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凄清的月色下,随着马奇的死去,陈飞宇身上的杀意稍微收敛了几分。

  当然,也只是稍微收敛而已,他身上的杀气依旧强的令人心惊肉跳。

  “咕咚”一声,黑影人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只觉得从脚底板升起一股寒意,直接寒透了五脏六腑。

  陈飞宇先是向秋元雅子看去一眼,露出了玩味的笑意。

  秋元雅子哼了一声,径直扭头过去,但奇怪的是并没有离开。

  或许她也明白,不经过陈飞宇的同意,她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机会。

  陈飞宇笑了笑,接着扭头看向了黑影人,嘴角依旧挂着笑意,但却有一股慑人的寒意,道:“你是谁?哦对了,你不要说你不懂华夏语,刚刚我跟宋玄全程用华夏语对话,如果你不懂华夏语的话,也没必要在旁边偷窥。”

  “我……我叫阿伯塔·奥登。”黑影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月色下,只见他满头金发、相貌异乎寻常的英俊,只是脸色惨白,宛若西方传说中的吸血鬼。

  陈飞宇打量了他一眼,继续问道:“是谁派你来的?”

  阿伯塔沉默了下来,他如果出卖乔希的话,让乔希知道了,不但他会死无葬身之地,就连他的亲人都会受到连累。

  “他是乔希派来的。”

  突然,秋元雅子及时在旁边补上一句。

  她先前在霍伊尔城堡做客的时候,就发现了阿伯塔的身影,虽然阿伯塔擅长隐匿之术,但怎么能瞒过身兼剑圣与天命阴阳师两大传承的秋元雅子?

  阿伯塔脸色瞬间大变,猛然扭头看向秋元雅子,怒道:“乔希阁下尽心款待你,你竟然出卖乔希阁下,要是让乔希阁下知道,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秋元雅子轻蔑的冷哼了一声,乔希对她有什么花花肠子她一清二楚,怎么可能真的把乔希的招待当真?

  而且她之所以轻易说出乔希的名字,无非是想让陈飞宇和霍伊尔皇室家族斗起来,她好坐收渔翁之利。

  至于霍伊尔家族的报复?她秋元雅子来之前可是给她自己算过卦,注定有贵人相助遇难成祥,就算霍伊尔家族真的向她报复她也不怕。

  “哈。”陈飞宇一声轻笑,玩味地道:“与其关心霍伊尔家族怎么报复秋元雅子,你不如好好想一想,该怎么样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阿伯塔顿时打了一个寒颤,苦着一张脸说不出话来。

  “现在我来问,你来答,如果回答的不能令我满意,后果可是很严重的。”陈飞宇说到最后时,眼中闪过一阵厉芒,剑指悄然指向了阿伯塔的额头,指端剑气纵横闪耀。

  顿时,一股无形有质的杀意,将阿伯塔笼罩住。

  阿伯塔越发的心惊胆战,连忙说道:“您请吩咐。”

  “很好。”陈飞宇挑眉问道:“乔希让你来做什么?”

  “他……他让我来给宋玄送信,告知宋玄很快有人来调查他,让他做好准备。”阿伯塔一咬牙,把事情全部说了出来,反正秋元雅子已经把乔希的名字说了出来,他也没有了心理负担,不如说出来先保住自己的小命。

  “好一招借刀杀人,虽然我早就觉得乔希这个人不简单,但没想到他竟然想要杀了我。”陈飞宇饶有兴趣地笑道:“我好像跟他无冤无仇吧?”

  “陈先生和雅子小姐关系不一般,所以……所以乔希阁下才想除掉您。”阿伯塔立即把他知道的说了出来,下意识向秋元雅子看去。

  秋元雅子俏脸一红,接着向阿伯塔投去冰冷的目光,仿佛随时都会杀了他。

  阿伯塔顿时打了个寒颤,连忙扭过头去,心里暗自嘀咕,傻子都能看出来你和陈飞宇关系不一般,还不让人说,女人真是奇怪。

  “最后一个问题。”陈飞宇挑眉问道:“请柬到底是谁发的,跟霍伊尔家族有没有关系?”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阿伯塔苦笑道:“我在霍伊尔家族的地位并不高,充其量只能算乔希的保镖,就算请柬真是霍伊尔家族发出的,我也接触不到这么机密的信息。”

  陈飞宇点点头,接受了阿伯塔的说法,而且他能察觉到,阿伯塔并没有说谎。

  “陈先生,我……我是不是可以走了?”阿伯塔紧张地问道。

  放他走?

  放阿伯塔走的话,他一定会泄露出自己的真正身份,平白惹来无穷的麻烦。

  陈飞宇嘴角翘起玩味的笑意,正准备说话。

  突然,“呛啷”一声龙吟,秋元雅子拔剑而出,一股杀意弥漫四周。

  阿伯塔猛的向秋元雅子看去,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另一个秋元雅子凭空出现在他的身后,锐利的长剑从他脖子上划了过去,鲜血瞬间飞溅而出,在月色下绽放出鲜红的玫瑰。

  凄艳、凄清。

  阿伯塔捂着鲜血飞溅的脖子,神色痛苦而愕然,秋元雅子明明还在十米开外,怎么可能瞬间抹了自己脖子?

  下一刻,十米之外的秋元雅子在月色下缓缓消失。

  竟然是一道幻影!

  阿伯塔猛然睁大双眼,张张嘴想说什么,“噗通”一声,不甘心的倒在了血泊中,没有了声息。

  陈飞宇摇头笑着道:“你的忍术用的不错,可是他好像没得罪你吧,你为何要杀他?”

  “谁说他没得罪我?”秋元雅子收剑回鞘,冷冷地道:“他说我和你……我和你……哼,他死有余辜!”

  “他没有说错。”陈飞宇玩味地道:“你和我的关系本来就不一般。”

  秋元雅子柳眉倒竖,发飙道:“你少胡说八……呀……”

  她话还没说完,已经被陈飞宇拉进怀里,鲜艳的红唇再度被陈飞宇占领。

  她无力反抗,只能默默承受。

  不同于前面两次的接吻,陈飞宇贪恋的汲取秋元雅子红唇的美好,逐渐向下移动,亲吻在秋元雅子白皙的脖颈上。

  秋元雅子浑身颤抖,双手猛然抓紧了陈飞宇的衣服,下意识扬起了下巴,俏脸浮上红霞。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飞宇才放开秋元雅子。

  秋元雅子松了口气,猛地向后退了两步,只觉得脖子上黏黏糊糊的,冷哼一声,眼中杀意不减,冷冷地道:“我一定会杀了你,你给我等着!”

  说罢,她豁然转身,向着黑暗中走去。

  看着她摇曳的身影,陈飞宇笑着道:“下次再见面,就不是单纯接吻这么简单了。”

  秋元雅子颤抖了一下,一声冷哼,继续向前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