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卷四周的强烈气流依旧在继续!

  周围众人紧张不已,他们很清楚,最终结果如何,会直接影响鬼医门未来的局势!

  陈飞宇胜,武家一举崛起,龙家不说被灭满门血流成河,也会元气大伤,百年之内再也没办法恢复往日的荣耀!

  可一旦龙靖云胜,不只是陈飞宇,就连武家也要跟着陪葬,甚至未来华夏武道界的格局都要被跟着改写。

  毕竟,龙靖云作为“先天强者”,纵观整个华夏武道界,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以后华夏武道界绝对会成为龙家的天下!

  “哥,你说陈飞宇应该没事吧?”白凝霜神色紧张,问道:“他的‘裂地剑’那么厉害,感觉不比龙靖云弱多少。”

  白敬豪翻翻白眼:“虽说我也更偏向陈飞宇获胜,可这是不可能的,龙靖云是‘先天强者’,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代表龙靖云已经站在了武道的巅峰!

  陈飞宇再厉害,仅凭着一招‘裂地剑’就想杀一位‘先天强者’,不能说没有可能,但几率微乎其微,只怕最终的结果,是陈飞宇死在了龙靖云的手里。”

  白明琨点点头,显然同意白敬豪的分析。

  白凝霜俏脸瞬间白了一下。

  白敬豪皱眉问道:“奇怪,你这么关心陈飞宇做什么?”

  白凝霜摇摇头:“大家都是朋友,再怎么说,他也在万毒林中救过我们,还带着我们收集了不少宝贝,我不愿意看到他年纪轻轻就死在这里。”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虽是好心,可最终结果如何,却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白敬豪淡淡地道。

  白凝霜再度看向了战场的最中心,那里狂风卷着树木枝叶旋转,仿佛形成了一道旋风,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真不知道位于旋风中心的两人,要承受何等巨大的压力!

  凤雨漩哼了一声,显然对白敬豪的说法不爽,不过不爽归不爽,她也知道白敬豪分析的有道理,所以并没有反驳。

  武若君、武润月等人紧张万分,双手握在胸前不断的祈祷。

  在众人紧张、期待、担忧的目光中,突然,只听气流的中心,传来龙靖云的大笑声:“陈飞宇,想要杀我,你再等一百年吧!”

  众人纷纷一惊,龙靖云没有死,那陈飞宇呢,难道陈飞宇死了?

  武若君与武润月两女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一颗芳心紧紧地揪了起来!

  凤雨漩和白凝霜神色复杂,芳心怅然若失。

  下一刻,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狂风中传来:“你就算不死,也快丢了半条命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正是陈飞宇的声音!

  众人再度一惊,陈飞宇竟然真的没死?

  武若君和武润月两女听在耳中宛若天籁,心中激动不已,差点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凤雨漩也重重地松了口气。

  白凝霜嘴角翘起一丝笑意:“哥,我就说陈飞宇不会死吧。”

  白敬豪哼了一声,心情复杂。

  下一刻,战场中央的狂风很快消散,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众人立即睁大双眼看去,只见陈飞宇手持龙渊剑立于原地,脸色苍白,嘴角以及胸前衣服有一大片血迹,显然受了不清的伤势。

  不过陈飞宇眼神依旧冷冽,带着不可说的杀意,只是施展“裂地剑”后,耗费了他大量的真元,气势已经远不如从前,只能疯狂运转“仙武合宗决”,吸纳周遭天地中的灵气,来恢复自身的真元!

  龙靖云同样狼狈,嘴角带着血迹,长发凌乱,额头满是冷汗,甚至眼角的肌肉在不断的跳动,显然他现在一点都不好受。

  众人大吃一惊,难道龙靖云的伤势比陈飞宇的还要严重?

  他们并不知道,在最后一刻,陈飞宇的“紫色剑芒”和龙靖云的白色剑芒交击在一起后,爆发出的强大内劲,冲击得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势。

  陈飞宇毕竟只有“传奇初期”境界,就算有龙渊剑、紫色剑芒以及“无极拳”帮他抵消了一部分冲击力,可他依然受了不轻的伤势,而且要比龙靖云所受到的伤势更加严重。

  当然,对于龙靖云来说,他的伤势其实也不轻,体内受了严重的内伤,再加上“元气蛊”被他真气刺激,已经突破了禁制,正在不断吞噬他的真气,导致他此刻的情况,比陈飞宇要严重的多!

  此刻,龙靖云感受到丹田处的真气正在不断减少,心里焦急不已,知道再这样耗下去,自己的武道境界非得跌落不可,万一跌落到“传奇后期”境界,哪里还是陈飞宇的对手?

  “现在,才是真正的最后一招,决一生死!”

  突然,陈飞宇冷冽的声音传来,他在《仙武合宗决》的运转下,多多少少已经恢复了一些真气,可以再度发起下一次攻击,手中龙渊剑再度闪耀出紫色剑芒。

  他很清楚,现在杀不了龙靖云,后患无穷!

  龙靖云微微皱眉,陈飞宇的恢复能力超过他的想象,眼看

  席卷四周的强烈气流依旧在继续!

  周围众人紧张不已,他们很清楚,最终结果如何,会直接影响鬼医门未来的局势!

  陈飞宇胜,武家一举崛起,龙家不说被灭满门血流成河,也会元气大伤,百年之内再也没办法恢复往日的荣耀!

  可一旦龙靖云胜,不只是陈飞宇,就连武家也要跟着陪葬,甚至未来华夏武道界的格局都要被跟着改写。

  毕竟,龙靖云作为“先天强者”,纵观整个华夏武道界,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以后华夏武道界绝对会成为龙家的天下!

  “哥,你说陈飞宇应该没事吧?”白凝霜神色紧张,问道:“他的‘裂地剑’那么厉害,感觉不比龙靖云弱多少。”

  白敬豪翻翻白眼:“虽说我也更偏向陈飞宇获胜,可这是不可能的,龙靖云是‘先天强者’,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代表龙靖云已经站在了武道的巅峰!

  陈飞宇再厉害,仅凭着一招‘裂地剑’就想杀一位‘先天强者’,不能说没有可能,但几率微乎其微,只怕最终的结果,是陈飞宇死在了龙靖云的手里。”

  白明琨点点头,显然同意白敬豪的分析。

  白凝霜俏脸瞬间白了一下。

  白敬豪皱眉问道:“奇怪,你这么关心陈飞宇做什么?”

  白凝霜摇摇头:“大家都是朋友,再怎么说,他也在万毒林中救过我们,还带着我们收集了不少宝贝,我不愿意看到他年纪轻轻就死在这里。”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虽是好心,可最终结果如何,却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白敬豪淡淡地道。

  白凝霜再度看向了战场的最中心,那里狂风卷着树木枝叶旋转,仿佛形成了一道旋风,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真不知道位于旋风中心的两人,要承受何等巨大的压力!

  凤雨漩哼了一声,显然对白敬豪的说法不爽,不过不爽归不爽,她也知道白敬豪分析的有道理,所以并没有反驳。

  武若君、武润月等人紧张万分,双手握在胸前不断的祈祷。

  在众人紧张、期待、担忧的目光中,突然,只听气流的中心,传来龙靖云的大笑声:“陈飞宇,想要杀我,你再等一百年吧!”

  众人纷纷一惊,龙靖云没有死,那陈飞宇呢,难道陈飞宇死了?

  武若君与武润月两女顿时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过去,一颗芳心紧紧地揪了起来!

  凤雨漩和白凝霜神色复杂,芳心怅然若失。

  下一刻,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从狂风中传来:“你就算不死,也快丢了半条命了,有什么好得意的?”

  正是陈飞宇的声音!

  众人再度一惊,陈飞宇竟然真的没死?

  武若君和武润月两女听在耳中宛若天籁,心中激动不已,差点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凤雨漩也重重地松了口气。

  白凝霜嘴角翘起一丝笑意:“哥,我就说陈飞宇不会死吧。”

  白敬豪哼了一声,心情复杂。

  下一刻,战场中央的狂风很快消散,露出了里面的庐山真面目。

  众人立即睁大双眼看去,只见陈飞宇手持龙渊剑立于原地,脸色苍白,嘴角以及胸前衣服有一大片血迹,显然受了不清的伤势。

  不过陈飞宇眼神依旧冷冽,带着不可说的杀意,只是施展“裂地剑”后,耗费了他大量的真元,气势已经远不如从前,只能疯狂运转“仙武合宗决”,吸纳周遭天地中的灵气,来恢复自身的真元!

  龙靖云同样狼狈,嘴角带着血迹,长发凌乱,额头满是冷汗,甚至眼角的肌肉在不断的跳动,显然他现在一点都不好受。

  众人大吃一惊,难道龙靖云的伤势比陈飞宇的还要严重?

  他们并不知道,在最后一刻,陈飞宇的“紫色剑芒”和龙靖云的白色剑芒交击在一起后,爆发出的强大内劲,冲击得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势。

  陈飞宇毕竟只有“传奇初期”境界,就算有龙渊剑、紫色剑芒以及“无极拳”帮他抵消了一部分冲击力,可他依然受了不轻的伤势,而且要比龙靖云所受到的伤势更加严重。

  当然,对于龙靖云来说,他的伤势其实也不轻,体内受了严重的内伤,再加上“元气蛊”被他真气刺激,已经突破了禁制,正在不断吞噬他的真气,导致他此刻的情况,比陈飞宇要严重的多!

  此刻,龙靖云感受到丹田处的真气正在不断减少,心里焦急不已,知道再这样耗下去,自己的武道境界非得跌落不可,万一跌落到“传奇后期”境界,哪里还是陈飞宇的对手?

  “现在,才是真正的最后一招,决一生死!”

  突然,陈飞宇冷冽的声音传来,他在《仙武合宗决》的运转下,多多少少已经恢复了一些真气,可以再度发起下一次攻击,手中龙渊剑再度闪耀出紫色剑芒。

  他很清楚,现在杀不了龙靖云,后患无穷!

  龙靖云微微皱眉,陈飞宇的恢复能力超过他的想象,眼看

  着陈飞宇向自己迈步走来,冷笑一声,指端再度凝聚出耀眼的白色剑芒,道:“你说的不错,我也已经厌烦了和你这样的蝼蚁继续纠缠下去的兴趣,就让我用这一剑,来送你下地狱,洗刷龙家身上的屈辱!”

  陈飞宇不动神色,内心却惊讶不已,在被“裂地剑”由外冲击,以及“元气蛊”从内吞噬的情况下,龙靖云竟还能继续发动战斗?好可怕!

  而他现在没办法施展“裂地剑”,绝对挡不住龙靖云全力一击!

  一念及此,陈飞宇脚步一顿,下意识就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只见龙靖云冷笑一声,向前迈了一步。

  就在众人以为龙靖云要进攻陈飞宇的时候,突然,只见龙靖云脚尖点地,纵身向身后跃去。

  他速度快若闪电,再加上出其不意,等陈飞宇反应过来时,龙靖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林中看不见了。

  赫然是龙靖云虚晃一招,纵身逃跑!

  包括陈飞宇在内,所有人都惊愕不已,谁能想到,堂堂一位传说级别的“先天”强者,竟然真的会逃跑?这……这跟高手的风范完全不相符!

  陈飞宇摇摇头,心里一阵失望,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杀掉龙靖云,以后再想杀他就更难了,这样一个超级大患,必须得尽早除掉才行!

  突然,虚空中传来龙靖云的声音:“祸不及家人,陈飞宇,我不灭与你关系密切的家族,你也不准屠龙家满门,如何?”

  陈飞宇很清楚,龙靖云是担心自己趁着他没办法动手的这段日子把龙家给屠了,虽然知道这是龙靖云不得已为之,但这正是他需要的,高声道:“‘祸不及家人’,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格外的讽刺,不过我答应了,如果你不信守承诺,我必灭龙家满门!”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