手中的纸人,便是施展断魂术的媒介。”天命阴阳师淡淡地道。

  他还有其它的式神可以操控,但他现在不敢冒险,如果再被陈飞宇和澹台雨辰破掉一个式神的话,那种反噬之力足以让他丢掉一般性命,所以为今之计,施展“断魂术”是最好的选择。

  断魂术?

  只听这个名字,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天命阴阳师继续道:“人有三魂七魄,按照你们华夏道家体系,三魂分别叫做‘胎光’、‘爽灵’、‘幽精’,通俗来说,三魂就是人的神智,影响并操控着身体的种种行为,如果三魂没了,那人就死了。”

  “没想到你对我们华夏道家理论还挺熟悉。”陈飞宇心里却越发的忌惮。

  “那当然,毕竟东瀛阴阳术就是学自华夏,我对华夏道家理论的玄妙博大,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可惜道家太过保守,很多东西宁愿失传也不乱传,导致我们东瀛没办法接触到道家真正高深的知识体系,只能学到一些皮毛。

  幸好我们东瀛也有诸多惊才绝艳的前辈,不断完善阴阳术的理论,虽不敢说能胜过道家体系,但也足以令我们东瀛人自傲。”

  天命阴阳师惋惜中带着一丝笑意,一如既往地对这场战斗的胜利成竹在胸,继续道:“而断魂术的作用,就是暂时禁锢住你们的三魂,虽然不至于让你们立马去死,不过,魂魄被禁锢,你们的身体也就暂时没办法做出任何行动,而施展断魂术的人实力越强,禁锢三魂的时间也就越强。”

  陈飞宇和澹台雨辰顿时一惊,他俩已经明白过来,所谓的断魂术,说是禁锢三魂,实际上是禁锢他们的身体行动能力!

  如果真让天命阴阳师施展出“断魂术”,那他俩岂不是动弹不得,只能做引颈受戮的待宰羔羊?

  一念及此,陈飞宇和澹台雨辰没有丝毫的犹豫,全力出手,率先向天命阴阳师攻去,阻止天命阴阳师真的施展“断魂术”。

  顿时,三道凌厉“斩人剑”与五彩剑芒齐齐向天命阴阳师斩去。

  天命阴阳师轻笑,也不跟陈飞宇和澹台雨辰缠斗,同时为了避免自身实力被五彩剑芒压制,在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出手的一瞬间,他已经第一时间向后退去,身体犹如一张纸一样轻飘飘的,但是速度极快。

  眨眼之间,天命阴阳师便向后退了5米的距离,开口继续道:“断魂术能禁锢人的三魂,威力非常的霸道,而相对应的,想要发动断魂术的条件也十分苛刻。

  人的三魂寄居人体,靠人体气血滋养,那人体气血自然就带了一丝魂魄的气息,所以想要施展断魂术,便需要施术者以及对方的鲜血为媒介。”

  说完之后,他手捏法诀,在另一只手上的伤口处抹过,沾染上了自己鲜血,继而剑指如飞,在两个纸人上画上繁奥的咒文。

  一股血腥诡异之气,越发在东照神宫内弥漫。

  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心中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再度出招,齐齐纵身向天命阴阳师攻去。

  “呵呵,已经迟了,你们的鲜血我就笑纳了。”

  天命阴阳师冷冷的笑声回荡在整个东照神宫内,运起迅捷的身法速度,人影在东照神宫内飘忽不定,不给陈飞宇和澹台雨辰近身的机会。

  接着,他手捏法诀牵引,原先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因为受伤吐血而落在地面上的鲜血,受到某种力量的牵引,从地面上飞起来,纷纷汇聚到天命阴阳师的手指上。

  陈飞宇和澹台雨辰脸色顿时一变,以更快的速度,冲向天命阴阳师。

  “太迟了,你们的性命,已在我掌握之中。”

  天命阴阳师扬天大笑,白发凌乱飞舞,只见他单手掐诀,以陈飞宇和澹台雨辰的鲜血为引,在纸人上画下神秘的符咒,同时口诵东瀛密咒。

  顿时,陈飞宇和澹台雨辰脑海中“嗡”的一响,在耳边回荡着某种玄妙而诡异的语,脑海中意识顿时有些昏沉起来。

  而更可怕的是,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冲向天命阴阳师的身体在中途陡然变慢,变得不受控制起来。

  天命阴阳师嘴角笑容更浓,更加快速的诵念咒语,随着他手中两张几乎被鲜血浸透的纸人缓缓飘飞在半空中,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彻底停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甚至于陈飞宇指端的“斩人剑”与澹台雨辰秋水长剑上的五彩光芒也齐齐消失。

  骇然是身体的主导权,已经彻底不受两人的自主控制,只能束手就缚,引颈就戮!

  陈飞宇和澹台雨辰心中顿时一惊,涌现出巨大的威胁感。

  “如何,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应该很难受吧?”

  天命阴阳师擦了下额头的汗水,脸色越发苍白了几分。

  显然,一次性对陈飞宇和澹台雨辰两人施展出“断魂术”,就算强如天命阴阳师,也是一种不小的负担,更被说他先前还被式神反噬受了伤,以至于他现在的伤势又加重了两分。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天命阴阳师看着被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的两人,嘴角带着一丝得意的笑意,道:“现在我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杀了你们,不过,鉴于你们刚刚令我惊艳的表现,以及远超乎我想象的武学,我可以额外给你们恩赐。

  只要你们把刚刚所施展的武学秘籍与心法口诀交出来,我可以饶过澹台雨辰一命,安然放你下山。

  至于你陈飞宇,我不能放过你,无论如何你都要死,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让你少受点苦,如何?”

  说着,他双手掐诀,松开了陈飞宇和澹台雨辰的一丝禁制,让他俩能够开口说话,只是脖子以下的身体,依旧不能动弹。

  天命阴阳师有充足的自信,“断魂术”足以控制陈飞宇和澹台雨辰15分钟左右,所以他也不急着杀了陈飞宇和澹台雨辰。

  如果能够趁此机会,迫使陈飞宇和澹台雨辰说出他们所修炼的神奇武学,那他的实力,无疑将会得到极大的增强,甚至足以傲视全球!

  “看来不管如何我都是要死,那我又何必告诉你。”

  陈飞宇面对如此困境,依旧冷静的出奇,一边随口敷衍着天命阴阳师,一边凝神内观体内情况,发觉自己的意识与身体之间仿佛有了一道屏障,没办法操控自己的身体。

  他心中暗暗称奇,东瀛阴阳术还有这种诡异邪术,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不过,虽然身处绝境,不代表陈飞宇就没有丝毫的应对办法,所以心里并不怎么感到绝望。

  “不是我不想放过你。”天命阴阳师笑道:“实在是你劫数已至,天意要让你死在这里,我作为通晓命理、深达造化的天命阴阳师,不能逆天而行,所以只能杀了你,以顺应天道。

  这样吧,看来你是年轻一辈中难得的惊才绝艳之辈,我就额外再多给你一些恩赐,只要你把你的武学口诀说出来,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并且吩咐人把你的尸骨送回华夏,让你不至于落得个客死异乡的凄惨结局,这对你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你要学会珍惜。”

  “张口闭口就是天道,你还真是冠冕堂皇。”陈飞宇轻蔑而笑。

  天命阴阳师道:“因为这就是卦象所告诉我的,你今日注定会死。”

  另一边,澹台雨辰也在努力尝试运转“神州七变舞天经”,来冲破天命阴阳师的禁制,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拖延时间,便开口道:“你刚刚说,只要我把我所学的武学说出来,你就放我走,你有这么好心?”

  天命阴阳师负手而立,笑着道:“其实说起来,我跟你之间没有丝毫仇怨,而且百年前我跟五蕴宗多多少少也有些交情,如果不是你跟陈飞宇联手对付我,我本来就没有杀你的必要。

  所以,只要你能说出来你武学的秘密,我完全可以放你回华夏。”

  其实还有一点原因天命阴阳师并没有,那就是据他百年前在华夏所听到传闻,在华夏圣地中有一个很神秘很强大的家族,和澹台雨辰一样复姓澹台。

  再加上澹台雨辰所展现的武学神奇程度,远超过他的想象,所以他内心隐隐怀疑澹台雨辰与华夏圣地有关。

  正是因为如此,天命阴阳师心里多多少少对澹台雨辰有些忌惮,现在他已经完全占据上风,不如索性大方一些,让澹台雨辰说出武学来换取一命。

  这样一来,就算澹台雨辰真的出身华夏圣地,天命阴阳师也不用担心把对方得罪死,而且还能得到一门神奇玄奥的武学,怎么想怎么赚。

  澹台雨辰冷笑道:“难道你就不担心,你把我放走之后,我再来找你报仇?”

  “不怕!”天命阴阳师哈哈大笑,道:“再过不久,我就会拿着‘传国玉玺’去华夏交换前往圣地的路线,等你来报仇的时候,我已经身在华夏圣地突破自己的实力,你难道还能进华夏圣地追杀我不成?

  至于陈飞宇,他得死,也必须死,只有他死了,我才能为东瀛铲除一大祸害,安安心心前往华夏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