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胜男陈飞宇免费阅读 绗?067绔 鑳滃埜鍦ㄦ彙

小说:柳胜男陈飞宇免费阅读 作者:少年闯花都 更新时间:2021-03-29 01:29: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丧礼上,气氛剑拔弩张,充满了肃杀之气!

  明家众人向陈飞宇怒目而视,杀气腾腾!

  元礼妃、段新雨等女,都变得忧心忡忡起来。

  陈飞宇却是神色轻松,一边给自己倒了杯酒,一边慢悠悠说道:“这么说你们想在这里杀我,只怕你们做不到。”

  “今天你必死无疑!”明世天拍拍手掌,突然,院子里一阵人流涌动,只见从明家内宅“哗啦啦”走出十几名持枪黑衣大汉,纷纷对准了陈飞宇。

  周围众人脸色大变,谁能想到明家会在葬礼上埋伏枪手?

  一些和陈飞宇坐的位置比较近的人,慌忙向四周跑去,这子弹不长眼,生怕被流弹连累到。

  明世龙眼见元礼妃坐在陈飞宇身边不动,更是急得抓耳挠腮。

  明世天冷笑道:“你说,这十几位枪手,能不能杀死你?”

  “不能。”陈飞宇摇头而笑,道:“就凭十几个臭鱼烂虾,就想杀了我,你们明家太过异想天开了。”

  周围众人纷纷惊呼,好嚣张的小子。

  明世天冷笑道:“随便一颗子弹就能爆你的头,真是大不惭!”

  随着他话音刚落,只听一阵“咔嚓”的声音,十几名枪手纷纷拉上了保险,随时都会向陈飞宇开枪。

  柳潇月心里着急,担心陈非真被明家给乱枪打死,猛地扭头向大哥看去,想让大哥出面替陈非求情。

  结果柳战来了个视而不见,开玩笑,柳战都巴不得陈非早点死,又怎么可能替陈非求情?

  柳潇月顿时花容失色。

  突然,她眼角余光发现林月凰非但一点都不担心,反而还露出一副饶有兴趣的神色,不由心中不满,小声急切道:“局势这么危险,你就一点不担心陈非被杀死?”

  林月凰嘿嘿笑了笑,意味深长地道:“这世上能杀死陈飞……的人,还没出生呢,总之陈非绝对不会出事,你继续往下看就知道了。”

  柳潇月愕然。

  众目睽睽下,陈飞宇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挑眉道:“我早就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

  “知道是鸿门宴你还敢来,说好听点勇气可嘉,说难听点就是愚蠢。”明世天轻蔑而笑,突然举起了手。

  十几名枪手的手指,纷纷扣在了扳机上,只要明世天的手向下挥动,他们就会立即开枪!

  陈飞宇依旧在笑,玩味道:“我之所以来,是因为我有恃无恐。”

  他话音刚落,众人只听耳边想起来一个傲然的声音:“听说有人想对付陈非?我第一个不答应!”

  人虽未到,但是声音已经盘旋在整个明家大院的上空,显示着来人有着极其深厚的武道境界。

  众人齐齐惊讶,知道陈非的救星来了。

  下一刻,只听“砰”的一声,明家坚硬的铁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倒在地,激起阵阵尘土飞扬。

  只见满天烟尘中,一名魁梧老者负手迈步走来,气势惊人!

  正是苏文将!

  柳战皱皱眉,向旁边的沈先生小声介绍道:“他就是苏文将,‘传奇中期’强者,也是陈非最大的依仗。”

  沈先生点点头,紧紧打量着苏文将:“很强的气势,不在我之下,而明家的‘传奇强者’早已身死,如果明家没有其他后手的话,很难留下陈非。”

  “我相信明家还有其他的手段,继续看下去就行。”柳战自信而笑。

  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没见过苏文将,但是自从苏文将走进来后,他们就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他们胸闷气短,便知道眼前这名老者绝对不是一般人,这下明家再想对陈非下杀手,只怕没那么容易了。

  柳潇月松了口气,有苏文将先生在场,陈非绝对能平安无事。

  接着,她奇怪的对林月凰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不担心?”

  林月凰含糊地道:“陈非是‘无敌神算子’嘛,一切事情都在他预料之中,肯定有保命的手段,才会来参加葬礼。

  柳潇月点点头,不疑有他。

  这时,苏文将走到了陈飞宇的身边,向陈飞宇打招呼。

  接着苏文将扫了眼明世天,以及明世天身后的十几名枪手,突然威严地喝道:“有我苏文将在这里,我看谁敢对陈先生无礼!”

  他这声大喝,类似于佛门相传的“狮吼功”,而且专门针对那十几名枪手。

  众多枪手只觉得耳边仿佛闷雷炸响,脑海中“嗡”的一声一片空白,手中的机枪也拿不稳“哗啦啦”掉在了地上。

  在场众人脸色大变,原来他就是苏文将,难怪能一声大喝震退十几名枪手,果然名不虚传。

  柳潇月更是高兴起来,不愧是苏先生,真厉害!

  陈飞宇放下酒杯,挑眉问道:“现在,你觉得还能杀死我吗?”

  明世天脸色阴沉下来,没有理会陈飞宇,而是看向了人群中的古一然,皱眉问道:“古老,苏先生是古家请来的贵客吧,这次是我们明家和陈非之间的生死恩怨,古家最好不要插手。”

  众目睽睽下,古一然站了起来,耸耸肩,道:“苏先生的确是古家的贵客,可苏先生行事,单凭他自己心意而定,并不是古家能掌控的,你警告我也没什么用。”

  开玩笑,苏文将本来就是陈飞宇请来的,跟古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明世天威胁古家,压根就是威胁错了人。

  只听苏文将傲然道:“不错,我和陈非一见如故,跟陈非作对,就是跟我苏文将作对,而跟我苏文将作对的人,无一例外下场都会很悲惨。”

  周围众人又是震惊又是羡慕,区区陈非何德何能,能够得到一位“传奇中期”强者如此看重,真特娘的走了狗屎运。

  紧接着,众人向明世天投去默哀的目光,花费这么多功夫摆下的鸿门宴,都没能杀得了陈非,明家说不定都要气疯了。

  “好好好,好一个苏文将,果然霸气。”明世天冷笑了两声,道:“明家既然要杀陈非,自然把所有变数都计算在内,你们以为,明家就没有‘传奇强者’了吗?”

  众人纷纷一愣,难道明家除了宁敬意之外,还有其他的“传奇强者”,能够抵挡甚至战胜苏文将?

  就连陈飞宇眉宇间都闪过一丝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