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有做饭阿姨, 不习惯可以换。我每周大概有一两个晚上会去小憩休息。”他又淡淡补上一句。

  宿婉突然沉默。

  这语气……终于要开始了吗!

  羞辱她,践踏她,作主她的人生, 让她好好体会一番寄人篱下的落魄滋味。

  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宿家娇娇女, 现在不得不被迫沦落到委身于他才能勉强度日。

  从今往后,他会冷漠俯视着她,看她崩溃, 痛哭, 走向绝望的深渊, 最后再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开。

  这种狗血剧情,她少说也不止看过十遍八遍。

  她懂!

  宿婉内心早已波涛汹涌脑补无数个悲惨桥段,表面上还是风轻云淡:“好,我明白了。”

  沈听琰的表情微妙变化, 转瞬又归于平静。

  他移开视线望向窗外,淡淡说道:“正好,我有事跟宿叔叔谈。跟你一起去。”

  车窗打开, 沈听琰拨通电话,伴随着沙哑的嗓音又是接连不断的咳嗽声。

  宿婉犯不着上去讨没趣, 安安静静等待司机开车。

  回去的路上, 沈听琰一直在闭目养神。

  宿婉用尽量简短的措辞在微信里交代一番。至于宿氏夫妇什么样的心情, 宿婉已经管不着了。

  私家车缓缓驶入宿家的别墅。

  几年的风吹日晒, 别墅看起来旧了一些, 没有往日的鲜丽。

  宿父宿母得知消息,在大门口站着等待车里的人出来,谦卑得像是两位门童。

  仔细看二人的神情, 有悲有喜, 复杂的情绪在脸上不停酝酿。

  沈听琰同宿父一起去书房谈论事情, 他们的背影刚消失,宿母就开始默默垂泪。她是一个没怎么见过风浪的阔太太,顶多只是内斗,她想哭又不敢当着司机的面哭,找理由带宿婉去了卧室。

  “我可怜的女儿……”

  卧室里响起断断续续的压抑哭泣。

  她不是不爱自己的女儿,平日的放纵不代表能任由人羞辱。宿母生怕宿婉想不开,一直劝她振作,劝她一切总会结束的。

  “你可千万要好好活着!生命最重要!”

  正在走神的宿婉呆住:“?”

  她为什么会想不开?

  好吃好喝,还能解决财政危机,多么好的事情。沈听琰讨厌她讨厌得要死,估计看着就烦,语羞辱在宿婉这里几乎等同于无效攻击。

  宿婉乐观的态度在宿母眼中成了强颜欢笑,不禁哭得更厉害了。

  晚饭没有在宿家吃,宿婉收拾好的东西还没拆开,又大包小包地被司机带走。

  宿父和沈听琰走出书房,神态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司机上下楼搬东西,他叹了口气,面露疲态地挥挥手。

  “去吧,去吧。东西都收拾好,别遗漏了。”

  沈听琰有工作上的事,便叫司机送宿婉去,或者说根本没有同宿婉一起回去的意思。只不过是把一样精美的花瓶安置到应该摆放的位置。

  他的态度明显,宿婉也懂了,安静地坐在车里等待车辆缓缓启动。

  ……

  宿婉站在别墅门口沉默了一会儿。

  沈听琰口中的“小户型”别墅跟小完全不沾边,看花园的面积规模,都快赶得上宿家了。这还只是他口中用来休息的别墅之一。

  这造钱能力,不愧是男主。

  沈听琰此时在宿婉心目中已经成功跻身财神爷位置。

  想想也是,沈家没有落没之前是根基深厚的书香名门,宿家这种半路出家的商贾之家,还是稍微差了一些。

  整栋房子的设计简约又不失细节,尤其是那座花园,品种娇贵,树木繁多,想必在园艺上花了不少的功夫。

  宿婉在二楼转了一圈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颇为惊喜。

  沙发,阳台,小座椅。

  宿婉平日里喜欢的摆设应有尽有。

  可以说是非常符合她的心意了。

  几个阿姨把东西都归置完毕,只剩下最后私密的衣物被宿婉拒绝,表示自己可以收整。

  房间摆设非常合心意,新阿姨做的饭菜有久违的陈姨的味道,营养又美味。

  沈听琰有一间书房,书架上有不少藏书可以任由她翻阅。外面天寒地冻,宿婉懒得出门,便在家翻阅书,或是找点事情做,偶尔写写翻译稿。

  这哪是报复,分明是让她来享受悠闲的度假生活。

  宿婉真希望这样的报复能够延长一些时间。

  “今天先生晚上会在公寓小憩,您别外出。”

  做饭阿姨在端菜的时候笑吟吟地叮嘱一声。宿婉握筷子的动作一愣,心里算算,打从她来别墅已经半个多月,沈听琰一次都未曾来过,她几乎以为他要忘记自己的存在了。

  宿婉应声:“我知道了。”

  终于要配合演戏,宿婉早已准备好。

  晚饭用完后,她回屋洗澡,免得晚上有什么突发事故影响睡眠时间。

  宿婉顶着湿漉漉的长发坐在卧室落地窗前看书。

  她怕冷,幸好别墅自己改装的地暖,赤着脚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十分惬意。

  她没有注意到,一道身影正静静地沿着路走到别墅下。

  身穿灰色长款风衣的男人身材修长,夜色下的面容俊美清贵,好看得令人挪不开眼。

  沈听琰回到家的第一眼,便是看到坐在落地窗前椅子上的女人。

  她一头黑发未曾擦干,湿漉暧昧地贴着脸颊,一双玲珑的小脚踩在乳白色地毯上,脂玉一样的肤色雪白滑腻,脚背弓起小巧的弧度。

  她歪着头,一手拄着下巴看书,神情自然而温柔,就像是在等待回家丈夫的妻子,温婉得令人心动。

  “……”

  他定定看了许久。

  宿婉听到楼下的动静,没有出卧室门。

  她等着沈听琰过来讽刺她,辱骂她,想必对方从繁忙事务之中抽身一定是有理由的。

  比如来发泄一下情绪——

  抱着书天马行空地发散一番,门被轻敲两声,打开。

  是沈听琰。

  宿婉秉着炮灰的操守,放下书本走到他面前,还未接近,敏感的鼻子立即嗅到一股混合着海盐香和酒精的味道,冷香清冽。

  “你喝酒了?”她随意地问道,也没指望沈听琰会回答。

  出乎意料地,他低低应了一声,苍白的脸颊洇着淡淡的红晕,明显是喝得不少。

  说着,沈听琰捂着唇低低咳嗽几声,过了片刻才恢复自然。

  沈听琰是一个克制且疏离的人,除去几年前留下的牙印,宿婉一直认为他是相当会保持距离的性格。

  就像他现在来到宿婉房间,特意换了一双拖鞋,免得将她卧室的地毯踩脏。

  在宿婉打量他的时候,沈听琰的目光则是漫不经心地落在了她的一双白足上。

  脚背纤细小巧,脚趾圆润可爱,还涂上了抹茶色的指甲油。

  她似乎忘记自己正光着脚,绵软温热的地毯踩上去肯定很舒服,才让她忘记了这一点。

  顺着脚踝向上攀升,便是一双纤细的小腿,笔直匀称,有些过分地瘦了。

  “……”

  “怎么湿着头发?”沈听琰嗓音低低地问。

  他呼出的气氲氤温热,带着酒的余温。

  宿婉啊了一声,伸手摸头发,湿漉漉的一片:“忘记了,我等会吹吧。”

  “没事。我帮你。”

  宿婉心想,这又是什么操作?

  她摸不清沈听琰的想法,只好依照他所说的去做。

  沈听琰叫她坐在椅子上,宿婉乖乖照做。吹风机插好插口,他站在宿婉面前,修长有力的手指勾住黑色长发,用温热的温度不轻不重地吹拂着。

  宿婉直视他的腰腹位置,只看到规规矩矩拧好的衬衫纽扣,以及腰腹隐隐的线条。没有丝毫赘肉,宽肩窄腰,身材极好。

  伴随着淡淡的酒香和香水的熏香,沈听琰的力气又极轻,嗡嗡的热风吹拂在面颊,宿婉坚持精神了片刻,就开始昏昏欲睡。

  修长的手指还在捋顺头发,仔仔细细地将湿漉漉的发丝都吹得温热蓬松。

  宿婉迷迷糊糊地想,这算是什么惩罚?

  温柔的煎熬?

  沈听琰该不会把她当做人形玩偶了吧。她竟不知道高冷总裁背地里有这种奇奇怪怪的爱好。

  嗡声戛然而止。

  “好了。”头顶的嗓音低沉好听,含着如砂砾滚动般的哑。

  半晌,没有听到回应。

  他低下头看清了,宿婉垂着头,正睡得迷糊,一只手下意识地拽住他的衬衫衣摆没有松开的意思。

  “冷……”宿婉咕哝一声。

  沈听琰的眉微微蹙起。

  他放下吹风机,躬下腰,扶住柔软的腰肢,轻轻横抱起来。

  宿婉看了一天的书,刚洗完澡精神正倦怠的时候,此刻睡得十分香甜。

  怀中的女人肢体绵软,睡意正浓。

  沈听琰将她放在了床上,盖上被子。她拽着衣摆的手松开,咕哝着抱住了柔软的棉被。

  男人俯下身,静静地端详片刻。

  宿婉翻了个身,松垮垮的睡衣领口暴露出几分令人遐想的美好春光,白皙娇嫩的肌肤一掐就能留下红痕。

  沈听琰的眼神愈来愈暗,干涩的喉结上下滚动。

  他抬起宿婉的手,上面留着浅淡的牙印,就像是印记一样一直跟随着她。

  他握住她的手指,看着她白皙娇嫩的手指头,一遍遍地端详。

  她的手指娇俏可爱,手掌还有几个肉窝,捏起来极为舒服。沈听琰低垂着眼看了许久,目光落在留下牙印的虎口处。

  他忽然轻轻舔了一下。

  粗粝的质感令睡梦中的女人不安地瑟缩,却没能将手拽回去,牢牢停留在他的手掌心。

  他试探性地咬了咬她的手指,又忍不住咬了一下。

  他克制着汹涌的**,呼吸声愈发粗重起来。一张清冷俊美的脸泛着瑰丽的潮红色,令人心惊肉跳的病态占有欲终于首次完完全全地袒露出来。

  在睡着的宿婉面前。你是天才,:,网址

  s..book269941629339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