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很快便想通了这件事情。

  身为一名炮灰女配, 始终是要被主角从身心上羞辱一万次的。他又怎么会真的想让她给自己包扎伤口,无非是借机刁难。

  宿婉懂了。

  不就是躺平任嘲吗,这道题她会。

  “那边那两个学生, 在干什么!”

  操场对面有两名保安大叔正在巡逻。他们远远的看不清楚,认出是一男一女后立即断定肯定是在早恋的一对小鸳鸯。

  “哪个班的!”

  放学不回家, 在后操场的大树下偷偷摸摸准没好事。

  两名大腹便便的保安对视一眼, 表情变了,小跑着朝他们两人的方向赶过来, 一边凶巴巴地嚷嚷。

  沈听琰打架受伤, 宿婉还在现场,若是被学校的老师发现就糟糕了, 这件事根本解释不清楚。

  宿婉背着书包后退一步。

  “跑!”

  两人一前一后地朝着小门飞奔。

  “你们站住!”

  “别跑!再跑就记过!”

  保安的话一出, 他们跑得更快了。

  宿婉背着书包说到底跑得慢了些, 距离小门还有几米, 眼看着两人要拉开距离,跑在前排的沈听琰脚步一顿,忽然回首拽住她的手腕:“别停。”

  面前的景色忽然飞快向后掠过,燥热的晚风吹拂面颊, 终于穿出校门坐到了私家车上。

  待到两名保安气喘吁吁地跑出校门, 两名学生早已不见踪影。

  他们气得骂骂咧咧又回去了。

  头一回经历保安追赶,宿婉满头大汗地打开窗户, 任由风吹拂烧红的面颊。

  她发现沈听琰的手还没松开, 紧握住她的手腕。

  大概是方才太紧张。不过没有被丢下就已经很好了。

  宿婉:“你……”

  沈听琰面无表情地松开:“不要自作多情。”

  宿婉眨了眨眼睛:“嗯?我想说的是,你的作业都没拿, 晚上要怎么办?”

  沈听琰:“……”

  司机手握方向盘, 分神地听着两人的对话。他记得他曾经载着宿婉在雨天回家时路过看到沈听琰, 询问宿婉要不要让他上车, 被她狠狠地训斥一通。

  现在的情况令他大跌眼镜。

  居然一起上车,还……拉了手?

  “等会来我房间。”宿婉淡定跟他交代,她记得她房间有医药箱。没想到这句话带给司机大叔多么大的冲击。

  ……

  宿婉回到卧室,在床头柜的最下面一层放着医药箱,绷带,消毒水,创可贴……应有尽有。

  她取出一袋棉签放在桌上,这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吧。”

  沈听琰推开门。

  这是他来到宿家,第一回进宿婉的房间。薄荷绿的墙纸,毛绒玩具堆满的柔软大床,看起来与别的女生无异。

  从一进门就有一股淡淡的香甜味道,在接近宿婉时愈发地清晰。

  房间里没有多余的高凳子,他坐在床边的条纹地毯上,两人挨着小茶几,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近。

  只需要略微抬眼,便能看清她低垂着的纤长睫毛,偶尔颤动一下。

  平日里只会盛满了讥笑和嘲讽的眸子,现在沉静如水。

  宿婉帮他把额头的碎发捋到一旁。

  柔软的指腹轻轻擦过,就像是猫儿忽然挠了一下,有些痒痒的。

  沈听琰挺拔的脊背忽然一僵。

  宿婉掏出棉签沾了消毒水,帮他把眉骨处的红色血污擦拭掉。消毒水蛰到伤口的时候肯定很疼,那张清隽的侧脸却连略微的不自然抽动都无,就好像伤的是别人。

  他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宿婉心想,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呢。

  黑色的长发散落在耳鬓间,鼻息能嗅到洗发水的清香,还有她身上的清甜香味。

  沈听琰早已习惯了痛楚,感受到她小心翼翼的力度,像棉花糖一样柔软甜美,慢慢塞进了他空荡荡的内心。

  可惜太过轻盈。

  不够。

  需要很多很多才可以填满。

  他的目光落在她红润的唇瓣,润泽得如一团花朵,轻轻一掐就能沁出汁水。

  她抬起下巴,白皙的脖颈纤长,能看到青色的血管埋在薄薄的雪白肌肤下。

  娇贵,脆弱又美丽。

  嗓子忽然开始干涩,或许是因为室内温度太热,浑身蒸腾起燥热的温度。

  回忆起那天她在病床上软软的声音轻唤他的名字:“沈听琰……”

  他的呼吸突然一窒,喉结滚动了一下。

  宿婉的出声打断了这一股莫名的氛围。

  她坐直了身体,将棉签丢到垃圾桶:“好啦。”

  在沈听琰的眉头贴了一张创可贴,明天就可以撕掉。

  宿婉耐心等待着沈听琰的找茬,没想到对方全程都十分平静。他听到宿婉的话之后,像是回过神似的望向她。

  然后一手撑着地面无表情地站起身离开。

  门合上了。

  ……

  最近宿婉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有人说她真的改变,也有人说她是在装腔作势。

  总之,关于宿婉的各种事情彻底传开了。

  此时正是上课时间,宿婉懒洋洋地撑着下巴看书,台上的数学老师讲课讲得唾沫横飞,台下的学生们听得昏昏欲睡。

  全班没有几个学生在认真听课。

  化学老师在黑板上写了一道方程式,余光瞥见宿婉正低头看书。他在心里冷哼一声,十分不喜欢宿婉这种装模作样的学生。

  学了就是学了,装作学习成绩好,事后又去偷偷抄别人的卷子伪装假象,小小年纪就学会欺骗人,以后出了社会能是什么好东西。

  他极不喜欢宿婉在学校种种所作所为,听说她最近经常请教其他任课老师问题,不禁冷笑一声。

  “我讲的你们都听懂了吧。”

  台下响起稀稀拉拉的应和声。

  “我看有的同学头都不抬,想必是学的不错,我已经教不了了。”他顿了顿,指向宿婉所在的方向,“宿婉,你最近作业写得不错,上来解一道题吧。”

  宿婉正在补遗漏的知识,闻怔了怔。

  老师讲的课她已经遗忘,正在从头看起。现在将的内容和她的认知断层,因此认真听也是白搭。

  她站起身,慢悠悠地说道:“老师,我不会。”

  化学老师一副了然的神情,冷嘲热讽:“有这时间多学一点知识充实一下空荡荡的脑子。一天就知道糊弄老师,欺骗学生,可真是带坏同学。”

  宿婉被嘲讽也没有在意。

  期末考快要到,她以前一直都是绩优生,从来没有下过年级前十,现在身体记忆力好,理解能力更强了,计划考试之前将内容都复习完。

  她语气平淡地说道:“我的学习成绩是不好,但是作业都是我自己做的。”

  “你数学小测能拿九十多分?”化学老师一脸的孺子不可教,“抄就是抄了,为什么要撒谎成性?”

  最近的习题还真是她做的。

  有些概念忘了,一边翻书一边也能理解着写完。至于黑板上的题,给宿婉一点时间温习也能做出来。

  可惜对方并没有给她时间的意思。

  想想也是,从全班倒数的差生突然变成了做作业的好学生,还能拿到好成绩,任谁都怀疑其中水分。

  原书中有说过,这位教师的私德不好,性格有些尖酸刻薄,多年后想讨好主角,将身为炮灰的宿婉又踩了一脚,好让她死得更没了体面。

  宿婉懒得跟他没完没了的争执,便坐下来了。

  这一坐,对方腾地火气更盛。

  “你给我站起来!”

  宿婉没动。

  坐在后排的沈听琰看着这一幕,唇倏然抿紧。

  “题是我做的,老师要是不信我也没什么办法,就当我抄的好了。”宿婉语气异常诚恳,“还是不要因为我这种害群之马耽误大家上课了吧。”

  化学老师被她十分无赖的语气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班里学生早看不惯这位平日里阴阳怪气的老师,看到宿婉如此正大光明地怼了回去,纷纷忍不住偷笑。

  班里响起此起彼伏的笑声。

  化学老师一张脸愈发地紫涨。

  在他心里,宿婉就是朽木,就应该跟着有钱的爹妈一起滚出这充满书香的校园。

  “你要是能考八十分以上,我就从这个班滚蛋。”

  他冷笑一声:“想让我不出现在你眼前?多用用你那生锈的脑袋……哦我们的宿婉同学想必还不知道锈是什么化学物质……”

  宿婉没有接茬就像是默认,他在台上上蹿下跳,得意万分。

  她默默看着书,心想。

  就高一这点知识,少考几分还挺难的。

  不想打脸怎么办?

  s..book269941621648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