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刘羽翼和白东风同样震惊不已,闲庭信步间斩杀敌人于无形,原来这就是“宗师后期”强者的实力,太可怕了。

  “牛逼,陈先生实在太牛逼了。”刘羽翼伸出大拇指,又是震惊又是佩服地道:“我这辈子怕是都到不了陈先生的高度了,不过话说回来,没听说过华夏武道界中,还有如此年轻的‘宗师后期’强者,难道陈先生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我也没听说过……”白东风感叹道:“连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都这么厉害,由此看来,华夏果然底蕴深厚,有着诸多隐世强者。”

  刘羽翼点点头,深以为然!

  雷天力摇头而笑,“陈非”这个名字,在华夏武道界的确藉藉无名,可他的另一个名字“陈飞宇”,却是如雷贯耳,响彻整个华夏,只不过,刘羽翼和白东风这两个人,怕是活不过今晚,没办法知道真相了。

  在他们前方,陈飞宇收回了剑意,周身的剑气跟着消失不见,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只有林中浓郁的血腥味,提醒着他们刚刚这里发生过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那些枪手都死在了树林的深处,柳潇月和江心宜看不到他们的尸体,心里也就不怎么害怕,反倒是被陈飞宇强绝的实力,以及潇洒的身姿所震惊,眼眸中闪烁着崇拜的光芒。

  自古美女都爱英雄,何况还是陈飞宇这种屡次救她们的少年英雄?

  紧接着,两女就想到一个问题,陈非医术高深、武道强悍,还有着“无敌神算子”之名,占卜术也非常厉害,简直堪称全能。

  可是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想要在某一个领域中做到极致,都要花费一生的时光,可陈非却样样精通,样样厉害,而且还只有20岁左右,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柳潇月和江心宜对陈飞宇又是佩服又是好奇。

  陈飞宇并没有在意两女的想法,他正施展精神力感受四周,道:“埋伏的枪手应该都死了,暂时安全了。”

  柳潇月好奇问道:“你说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埋伏在这里杀我们?”

  江心宜等人也向陈飞宇投去好奇的目光。

  陈飞宇沉默了下,他总不能说是你们柳家派来杀我的吧?他只能摇头佯装不知:“我也不太清楚。”

  柳潇月恨恨地道:“这帮人太可恶了,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使坏,我们柳家决计饶不了他……咦,陈非,你脸色怎么有些古怪,是不是累了?”

  “没什么。”陈飞宇摇摇头,不着痕迹地道:“我们继续往山上走吧,穿过树林,应该就能到山顶。”

  柳潇月收敛情绪,跟着陈飞宇向山上走去。

  众人一路向上,并没有在中途遇到陷阱,顺利踏足山巅,只见山顶地势平缓,怪石嶙峋、杂草丛生。

  陈飞宇微微皱眉,立即发现了不寻常的地方,整个人陡然戒备起来。

  其他人没有陈飞宇那样敏锐的洞察力,眼见山顶没有埋伏,纷纷松了口气。

  雷天力神色古怪,怎么山上一点陷阱都没有,难道柳战真以为单靠着黑蛇和枪手就能杀了陈飞宇?不过,柳战并不知道陈飞宇的身份,他如此托大倒也不奇怪。

  季浩全中了黑雨之毒,迫不及待下山治疗,急忙道:“我们还愣着干嘛,快沿着另一侧下山啊,我可不想在这种鬼地方继续待下去了。”

  刘羽翼等人刚想应一声。

  突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凭空响了起来:“想下山?你们想的太美了吧。”

  山上有人!

  除了陈飞宇之外,众人脸色齐齐一变,紧接着一个念头在他们脑海中升起,既然有人,那就说明山上还有陷阱。

  季浩全和万翼两人欲哭无泪,特么他们还中着毒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是谁,还不快点出来!”刘羽翼一声大喝,立即向声音处看去,脸色戒备而凝重。

  以他“半步宗师”的实力,一点都感受不到对方存在的气息,原因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对方的实力,要远远强于他!

  接着,刘羽翼下意识向陈飞宇看去,多少松了口气,有“宗师后期”境界的陈先生在,应该能震慑住对方。

  “区区后生晚辈,竟然敢训斥老夫,大胆!”

  一声大胆,刘羽翼只觉雷音贯耳,体内气血翻涌不止,“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蹬蹬蹬”向后退了好几步,心中惊骇莫名,好恐怖的实力。

  下一刻,一名身穿黑色长衫的老者,从一块巨石后面走了出来,嘿嘿笑着道:“你们竟然能一路走到这里来,真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

  我们?

  刘羽翼等人脸色一变,难道山顶还有其他人?

  陈飞宇打量着黑衫老者,只见他头发花白一片,脸上皱纹横生,佝偻着的身材1米6不到,看起来很矮小,不过从老者的身上,散发着“传奇中期”强者的气息,令人不敢小觑。

  “我也很好奇,究竟是谁杀了我的小黑。”

  突然,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在怪石的顶上,出现了一道身材瘦削的人影,没有人知道他是何时出现的,就好像他原本就站在那里一样。

  众人都吓了一大跳,仿佛见到鬼了一样,纷纷向那道人影看去,只见那人同样是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只不过他脸上肌肤细腻红润,在额头的正中间,还纹着一道金色利剑模样的纹身,在淅淅沥沥的黑雨中特别显眼。

  陈飞宇神色越发凝重,这名金剑纹身的老者身上,散发着一股磅礴浩瀚的气息,与五蕴宗的厉宗主相差不远,说明对方的实力,已经到了“传奇后期”强者。

  在感叹冥府底蕴深厚的同时,陈飞宇也有些难以理解,为了杀一个不懂武道的“陈非”,柳家和冥府竟然会出动这么多强者,整出这么大的阵仗,还真是给足了他面子。

  “没人说话吗?”金剑纹身老者环视一圈,带给众人强大的压迫感,道:“我再问最后一遍,山腰那条黑蛇,究竟是谁杀的,如果不说,你们所有人都难逃一死。”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所说的话,在他身后出现数道金色的剑气,每一道剑气都对准了一人,不过偏偏漏掉了柳潇月。

  季浩全从心中升起一股恐惧感,立即指向了陈飞宇:“是他,就是他杀了黑蛇,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柳潇月和江心宜俏脸微变,向季浩全怒目而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