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 不过一天功夫便从学校传开了。

  化学老师当众耻笑宿婉,要她期末考试考八十分以上,听到的同学们都有些不可思议。

  身为差生的宿婉考这么高的分, 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作为当事人的宿婉丝毫不担心,甚至还淡定地多吃了一碗饭。

  “陈姨今天的汤煲的很好喝。”

  “你喜欢的话明天再做。”

  宿婉最近性格温顺许多,又懂得夸奖人, 陈姨更是被哄得高高兴兴,每天精心准备吃食。

  想到这,她不动声色地捏了一下小肚子上的肉。

  还真的。

  胖了……

  “陈姨, 我不吃了。”她放下筷子, “我出去走动走动。”

  在花园里转了一圈, 宿婉忽然记起衣柜里有泳衣, 这么大的泳池留着也是浪费,她上楼换了衣服, 裹着浴巾到泳池边。

  阿姨准备了饮料和水果, 宿婉坐在长椅上吃了两口, 站起身活动活动身体。

  她动作轻慢地下了水,冰凉的水包裹住温热的身体,令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但随着身体动作越来越舒展, 浑身浸润在水中的感觉十分奇妙。

  宿婉游了一个来回,动作曼妙而轻盈。

  沈听琰在跑步回来后便看到这一副场景。

  宿婉正在游泳, 身体已渐渐成长开, 四肢修长舒展,大片的肌肤暴露出来, 在月光下皎洁无暇, 黑发伴随着动作在水中沉沉浮浮, 就像能勾人魂的海妖。

  她忽然浮出水面,趴在水池边,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耳后。

  宿婉擦拭掉脸上的水珠,意识到他的存在,朝他笑了笑,语气温软腻人:“晚上好啊。你要来游泳吗?”

  甜美,诱人,又有些娇气的天真。

  沈听琰黑黢黢的眸子落在她身上,定格半晌才有些狼狈地挪开。像一只偷窃而来的野兽被紧紧捂在胸口,只能任由它撕咬克制着没有出声。

  他的喉咙愈发干涸难耐。

  心里似乎有某种声音——摘下来,折断,留在自己手心把玩。

  脆弱娇贵的哭泣,是否更加美丽。

  似乎需要验证。

  宿婉已经习惯被对方当做隐形人,因此沈听琰定定看着她半晌,她还有些怪不习惯的。

  她趴在水池边,歪着头问:“怎么了,有事吗?”

  沈听琰敛了神色,背着光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到少年人嗓音清冷:“如果有不会的题,可以来问我。期末我帮你复习。”

  留下这句话后,他便转身离开了。

  宿婉有些怔愣。

  沈听琰的话,算是示好吗?

  宿婉在学校依然是一副低头看书不听课的懒散模样,周围的学生们都在偷偷打量她,却看到她这副不认真的样子,心想宿婉肯定又要被化学老师羞辱一番了。

  前排的学生等待着宿婉不会的题问她,等了半天没有消息。

  他回过头,震惊地看到坐在后排的沈听琰越过宿婉的肩膀接过练习册,面无表情地给她讲题。

  “……”

  等等,沈听琰不是最讨厌宿婉了吗?

  常小桢在课间的时候拽着宿婉去洗手间,表情活像是见了鬼:“婉婉,告诉我你在干什么?你竟然跟沈听琰走到了一起?”

  宿婉淡定说道:“哦,他只是给我讲了一道题。”

  常小桢一脸的难以接受的表情:“他可是沈听琰哎!我们不欺负他都是好事,你怎么能跟他和平共处?”

  两人正说着,忽然有一名女生走上前。

  她的身材纤细高挑,一张漂亮的脸蛋温温柔柔,看到两人即使有些害怕,依然鼓起勇气。

  “宿同学……你能不能,别欺负沈听琰了?”

  正在跟常小桢聊天的宿婉一愣。这又是何方神圣?

  常小桢立即变了脸:“方芊芊,你算老几,来管我们?”

  方芊芊温柔又漂亮,是年级出了名的女神,比她们大一年级。在宿婉成为高一新生后经常有人拿她们两人做对比,介于宿婉行径恶劣,很快便被对方比了下去。

  最近的宿婉突然人气大涨,在学校的贴吧里有男生为她和方芊芊的爱慕者吵架,楼吵了上千层都没有分出个结果。

  宿婉对方芊芊这个名字很熟悉,略微回忆便记起来了。方芊芊是这本书里的红颜知己之一,从高中就对转来的男主一见钟情,一直在默默爱护着他,温暖着他。

  为了他,方芊芊勇敢跟宿婉对峙,更显得炮灰宿婉除了一张好看脸皮什么都不是。

  方芊芊在看到宿婉的瞬间也愣住了。

  她们以前见过,她记得宿婉漂亮虽漂亮,却毫无神采,谈举止令人讨厌。

  现在站在楼道间黑发黑眸的少女似乎跟以前不同了。

  她安静地注视着方芊芊,神情沉静,姿态纤细优美,一张小脸漂亮得不像话。

  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方芊芊说话的声音微妙停顿,又放轻了嗓音。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沈同学实在是太可怜了,他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从洗手间出来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地停下来,围观着这场还没有开始的冲突。

  他们暗暗惊叹于方芊芊的胆子竟然如此之大,敢跟宿婉对着干。也有人不禁感慨,女神果然是女神,温柔善良,哪能跟宿婉这种性格差劲的女生放在一起比较。

  分明是立见高下嘛。

  常小桢正要发火,被宿婉紧紧拉住。对方已经在心里被她默认规划到女主范围,而一个故事里,得罪女主是没有好下场的。

  她可不想欺负方芊芊惹得沈听琰生气,最后算账算到一起。

  他们想怎么情情爱爱,宿婉才不会在乎。

  她只在乎自己这条小命。

  宿婉哦了一声:“我知道了。你还有事吗?”

  方芊芊突然被噎了一下。

  “我的意思是……”

  “我懂你的意思。”宿婉笑眯眯地拍拍她的肩膀,“放心,我不会再动沈同学了。”

  方芊芊听到意料之外的回答,不禁惊愕地睁大了美眸。

  “你说的可是真的?”

  宿婉能这样轻易放过沈听琰?他以前分明把沈听琰当做取笑的乐趣,羞辱的玩具,怎么会说放就放?

  宿婉悠悠回答。

  “大可放心,我对他没兴趣了。”

  她的意思是,她对欺负沈听琰没有任何的兴趣,也不会再招惹他。但是在方芊芊的耳中就有别样的不同意味。

  这时,只听到身后洗手间窸窸窣窣的走路动静。

  方芊芊朝宿婉的背后望去,笑容顿时更温柔起来,眼神闪烁着晶亮的光彩:“沈同学!”

  宿婉讶异地回过头,果然看到人群之中,一道挺拔清秀的身影存在感如此强烈,黑发黑眸,面容清冷俊美。

  三三两两的学生纷纷朝着两边散开,生怕惹得他们其中一人不快。

  沈听琰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应该是把刚才的话统统听了进去。

  宿婉也笑呵呵地打招呼。

  “真巧,你也来上厕所啊。”

  正好,沈听琰听到这句话想必也更放心了吧。

  在她的注视之中,沈听琰目不斜视,从两人的身旁经过,只留下冷漠的背影。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再看宿婉一眼,更不论是方芊芊。

  他走了之后,身边的议论声纷纷,皆落入方芊芊的耳朵。她的笑容僵了僵,神情有些黯然神伤,但很快又振作起来。

  想捂化一块冰,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勇气。

  她只需要向他继续靠近就好。

  宿婉也双手抱臂目送沈听琰远去,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后,疑惑地耸耸肩。

  他向来就是这副不搭理人的德行,宿婉早已习惯。

  只是今天不知是不是错觉。

  总感觉沈听琰这家伙……

  好像生气了。

  s..book269941621648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