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一觉醒来, 已是大亮。

  她迷迷糊糊地揉脸,半晌终于清醒了,清醒过后忽然慢半拍地反应过来, 心想不会吧不会吧如此狗血的事——

  她翻了个身,只看到床上空荡荡的另一侧。

  “……”

  果然, 现实中和小说还是有所区别, 两人绝不会稀里糊涂地滚在一起,完成醉后狂欢。

  昨晚沈听琰的确是醉了。

  可她又是怎么睡过去的, 还到了床上?

  宿婉只记得她在吹头发, 热风吹得实在是太过舒服, 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也就是说,她居然能在沈听琰给她吹头发的时候睡过去, 对方也没有生气, 而是好脾气地将她抱回床上盖了被子。

  “……”

  宿婉淡定地猜想昨晚发生的事情, 只觉得自己在做梦。

  沈听琰是来报复她,而不是请了一尊大佛供在家中悉心照料的。

  大概是自己半夜又迷迷糊糊睡回去了吧。

  宿婉挠了挠凌乱的长发,看到自己长开的手掌,不禁陷入沉思。

  说到做梦,昨晚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中挣扎在炎热的沼泽池里, 被怪物缠身动弹不得。那怪物极可怖,垂涎欲滴地舔她的手指,宿婉几乎以为自己要被吃掉。

  手指有些痒痒,仿佛还残存被咬过的触感。

  宿婉挠挠手指头, 从被窝里钻出来。昨晚忘记拉窗帘, 澄澈的日光穿过玻璃, 投射到落地窗前的椅子上。

  她赤着脚走到窗边, 打开窗呼吸清新的空气。

  深蓝色的天空一览无余,干净澄澈,像忧郁的湖水一样静止不动,一朵云都没有。

  吹进来的风渐渐大了些,吹得白色纱帘上下舞动。

  宿婉一愣:“下雪了。”

  她简单洗漱之后裹上大衣,换了棉拖鞋,吧嗒吧嗒地下楼。

  许姨已经准备好早饭,温热的皮蛋鸡肉粥,小菜,奶黄包,蒸饺……摆的满桌都是,颜色十分诱人。

  宿婉咬了一口最爱的虾饺。这蒸饺极舍得放料,大块的完整虾肉塞得满满,裹着近乎透明的面皮,咬下去是脆脆的扎实口感。

  她后知后觉地回忆起别墅有主,含糊不清地问:“沈听琰呢?”

  许姨闻怔了怔,毕恭毕敬地回答:“先生他今天还要上班,大清早就走了。”

  就这么……走了?

  宿婉淡定地反思昨晚表现,思来想去也没有想出哪里不对。沈听琰不是应该当场把她叫醒,最好是泼冷水,让她在寒冷中接受羞辱吗?

  别问宿婉为什么这样想,狗血文里都是这样写的,一模一样的路子。

  最好再借酒乱x,醉着喊陌生女人的名字——

  许姨默默旁观宿婉一张小脸风云变幻。

  昨晚沈先生睡得极好,是他在别墅从未有过的一个好觉。许姨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醒来之后没有咳嗽,神色平静到近乎愉悦地吃完早餐,叮嘱几句后这才离开。

  沈先生有咳嗽的旧疾,稍微动气都会咳嗽,在天冷的时候更难熬。

  许姨事先备好的止咳汤,他也一口没喝。

  她神色复杂地望着面前的女人。许姨在沈家待的年数比较多,对沈听琰有几分了解。

  这些年,她也不是没见过形形色色的女人想巴结住沈听琰,有美艳,有清纯,也有有钱人家的娇娇女,哪个都不被沈听琰放在眼里。

  关于宿婉的事情,她事先有耳闻。

  听说宿婉曾在沈听琰寄人篱下时带头欺负,两人在学校的关系极差。她以为沈听琰带宿婉过来是要亲手磋磨,正因如此,清晨听到的话,令她不禁愣住了。

  许姨笑着说道:“先生说了,您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我说。如果缺书就写名字,都会尽量弄过来。”

  宿婉喝粥的动作愣住。

  沈听琰的意思令她越来越不明白了。他为什么对自己这般纵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若是真的为了报复也说不过去,谁有这种癖好,看着仇人开心?

  “暂时没什么想要的东西。”宿婉想了想,缩回试探的想法。

  还是不要亲身测试沈听琰的耐性了吧。

  “哦对了,今天我要外出一趟。”

  “好的,您需要备车吗?”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出去。”

  沈听琰的车车牌号都十分特殊,知晓的人一眼便能认出来,出门大张旗鼓地坐着沈听琰的车,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被养在了他的身边。

  宿婉不愿招来风风语。

  回国之后,认识的几位旧友有事回来,都想见她一面。

  宿婉在家中休息太久有些无聊,正好跟他们喝下午茶,吃点点心打发时间。

  宿婉又补上一句:“晚饭不用留了,我会晚点儿回来。”

  “好的。”

  许姨一直都是用“您”来称呼宿婉。想想她的身份的确有些尴尬,叫什么都不太恰当,两人默认了这样的相处模式。

  宿婉回屋稍作收拾,换上羊绒毛大衣,毛茸茸的外套衬得一张小脸增添几分可爱。

  咖啡厅。

  宿婉的到场使大家顿时欢乐起来。一男两女,均是一同在英国留学的同学,有着深厚的吃火锅的友情。

  两个女生分别叫陆情,邹小栎,男生叫谢栩。

  谢栩见到宿婉第一眼便亮了亮,绅士地替她接过外套挂在衣架上。

  他们坐在包间,安静惬意,窗外能看到无垠的雪景,配上滚烫的热可可,简直是再幸福不过。

  “你还是喜欢喝小孩的饮料。”陆情笑她。

  “热可可含糖太高,偶尔才会喝。”宿婉扬起唇,笑眯眯地看着她,“美式咖啡太苦,我不喜欢糖块的味道。”

  谢栩忍俊不禁:“真的像小孩一样。”

  其他两名女生都开始起哄,眉飞色舞地表示谢栩可从来没有这样夸赞过别的女生。

  宿婉笑而不语,跳过了这个话题。

  谢栩对她有意思不是一天两天,但她拒绝的也很明白。幸而对方并非是纠缠不清的角色,宿婉才不至于抵触跟他一起喝下午茶。

  “婉婉,你最近在做什么?”

  “啊……看看书,写写东西。生活很清闲。”

  “我听说了你们家公司的事情,没有事吧?”邹小栎关切地握住她的手,“有难题一定不要藏着,我会尽力帮你解决的。”

  “我知道,谢谢你们。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宿婉朝她们感激微笑。

  谢栩在一旁听她们说话,抿了抿唇,对宿婉说道:“我已经在上手管理家业了,是绝对有资格决定一些事情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他听说过宿婉的事情,知道她的难处。

  宿家这么大的亏空突然解决怎么可能,他只怕宿婉接下来要受苦。

  如果她不介意的话,他愿意顶着压力保护她。

  哪怕再艰难也一定不会撒手。

  他娶定了宿婉。

  提到宿家公司问题,就难免会牵扯到沈听琰。宿婉笑笑地岔开话题,开始聊起咖啡厅。

  “这家咖啡厅很不便宜吧,我记得是私人会员制度。”

  她听他们提起过,虽然只是一家咖啡厅,点心和饮品用料都是极其精致。当然,价格也不至于过分离谱。

  最重要的是,从这里能眺望到皑皑雪山,偌大的地方一人都无,风景极美。

  贵的不是咖啡的价格。

  而是会员资格。

  被包起来只用看风景的雪山,仅仅只有一家咖啡厅经营,当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当然,他现在地位可了不得。”

  “谢家的公司都是他的,怎么着也有资格拿到了呢。”

  谢栩谦逊地笑笑。

  “之前听你们说起过,就托关系弄到了。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哟哟哟,谢栩他又开始谦虚了。”

  “可不,对面坐着我们倾城倾国的大美女呢。”

  ……

  他们笑着闹着,转眼就到了晚上。

  宿婉在一旁听他们叽叽喳喳聊个不停,主要还是两名女生的战场。她断断续续地吃着糕点,看窗外的雪景。

  这家咖啡厅的审美令她十分欣赏。

  “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

  “婉婉,别看啦!”

  宿婉回过神。

  谢栩体贴地将外套从衣架上摘下,递给几名女生。最后一件羊绒外套手感极好,触手仿佛还能感受到佳人的余温。

  谢栩心神一动,对她笑得温柔。

  几人下了楼梯,宿婉这才发现楼上还有一层。想必俯瞰的角度更高,更美。

  宿婉问道:“上面也是包间吗?”

  真可惜,以她的资格还不够拥有私人卡,否则宿婉一定会经常带着书过来喝下午茶,还能欣赏美景。

  谢栩顺着她指向的方向愣了愣,带着羡慕解释:“楼上一整层都是私人用户,我也说不清,但是我还不够资格上去。”

  宿婉哦了一声,了然地点头。

  他们的目光还交汇在电梯门口,却看到电梯旁的字数一亮,电梯门缓缓打开,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宿婉也有些好奇,想知道究竟是多么壕的大佬才能在上面待着。

  下一秒,她撞上了一双黑黢黢的狭长眼眸。

  宿婉:“……”

  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为了这该死的好奇心磨蹭时间,导致现在尴尬地撞面。

  身旁的两名女生低低倒吸气,均是看得有些呆了。

  她们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然而这样俊美清贵的男人还是头一个。

  谢栩注意到宿婉的视线也在直愣愣看着对方,心下不舒服,笑着说:“如果你想上去的话,下次我带你,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

  他想搭在宿婉肩膀,刚伸出手,掌心还没落在她软绒绒的羊绒毛外套的肩膀,忽然被一把黑色雨伞的纤长伞柄挡住。

  谢栩惊愕地顺着伞柄朝对方望去。

  男人苍白俊美的面容,神态冷漠得吓人。

  s..book269941630277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