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老祖宗救你?嘿,怕是你的老祖宗,此刻已自身难保了。”

  林中,陈飞宇右手负剑于身后,左手捏着剑诀,凛然迈步向龙景州而去。

  很明显,要杀龙景州,根本用不上龙渊剑!

  老祖宗自身难保?

  龙景州一惊,接着大声冷笑道:“你少来胡说八道,老祖宗的实力天下第一,没有任何人是老祖宗的对手,怎么可能会自身难保?你的话未免好笑,你再敢对我动手一下,老祖宗绝对不会放过你!”

  周围众人纷纷点头,一位“先天强者”,放眼天下间都是最顶尖的存在,没有任何人能够对龙靖云产生威胁。

  “是吗?”陈飞宇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伸出剑指对准了龙景州的右腿,道:“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数3下,三下过后,如果你的老祖宗还没办法出面杀我,那我的剑气,就会贯穿你的大腿,三……”

  龙景州嗤笑道:“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吓大的,我劝你有心情在这里装腔作势,还不如好好想一想待会儿怎么求饶,才能让老祖宗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二……”陈飞宇眼中嘲讽之意更浓,指端剑气若隐若现,道:“只剩下最后一个数字了。”

  龙景州额头出现一丝冷汗,不过出于对龙靖云的信任,冷笑道:“老祖宗不会允许你继续在龙家放肆下去,等你发出剑气的时候,就是老祖宗取你性命之时。”

  “是吗,一!”陈飞宇话音刚落,眼中厉芒闪烁,指端剑气勃然而出,瞬间穿透龙景州的大腿。

  鲜血飙溅而出,龙景州扬天一声惨叫,跌倒在地上,额头瞬间布满了冷汗,可是身体上的疼痛,比不上他内心的疑惑震撼,为什么老祖宗任凭陈飞宇打伤自己?

  周围众人和龙景州一样,心中都充满了疑惑,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猜测为什么龙靖云不出面阻止陈飞宇,难道真如陈飞宇所,龙靖云已经自身难保?

  武若君与武润月虽然不知道龙靖云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局势正在往好的一面发展,说不定……说不定飞宇不会死在这里了。

  她俩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喜意。

  “嘿,看来你的老祖宗没出现救你呢。”陈飞宇一声冷笑,嘲讽之意溢于表。

  龙景州脸色大变,腿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站不起来,五官扭曲道:“陈飞宇,你……你休要得意,老祖宗一定不会放过你……”

  “既然你不服气,那我们就再来试验一次。”陈飞宇伸出剑指,指向了龙景州的左腿,道:“我数三下,他不出现,你的另一条腿也会被我废掉,三……”

  “陈飞宇,你别太过分了!”龙景州脸色大变,忍着疼痛勉强站了起来,心里升起一股恐惧感。

  “我过分?要不是我看在龙飞阳是一代强者的份上,答应他饶你一命,你早就死了,你非但不知感恩,反而狐假虎威,屡次挑衅于我,真当我陈飞宇是脾气好的人吗?”陈飞宇冷笑,指端再度凝聚出一道剑气,引而不发,道:“二……”

  凤雨漩、白凝霜等人纷纷点头,陈飞宇说的没错,当初在万毒林的时候,陈飞宇就放过了龙景州一次,先前龙天皓死的时候陈飞宇又放了龙景州第二次,可龙景州却屡次跟陈飞宇作对,想要杀了陈飞宇,的确很过分。

  龙景州脸色顿时大变,大喊道:“老祖宗……老祖宗快来救我!”

  “三。”陈飞宇话语落下,剑芒再度迸射而出,射穿了龙景州的左腿。

  双腿都受到严重伤势,龙景州再也没办法站立,仰天惨叫一声,“噗通”一下再度倒在地上,鲜血从双腿流淌出来,疼的他惨叫连连。

  龙家众多弟子脸色齐刷刷变了,心里纷纷想不明白,明明“先天”境界的老祖宗都苏醒了,明明陈飞宇已经被压着打了,怎么突然之间形势就逆转了呢?

  其他三大家族的众人,心中越发奇怪。

  同一时刻,百米之外的龙靖云,脸色顿时黑了,陈飞宇此举,简直是在打他的脸!

  想当初两百年前在他威震天下的时代,就算是同为“先天强者”的一些人,也不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他心里升起阵阵的杀意!

  可是,现在身中“元气蛊”的他,根本不敢贸然动手,万一刺激“元气蛊”冲破他的禁锢,后果将十分严重!

  “能给我下蛊的人寥寥无几,既然龙景州说‘还魂丹’是陈飞宇炼制的,那极有可能他在炼制的时候,顺带把‘元气蛊’偷偷加了进去,好阴险的小子!”

  龙靖云握紧了双拳,越发想要杀了陈飞宇而后快!

  林中,陈飞宇眼神锐利,居高临下俯视着龙景州,周身散发着所有若无的杀意,道:“现在,你还觉得你的老祖宗会来救你吗?”

  他能确定龙靖云体内的“元气蛊”已经发作了,但龙靖云毕竟是“先天”强者,“元气蛊”到底能发挥出多少效用,龙靖云现在又是什么状况,他目前不得而知,而且也不敢轻易去找寻龙靖云。

  毕竟谁也不知道“先天强者”有多少恐怖的底牌,陈飞宇不愿意也没必要冒这个险。

  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龙景州进行试探,逼龙靖云自己跳出来!

  当然,如果龙靖云能忍住不跳出来,那就说明“元气蛊”对龙靖云造成的威胁不小,短时间内他能平安无事,甚至是找机会杀了龙靖云以绝后患!

  “陈飞宇,老祖宗一定不会放过你,你现在向我道歉还来得及!”龙景州咬牙切齿,双眼狠狠瞪着陈飞宇,满是怒意。

  “道歉?错了,如何对待你,我的剑会给出答案,在龙靖云不放过我之前,你就会先行一步死在我的剑下。”陈飞飞鱼再度伸出剑指,不过目标是龙景州的额头,道:“这一次,我再数三下,如果他还不出现阻止我,那你就可以去下面找你父亲团聚了。”

  感受到陈飞宇的杀意,龙景州吓得脸色苍白,慌忙大喊道:“老祖宗救我,老祖宗快来救我!”

  陈飞宇眼中杀意闪现,指端剑气闪烁:“三……”

  “陈飞宇,你敢!”

  突然,空间中传来龙靖云震怒的声音,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

  龙景州大喜过望,眉宇间再度得意起来:“是老祖宗,老祖宗果然来救我了,陈飞宇,你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