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第1058章 这真是鸿门宴?

  叶敬站在一旁,把陈飞宇和段新雨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虽然早就料到家主不会同意小姐和陈飞宇的事情,但亲眼见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有些唏嘘。

  他背负双手,重新走进公园里。

  段向阳依旧坐在湖边的长椅上,见到叶敬后,站起来伸手示意,道:“叶老,请坐。”

  叶敬曾经跟着老家主南征北战,堪称段家的奠基人之一,纵然段向阳是段家现任家主,在军中地位崇高,但见到叶敬后,也得客气三分。

  叶敬也不客气,坐了下去,道:“家主,你觉得陈飞宇怎么样?”

  “陈飞宇实力很强,有傲气有傲骨,对我的脾气,不过……”段向阳脸色阴沉下来:“却自以为是,不识抬举,此子不堪大用!”

  叶敬愕然,苦笑着道:“陈飞宇的武道境界和资质,是我生平仅见,以后成就绝对不可限量,而且他的医术也非常神奇,甚至医道的成就比他武道还要高,怎么……怎么就不堪大用?”

  他怎么都想不到,在他眼中神奇无比的陈飞宇,竟然在家主口中得到了这样一个评价。

  叶敬心中暗暗猜测,该不会是陈飞宇跟家主怼了一通,惹得家主不高兴了吧?

  段向阳哼道:“陈飞宇的确很厉害,可惜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按照陈飞宇的性格,如果在燕京闹得事情太大,迟早会把那个人给招惹出来,而那个人一旦出手,陈飞宇非死即残,所以我才说他不堪大用。”

  “家主是说那个人?”

  叶敬心头惊讶。

  “除了他,整个燕京谁还有那么大的本事?”

  段向阳淡淡地道。

  “如果那个人真的出手,陈飞宇的确会被镇压下去。”

  叶敬皱眉道:“可是,小姐那边呢?

  明宇昂已死,已经不用联姻了吧?”

  “谁说不用的?”

  段向阳反问道。

  叶敬愕然,紧接着立马反应过来:“那家主打算让小姐和哪一家联姻?”

  段向阳不答,而是突然说道:“陈飞宇是不是接受了明家的邀请,会去参加明宇昂的葬礼?”

  “根据我们的调查,的确是这样,而且陈飞宇也接受了。”

  “后天可是一场鸿门宴,既然陈飞宇去了,那新雨肯定也会跟着过去。”

  段向阳想了想,道:“后天你替我去参加明宇昂的葬礼,如果发生意外的话,记得保护好新雨。”

  叶敬犹豫着道:“有陈飞宇在场,小姐应该会平安无事吧?”

  段向阳现在对陈飞宇可没什么好感,冷笑了两声,道:“只怕他到时候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新雨?”

  叶敬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以为然,以陈飞宇强横的实力,如果那个人不出手的话,只怕整个燕京也没多少能对陈飞宇造成威胁的人。

  不只是叶敬自信,同样自信的还有陈飞宇。

  他跟段新雨逛完街后,便随口说到了自己会参加明宇昂的葬礼。

  段新雨虽然对明宇昂极度厌恶,但她想时时刻刻都见到陈飞宇,便也想跟着一起过去。

  陈飞宇想了想,虽然明摆着是鸿门宴,但有自己在身边,段新雨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想到这里,他便答应了。

  &nb

  第1058章 这真是鸿门宴?

  sp; 段新雨惊喜万分,主动献上了香吻。

  却说柳潇月今天没有课,从燕京大学返回了家中。

  此刻,她坐在院子里,看着前面的花花草草发呆。

  “潇月,你在想什么?”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柳潇月耳边响了起来。

  柳潇月扭头看去,只见大哥柳战含笑走来。

  这些天柳战的心情相当不错,柳潇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也跟着开心,站起来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随便走走,正巧看到你在这里发呆。”

  柳战示意柳潇月坐下,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柳潇月吐吐舌头,道:“还不是关于陈非的事情?

  让我有些想不通。”

  “哦?”

  柳战不动声色地问道:“这些天你好像跟陈非走的比较近,现在还为他发呆,你跟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啊?”

  柳潇月俏脸一红,轻啐道:“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那你为什么发呆?”

  “昨天我跟月凰去找陈非的时候,明家派人送去了请柬,邀请陈非参加明宇昂的葬礼。”

  柳潇月疑惑地道:“可是,无论陈非还是月凰,都觉得那是鸿门宴,你说奇不奇怪?”

  柳战顿时一震,再也没办法保持淡定,道:“你说什么,明家邀请陈非参加葬礼?

  那陈非呢,他是不是拒绝了?”

  “不,陈非答应了。”

  柳潇月摇摇头。

  “他竟然还答应了?”

  柳战震撼不已,根据柳家的调查,明宇昂的死跟陈非脱不了干系,陈非竟然还敢去参加葬礼,他怎么这么豪横?

  柳潇月发觉大哥神色有异,好奇问道:“大哥,你怎么了?”

  柳战这才反应过来,皱着眉道:“这可是一场鸿门宴啊,陈非到底哪来的底气,去参加明宇昂的葬礼?”

  柳潇月一脸懵逼,怎么连大哥也觉得这是鸿门宴?

  难道她真的错了?

  柳战神色变幻不定,突然,他眼中厉芒一闪,快步向外面走去。

  “大哥,你要去干嘛?”

  柳潇月越发懵逼,怎么大哥的举动,突然之间变得怪怪的?

  “我有些事情要处理,还有,后天明宇昂丧礼,你别去参加了,不吉利。”

  柳战说完之后,人就走远了。

  他不知道陈非哪来的底气去参加丧礼,更不知道明家要使出什么手段对付陈非,不过,他毫不介意把后天的鸿门宴,给闹得更大一些!总之,明家杀了陈非最好,如果杀不了,那他柳战派人去杀!柳潇月坐在座位上呆了一下,突然哼道:“我原本还不想去参加,既然你不让我去,那我就偏偏跟过去,我倒要看看,这一场好端端的葬礼,怎么就变成鸿门宴了?”

  接着,她便拿出手机,拨通了林月凰的电话,想邀请林月凰一起去参加。

  原本她还以为,林月凰不喜欢出席这样的活动,可她刚把话说完,林月凰就满口答应了下来。

  柳潇月一脸懵逼,不是说好这是鸿门宴吗,怎么月凰还这么兴冲冲地要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