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

  好端端的, 怎么又走到了破产这一步?

  没有沈听琰的报复,宿父的公司依然没能顺利经营,大概冥冥之中一切注定炮灰女配始终难以拥有善始善终的结局。

  宿婉冷静地戴上耳机:“先跟我说说情况。”

  宿父简单交代一番。这几年, 宿婉一直未曾关注过宿家生意经营状况, 在宿父解释之前, 她还存有微妙的猜想是不是沈听琰已经开始了报复计划。

  事实证明,就算没有沈听琰,宿父的公司还是会破产。

  宿母任人唯亲, 在公司里塞了几个相熟的人, 谁成想他们竟然联合起来偷偷搬走资金, 卷款携逃。

  现在资金链断裂瞒不住了,这才开始袒露。

  宿父无奈道:“我以为资金总是能周转的, 没想到看错了人。”

  “我能求谁呢?”宿婉心下晒然, 这对父母难道打着联姻的名义,要将她赶紧卖出去,好换得公司转机?

  可是, 现在资金亏损严重,大的像个无底洞,谁家愿意做冤大头弥补这样大的亏空呢。

  宿婉自嘲:“你们未免也太看得起我了。”

  “是这样的……”

  宿父小心翼翼地说:“这个人你认识。”

  “……”

  “……”

  一瞬间, 梦境和现实如两道车轮辙, 缓缓重叠在一起。

  宿婉眉头一跳:“该不会是——”

  “是他。”

  原来,在宿婉不知道的时候, 沈听琰已经早早离开了宿家不知所踪,宿父宿母未曾操心过关于他的事情。

  若不是看到愿意收购他们公司的人名, 他们恐怕早就将沈听琰置之脑后。

  沈听琰。

  如此特殊的名字, 撞上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他们很快了解到这家名为闻听科技的公司发展现状, 短短几年从几乎破产的公司突然崛起, 前途无量。

  作为幕后的大老板,谁成想竟然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宿父面部抽动着,语气有些狠狠的:“是我大意了。这些事,肯定跟沈听琰有关,他是在羞辱我们家!”

  “婉婉,你只能忍一忍,帮爸妈把眼前这一关过去。你去低个头,赔个好脸,请他通融一下——”

  然后,张口借钱?

  这段剧情怎么蜜汁熟悉呢?

  如果没记错,接下来便是宿婉到沈听琰的公司,任由对方无视羞辱,最后在回去的路上被想讨好沈听琰的人盯上,惨死在某个街角。

  宿婉:“……”

  命运总是这般捉弄人。

  闻听科技。前台。

  黑发黑眸的美丽女人身穿英伦式咖色双排扣风衣,被牛仔裤紧裹着的双腿浑圆修长,黑色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

  她背着一个轻奢品牌的挎包,一手抄兜,正漫无目的地看着电梯。

  前台的注意力一直被她吸引,忍不住又朝她的方向望去。

  前台放下电话,客气地说道:“不好意思,董秘书说不曾有您的信息,不能放您上去。”

  “我们也算是旧识。”宿婉只能扯出一点干巴巴的关系。

  若不是看她气质温婉,面容美丽,不像是骗子,前台早就找理由将人赶了出去。

  她的脸上维持着职业微笑,示意宿婉先坐在沙发那里等一会儿,等会有时间会再次确认。

  宿婉本不想来,耐不过二人凄凄惨惨的哭诉和央求。

  果然如预想中一样,沈听琰根本没有见她的打算。

  她打算装模作样地等待一会儿,然后离开这里。筹款的事情还可以再联络英国的朋友,大不了只能重新开始,能帮的她都会帮,也算是尽了这几年的金钱来往的恩情。

  但是为了筹款赔上自己的一条命,宿婉就不答应了。

  她怕疼,怕丢脸,不想当街横死。

  她还想在这个世界好好活着,活到寿终正寝。

  宿婉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儿呆,看时间差不多,抻了个懒腰站起身。她已经编辑好短信,准备在出门的车上发给宿父。

  忽然响起叮铃铃的电话响声,前台接起,神态局促而恭敬,不停应声。

  宿婉挎起包,正准备离开。

  前台挂了电话,连忙将她叫住。

  这一次的态度比起之前的客套礼貌,显得热情许多。

  “您直接去地下车库吧,不清楚地形的话,我可以带您过去。”

  宿婉:“?”

  发生了什么事?

  前台两个小姑娘的脸笑成了灿烂的花,热情洋溢地给她指路。宿婉再三表明不需要带路,她们两人这才依依不舍地刷卡,目送宿婉乘坐的电梯门缓缓关上。

  方才还因为时差有些昏昏欲睡,这会儿突然振作起来。

  宿婉揉了揉眼睛,安静等待电梯下降,复杂情绪交织。来了来了,女配必被打脸的时刻终于到来,她等会儿需要做的就是躺平任嘲。

  她不是原主,沈听琰骂她两句又不会少两斤肉。

  唯一比较担心的是,接下来的时间一定不能在街上乱窜,出门就打车,也就不会被人盯上了。

  电梯门打开。

  地下二层停车场空荡荡的,只停着几辆价值不菲的豪车。

  宿婉东张西望,其中一辆黑色私家车的驾驶座忽然推开车门,一位年轻的普通男性对她恭敬地点头,步伐极快地离开了停车场。

  “……”

  隔着不透明的车窗侧边玻璃,宿婉生出错觉,仿佛能看到有人坐在车里,正冷冷瞧着她。

  她的脚步近了。

  后排车门打开,男人垂头翻看平板,瘦削苍白的手指慢条斯理地滑过一页,这才不疾不徐地望向宿婉。

  宿婉愣了一下。

  “坐下吧。”

  “……哦。”

  几年未见,当初的清冷少年已经完全长开,身量高了半截,侧脸俊美却略显苍白,似是常年不见光,低垂的眸子黑沉沉的,不见丝毫情绪。

  他的语气平静,就像在跟老友聊事情。

  这样的反应,宿婉有些出乎意料。

  她坐在右侧的座椅,关上门。动作流畅自然,令坐在身旁的沈听琰翻阅文档动作一顿。

  “你不怕?”他头也不抬淡淡道。

  “想要我说心里话么?”宿婉双手搭在膝盖上,“怕是有点怕的,但清楚你不会伤害我。”

  顶多打打嘴炮,真正杀了人的又不是他。

  沈听琰沉默片刻。

  他忽然一手握拳轻轻咳嗽起来,压抑不住的断断续续轻咳声在寂静的车里如此清晰。

  他的面色似乎更苍白了。

  宿婉从包里掏出纸巾递给他:“你还好吗?感冒的话还是好好休息吧。”

  沈听琰没有接纸巾。

  他咳嗽的声音渐渐歇了,恢复平静。低垂眉眼时看到宿婉递纸巾的手,手指皙白干净,虎口处有浅浅的牙印未曾消去。

  沈听琰细细看着,语气听不出喜怒:“当时也不曾关心过,现在怎么变了。”

  宿婉闻,装作没听到嘲讽似的地收回手。

  宿家人的冷漠终究还是导致沈听琰走向黑化的道路,至于现在到什么程度,她分辨不出。

  怎么着,看起来还是比书里好说话一些的。

  “以前的事,任打任骂,只希望你能帮一下忙。”

  宿婉把炮灰该说的话通通说了个遍。

  预想中沈听琰会冷冷地笑,不留面子地嘲讽之后表示宿家他不会放过,将失魂落魄的宿婉赶了出去。

  唯一不同的是,书中的原主是站在车边,连上车的机会都无。

  她坐定了,咸鱼心态地开始等待沈听琰的嘲讽。左等右等没等到,宿婉迷惑地别过脸,撞上一双沉沉的眼眸。

  “……”

  他的眼神,像是审视,像是端详,仿佛能看透人心。

  两人四目相对,车里安静得吓人。

  宿婉在心里叹气,还是少年的他情绪更外露,更容易猜出心思,不像现在,不喜不怒,不动声色,语气也是温和平静的。

  她猜不透他下一刻要做些什么。

  车里酝酿的沉默恍若实质,僵持着久久未打破。宿婉正在思考还有没有其他炮灰论,却听到沈听琰突然开口了。

  他低哑的嗓音微扬,不疾不徐地说道:“宿家的事,可以帮你。公司亏空的金额能找办法补回来。”

  宿婉正想顺着话头说:“是是你说得……”

  她的话戛然而止。

  宿婉:“?”

  她是不是听错了。

  “接下来,我可以投几个项目合作,具体内容我会过去洽谈。”

  “……”

  “还有什么问题。”

  “……”

  宿婉深深怀疑,沈听琰是不是被下了降头,还是说他又想出新办法折磨她。她怔愣着,半晌没有接茬。

  宿婉惊讶的表情似是取悦了对方。

  “没有问题么。”他瘦削的手指轻轻敲打平板,一点一点,极有韵律节奏,就像耐心等待狩猎的野兽。

  宿婉的脑海里已经转了无数种可能性。

  无论哪一种,她都是折腾不过沈听琰。既然如此还不如不猜,接受一切结果。

  搞不好沈听琰见她这副咸鱼样子,折腾几次就没了兴致。

  宿婉摇头,语气由衷地感谢:“没什么问题,我觉得挺好的,谢谢你愿意施以援手,以后宿家肯定会好好报答——”

  “就现在吧。”

  “报答?现在恐怕拿不出来几个钱……”

  “不用钱。”

  沈听琰看着窗外,语气风轻云淡的,尾音沙沙哑哑,好听又撩人。

  “今天把东西都搬到我的别墅吧。小户型,不是常住,倒也安静。”

  s..book269941625908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