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胜男陈飞宇免费阅读 绗?164绔 闄烽槺

小说:柳胜男陈飞宇免费阅读 作者:少年闯花都 更新时间:2021-03-29 01:29: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柳家宴请陈飞宇的地方在郊外山脚下背阴处的农家院。

  虽然一点都不高档,但是这里三面环山,环境清幽,再加上在背阴处,所以没有什么人打扰,实在是杀人埋尸……哦不,是请客吃饭的好地方。

  柳战和雷天力坐在农家院里,一边等着陈飞宇的到来,一边优哉游哉地喝着大碗茶。

  农家院已经被柳家包了,甚至就连厨师都换上了柳家的人。

  “雷先生,今天你的任务很简单,就是保护潇月的安全,至于剩下的事情,不用你负责。”柳战放下茶水,翘着二郎腿,眉宇间意气风发,好像今天会发生大好的事情。

  雷天力笑着道:“柳家宴请陈飞宇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天下,可谓是万众瞩目,想来柳大少已经想到了对付陈飞宇的办法。”

  “那是自然。”柳战眉飞色舞:“如果不出意外……不,绝对不会有意外,明年的今天绝对是陈飞宇的忌日!”

  他一连用了两个“绝对”,可见他是多么的自信。

  雷天力表面不动声色,试探道:“这可是好事,不过陈飞宇实力很强,连‘传奇后期’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想要杀死陈飞宇,恐怕不是容易的事情。”

  “你不懂,此处农家院是宋玄宗主亲自挑选的,他说这里非同寻常,是一处极佳的……”柳战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及时停住话头,神秘笑道:“很多事情提前说出来就没意思了,总之,今天你会亲眼见证陈飞宇死在这里。”

  “那太好了,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对了,怎么不见冥府的诸位强者?”雷天力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暗自担忧,观柳战自信的样子,这里的陷阱绝对非比寻常,如果陈飞宇陨落在这里,那他也会毒发身亡,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宋宗主他们呐,自然是在养精蓄锐,等到关键时刻给陈飞宇致命一击。”柳战扬天大笑,笑罢,双手在大腿上有规律的打着节拍,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小曲,由此可见他的心情有多好。

  雷天力勉强维持着笑意,低头喝茶,又是紧张又是担忧。

  此刻,农家院三面的高山上人影绰绰。

  仔细看去,南面山峰上尽是燕京城屈指可数的大佬级人物,如燕京林家的林风凌、宗师强者林啸豪,燕京段家的大公子段靖云、叶敬,明家的明世龙、江家的江淮天、秦家的秦凌菲、以及军区的代表等等。

  东面山峰上则是鬼医门四大家族的人,除了武家真诚希望陈飞宇平安无事外,剩下的龙、白、凤三大家族,纷纷在等着看陈飞宇的好戏。

  而在西面的山峰,则是东瀛的伊贺望月和甲贺伊人两女。

  这场鸿门宴,万众瞩目!

  至于长临省和玉云省一众和陈飞宇关系密切的地方豪雄们,并没有过来观战,并不是他们不关心最后的结果,而是陈飞宇要求他们不要过来,因为,万一他们被冥府或者国外强者抓住威胁,陈飞宇会很难办。

  所以这两个省里和陈飞宇关系密切的人,一个都没有到场,只能在远方遥祝陈飞宇大获全胜。

  “望月姐姐,你说柳家和陈飞宇之间,到底谁输谁赢?”

  此刻,甲贺伊人眨着灵动的双眼,好奇地问道。

  “飞宇一定会赢!”伊贺望月语气坚定,她一颗心已经牢牢拴在陈飞宇的身上,她当然希望,也相信陈飞宇能赢。

  “嘿,你未免太自信了。”

  突然,一个清脆悦耳且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伊贺望月和甲贺伊人顿时一惊,她们根本没察觉到后面有人,立即向后看去,只见是一名绝美的年轻女子。

  “你怎么也来了?”两女齐声惊讶。

  “我跟陈飞宇有仇,自然得过来看看他是怎么死的。”

  来人正是秋元雅子,她面无表情走到崖边,低头向着下方远处的农家院看去,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伊贺望月不满地哼了一声,为自己的意中人打抱不平,道:“连你师父武藏万里都死在了飞宇的手上,区区一场鸿门宴,怎么可能对付得了飞宇?”

  甲贺伊人俏脸一变,知道要坏。

  果然,秋元雅子俏脸一沉,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芒,一股杀意在空气中弥漫。

  “你们……你们别这样好不好……”甲贺伊人苦笑道:“要是让华夏人看到我们内讧,指不定怎么嘲笑我们呢。”

  秋元雅子哼了一声,接着道:“我说陈飞宇会输,可不是无的放矢,你们发现没有,这里阴气很重。”

  “阴气重?”伊贺望月也顾不上给秋元雅子脸色看,立即问道:“我觉得这里温度比较低。”

  “没错。”秋元雅子伸手触摸着空气,仿佛空气中有特殊的物质一样,道:“要么,这里死过很多人,要么,这里以前是一处乱葬岗。”

  她习练阴阳术后,需要用阴气滋养式神,是以对阴气的感知特别敏感,一眼就看出这里不对劲。

  “然后呢?”甲贺伊人好奇问道:“这和陈飞宇有什么关系,莫非这些阴气对陈飞宇有害?”

  “寻常的阴气,只会让普通人生点小病,影响人的运势,很难对武道强者产生影响。”秋元雅子沉声说道:“可是这里的阴气极不寻常,隐隐带着一丝煞气。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柳家肯定请了高人,在这里布下了某种凶险的阵法,以至于改变了这里的地气,阵法一旦发动,绝对非同小可!”

  伊贺望月和甲贺伊人同时惊呼:“那怎么办才好?”

  “无解,因为陈飞宇已经来了。”秋元雅子摇头说道。

  突然,众人齐齐向农家院前南方的公路看去,只见一辆保时捷向着农家院驶来。

  正是陈飞宇和柳潇月!

  农家院内,柳战眼睛一亮,站起来笑道:“陷阱早已经准备好,这一招就叫做‘请君入瓮’。”

  雷天力勉强笑道:“柳少英明。”

  很快,保时捷便停在了农家院的外面,陈飞宇和柳潇月牵手走了下来。

  柳战迎了上去,神秘地笑道:“陈飞宇,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很好。”

  “上次在山上的时候,我就说过,哪怕是鸿门宴我也会来赴约。”陈飞宇意味深长地道:“希望这次宴会,不会让我失望。”

  “我敢保证,绝对处处充满惊喜。”柳战说罢,哈哈大笑起来。

  柳潇月没听懂两人之间的交锋,眼见大哥和陈飞宇关系“融洽”,她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