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课上, 宿婉在放空。

  偌大的体育馆只有一个班的学生在活动,有的在打篮球,有的在打网球, 当然也有一些学生坐在观众席上闲坐着,个个都是体育老师得罪不起的富家子弟,他只能装作没看到。

  宿婉也是其中之一。

  她坐在座位上正在玩手机, 身旁的常小桢和几名女生聊着八卦,谈论她们以后要去哪个国家留学。

  十三班又被成为国际班,班里的同学们大都不好好学习, 也是因为他们毕业之后就会出国留学。

  “婉婉, 你以后会去哪里?”

  宿婉头也不抬地说道:“不知道, 可能不出吧。”

  “你不是说想去英国吗?”

  几名男生凑上前, 腆着脸想跟她说话,愣是把其他女生赶到旁边去了。

  “我也想去英国, 我们到时候还能搭个伙。”

  “你小子花花肠子不少, 婉婉, 咱们别理他。”

  ……

  常小桢喂了一声,气恼地说:“你们这些家伙,以前也没有见你们这样热情啊。”

  左一个婉婉, 右一个婉婉的, 好像他们是有多熟。

  几人讪讪然笑起来。

  他们聚在一起的笑闹引得台下的人望去,其中一人黑发黑眸身材瘦削, 面无表情, 也循声抬起了头。

  他的身旁围着几名女生,正殷勤地倒水送毛巾。

  沈听琰不为所动。

  他的目光落在宿婉和她身旁的一群男生身上, 片刻的沉默后, 唇抿成一条直线。

  “沈听琰, 把球传给我!”

  “给我!快!”

  站在篮球场上的沈听琰一手运球,随即朝着叫嚷的同学抛了过去。圆圆的篮球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却是越过对方的头顶,朝着观众席去了。

  “咚”地一声,砸到宿婉身旁的座位。

  几名男生吓了一跳,差点儿从座位上摔倒。其中一人反应过来,立即朝着台下怒吼:“谁特么的不长眼,往哪扔呢!”

  宿婉的余光瞥见一道黑线划过,听见篮球撞击靠背的响声这才反应过来。她默默地目送篮球撞到靠背后反弹飞出去,骨碌骨碌滚落在地上。

  然后,撞上一双黑眸。

  他从地上捡起球,毫无诚意地道歉:“力气有点重,不好意思。”

  何止力气有点重,方才如果篮球砸到别人身上,恐怕要当场去医院。

  这是多大仇多大恨,才能用这样大的力气?

  宿婉的眼皮一跳,思索着自己哪里得罪了沈听琰,才会让对方下如此狠手。

  难道是因为……方芊芊?

  若不是体育老师在现场,恐怕都要打了起来。

  几名男生叫嚷着让他最近走路小心点,这才又温声细语地问宿婉有没有受到惊吓。

  常小桢鄙夷道:“你们刚才跳的比婉婉还高,真是一群胆小鬼。”

  几人顿时有些汗颜。

  体育课结束回到班里,宿婉收拾桌上的书籍。即将到期末考试,黄老师在讲台上叨叨大家期末一定要努力。

  宿婉总觉得背后有一道存在感极其强烈的视线。

  她回过头,沈听琰一手拄着下巴看着她,目光丝毫没有避开的意思。

  宿婉:“看我干什么?”

  沈听琰:“你挡住我了。”

  “……”

  偌大的班级,老师又站在讲台上,怎么着都轮不到她来堵住沈听琰的视线。

  她幽幽说道:“沈同学,做人讲良心,我也没胖到这种地步吧。”

  “宿婉,专心一点,我正在讲考试规则。”黄老师清了清嗓子,严肃提醒,也是希望她能在这次考试中拿到一个好成绩。

  宿婉是个不错的学习苗子,可惜用错了方向,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未来。

  ……

  傍晚放学,宿婉打扫完卫生背着书包慢悠悠地回家。她走到校门口,忽然记起自己的练习册忘了拿,叹口气又回教室。

  大概是身为炮灰女配的命运,总能在各种时刻撞到主角的活动地方。

  “沈同学……”

  男生站在班门口,一手扶着门框,一副要走的意思,清冷的眉头蹙起明显有些不耐。

  站在对面的女生欲语还休,怀里抱着一盒花花绿绿的东西,像是糕点盒子。

  “我知道你最近过的不顺心……帮不到你什么,自己做的曲奇饼干,希望你能手下。”方芊芊的俏脸通红,目光羞赧。

  宿婉站在楼梯口旁观这一幕,心中啧啧。

  如果她是沈听琰她早就从了。多么美丽善良温柔大方可爱的女生啊!她竟然还会做曲奇饼干!

  肯定很好吃。

  宿婉开始琢磨,怎么能从沈听琰那个家伙嘴里骗一点过来。

  脑海走过的一万遍罗曼蒂克场景都没有实现,只听到沈听琰一句轻飘飘的一句话,将方芊芊尴尬地丢在了原地。

  “别来烦我。”

  “我……”

  女人是水做的,果然不假。

  不过顷刻间,方芊芊的眼眶通红,羞耻地紧抱着礼物盒,单薄身体微微颤抖。

  她咬咬唇,跺跺脚跑了。

  宿婉看得正起劲,冷不丁地响起冷淡的嗓音。

  “好看么。”

  “是挺好看……”

  “过来看?”

  “好……”

  宿婉回过神,这才注意到沈听琰不知何时从前门走到了班级后门,恰好将看戏吃瓜的她抓了个正着。

  他的个头太高,宿婉得仰着头看他。

  被抓包的她依然面不改色,云淡风轻地举起手打招呼:“下午好啊沈同学。”

  她平常都不叫沈听琰为沈同学,不经意地模仿了方芊芊的语调,颇有几分戏谑的意思。

  沈听琰的目光沉下来。

  “下次曲奇饼干分我几块,我就当做没看到。”宿婉歪着头看他,“当封口费。”

  “封口还需要封口费么。”

  他双手抄兜,垂下视线,面无表情地瞧着宿婉。胸口躁动的野兽正在挣扎,让他的目光定格在那张令人恼恨的红唇上。

  她的漫不经心,她的拙劣玩笑,都让沈听琰恼恨。

  越是不在意,他的心情就愈发地不快。

  脑海中浮现的净是宿婉在篮球场的座位上,跟其他男生聊天开玩笑的场面。

  她笑起来的时候唇角有一个浅浅的酒窝,自然可爱。

  宿婉从来不曾这样对他笑过。

  “……”

  宿婉察觉到危险的逼近。她的话锋戛然而止,仰起头:“你要做什么。”

  男生低垂着头的视线漂亮又危险。

  她的心突然一跳。

  小男生就是小男生,经不起开玩笑,该不会想动手揍人吧。

  宿婉警告他:“你敢动我,我会收拾你的。”

  虽然大概率清楚沈听琰并不畏惧她的恐吓,宿婉还是这样说了。

  沈听琰的视线一直紧紧追随一张一合的柔软红唇。

  像是花朵一样娇嫩,真想使劲按住揉搓,让它通红肿胀,吃痛地发出啜泣。

  他的喉结干涩而缓慢地滚动了一下。

  沈听琰的手伸到宿婉面前,手指修长,指甲修剪得十分干净。

  有那么一瞬间,宿婉真因为他要动手教训人,她思考着踢一脚对方还能否人道的时候,他的指腹停在了她的唇瓣上。

  少年人的指腹是触感略微粗糙的,裹着一层薄薄的茧子。

  食指勾起托住下巴,拇指轻轻在唇瓣上摩挲,看着淡红色的柔软的唇,被刮得愈发红润可人。

  宿婉一向淡定的神情变了变,不可思议地盯着沈听琰。

  他这是在干什么?

  他低垂的眸子有莫名的情绪涌动着,犹如黑色的浪潮,几乎要将人淹没。

  可分明又不是冰冷的,翻涌出炽热的温度,滚烫到足够融化。

  连带着指尖末梢传递滚烫的温度。

  沈听琰的语气如往常般冷淡,却透着某种道不清的欲.望的色.泽。

  嗓音低哑许多。

  “封口费,下次给你。”

  s..book269941621648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