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胜男陈飞宇免费阅读 绗?068绔 鍕鹃瓊濯氶煶

小说:柳胜男陈飞宇免费阅读 作者:少年闯花都 更新时间:2021-03-29 01:29: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明家的严重后果!”明世天冷笑一声,突然高声道:“有请冷全琨、花荣发两位前辈出场。”

  随着他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笼罩整个明家大院。

  在场众人只觉得胸闷气短,头晕目眩,从内心深处涌上一股恐惧之意。

  陈飞宇和苏文将对视了一眼,察觉到出现两个很强的气息。

  下一刻,只见两道不可一世的身影,从明家内战迈步而出,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众人定睛看去,只见这两道身影一男一女,男的头花发白一片,但是脸上肌肤犹如婴儿般细腻光泽,显然已经到了传说中“童颜鹤发”的境界。

  而另一位女子,却是一名约莫三十多岁的花信少妇,容颜姣好、气质妩媚,虽然不及柳潇月等女容颜绝世,但也有一股别样的勾人意味,她眼眸流转之间,令在场不少男人心里狂跳。

  当然,这名女子看上去虽然年轻,但实际上已经一百来岁,只不过内修深湛,尤其精通“采阳补阴”之术,所以看上去才特别的年轻。

  苏文将神色凝重下来:“原来是他们两个人。”

  他声音很小,而且用了“传音入密”,只有陈飞宇听得到。

  陈飞宇挑眉道:“你认识他们两个?”

  “十几年前曾打过几次交道,他们是南方海明省唯二的‘传奇强者’,男的叫冷全琨,女的叫花荣发,都到了‘传奇中期’境界。

  他们俩平时很少在北方活动,没想到他们竟然来了燕京,还成为了明家的座上宾。”苏文将解释道:“看来,明家是下定决心要除掉您了。”

  陈飞宇恍然大悟,他曾听说过,明宇昂的母亲就出身于海明省的某个豪门,明家能请来海明省的传奇强者,虽然意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另一边,沈先生也为之动容,沉声道:“冷全琨、花荣发,这两个人是海明省的老牌强者,明家为了杀一个小小的陈非,竟然把这两两尊大佛都请了过来,明家还真是大手笔。”

  柳战大喜过望:“这么说来他们实力很强,那陈非必死无疑?”

  沈先生点点头,坚定地道:“这两个人的实力,都不会弱于苏文将,如果陈非没有其他应对方案的话,他必死……不,就算他有其他方案,同样难逃一死。”

  柳战忍不住笑了出来,沈先生同样是“传奇中期”强者,关键时刻,沈先生同样能出手击杀陈非!

  “两位前辈,他就是陈非。”明世天伸手一指陈飞宇,恭敬地道:“还请两位前辈出手将他击杀,为我儿报仇!”

  他请来这两位“传奇强者”,可是花了大价钱的,不但一人10亿华夏币,而且还要欠下两份人情,不过,为了替明宇昂报仇,一切都是值得的!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既然收了你的钱,自然会替你杀了他。”冷全琨点点头,先看了眼陈飞宇,眼中轻蔑之色一闪而逝,对于这样的普通人,他随意一指就能秒杀。

  接着他又看向了苏文将,饶有兴趣道:“苏文将,没想到还真是你?”

  苏文将摇摇头,道:“我也没想到,你们两位不在海明省好好待着,竟然也会来燕京掺和一脚,何必呢?”

  花荣发媚笑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们也不想大老远跑过来,可是明家给的实在太多了,我们拒绝不了。”

  明世天露出得意之色,虽然花了20亿的天价,才请来冷全琨和花荣发,可“传奇”强者本就是天下间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许多人花钱还请不到呢!

  “哈!”陈飞宇轻笑一声,道:“看在你们和苏先生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劝你们一声,不管明家给了你们多少钱,这笔钱都很烫手,你们还是及早回去比较好,免得有命赚钱没命花。”

  “小兄弟,你是在吓唬人家吗?”花荣发咯咯娇笑,笑的花枝乱颤。

  她这股笑声中,无形之中夹带了一丝她独有的绝学—“勾魂媚音”,在场众人被她功法影响,突然觉得从小腹升起一股火热之气,有一种想要把花荣发压在地上的冲动,幸好他们还没有彻底失去理智,连忙深呼吸几下,摁下内心这股冲动。

  连柳潇月等女,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俏脸变得红润起来,觉得体内燥燥的。

  柳战同样脸红耳赤,呼吸粗重。

  突然,沈先生伸手轻轻拍了下柳战的肩膀,轻哼了一声,道:“柳少,你没事吧?”

  柳战瞬间恢复了清明,想起刚刚差点失控的感觉,额头出了一层冷汗,后怕道:“我没事,多谢沈先生,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妖精。”

  沈先生笑着道:“海明省花荣发,在我们那个年代,可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自然厉害的很。”

  场中,花荣发得意而笑,这还是她笑声中无形附带的“勾魂媚音”,并没有主动施展,不然的话,以她深厚的媚功,足以让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全都失去理智。

  她不自禁的向陈飞宇看去,突然一愣,只见陈飞宇眼目清明,明显没有受到自己“勾魂媚音”的影响,这是怎么回事?

  花荣发转念一想,可能是苏文将站在身边,帮助陈非抵挡了“勾魂媚音”,否则的话,陈非怎么可能不受一丁点影响?

  陈飞宇摇头道:“我可没吓唬你,而是给你们的忠告罢了。”

  花荣发媚笑道:“年纪轻轻就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你胆色不错,我很欣赏你,如果不是明家指定要让你血洒灵堂的话,姐姐我还真想和你风流一晚,再让你去死。”

  段新雨、元礼妃等女,纷纷啐了一口,真不要脸!

  “哈!”陈飞宇轻笑一声,玩味道:“你的年龄当我奶奶都显大,我对你可没兴趣。”

  花荣发脸色一变,原先的媚意瞬间消失,变得冷若冰霜:“难道你不知道,提起一个女人的年龄是大忌吗?我现在觉得的明家说的挺对,让你当场血洒灵堂更合适一些。”

  “今天的确会有人血洒灵堂。”陈飞宇放下酒杯,神色睥睨:“可惜,那个人不会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