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在家中休息了两天,终于休息够了,这才优哉游哉地换上校服去学校。

  沈听琰早早便走了,只剩下宿婉一个人。她懒得走路,直接坐着私家车送到学校门口。

  原主已经相当张扬,她就算改了做事风格大家依然会记得她是怎样的人。

  何必呢。

  结伴同行的学生们纷纷走进校门口,私家车停在路边引得几人朝着车所在的地方望去,然后他们就看到一道身影从车上下来。

  她的黑发披肩,一张小脸白净却精致,懒懒散散地拎着书包,旁若无人地进了校门。

  “那个女生好漂亮啊!”

  “是谁?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我怎么看着像宿婉……”

  “卧槽,还真是宿婉!现在论坛上到处都是她的照片……”

  宿婉打从来到这所学校后,关于她的传闻就一直没断过。这次换了新造型之后莫名其妙陡增一波颜粉,学校论坛里开了专楼,都是关于她的偷拍。

  正面,侧面,背面……无论以何种奇怪的角度都十分清纯漂亮。

  当然仅仅只是颜粉,她的性格在学校臭名昭著,一般人还真的喜欢不起来。

  因此在那栋楼下的留说什么的都有,也有一些小号的恶毒谩骂。

  当事人对此一无所知。

  她挎着书包,迎接众人议论纷纷的视线,相当淡定。

  回到班里,几名学生待在宿婉座位旁聊天,他们有的染发有的打耳洞,唯一共同点就是都没有穿校服。

  以常小桢为首守在她的座位边。

  宿婉的到来令他们都不禁一愣。地穿着校服背书包,静静地站在原地,在一群不良中有些格格不入。

  “婉婉,正好你来了,那两个孙子已经按在班里了!”

  “这两天没少收拾,但是还没动手。”

  “打不打一句话。”

  一群人有男有女,气势汹汹,痞气十足。在班级最后排,两名学生抱头蹲在黑板报下,已经开始没出息地瑟瑟发抖。他们的身旁守着两名人高马大的男生,一脸凶相。

  班级鸦雀无声,三三两两坐在座位上的学生如同缩头的鹌鹑,动也不敢动,生怕灾难降临在他们身上。

  宿婉卸下书包塞到抽屉,这才望向他们。24k小说更新最快 s.24kwx.

  “放了。”

  “什、什么意思?”

  他们的脸上写着不可思议。

  “我说,放了他们。”宿婉指着后排的两个学生,“现在。”

  两名男生惨白着脸,也有些不敢置信地望向宿婉。仗着有一群人以她为首用户,宿婉在学校向来是横着走,谁不顺心意都会让对方付出代价。

  他们两人打从那桶水泼下去之后就心凉了半截。

  谁能想到,宿婉竟然说放人?

  在班级里的几十号人都有种不真实的魔幻感。

  常小桢很不理解:“婉婉,你最近怎么变了?他们可是泼你水害得你感冒发烧,你就这么放过了?”

  宿婉心想,果然每个人站在自己的逻辑立场上都如此理直气壮。

  那桶水,不是她让泼的吗。

  横竖都是两名学生倒霉罢了。

  她若是说自己想开了,想通了,不想欺负人了,恐怕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说辞。

  宿婉酝酿片刻,表情严肃地看着他们。

  “上次我家里人找大师给我算了一卦,说我今年运道不好容易发生血光之灾,绝对不能做欺负人的事。我不信,结果接二连三的倒霉。”

  “你们看,怎么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我被泼水的事情呢?”

  “大师还说,如果我跟着其他人再作孽,我就要继续倒霉。如果身边的人都是善人,我也会跟着得福报。”

  常小桢听得一愣一愣:“还有这号事?”

  “是啊。”

  一个男生傻愣愣地挠头:“那、那以后我如果去打架……”

  “那请你离我远一点,我不能跟你做朋友了。”

  “……”

  他们均是愣住了,沉默地看着彼此。

  宿婉看着一群学生,悠悠说道:“我发着烧的时候以为自己快要死了,忽然意识到之前的幼稚。觉得打架欺负人很酷吗?纹身,喝酒,挥拳头……可这些谁都能做到吧。”

  一句话,瞬间说的他们哑口无。

  “真是无聊,这种行为。”

  扎心,太扎心了。

  高中生都在青春期,正是学着做成年人,想要玩酷的时候,他们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道理。

  宿婉说完这些话,不禁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说的太重了。

  没想到几人沉默着思考一番,望向宿婉的表情愈发崇拜:“哇,婉婉,你好酷啊!”

  “就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不愧是你!”

  宿婉还是那个宿婉,始终走在了最前沿!

  宿婉:“?”

  这都能吹是宿婉万万没想到的。

  她已经做好决裂一辈子不联系的准备,谁成想反而让他们对她更加崇拜?这几个学生是不是已经被控制洗脑了?

  宿婉茫然地看着他们,却得到了一茬又一茬的彩虹屁的夸赞。

  他们深以为然。

  能揍那两个学生却没有揍,让他们信服,岂不是更强大的实力说明?

  把别人看做小孩子,说明自己已经是足够成熟的大人了。

  而一个成年人还会跟这些小屁孩计较吗?

  不用宿婉指使,他们自己就想通了,将两人放走。那两名学生痛哭流涕朝着宿婉万分感激的模样,让宿婉不禁怀疑这个学校的学生是否都患上了斯德哥尔摩候群症。

  想了半天没想通,听着彩虹屁到麻木的宿婉终于决定放弃思考这件事情。

  站在班门口沈听琰拿着一瓶矿泉水没有进去。

  他听到宿婉的一番论,忽然就回忆起那晚宿婉荡着秋千,望向他漠然的模样。

  这样的眼神比厌恶、嘲弄更让人生气。

  就像是一个经历过诸多事情的成年人看着胡闹的小孩子,不喜不怒,或者说根本没把他当回事。

  就好像,他只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孩子,无足轻重。

  沈听琰面无表情地握紧了矿泉水瓶。

  ……

  不过短短一早晨,“宿婉再也不欺负人”的事迹就传开了。

  相当戏剧化地证明了人的劣根性——坏人变好立即就能立地成佛。

  宿婉不再欺负别人,他们多多少少有点受宠若惊的不敢相信,都在小心翼翼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去食堂打饭居然不插队了。

  不小心撞到别人居然会道歉了。

  上课不再埋头睡觉而是开始听课了。

  ……

  宿婉,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关于宿婉的帖子愈发地多了起来,当然还是有不少人对此持怀疑嘲笑态度,认为人始终改变不了自己的个性,最终还是会暴露。

  冷眼旁观这一切的沈听琰翻着书,抬眼望向宿婉。下午自习时间,她正在写作业,全程戴耳机头都没有抬过,居然真的在认真写题。

  偶有问题也会和和气气地请教前排学生,令其他人很是惊讶。

  那名男生是班级前十,文文弱弱戴着眼镜,偶尔也会被差生欺负。平时极讨厌宿婉这样的女生,此时却脸红得像蒸熟的虾子,局促地给她讲题。

  宿婉一直在低头认真写题,素净的侧脸娇俏可人,低垂的眸子睫毛垂下一片阴影,如小扇子般偶尔扑朔。

  这是宿婉从未有过的,认真的一面。

  她似是有些犹豫,时不时地询问对方一句,男生连忙回答。只有在沈听琰的角度才能看到,男生手足无措地做着,一直在偷瞄宿婉的侧脸,面红耳赤又闪烁着羞涩。

  不知为什么。

  此时此刻。

  沈听琰忽然有些不爽了起来。

  这时,宿婉被一道难题困住了。她左右请教同学都没有解出来,几人苦思冥想,面对着那张真诚的小脸更是拿出了百分百的努力。

  作为卷子的最后一道大题实在是太难,他们都没有解出来。

  坐在后排的沈听琰看着卷子上规整的解题答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抓耳挠腮。

  一个说不行,另一个也说不会。

  班长也尴尬地摆手表示没解出来。

  全班能请教的人都请教了一圈,只剩下年级第一的沈听琰。他一手拄着下巴,漫不经心地想着,接下来宿婉总该问到他了。

  这道题的确很难,除了他没有人会。

  宿婉坐在座位上,对于这道数学题很是感兴趣。

  她的座右铭向来是,要么就不去做一件事,要么就去认真对待,不要浪费时间在无谓的举动上。

  在学校闲着没事做,两年时间用学习来打发,也是不错的选择。

  班里的同学都不会解,身后的沈听琰想必对她厌恶至极,她可不会没事找事为了一道题找难堪。

  思来想去,只能去请教老师,顺便还能博得好学的印象,让老师上课别再总盯着她了。

  何乐而不为呢。

  宿婉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倏然站起身,拿着卷子说:“那我去问老师。”

  语毕,她小跑着出了门,身影很快消失在楼道。

  在宿婉束手无策的那一刻就开始升起微妙愉悦的沈听琰等着她求自己,没想到等来等去没等到,反而眼睁睁看着她拿起卷子,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办公室。

  沈听琰:“……”

  s..book269941613652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