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意料之外的变数!

  谁都没有想得到,在陈飞宇极有可能被斩杀的时候,龙靖云的剑芒竟然会突然消失!

  众人震惊、费解、以至于面面相觑,都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之色。

  龙景州微微色变,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老祖宗经过两百年沉睡刚刚苏醒后,对自身的武道实力还没能彻底掌控?

  “对,一定是这样,这次算陈飞宇运气好,捡回一条小命,等到下一次攻击,老祖宗绝对会直接秒杀陈飞宇!”

  龙景州暗暗点头,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场中,陈飞宇身上压力顿消,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接着嘴角翘起了一丝兴奋的笑意,自己提前在“还魂丹”上做的手脚,终于在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不愧是《针灸天甲经》上浓墨重笔所记载的“元气蛊”,威力果然强大,连“先天强者”都抵挡不住!

  没错,之前陈飞宇炼制“还魂丹”快要成功时,偷偷的加到丹药里的“佐料”,正是“元气蛊”。

  所谓“元气蛊”,顾名思义,是一种以人体“真气”为食的蛊虫。

  蛊虫进入宿主身体里后,一开始会陷入休眠假死状态,很难被宿主察觉到,可宿主一旦动用真气,蛊虫就会被惊醒,开始吞噬宿主丹田内的真气,而宿主使用的真气越多,蛊虫越被刺激,吞食的速度就越快。

  而相应的,宿主体内真气不断流失,实力境界就会不断跌落,最终变成普通人,而没有了真气刺激的“元气蛊”,便会再度陷入到假死状态中,并不会对宿主的生命产生威胁。

  这也是陈飞宇在不清楚龙家想要苏醒的目标是谁时,用“元气蛊”加入到“还魂丹”里的原因,既不会伤害到对方的性命,对方也难以对自己产生很大的威胁。

  所以,“元气蛊”是一种专门针对武道强者的蛊虫,对方实力越强,“元气蛊”发挥的威力就越霸道,相反,如果换成另一种致命的毒药加入到“还魂丹”中,就不一定能对先天境界的龙靖云产生威胁。

  可以说,是陈飞宇当时的一念之仁,换回了他今天存活的契机。

  一饮一啄,皆由前定。

  “可惜‘元气蛊’炼制起来极为困难,到目前为止,我也才炼制成功一只而已,如果能找到办法大批量量产的话,到时候前往华夏圣地寻找琉璃的把握就更大了。”

  陈飞宇心里惋惜,接着摇摇头,将这些杂念甩出去,冷笑一声,道:“如何,不是扬要杀我吗,怎么半途而废了?”

  龙靖云并没有回话,众人心中暗暗惊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飞宇,你少嚣张!”龙景州轻蔑道:“以老祖宗的盖世神威,动心起念之间就能杀了你,像你这样的蝼蚁,除了能叫嚣几句之外,剩下的什么都做不了。”

  “是吗?”陈飞宇神色玩味,突然迈步向龙景州走去。

  龙景州先是吓了一跳,下意识向后面退了两步,接着想起有老祖宗当靠山,顿时底气大增,冷笑道:“有老祖宗在这里,你想对我做什么,你又敢对我做什么?”

  众人纷纷向陈飞宇投去好奇的目光。

  众目睽睽下,陈飞宇走到龙景州跟前,抬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脆响,把龙景州远远给拍飞出去,轻蔑冷笑道:“不做什么,只是觉得你嘴太贱,赏你一耳光而已。”

  周围众人大惊失色,这不仅仅是打龙景州耳光,同样是在打龙靖云的耳光,陈飞宇就不怕龙靖云震怒之下,把他给大卸八块?

  不过也有一些人觉得陈飞宇做的对,按照目前的趋势,陈飞宇肯定会死在这里,还不如在死前多打龙景州几个耳光泄愤。

  龙景州脸颊高高红肿,抬手指向陈飞宇,震怒道:“好啊,你竟然敢打我,你就等着被老祖宗千刀万剐……”

  他话还没说完,突然,又是“啪”的一声响,陈飞宇又一巴掌把他扇飞出去,冷笑道:“我又给了你一耳光,你让你的老祖宗来将我千刀万剐吧。”

  “你……你……”龙景州震怒不已,突然高声道:“老祖宗,您得为我做主啊,绝对不让陈飞宇在龙家继续放肆下去!”

  顿时,众人再度紧张起来。

  陈飞宇一声冷笑,环视一圈,已然胸有成竹,道:“想将我千刀万剐,那就来吧。”

  然而,竹林内静悄悄的,龙靖云并没有说话。

  随着时间流逝,龙景州脸色越来越难看,老祖宗怎么不说话了?

  周围众人暗暗讶异,纷纷小声议论,都在猜测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刻,百米之外的一株大树后面,一名俊伟男子脸色大变,察觉到自己体内真气在不断减少,额头顿时布满了冷汗,眼中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为什么我体内真气在不断流失,这是怎么回事?”

  他深吸一口气,闭眼内观,只见丹田处有一只小小的蛊虫,正在吸食自己的真气,猛地睁大双眼,难以置信道:“这……这是‘元气蛊’?没想到两百年后,还有人能够将‘元气蛊’炼制出来,华夏大地果然人才辈出,可是,我到底是如何中蛊的?”

  来不及继续深思,他立即伸手在丹田处点了几下,一股轻柔内劲震荡而出,包裹住“元气蛊”,暂时封住了“元气蛊”的动作。

  “‘元气蛊’潜藏在丹田里,一旦强行用内劲震死蛊虫,连带我的丹田也有被震裂的危险,只能暂时封住‘蛊虫’的动作。

  只是这样治标不治本,只要我运转真气时间一长,‘元气蛊’自动就会冲破内劲,我迟早会变成普通人!”

  龙靖云猛然握紧了双手,脸上满是不甘心的神色,他好不容易苏醒过来,正准备大展宏图威震天下,哪想到醒来第一天,就有折戟沉沙的危险!

  现在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下蛊的人逼他解开蛊毒,其次就是找个安全的地方,慢慢用真气将“元气蛊”逼出体外,这需要很长时间,而且也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突然,只听陈飞宇玩味的声音远远传来:“龙靖云,看来你是没办法回话了,也罢,你的不知道第几代子孙龙景州,马上就会下去跟他父亲见面。”

  “嗡”的一声剑鸣声响起,一股强烈的属于陈飞宇的剑意冲天而起!

  林中,龙景州吓得面无人色,慌忙大喊道:“老祖宗……老祖宗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