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1055章鸿门宴

  陈飞宇当然知道明宇昂死了,甚至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这件事情的细节。

  “知道。”

  陈飞宇笑着道:“你们想知道明宇昂是怎么死的吗?”

  “当然想知道。”

  柳潇月和林月凰精神一振,难道陈非这个“无敌神算子”,连明宇昂的死因都能算出来?

  在两女期待的目光中,陈飞宇很认真地道:“明宇昂是被我杀死的。”

  “你说什么?”

  柳潇月和林月凰齐齐惊讶。

  “我是说,明宇昂死在了我的手上,你们信还是不信?”

  陈飞宇很诚实地说了出来。

  柳潇月一翻白眼:“好你个陈非,竟然敢耍我们,我信你个大头鬼。”

  陈飞宇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女人还真是奇怪的生物,自己明明说的是真话,却偏偏认为自己在说谎。

  突然,只听“啪嗒”一声,林月凰手中的饮料失手掉在地上,红色的果汁流了一地。

  陈飞宇和柳潇月齐齐向林月凰看去,只见林月凰神色呆滞,仿佛是见到了什么特别吓人的东西一样。

  柳潇月伸手推了下林月凰的胳膊,关怀地问道:“月凰,你怎么了?”

  林月凰顿时一个激灵,条件反射似地连连摆手:“没事没事,我没什么事……”说着她还略带慌张地偷偷看了陈飞宇一眼。

  陈飞宇心中惊讶,有问题,林月凰绝对有问题,刚刚自己才说过明宇昂死在了自己手中,下一秒林月凰就这么大的反应,难道……“我去拿拖布清理一下。”

  林月凰突然心虚的站起来,快步离开了这里,心里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难道明宇昂真的是死在了陈飞宇的手中?

  看着林月凰离去的背影,柳潇月疑惑地道:“月凰的样子好像有点奇怪,竟然还会主动收拾,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的确有些奇怪。”

  陈飞宇意味深长,神色间多多少少有些凝重,难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已经被林月凰知晓了?

  所以林月凰听到明宇昂死在自己手里后,才会突然间变得这么奇怪?

  他越想越有可能,但是怎么都想不通,自己应该没露出破绽才对,林月凰到底是怎么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的?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我是真的很好奇,明宇昂到底是怎么死的?”

  柳潇月的声音在陈飞宇耳边响起。

  陈飞宇按下内心的疑惑,奇怪地道:“你们柳家是燕京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按理来说,燕京的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你们柳家才对,难道柳家也不知道明宇昂真正的死因?”

  柳潇月眉宇间有丝疑惑,道:“我爸跟我哥好像知道一些内幕,但他们都讳莫如深的样子,什么都不跟我说。”

  陈飞宇暗中凛然,看来柳家应该知道是自己杀了明宇昂,现在唯一要担心的问题,就是柳家是否会因此查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不等他细思,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门。

  陈飞宇的精神力已经第一时间释放出去,只见敲门的是门卫,而在门卫后面,还跟着两名身穿白色素衣的中年男子。

  第1055章鸿门宴

  r>很陌生,绝对没见过。

  陈飞宇奇怪,走过去开门。

  “您就是陈先生吧,我们是明家派来给您送请柬的。”

  一名白衣男子拿出请柬递给陈飞宇,带着三分悲痛三分热情,道:“三天后是明宇昂大少的葬礼,我们家主希望陈先生也能够到场,送明大少最后一程。”

  另一名白衣男子没有说话,向陈飞宇投去仇恨的目光,如果不是他强行压制住内心愤怒的话,看他的样子,只怕会当场狠揍陈飞宇一顿。

  明家竟然会送来请柬?

  这倒是完全出乎陈飞宇意料之外。

  陈飞宇先是看了那位紧紧瞪着自己的那人一眼,接着点头笑道:“明大少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我的确应该松他最后一程,希望他下辈子别再这么短命了。”

  两名中年男子脸色微微一变,这话听起来可真刺耳。

  “你们回去告诉明家,这份请柬我收下了,三天之后准时到场。”

  陈飞宇大大方方伸手接过请柬,他倒要看看,明家要搞什么鬼。

  “明家一定会恭候陈先生大驾。”

  白衣男子说完后,便转身一同离开了。

  陈飞宇重新走回客厅,随手将黑色请柬放在了茶几上。

  “燕京的人都知道你跟明宇昂有矛盾,明家却依然请你参加葬礼,真是出人意料。”

  柳潇月将刚刚陈飞宇和白衣男子的对话全都听在耳朵里,她拿起请柬看了看:“这么看来,明家还是有容人之量的。”

  陈飞宇嗤笑一声:“什么容人之量?

  所谓会无好会,宴无好宴,我倒要看看,三天后的葬礼上,明家会给我整出什么惊喜来。”

  柳潇月翻翻白眼,不满地道:“你这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明家家主还能在自己亲儿子的葬礼上故意找你麻烦不成?

  虽然明宇昂跟你有矛盾,但是你也不能把明家想的太坏吧?”

  陈飞宇摇头而笑:“天真,你实在太天真了。”

  柳潇月一阵不服气,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林月凰拿着拖布走了过来。

  林月凰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还没清理地面上的果汁,就先看到了桌上的请柬,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明家送来的请柬。”

  陈飞宇道:“邀我三天之后参加明宇昂的葬礼。”

  “呀……”林月凰吃了一惊:“这不是鸿门宴吗?”

  柳潇月神色呆滞了下,接着惊讶地道:“月凰,怎么连你也认为这是鸿门宴?”

  当然是鸿门宴,明宇昂死于陈飞宇之手,而明家又邀请陈飞宇参加葬礼,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明家不怀好意。

  不过这些事情林月凰不能告诉柳潇月,含糊地道:“直觉,我的直觉告诉我,这肯定是鸿门宴,不信咱们到时候再看。”

  柳潇月一阵无语。

  没多久,两女便离开了。

  陈飞宇看着林月凰的背影陷入了深思,从她的表现看,极有可能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得尽快解决这个隐患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