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天命阴阳师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惊天杀意,在东照神宫中弥漫。

  陈飞宇心中一惊,难道天命阴阳师真要不顾一切地杀了他?

  “我不信你的鬼话。”天命阴阳师冷冷地道:“卦象显示你今天会死在我的手里,人会骗人,但是卦象不会骗人。

  既然上天已经注定你要死在我手里,我又何必担心你的‘天剑’?别说以你现在的状态,是否真的能够施展出‘天剑’还是未知之数。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让你施展出‘天剑’又如何,依然改变不了你今天要死在我手上的结局,所以,你去死吧!”

  天命阴阳师说罢,眼中杀机大作,猛然提掌向陈飞宇攻去,掌心内劲汹涌而出,陈飞宇脚下地面顿时寸寸碎裂!

  生死一瞬间!

  陈飞宇绝不是坐着等死之人,他眼中蓦然精光大作,体内本就为数不多的真元疯狂运转,除了所谓的“天剑”之外,他还有其他保命的底牌!

  陈飞宇正准备有所动作。

  突然,陈飞宇眼前香风一闪,澹台雨辰已经出现在陈飞宇跟前,挥出一道五彩剑芒,向天命阴阳师刺去!

  这一剑锋利快捷,在澹台雨辰全力施展“神州七变舞天经”之下,五彩剑芒压制天命阴阳师真元的同时,直接刺穿了天命阴阳师的护体罡气,并且继续刺向天命阴阳师的脖子。

  如果天命阴阳师执意要一掌拍出来,那他的喉咙,也被会五彩剑芒给捅穿。

  澹台雨辰赫然是以伤换伤……不,更准确的说是以命换命的打法,因为她中了天命阴阳师这含恨一掌后,大概率会香消玉殒!

  陈飞宇脸色瞬间一变,澹台雨辰又一次不惜性命挺身而出挡在他面前,由不得他不动容,更别说他和澹台雨辰的关系是敌非友,这就更加难得,也更加让陈飞宇心中震撼。

  天命阴阳师眼前剑芒大作,体内真元顿消两成,心里一阵恼火,迫不得已右掌在途中变换方向,径直拍在澹台雨辰的剑芒上,以血肉之掌硬抗澹台雨辰的锋利长剑!

  顿时,澹台雨辰只觉得一股巨力从剑身上传递过来,浑身一震,体内气血翻涌沸腾,嘴角流出一丝鲜血,本就受伤的她体内伤势更加严重。

  但是,她立于原地挡在陈飞宇前面的身体,却不曾向后移动半分,眼神一如既往的坚定凌厉,再度运转“神州七变舞天经”,完全不顾自己的伤势,立即再出一剑,直取天命阴阳师心口。

  赫然又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真是个疯子!

  天命阴阳师暗自皱眉,心里越发恼火。

  他本身就受了十分严重的内伤,刚刚一掌击溃澹台雨辰的剑芒后,身体也有些不好受,此刻再面对澹台雨辰不要命的打法,多多少少感到有一丝棘手,下意识脚尖点地,轻飘飘向后跃去,躲开五彩剑芒的攻击范围,不与澹台雨辰做过多的纠缠。

  澹台雨辰松了口气,突然感到身体一阵虚脱,立即以剑拄地,防止自己倒在地上,嘴角再度流出一丝鲜血。

  触目惊心!

  “你这是何必呢,我与你的关系,应该没好到让你舍身相救的地步吧?”陈飞宇手心按在澹台雨辰后背上,用他好不容易才积攒了些的真元悉数输送进澹台雨辰身体里,帮助她缓解伤势,道:“而且我跟你说过,我有保命的底牌,天命阴阳师杀不了我。”

  “废话少说,就算你能保住性命,可如果你的修为全废了,那三年后你我之战,对我也没有了丝毫的意义。”澹台雨辰擦掉嘴角的血迹,全身心戒备天命阴阳师的同时,坚定地道:“无论是你的性命,还是你的功力,我全都要保下来!”

  她是完全相信了之前陈飞宇的话,以为陈飞宇口中的“保命底牌”就是“天剑”,而代价就是丹田碎裂功力全失,所以她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陈飞宇一阵愕然,自己说什么澹台雨辰就信什么,她还真是实诚。

  而在无语的同时,陈飞宇更多的却是内心的感动,一个年芳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子,能接二连三地挺身相救,而且不求什么回报,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是一件很让人感动的事情。

  “总之,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我会带你离开东照神宫。”澹台雨辰说罢,察觉到体内伤势已经好了一些,立即向前走了一步,拒绝了陈飞宇的进一步疗伤,剑尖斜指地面,对天命阴阳师道:“接下来,我会尽全力救走陈飞宇,哪怕付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天命阴阳师笑,轻笑,轻蔑而笑,道:“上天注定陈飞宇会死在这里,你想救陈飞宇,那就是与天作对,而与天作对是要遭受天谴的。”

  “命运皆由己造,这天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天生注定的事情,万事万物都有一线生机,而我,就是陈飞宇的生机!”澹台雨辰豁然举剑指向天命阴阳师,秋水长剑颤抖不已,发出“嗡嗡”的剑鸣声。

  这番话掷地有声,不说陈飞宇,就连一直站在门口的高杉鸣海都是肃然起敬,当真是奇女子!

  “天真,而且天真的可笑。”天命阴阳师轻蔑道:“纵然我现在受了重伤,可想要杀你,依然易如反掌,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在10秒内离开东照神宫,否则,我就让你和陈飞宇一起死在这里。”

  一来,他现在只想快点杀了陈飞宇重新抢回“传国玉玺”,不想过多的浪费时间,二来,他心里一直在怀疑澹台雨辰跟华夏圣地有关系,所以对澹台雨辰多多少少都有一丝忌惮,除非在极端情况下,否则他不愿意把事情做绝,免得他以后到了华夏圣地后再出现其他的事端。

  所以综合考虑下,他才会“法外开恩”,劝说澹台雨辰离开。

  当然,如果澹台雨辰执意留下来跟他作对的话,那天命阴阳师也只能痛下杀手,施展雷霆霹雳手段辣手摧花!

  澹台雨辰坚定地道:“你的威胁对我毫无意义,我施展全力的话,你杀不了我,更杀不了陈飞宇……”

  不等澹台雨辰说完,天命阴阳师已经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听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话。

  澹台雨辰神色不变,继续道:“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拥有诸多底牌的人,并不是只有陈飞宇一人。”

  天命阴阳师笑声骤然停下,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澹台雨辰不语,一手持剑,另一只左手向前平伸,只见她掌心五彩光芒闪耀,紧接着,她从五彩光芒之中,拿出一枚圆形的珠子,约莫手掌大小,散发着浩瀚的佛力。

  陈飞宇眼中瞳孔蓦然收缩,佛骨舍利,澹台雨辰竟然随身带着佛骨舍利!

  天命阴阳师同样震撼,不过和陈飞宇不同,他是被澹台雨辰的手段给震撼到了,惊呼道:“虚空取物?竟然是虚空取物?”

  在阴阳术体系之中,也有类似虚空取物之类的术法,但这需要将阴阳术修炼到极其高明的境界才能做到,至少,绝对不是现在的天命阴阳师所能够办到的。

  所以当天命阴阳师看到澹台雨辰从虚空中取出物品时,内心震撼无以表。

  澹台雨辰淡淡地道:“的确是虚空取物,不过你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这只是‘神州七变舞天经’中记载的小法术罢了,上不得台面。”

  她上山的时候并没有带着秋水长剑,但是跟天命阴阳师交手的时候,却能突然将秋水长剑“变”出来,就是因为她施展了“虚空取物”,将秋水长剑从五彩光芒中拿了出来。

  天命阴阳师神色却是更加震撼,连他都施展不出来的“虚空取物”,在澹台雨辰口中,竟然仅仅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法术?难道华夏的武学以及术法体系,已经强悍到远远超过东瀛的地步?

  此刻,澹台雨辰将“佛骨舍利”平举在眼前,道:“这是华夏一位活佛的‘佛骨舍利’,而这位活佛在世之时,已经无限逼近‘先天’境界。”

  天命阴阳师这才注意到澹台雨辰手中的“佛骨舍利”,被舍利上散发着的浩瀚佛力吓了一大跳,震惊道:“好强悍的佛力,你把佛骨舍利拿出来,究竟想做什么?”

  “我之所以能这么快就突破到‘传奇’境界,除了我本身修炼的‘神州七变舞天经’太过神奇之外,每日领悟‘佛骨舍利’上的佛力,也是重要原因之一。”澹台雨辰道:“而换句话说,就是我能够调动‘佛骨舍利’中蕴含着的佛力,来为我所用。”

  “你的意思是……”天命阴阳师双眼骤然睁大。

  澹台雨辰不语,直接用行动说出了答案。

  她心念动处,“佛骨舍利”中的佛力被她调动,绽放出金色毫光,甚至澹台雨辰周身都给镀上了一圈金色光芒,尽显庄严肃穆。

  陈飞宇神色惊讶,以他对“灵气”的敏感程度,能明显感受到澹台雨辰的实力,正在不断的向上攀升。

  天命阴阳师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突然大喝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澹台雨辰攻去。

  澹台雨辰左手拿着“佛骨舍利”,右手举剑豁然指天,巨大的五彩剑芒冲天而起,运转“神州七变舞天经”,轻喝一声,凌空向天命阴阳师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