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氛在这一刻凝固定格。

  男人的手修长瘦白, 稳稳握住一把黑色的长柄雨伞。他面无表情地盯着些许,不悦溢于表。

  两人身高接近,气势却天差地别。

  谢栩白净清秀的脸上布满了尴尬和错愕, 他的手还搭在冷冰冰的有些潮湿的伞柄上,怔愣片刻, 很快意识到自己在对方面前气势完全矮了一截。

  还是当着宿婉的面。

  谢栩的手倏然缩回,脸涨得通红,拔高嗓音说道:“你是哪位?先生, 您这么做不好吧?”

  男人没有回应他, 以一种近乎傲慢的方式无视了他。他慢条斯理地收回伞,将伞尖拄在地上, 望向宿婉。

  嗓音低低哑哑。

  “玩的还好吗。”

  语气颇像是对待溜出门的猫儿。

  宿婉顶着他的视线, 终于有些不自然起来。身旁是三位旧友,要么震惊要么愤怒,她更想表现出和沈听琰一点都不认识的样子。

  谢栩还没从被忽视的愤怒中醒过神, 听到他的询问,立即变了脸色看向宿婉:“婉婉……这, 这是你的熟人吗?”

  他这些年一直没有回国,还没时间结交桐城的新贵,自然是对他们的家世都不了解。

  身旁的两名女生却反应过来,倒吸一口冷气。

  “是、是沈听琰——”

  “竟然是他——”

  沈听琰?

  谢栩有听过这个名字。

  他回国准备继承家业后, 父亲便将桐城的达官贵族的名单统统交给他,叮嘱他一定要细细认住, 免得接下来出席大小活动认错人。

  出洋相事小,得罪人就很难收场。

  谢栩性格在国外莽撞直接惯了, 自家父亲还是相当了解他。

  名目繁多的名单中, 沈听琰是谢父特意叮嘱绝对不能得罪的人。他还记得谢父评价, 说此人以后必定能成就大业。

  谢父这样说,现在就连宿婉的目光也转向他,谢栩越想越难受。他今天若是低下头,明天还怎么约婉婉出来,如何能成为替她遮风挡雨的男人。

  宿婉轻咳一声。

  “以前的同学,我们不是很熟。”

  沈听琰想必也不愿意跟她搭上关系,宿婉自作聪明地认为她主动撇清,一定会让沈听琰高兴一些。

  男人原本冷漠的表情一步步崩塌,愈发地沉下来。

  不是很熟?

  所以,她是为了面前这个男人,跟自己撇清关系?

  谢栩听到宿婉撇清关系,不禁微微有些高兴。他以男人的直觉,当然能感受到对方对宿婉的掌控欲。宿婉愿意解释,就说明他们还没成关系。

  “哦,这样。”谢栩笑得温和有礼,努力让自己说话的气势更足,“我先结账吧,这位先生,婉婉等会还要去吃火锅,就不跟你叙旧了。”

  宿婉也想溜之大吉,默默地向谢栩方向挪。

  沈听琰的脸色愈发阴郁。

  现场剑拔弩张,所有人都十分不安,只想快点离开。唯有拄着伞的男人旁若无人,气场恐怖。

  他忽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叫宿婉:“过来。”

  宿婉愣了一下,意识到他在叫自己,掂量一番沈听琰说话的重量,磨磨蹭蹭地朝他所在的地方挪过去了。

  她刚动,谢栩立即跟上。

  “婉……”

  他的一句“婉婉”还没叫出声,站在对面的男人忽然打断。

  “你再敢这样叫她,我会杀了你。”

  沈听琰的嗓音低哑,语气平淡轻慢如谈论今天的天气,话里的分量却是令在场的人汗毛直立。

  “我没开玩笑。”

  黑黢黢的眸子冷漠地望向他,令谢栩瞬间僵立,浑身鸡皮疙瘩直冒,恐惧到表情凝固,嘴微微长着呆愣在原地。

  沈听琰的眼神告诉他,他说的都是真的。

  他真的会为了宿婉……

  杀了自己!

  他怎么敢?

  他真的敢!

  这是一个疯子!

  直至沈听琰将宿婉带走,背影消失在门后,满头大汗的谢栩瘫了似的忽然跌倒在地上,半晌说不出话。

  “你没事吧!”

  “谢栩,谢栩?”

  ……

  另一边。

  宿婉直觉地感受到不对劲。

  沈听琰的心情极差,比她认识对方的哪一天都要差,她能真切地感受到。

  偏偏他表情还是平静的,仿佛无事发生。

  宿婉被拉住手腕,沈听琰的手冰凉干燥,力气虽大却没有弄疼她。

  此时雪已经停歇,门口有人洒扫过,留出一条干净的道路。

  宿婉跟着他默然无声地上了车。

  私家车缓缓启动,宿婉坐在沈听琰的身旁,两人一句话没说,强烈的压抑感令她一动不动。

  沈听琰不高兴了。

  是因为占有欲么?看到她和别的男人待在一起,尽管不喜欢也不允许。

  想到这,宿婉生怕出现什么天凉王破的情况连累到谢栩。

  “那个,谢栩他……”

  沈听琰向她投来冷冷一瞥,宿婉识相地闭了嘴。

  两旁的车窗掠过一排排树影,宿婉问:“我们这是去哪里?”

  “你不是要去吃晚饭么。”

  他的语气平静无波:“我带你去。”

  “……”

  宿婉就算是再迟钝,也能意识到他对方才的事情耿耿于怀了。

  “其实我刚才的犹豫没有别的意思,只不过不想……”宿婉难得解释一番。

  现在的和平相处很友好,她很满意,犯不着去激怒沈听琰。

  她吧嗒吧嗒地说着,沈听琰便看到那张红唇一张一合。

  和平日里在别墅的素面朝天不同,今天涂了口红的唇格外娇润艳丽,简直是在诱人犯罪。

  她见自己都从未如此郑重其事地收拾过。

  沈听琰眼睛微微眯起。

  于是,在宿婉呆愣的注视中,他一手勾起她的下颚,拇指指腹重重地揉搓两下,将梅子色晕染开。

  手指触到的唇瓣极柔软,令他不自觉地加重力道,甚至想恨恨地咬一口。

  沈听琰的喉结一动。

  他动作粗鲁地擦拭掉她唇瓣上的口红,再用纸擦干净指腹的艳色。

  宿婉有些不淡定了:“?”

  这又是什么操作。

  “下次不允许。”不知为何,沈听琰的嗓音愈发地低哑了,“别涂。”

  果然,尽管晚餐很美味,面对着面无表情的沈听琰还是很难吃的愉快。

  餐厅是包间,能俯瞰城市的大半夜景,繁华又美丽。

  宿婉想了想得罪一个睚眦必报男主的下场,还是决定缓和一下气氛:“这家店的风景很不错呢。”

  “很喜欢?”

  “唔……”

  “咖啡厅呢。”

  终于,终于要开始翻旧账了么?

  宿婉否认三连:“不好看,哪有这家店好,差太远了,肯定还是你挑的好。”

  沈听琰仔仔细细地端详她的微表情,冷冷道:“咖啡厅是我投资的。”

  宿婉:“……”

  他绝对是故意的。

  面对如此尴尬的境地,宿婉依旧维持住了风轻云淡,表情平静地说道:“怪不得,品味都是一样的高雅。”

  “喜欢那家咖啡厅么?”沈听琰放下水杯,慢条斯理地十指相握,“以后二楼就是你的。”

  宿婉惊了。

  这是得多么壕气才能说出的话。

  “这样的店我投资的还有许多。你可以随意去。”

  沈听琰声音一顿,语气冷冷的。

  “前提是,你不能再见他。”

  原本是一出苦大仇深的剧情,若是平常人肯定会感到羞辱,势必要抗争一下,表示什么要给社交空间的吧啦吧啦……

  宿婉不过几秒钟便果断答应。

  “好。”

  不见谢栩是好事。

  多年未见过沈听琰,不知他究竟经历过什么,疯劲儿倒是比原书更甚。宿婉清楚意识到,若是她再跟谢栩出去约一次饭,沈听琰的话就不再只是威慑。

  她对谢栩又没有多大感情,犯不着为了一腔怒火让其倒霉。

  宿婉点头:“我不见他了。”

  沈听琰等待着愤怒反抗的神情微微一僵。

  s..book269941630277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