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放学, 宿婉拒绝了一群小姐妹出去玩的邀请。按照值日表,今天应该是她打扫卫生,作为遵纪守法好公民, 宿婉把作业整理好收到书包, 当着同学们的面默默到班级后排拿起笤帚。

  回过头,突然撞上两双同样可怜巴巴的眼睛。

  她记得他们俩, 是班里的卫生委员和副委员,顶着官名实际上成为了不想打扫卫生的背锅人选。

  两人都是误入的好学生,在这个塞钱进来的班级显得如此格格不入,也显得如此格外好欺负。

  以宿婉为首的差生们从开学第一周就教他们做人, 从此之后值日都落在了他们头上。

  老师们知道这件事, 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没办法,若不是每年这些家长的资助,学校也没办法正常办下去。

  宿婉最近虽然改变很多, 不再欺负同学。面对她的视线, 两人依然紧张得瑟瑟发抖, 僵立着不知所措。

  “看我干什么?我等会会打扫干净的。”

  “不是……”

  她拿着笤帚, 就像是要了卫生委员的命, 一个大男生眼泪都快掉下来。

  宿婉心知好好说话并不会让他们感到安心,只得装作不耐烦的样子说:“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我想扫卫生锻炼身体都不行?”

  两人面面相觑, 被怒叱之后反而松了口气,放下心。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宿婉突然想打扫卫生,但是她的决定不会祸害到他们就好。

  班里其他几名学生见状, 收拾书包的动作也顿住了。

  宿婉都去打扫卫生, 他们直接走人岂不是跟宿婉对着干。

  一个个面色迟疑地放下书包, 默默走到后排拿起笤帚, 也开始磨磨唧唧地扫地。

  两名卫生委员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以宿婉为首的富家学生们都在规规矩矩的扫地,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有些魔幻。

  他们浑浑噩噩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

  好像,没有做梦。

  宿婉把垃圾倒在垃圾桶里,这才放下笤帚。其他几名学生扫干净了,立即又有等待的学生上前抬起垃圾桶出门倒垃圾。

  真是和谐的班集体。

  此时已经放学很久,除去值日生,剩下陆陆续续都已离开。唯有沈听琰的桌上摆着没有收拾的书。

  宿婉的目光短暂地落在了他的桌上,随即不感兴趣收回视线。

  她收拾好书包,这个时间点司机已经在外面等着,回到家立即就有热饭吃,生活极其方便。

  她不介意和沈听琰分享私家车和小厨房,可惜对方不领情。

  听陈姨支支吾吾的语气,想必之前的饭菜都被倒了。

  宿婉哪有这么多的耐心一直做徒劳功。

  两人本就是同一屋檐下的陌生室友关系,如果可以,从早到晚只会碰面,不会有说话的机会。

  她犯不着去热脸贴冷屁股。

  宿婉背上书包,慢悠悠地出了班门。学校附近不允许停车,司机来的太早,一直在东门拐角处停着。她穿过操场,从小门那儿出去就到了。

  此时的学校已经几乎没了人。

  宿婉穿过建筑楼拐到操场,还没走几步忽然听到说话声,她默默探出头,便看到几名穿着校服的学生正在说话。

  “你小子还挺嚣张?”

  “让你去捡个球怎么了?你是不是想死啊。”

  “不就是住在宿家的孤儿吗?一条跟在后面的狗,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话一出,几人哈哈笑了起来。

  宿婉横在原地,走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无奈地停下脚步。

  来了来了!

  每个男主必备的炮灰欺辱打脸来了!她记得沈听琰手脚功夫很好,揍几个人完全没问题。

  那几人说话恶毒,活该挨打。

  几人站在树荫下,身高体壮将沈听琰团团围住,其中一人脚踩着篮球,细眉细眼笑容恶意,大概是为首的坏学生。

  身姿清越清瘦的少年面对着他们,脸上毫无表情。

  他的无动于衷激怒了几人。

  “你他.妈是聋子?跟你说话呢?”

  “操。打他啊!不是爱惜那张脸吗?毁了看他还哭不哭!”

  几人说着话,摩拳擦掌围上前。

  然后,沈听琰忽然动手了。

  背着书包的宿婉站在墙边,只露出半个脑袋,无人发现。可惜没有瓜子什么的能让她打发时间,只能默默看着他们打架。

  ……不,应该说是单方面的挨打。

  沈听琰穿着校服显得身材颀长又清瘦,丝毫看不出有这么大的力量。

  他的动作利落,拳头很重,一下就能让鼻子见血。他根本没有收手,专挑痛的地方打,不过几个回合的功夫,此起彼伏的惨叫便回荡在树下。

  血溅到了他的校服衬衫上,配上那张俊美的面容,有种奇异的暴力美感。

  宿婉倒吸凉气,旁观都觉得疼。

  从这里依稀能看出多年后睚眦必报的风范。

  有学生躺在地上抱着肚子蜷缩成一团,痛得浑身冷汗还在骂骂咧咧说着不干净的话,沈听琰一脚踩在他的后背,神情极冷。

  这时,他身后跪着的两名学生鼻青脸肿忽然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

  他缓缓地向沈听琰逼近了。

  只需要一下,就能刺中他的后背,给这杂.种一点教训,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招惹的。

  他们近了,沈听琰却对这一切毫无所知。

  就差一步——

  “咚!”

  从天而降的书包直接砸中头顶,书包不重却胜在猝不及防,顿时把对方打蒙了。

  沈听琰反应极快地回过头,便看到学生惨叫着扑在地上,咣当一声,小刀掉在他的脚下。

  他看到熟悉至极的粉色卡通书包。

  “……”

  宿婉站在墙角,语气淡定地说:“打架就打架,做这种事就过分了吧。”

  为首的男生跟宿婉认识,气得嚷嚷着公鸭嗓子,因为痛楚,脸扭曲成了奇怪的表情。

  “宿婉,以前我可帮你揍过他,你现在怎么欺负到自己人头上了?”

  “谁跟你是自己人。我什么时候教你拿刀行凶?是不是玩不起?”宿婉薄凉的语气十分平淡,却总令人觉得她仿佛在嘲讽。

  被一个女生当着面这样说,几人的脸色都有些抹不开。

  宿婉记得他们没少打着自己的名义欺负别人。原主就算再恶毒,也不至于每天都花大把时间总想着揍谁。

  名声如此恶劣,也有他们的一笔责任。

  不过十几岁的男生,心思怎么能如此恶毒?

  宿婉从来不愿意多管闲事,但是不代表她能眼睁睁看着面前发生的惨案。

  她走上前捡起书包,看着几人,忽然眯了眯眼睛。熟悉的神情令几人纷纷一抖——

  果然,还是以前的宿婉,没有变!

  “以后再见到你们干这种事,相信我,你们在这个学校死定了。”

  她的声音甜美柔和,却像是恶魔敲响的丧钟。

  话音刚落,几人的脸色一变,二话不说踉踉跄跄站起身就跑,连掉落在地上的篮球都忘了拿。

  宿婉目送他们落荒而逃。

  她当然懒得搭理他们,但是口头威慑能有如此完美的效果,宿婉还是相当满意。

  她转过身,看到沈听琰站在原地,侧过秀美的脸看着她。

  到底还是年轻人,打架多多少少受了伤,眉骨沾着血迹,应该是被磕碰到了。

  “这次可不是我招来的。”宿婉想了想还是决定解释一句。

  “我知道。”沈听琰神情平静。

  “之前伤害过你,我很抱歉。”两人中间隔着一两米,她保持着完美的社交距离没有走近,“做下的事情已经无法弥补,所以如果有什么能补偿的以后都会尽力做到。”

  宿婉说着客气的体面话。

  以沈听琰的个性肯定会冷淡拒绝。至少她该说的说了,该给的面子也做足了,只用打嘴炮不用负责。

  享受着优渥的条件,同时也要背负原主留下来的各种问题。宿婉并不烦恼,比起上一个世界的麻烦,她认为小孩子要好解决多了。

  需要道歉,她就道歉。需要补偿她也不缺钱。

  宿婉咸鱼精神地想,如果每个世界都能如此简单解决就好了。他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各过各的人生,不是挺好的么。

  沈听琰沉静地看着她。

  宿婉的身材纤细,背着书包站在墙边的样子看起来很是文静,谁能想到方才的她淡然自若地把书包及时扔到行凶的学生头上,还说出恐吓他们的话。

  真是和长相完全不同的反差。

  她捋起耳鬓的碎发,似是有些漫不经心地等待着预料之中的回答。

  明明已经不在意,还要装模作样地道歉一番,看似认真诚恳,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上心。仔细分辨清她的神情就知道,她笃定自己并不会向她索要任何东西。

  若是以前的宿婉说这样的话,就是完完全全的侮辱。

  现在……

  风吹得黑色短发凌乱,完完全全地露出眉骨的伤痕。一滴血缓缓流下擦过脸颊,他眨了一下眼睛,面无表情地擦拭掉血迹。

  “那就,晚上回去给我抹药吧。”

  等着被拒绝然后走人的宿婉突然一愣:“?”

  怎么和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

  s..book269941613652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