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考试很快便到了。

  比起以往略显活泼的氛围, 今天的学生们进门都有些有气无力,神态恹恹。期末考试之后又得面临一场狂风暴雨,假期作业不减反增, 放假的快乐并没有想象中的多。

  “婉婉!”

  “你终于来啦!”

  常小桢几人拥上前围住了宿婉,紧张兮兮地询问她考试准备如何。

  “我给你准备了小抄,你放心吧,不可能丢人的。”

  宿婉:“……”

  看着密密麻麻的迷你小抄,连起来能绕书桌一圈, 可以说是相当费心了。

  “不用了。”宿婉把小抄递回去,“我最近都有在认真复习。”

  其他几人面面相觑。

  复习?怕不是才开始预习吧……

  常小桢咬咬牙,握住宿婉的手,说:“实在不行, 我就找我爸,把他开除了。”

  宿婉好笑又无奈。

  “用不着这样做。”

  “可是……”

  “就随便考吧, 考多少算多少。”

  她们顿悟。想想也是, 宿婉会因为一个老师的胡乱语就从学校离开吗?她肯定没把对方的话放在眼里。

  心里不相信宿婉能考好,但是还是给予了姐妹的情谊支持。

  “加油!相信你可以的!”

  连着三天的考试终于结束。大家都在耐心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当事人宿婉每天在别墅里优哉游哉,不是休息就是在吃喝玩乐。

  待到成绩出来之后, 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是宿婉的成绩?”

  “我没看错吧?”

  “她肯定是抄袭了!”

  办公室里的老师们议论纷纷, 余光都时不时地瞥向角落里的化学老师。他捏着成绩单, 脸色极其难看。

  “给我看原试卷,她肯定是抄袭了!”

  化学组长早已将宿婉的试卷抽了出来, 戴着眼镜细细看了一遍。

  他听到嚷嚷声, 又是无奈又是惊喜地叹了口气。

  “别再造谣了。”

  “为什么?”

  试卷被放到桌面, 让所有人都能看到。

  宿婉做的试卷只有八十分, 她整整齐齐地将最后所有大题都做了出来, 最后一道是超纲的奥赛题,全年级只有两个人做了出来。

  一个是宿婉,一个是沈听琰。

  偏偏两人用的是不同思路的解题。

  化学老师的脸色异常难堪,他试图去找点毛病出来,却发现宿婉的答案相当完美,一个步骤都没有漏。

  “可是,她不是八十分……”

  组长斜眼瞪他:“她选择题一道没做,你说呢?”

  正好二十分的选择题。如果她做了,将会是全年级第二个一百分。

  得到答案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真的假的……”

  “我不相信,她肯定是为了跟我赌才偷到的答案!”

  年级组长把宿婉的卷子统统抽出来放在桌上,咳嗽了一声,指着卷子说:“你们自己看吧。”

  他们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奇怪起来。

  如果说,一门试卷可以是针对赌约,那么其他试卷就不可能了吧。

  如果说理科的答案可以搜到,文科卷子都是自己出题,为何宿婉答案也是相当完美?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性。

  小姑娘故意藏拙,这次是为了证明自己才认真学习。

  班主任黄老师走上前作证:“平时的小测验我就发现了,她早早就把题写完,答案都是正确的,根本来不及抄。”

  其他任课老师也纷纷插嘴道。

  “这孩子表现得很聪明,只不过是不好好学习吧。”

  “上次她的英文作文相当流利,我还以为是范文,回去网上搜索都没搜到。”

  “真是了不得!”

  ……

  议论声中,年级组长叹了口气,对着面色黑青的化学老师说道:“师者,传道授业解惑。”

  “你轻慢她,还当众羞辱她,欠这孩子一句道歉。”

  “可、可是她以前也……”

  “那你还记不记得以前打过赌?你要离开这所学校吗?”

  “……”

  在一众老师的目光注视下,他面红耳赤,竟不知该如何回应。若是继续待在这所学校,只会被异样的目光注视,怎么能被人尊重得起来。

  他咬咬牙,恨恨地扔下一句话。

  “时间会证明,我说的没有错!”

  朽木就是朽木,在风干之后只会暴露出空荡荡的丑陋内在。不知道宿婉使了什么伎俩,时间一长,总会揭露出真相。

  羞恼的背影从办公室离开了。

  年级组长摇摇头,叹了口气:“离开也好,没有一点师德。”

  黄老师也有同样的担心:“这孩子,应该不会造假吧……成绩是不是真实的?”

  “再看看。”

  宿婉收到成绩单的时候丝毫不意外,听到化学老师主动辞职离开的消息也不意外。

  他但凡聪明点,也不会留在这所学校。

  当然,如果是真的聪明,也不会跟学生赌这种事了。

  反倒是昔日的一群狐朋狗友们不敢置信,一个个连环夺命call,询问宿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宿婉:“好好学习,谁都可以的。”

  大家均是沉默片刻,又咆哮着爆发。

  谁能在短短时间做到每门功课几乎都是满分啊!

  这是人干的事吗!

  宿婉的名字挂在年级前二十里,明晃晃的十分招人注意。她懒懒坐在秋千上晒着太阳回复消息,却看到远处有二人朝她走了过来。

  一个英俊儒雅,一个美丽端庄,一模一样的得体,一模一样的炮灰气质浓厚。

  宿婉心想,原来是这个世界的便宜父母终于记起她了啊。

  “婉婉!好久没见了,最近在家里待的怎么样?”

  “唔,挺好的。”

  “爸爸给你带了礼物,快去看吧!”

  卧室堆满了礼物,有奢侈品,有精巧的小玩意儿,床上堆得满满当当。

  宿婉假装惊喜:“谢谢爸爸妈妈!”

  “你喜欢就好。”宿母慈爱地抚摸她的头顶,“听说你这学期抄……啊不,考了很高的分数,妈妈十分替你开心呢。”

  宿父也是连连点头:“有这个心,爸爸就很满足了。”

  “有什么想要的奖励,爸爸都给你买。想要新别墅吗?”

  宿婉:“……”

  她淡定地说:“不用了,我只想假期在家里好好休息。什么都不需要。”

  “我的婉婉长大了!”夫妻二人顷刻间感动得泪流满面。

  宿婉艰难地从他们的怀抱中挤了出来。

  “这段时间在家里待得开心吗?”宿母拍拍她的头,“和沈听琰相处的怎么样?他有没有惹你生气?”

  夫妻二人略带几分逗比的性格,在提到沈听琰之后立即恢复了傲慢般的严肃。

  宿婉摇头:“我们相处的很好。”

  相信已经解决了后顾之忧,沈听琰不会再试图报复她,让她生不如死。

  两人对视一眼,神态均有些复杂。

  “那就好。”

  嘴上这般说,心口不一的眼神让宿婉敏感地察觉到。他们皆是犹豫了一下:“婉婉,这次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的……”

  “什么事?”

  “这次在国外跟你阿姨聊了好久,她在英国那边的高中有推荐名额,我们想把你送过去。”

  “你放心啊,一切都会给你打点好,那边的高中比现在要轻松多了,没什么升学压力。”

  他们二人本就有这样的想法,在听到司机说沈听琰来到宿家后,跟宿婉打好关系,两人走得十分亲密,甚至还手牵着手。

  沈家的破落户,哪能动他们家的孩子?

  收留已经是仁尽义至,若不是怕名声受损,早就将沈听琰赶了出去。

  真没想到他小小年纪如此有心机,连顽劣的小女都能紧紧把控在手中,任由他玩.弄。

  想到这,二人的表情更是难掩气愤。

  宿婉的性格他们十分了解,对于上学这件事本就抵触,更不用提去更远的地方。

  他们对于留学的提议相当没有把握,只是威逼利诱,总得让两人分开的。

  若是宿婉不走,就只能让沈听琰滚蛋了。

  说什么,都不能让他们两人产生任何关系。

  坐在床上的纤瘦人影静了静,平静地开口。

  “可以啊。”

  s..book26994162164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