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的生物钟同宿婉做了一夜斗争,她反复着睡睡醒醒,直至半夜才睡着。待到睁开眼睛时,宿婉这才发现——

  她。

  从来没迟到过的人。

  竟,然,迟,到,了。

  没有人叫她,想睡到几点就是几点,这是学生过的日子吗?

  这是神仙过的日子吧!

  着着急急跑过去也是迟到,这么一想,宿婉反而淡定了。

  她慢悠悠地开始收拾。反正在老师眼中也是差生形象,迟到早退更是家常便饭,不指望一天的提前就能改变什么。

  随意捯饬后又在衣柜里翻找校服,怎么找都没找到。

  宿婉叫住叫阿姨:“陈姨,我的校服见到了吗?”

  陈姨愣了一下。

  “找校服做什么?”

  宿婉也愣了一下。

  “上学啊。”

  陈姨:“啊这……我,我马上去找。”

  上学不穿校服的人,除去老师只有个别不听话的学生。宿婉不想穿着衣柜里的奇装异服走到学校,那会让她觉得自己像一只特立独行的孔雀,生怕别人发现不了她的存在。

  陈姨心里暗暗嘀咕,宿婉从昨天就开始不对劲了。从来不穿校服的人,今天居然也要穿校服上学,真是非常稀罕的事情。

  “我知道在哪里,你先去吃早饭,等会儿穿。”

  “好,麻烦您了。”

  宿婉随口的感谢对于陈姨又是一次冲击。

  她傻愣愣地目送宿婉离开,对方临走的时候竟然还会习惯性关门,哪有莽撞的样子。

  陈姨略微思索立即就懂了。

  该不会是,早恋了吧!

  新校服崭新,真的是一次都没穿过。薄荷色的衬衫搭配同色系百褶短裙,长袜,小皮鞋,清新又靓丽。

  宿婉只穿过松垮垮依稀能辨出人形的校服,穿得如此精致让她还有些不习惯。

  坐着的时候居然都不能叉腿,以免走光。

  她突然觉得学生时期大家抱怨丑不拉几的校服优点还挺多。

  宿婉坐在私家车后排心不在焉地思索着。

  原书中,原主上高一,是个样样精通的学渣,狐朋狗友一大堆。

  被安插到同班的沈听琰学业优异,但是性子孤僻。拜原主所赐,班里不少同学都明里暗里地欺负沈听琰,两年多的高中生活如同噩梦。

  真是一切都朝着作死的方向越奔越远。

  也就是说,只要她不主动招惹沈听琰,这条命就能安稳地度过一生。这样的条件,宿婉高兴都来不及——

  又能继续快乐咸鱼的生活了!

  私家车缓缓停在学校门口。

  宿婉拎着小书包下车,面前便是私立高中的大门。看着面前烫金的几个大字“盛越高中”,她有些晃神。

  时隔多年又回到学校的怀抱,要和一堆幼稚鬼相处,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烦恼。

  此时学校门口只有零星的学生正飞奔着冲进校门,眼看着即将打铃,宿婉也朝高一十三班去了。

  一路上宽阔的校园空无一人,只有她优哉游哉与众不同。伴随打铃声响,路过的教学楼上传来朗朗诵读声。

  宿婉背着书包快步走到班门口,习惯性地叫了一声“报告”。

  相比路过的尖子班朗朗书声,十三班大多是塞钱进来的学生,教室里还有学生三三两两地走动,乱糟糟如同进了菜市场。

  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黄老师扶了扶眼镜,看到宿婉愣了愣。

  “你是新来的转学生?”

  宿婉:“?”

  班里的学生闻静了静,纷纷望向班门口。

  只见黑发披肩的女生一张漂亮小脸素净白皙,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规规矩矩地背着黑色书包,闻眨巴眨巴大眼睛。

  一看就像是门门功课一百分的三好学生。

  三好学生声音清脆,字正腔圆。

  “老师,我是宿婉啊。”

  班主任:“?”

  全班学生:“?”

  他们的表情就像是大白天活见鬼。

  班主任惊得一个后仰,定睛仔细看了看,的确是宿婉。

  不怪他夸张,宿婉平日里和现在的模样不论是神情语气还是穿着打扮都大相径庭,再加上从没有穿过的校服崭新,若不是清楚宿家情况,他几乎以为是双胞胎来上学。

  毕竟,她可从来都没有叫过自己一声老师。

  黄老师心脏颤巍巍地挥挥手:“去吧,回座位。”

  宿婉环视一圈,找到标志性人物沈听琰的位置。

  相对于全班因为宿婉的到来乱糟糟的氛围,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安静看书,沉静的面容丝毫没有点少年气的样子。

  沈听琰坐在倒数第一排,宿婉坐在靠墙的倒数第二排,是冬暖夏凉十分适宜睡觉的风水宝地,怪不得原主这么讨厌沈听琰却一直没挪窝。

  ——当然也不排除她为了方便整沈听琰的可能性。

  “真的假的,那是宿婉?”

  “比以前好看好多啊……”

  “一想到她的性格,立即觉得再可爱的脸都拯救不了……”

  班里偶有窃窃私语,在嘈杂的早读中很快匿了声息。宿婉对于他们如何评论自己不感兴趣,秉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好习惯,掏出书本开始学习。

  正所谓:

  春眠不觉晓,读书要趁早。

  夜来风雨声,不行就睡觉。

  宿婉临时自创打油诗,苦中作乐地打起精神看书,努力跟生物钟作斗争。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过去。

  坐在后排的沈听琰一手拄着下巴看书,眸子微挑,余光瞥了一眼前排的宿婉。

  她正在认认真真地读书,小脑袋跟着一晃一晃。

  有新鲜劲儿很正常,但是能沉得下心读一节课的书,对于宿婉这样的人来说很不容易。

  她到底想做什么?装模作样?

  沈听琰冷漠地收回视线。总之,最好和他无关。

  学生们三两结伴一同去食堂买早饭吃。常小桢跟在宿婉抱怨下节课的实验一点都不会做,偶尔路过几名学生都会跟常小桢打招呼,对于身旁的宿婉投来惊艳且好奇的一瞥。

  常小桢习以为常:“这是宿婉啊。”

  他们的表情都很一致,先是愣了愣,下意识地打量一番宿婉,随即表情变得精彩万分。

  宿婉忽然觉得,她这样兴奋的劲儿,简直就像是在遛猴。

  告别几名狐朋狗友的热情寒暄后,宿婉松了口气,这才听到身旁的小跟班问:“你昨天说的话是不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

  宿婉和气地说道:“为什么要从别人的身上找开心呢?这样多不好啊。”

  “俗话说得好。

  ‘人生就像一场戏,因为有缘才相聚。

  相扶到老不容易,是否更该去珍惜。’

  我们不应该珍惜现在的缘分吗?”

  “……你是不是撞鬼了,说话怎么感觉都怪怪的。”常小桢搓了搓胳膊,一脸惊恐。

  面对她的疑问,宿婉没搭茬。

  她没撞鬼,准确来说,她自己就是鬼。

  那常小桢的确说的也没错。

  两人走着走着便看到一道颀长清瘦的背影同样朝教学楼方向走去。身旁围着几名女生,但他依然一副不理不睬的冷淡模样,很快几名女生便悻悻然离开了。

  沈听琰的相貌出挑,学习又优异,受女生欢迎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常小桢突然一拍脑袋:“等等,那你上周说过的话算不算数?”

  “什么意思?”

  常小桢指着沈听琰前方的教学楼上面:“你说的,在他下早读回来后泼一身水。”

  顺着她指的方向,能清楚看到三楼的护栏边站着几名学生,嘻嘻哈哈正朝下面看。

  宿婉的脚步一顿。

  她记得这段情节。

  原主安排同学在沈听琰回来的路上泼了一身水,他受了凉,看病痊愈后却落下咳嗽的毛病。

  沈听琰自此之后剧烈运动都会咳嗽,只能待着静养,这个毛病伴随他直至三十多岁,找遍了名医才看好。

  因为这件事,原主可以说在死.刑上又添了一笔。

  “咳嗽啊……”

  宿婉沉思片刻,忽然朝着沈听琰的方向走了过去,身后的常小桢一愣。

  她这是要做什么?

  咳嗽十几年想想就应该很痛苦,如同自己怪病缠身没有办法参与社交活动。

  宿婉对这一点感同身受。

  如果说她可以冷眼旁观沈听琰遭受的痛苦人生,但留下后遗症的严重惩罚还是算了。

  以后再厉害的男主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正应该是运动,笑闹的年纪。她无法做到眼睁睁看着对方再痛苦一遭。

  “喂,沈听琰。”

  身姿秀丽的少年脚步一顿,侧过脸看她,眼神很是冷漠。

  “如果你不想被淋湿衣服,就赶紧上楼,别在这里站着。”宿婉指了指上面,“小心从天而降一盆水。”

  沈听琰闻反而不动了。

  他冷冰冰地看着宿婉,不清楚她又在打什么主意。

  宿婉:“……”

  她刚才就应该反着说才对。

  宿婉换一种语气,模仿着原主惯用的话做激将法:“我就知道你不会听我的话。对,就站在这里别动,等会有你好看的。”24k小说更新最快 s.24kwx.

  果然,沈听琰一双冷淡的眼睛在她身上短暂停留,撇下一句“无聊”,冷冷转身离开。

  楼上的几名学生一直在观察沈听琰的位置,发现一名黑头发的女生正在跟他说话,几人面面相觑,犹豫着要不要把水泼下去。

  “有别的女生哎……”

  “那是谁啊,来的真不是时候。怎么办?”

  “宿婉说谁在他身边都得泼……”

  “那……”

  几人说话的功夫,却看到沈听琰有离开的迹象。一想到这件事如果没办成宿婉肯定会生气,他们在这所学校也不会好过,立即狠下心咬咬牙,动作迅速地把一桶水泼了下去。

  “哗——”

  伴随着学生们的惊呼声,哗啦一盆水从天而降,躲都来不及躲,直接迎面打在宿婉的脑门上,将她泼了个透心凉。

  宿婉:“……”

  沈听琰:“……”

  一步之遥,对方完美躲过,只有她不幸中招。

  初夏的早晨还有些冷,兜头一盆水浇得透心凉,薄薄的校服黏在身上,冷风一吹浑身打颤。

  沈听琰望向她。

  纤细的身影努力憋住颤意,粉色的唇瓣冻得青白,整张脸面无血色。

  初夏的日光正好,将她的身材毫无遁形地暴露出来。

  校服的薄荷色衬衫很薄,此时浸润了水,正紧贴皮肤。

  纤弱的肩膀拢在一起,隐约能看到的发育期的轮廓,以及白的透明如水蜜桃般丰润细腻的肌肤……

  沈听琰忽然错开眼。

  他面无表情脱下外套丢在了宿婉的肩膀上,恰好遮住了她的身体。

  此时已经有一些学生围上前,有男有女,远处有老师也赶了过来。有人已经认出被泼水的是宿婉,倒吸一口凉气之余,纷纷在心里替泼水的人哀悼。

  泼谁不好,偏偏招惹到宿婉,恐怕接下来就要惨兮兮了。

  此时沈听琰的踪影早就消失不见。

  学校是私立学校,医疗设备极好,校医都是随时候着,小感冒更是不在话下。宿婉暗叹倒霉,在几名女生的陪伴下去了校医务处换上新衣服。

  喜剧与悲剧同时发生了。

  沈听琰强大的男主光环让他躲过这一次灾难。

  而宿婉,在换衣服后就开始发高烧。

  s..book269941612090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