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听琰出生在豪门大家,和原主一样生活优渥,娇生惯养。在他十四岁生日那年父母车祸身亡,养在爷爷膝下不过一两年时间,老人家还是因为过于悲恸早早离世。ぷ24k小说首發 .24kwx. m.24kwx.

  兄弟阋墙,虎视眈眈,年少的沈听琰守着巨额家产,在他人眼中与羔羊无异。

  为了防止子孙被残害,沈老临终前托付给了已故好友的长子宿文也,想着家中有差不多大的子女可以共同陪伴,希望他们能好好对待。

  谁成想,从沈家到宿家,不过也是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一个火坑。

  宿婉暗暗想,若是老人家知道他的孙子在宿家遭受这般委屈,恐怕要从墓地里气得跳出来。

  “婉婉,你真是太厉害了!”

  脸蛋圆圆的微胖姑娘扎着两条小辫儿,兴奋起来小辫儿也跟着微微晃动:“我们就照你说的,把沈听琰堵在楼下不让他走,瞎,看那眼神多吓人,我真怕他会打我呢!”

  原主是典型的校园恶霸,在学校里横行霸道,小跟班数不胜数。其中常小桢绝对可以成为一号帮凶,作为闺蜜加狗腿,更是牢牢守在一线帮宿婉清除障碍。

  沈听琰来到宿家霸占了她的地盘,还总是一副不理不睬的冷淡模样,这才彻底惹恼了原主,仗着父母宠爱不过问,欺负起来丝毫没有分寸。

  就像刚才,叫大家过来玩,也只不过又是为了戏弄沈听琰。

  宿婉头痛扶额。

  小姑娘怎么能想出这样多的花招呢?

  方才沈听琰只是站在楼下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宿婉心里琢磨着要不要说点好话破个冰,还没来得想好说什么,对方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宿婉能理解他。

  上学的时候班草总欺负她,拽她的小辫子,宿婉讨厌他讨厌到大学毕业听说他学生时代一直暗恋自己也没多高兴,反而因为回忆起那些灰暗的细节更生气了。

  原主做的事情,说小了是欺负,说大了,跟校园暴力无异。

  两人坐在她柔软的大床上揉玩具,常小桢吐了吐舌头:“我们下次要怎么整他?”

  还来?

  她的聒噪已经让宿婉有些头痛欲裂。

  若不是能从常小桢的话里行间了解点细节,宿婉是不可能让她进门叨叨的。

  宿婉半倚在床上,漫不经心地说:“没有下次了。”

  “什么意思?为什么没有下次了?”

  “因为……”

  宿婉义正辞,铿锵有力:“我想做个好人。”

  气氛突然安静,两人大眼瞪小眼。

  “……”

  “……”

  “哈哈哈哈哈艹你他么的一本正经说这种话真是太搞笑了!”常小桢笑得眼泪花直往外冒,“宿婉?好人?哈哈哈哈哈这俩词根本就不在一个同类项啊!”

  宿婉:“……”

  她越过常小桢一头黄毛,看到背后的一面圆形梳妆镜,镜子里倒映出一张不良少女的脸。

  女生头发染成了桀骜不驯的浅咖色,耳洞打了一连串,一排排黑色的小耳钉很是精致。

  宿婉蹙起眉,摸了摸耳朵上的一排耳洞。

  她很怕疼,所以从来都没有打过耳洞,偶尔会用耳夹,像这么一排耳洞,宿婉深以为这辈子只会在别人的身上看到。

  好家伙,就跟筛子似的,摘掉之后都可以用耳朵吹一曲生日快乐了。

  她很不喜欢现在这副模样。

  宿婉沉思片刻,忽然问她:“理发店还开着吧?”

  常小桢一脸懵:“哈?”

  ……

  “嗯,染黑色……头发再做一下柔顺……不要棕色,自然色黑发就好。”

  宿婉冷静地指挥托尼老师,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发型就是,乖学生的发型。一看就是三好学生从不惹事的那种。”

  托尼老师:“……小姑娘,你这么说让我很难搞。”

  是不是好学生得看气质,他瞧她一头黄毛也不像是好学生的样子。

  “试一试吧。”

  “行。”

  漂发.漂到发质都不太好,发梢干枯得像草一样。理发师又是剪发又是染发,从下午忙到晚上,常小桢坐在后排的长椅如丧考妣,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目中小太妹代人的宿婉越来越人模人样。

  她们说好这辈子都不会留规规矩矩的黑发,没想到宿婉现在突然抽风变脸了。

  常小桢悲愤地喝下第二杯葡萄芋圆冻冻。

  嗝。

  真是该死的好喝啊……

  头发经过洗剪吹的一系列操作终于结束。宿婉回过头,在场的几名理发师和常小桢表情突然一愣,非常和谐一致地呆怔几秒后,嘴成o型张得越来越大。

  这。

  这还是刚才那个看起来像不良少女的学生吗?

  头发染成黑色做了柔顺立即显得乖巧许多,薄薄的齐刘海清爽又可爱,令人不自觉地就将视线紧锁在那张素净却十分漂亮的鹅蛋脸上。

  她的目光澄澈而平静,笑起来还有甜甜的酒窝,正处于发育时期纤细的身材舒展优雅,像刚放学出来乖巧甜美的优等生。

  众人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竟然,该死的可爱!

  宿婉见他们都瞠目结舌不说话,不禁犹豫地摸了摸头发。

  果然,太黑的颜色会显得呆板吧。

  不过呆板也无妨,本就是想做从良的学生,现在这样混在人群之中应该相当普通了。

  “还行吗?”她问常小桢。

  常小桢看呆了,只觉得宿婉和学校里那些漂亮受追捧的讨厌小姑娘变成了一个类型,但是要比她们好看千万倍。

  面对宿婉的提问,她夸赞的话说不出口,别别扭扭半天说道:“人模人样的。”

  宿婉淡定比了个ok。

  挺好。

  ……

  晚上,司机把宿婉送回家。

  父母在外根本没回家,倒是把别墅的阿姨吓了一跳,个个都是十分吃惊的表情。

  宿婉心想,不就是染了个头发,有这么吓人吗?

  晚饭是一个人在饭厅吃的。她看着满桌丰盛的菜,问道:“阿姨,就我一个人吃吗?”

  “是呢,先生太太去看望亲戚,应该明后天回来。”

  宿婉看着满桌的菜,只觉得浪费。

  她一个人哪能吃几口。

  宿婉问:“那沈听琰平时都吃什么?”

  阿姨愣了一下:“有一些剩的小炒之类的,等会儿会送过去。”

  回忆起书中似乎提到过男主来到宿家第一天,原主就因为他同桌吃饭将桌子都掀了。

  从那之后,他都是一个人单独开小灶,阿姨送到房间去吃。

  这么多菜,也不至于吃剩饭。

  宿婉看着有些油腻的饭菜不太感兴趣,指着几份肉菜说:“阿姨,这样,还有这一样,这几个菜统统给他吧,我吃不下。以后给我少备菜,两三样就够了。”

  宿婉吃得不多,本就胃口小,晚上进食又有些迟,她吃了几口便撂下快子。

  叮嘱阿姨等会给楼上送牛奶后,宿婉这才走人。

  身影刚离开,两名做饭阿姨便悄悄议论起来。

  “她把吃的送人干嘛?”

  “估计又要整人了吧……特意问了沈家孩子的晚饭。”

  “啧啧,真是造了什么孽啊,小小年纪被欺负成这样都没人帮……”

  “谁让他没父母,哎。”

  宿家的别墅规模很大,宿婉吃了饭在庭院散步。花园里一排整齐的绿植,此时夜晚的柔风正好,庭院洒下清冷的光,宿婉吹着风散步十分舒服。

  她穿过一条小径,忽然看到挂在树下的秋千,宿婉看了看柔软干净的草坪,脱下鞋,拎着一双鞋子穿过草坪,坐在秋千上悠悠摇晃。

  风掠过耳朵,吹起黑色的长发,她惬意地半眯起眼睛。

  沈听琰路过时便看到这副场景。

  一道纤细的人影正坐在秋千上。

  她拽住两根绳子,脚轻轻一蹬,便随着风荡了起来。

  她穿着睡裙,露出一双雪白的赤足,脚趾蜷缩着,弓起一道可爱的弧度,月光下愈发地皎洁无暇。

  裙子轻轻荡起。

  黑色的长发微扬。

  这和平日里的咋咋呼呼完全不同。她的神情随意又柔和,仿佛正在享受着世间的美好。

  这一幕美得像是一场梦,前提是,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宿婉。

  沈听琰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宿婉敏感地察觉到了他人的存在,朝对方所在的方向望去。黯淡的灯光下,看到身材颀长的少年正站在小径,脸上的表情看不清。

  原来是沈听琰啊。

  他已经换了衣服,是浅白色的半袖和短裤,凌乱的短发濡湿贴在额头,看样子应该是刚刚下楼跑步运动去了。

  宿婉心想他们只不过是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犯不着结什么深仇大恨,更不用作死去增加男主仇恨值,给他找不痛快。

  等到高中生活结束,也就是两年后,她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就能完成了。

  宿婉客气地朝他点了点头,收回视线继续荡秋千。

  如此随意的态度,就仿佛沈听琰只不过是路过的陌生人,没有愤怒没有厌恶,更没有任何在意的情绪。

  他不禁怔忪,清秀的眉眼微微凝滞。

  宿婉会用这种目光看着他?

  今天白天那种奇怪的错觉又出现了……可她分明还是一如既往的恶劣。

  大概是换了一种戏弄的方式,又想着法子捉弄别人罢了。沈听琰想到这面色一沉,很快不感兴趣地移开视线,一手抄兜转身离开。

  刚到门口,便看到陈姨正端着饭菜送上门。

  一碟一碟菜色十分精致,都是肉菜,丰盛美味,是在宿家鲜少能吃到的。

  陈姨笑着说道:“婉婉说以后饭菜可以一起吃,如果不愿意也可以各吃各的,菜量太大,均分一下,你要觉得好吃,我明天再做。”

  沈听琰听到宿婉的名字,薄薄的唇便抿了起来。

  陈姨放下菜后,他漠然目送那道身影关上房门,消失在视线中,这才回过头看着桌上的饭菜。

  宿家和沈家的那些人并无不同。

  宿婉也是。

  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便能清楚只不过是个性子差劲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当然,要比别家的女生坏起来更恶毒,更没有轻重。

  沈听琰回忆起她方才淡然的模样,只觉得哪都不对。

  他拧起眉,甩掉脑海中的画面。

  他再次望向桌上的吃食。

  “……”

  沈听琰面无表情抬起手,将盘子拿起。

  咣当一声,美味的食物全部丢进了垃圾桶里。

  s..book269941612090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