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听琰足足反应了几秒钟。

  宿婉没得到回应, 疑地望向他:“还有别的问题吗,一起说出来吧。”

  “……没有。”

  像是掩饰似的, 他握拳低头咳嗽几声,宿婉表现非常关切地给他倒温水,示意他多喝点。

  天气太冷,弄感冒就不好了。

  沈听琰目送她倒水之后笑意晏晏的劝告,握着拳,神态有些怔怔。

  “……”

  不知是不是错觉,这顿饭的后半场, 气氛明显从僵硬缓和了许多。坐在对面的沈听琰依旧安静,但宿婉眼尖地注意到他多吃了几口饭。

  从少年时期就有偷偷倒饭的病, 现在依然不改浪费粮食。

  宿婉看了看他略显单薄的肩膀, 比自己还要瘦削的样子,真怕风一吹就感冒了。

  在回去的车上,宿婉还在拉扯她的养生经。

  “平时要注意别吹冷风, 出门戴口罩。饮食方面我有经验,可以跟你讲讲……”

  她闲着无聊,又看沈听琰病弱可怜,成日的咳嗽, 不知书中的名医何时才能出场救治。

  一方面是旧疾,一方面也有自己作的原因。

  像沈听琰那样不把身体当回事,再耐抗早晚也会出事儿。

  宿婉循循善诱, 苦口婆心。

  坐在身旁的沈听琰面冷漠地盯着她,眼睛里涌动的情绪近乎温柔。

  一个说,一个听。

  车辆在雪夜中飞驰而过,雪又渐渐地下起,黑夜泛着暗粉, 耀眼无垠的雪白蔓延着,将一切遮掩,只余下干净的雪白。

  一如他此刻的神情。

  别墅的阿姨看到沈听琰撑着伞将宿婉送回来,惊愕到眼睛都睁大了。

  雪夜中的男人身穿黑风衣,一手执黑伞,伞骨纤细,手背修长有力,在白茫茫的世界中冷淡疏离,格格不入。

  偏偏他的身旁有女人并肩行走。

  绒大衣,脸蛋粉扑扑,一边走路还怕冷似的跺跺脚。

  男人低垂眉眼望向她,自己都未曾察觉到自己有多么温柔宠溺的神情。

  “不要熬夜工作。钱什么时候都挣不完,好好活着才最重要。”

  宿婉站在别墅门口的地毯上跺跺脚,将鞋子上的雪跺掉后,终于结束了今日的养生感。

  沈听琰肯定全程不耐烦,想把她从车里丢出去。

  但若是能听进去一句半句,也是好事。

  宿婉就当自己做了一回好人。

  现在,好人做完了,她得回去好好洗澡睡一觉。

  表面上还是稍微装模作样地等待着沈听琰离开。

  “先生。”

  管家走上前接过雨伞,笑着说道:“您现在就回公司吗还是?”

  沈听琰用余光瞥了一眼宿婉。

  表面上安分守己,一双漂亮的眼睛早就神游天外,不知想什么去了。

  他不动声地收回视线。

  “不回了,在这里留宿。”

  管家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那现在就安排人准备。”

  宿婉神游中,正准备离开,便听到沈听琰留宿的消息。

  宿婉:“……”

  这场面真是像极了古代许久没有宠幸冷落已久的小妾,今天突然动了心思要留宿的场面。

  她在心里默默吐槽两句,随即出无害的微笑。

  “那你好好睡,我回……”

  “我回屋工作,一小时后见。”沈听琰就这么自顾自地决定了。

  宿婉思考几秒钟反抗的下场——

  “好。”她非常顺从地应下声。

  又来了吗?在温情过后的虐爱,总是来得如此猝不及防。

  宿婉在洗漱的时候也在脑补小剧场。

  最近些日子的时间流速不仅没有放快,反而越来越慢。思来想去,只能因为沈听琰还没放下执念。

  只有沈听琰想开,放过她,不再有报复的想法,她才能结束这个世界的任务。

  宿婉只想对了前半部分,万万没想到后面的发展跟她想象大相径庭。

  她抱有好好顺让对方放下昔日恩怨的期待,非常准时地抵达沈听琰的书房。

  “咚咚咚。”

  “进来。”

  沈听琰换掉了风衣外套,穿着一身休闲服,宽松长袖长裤,黑发略显凌,应该是被手随意抓过。

  家居式的穿着打扮立即减少几分的疏离气质,令他看起来好接近了一些。

  沈听琰坐在沙发上,一手撑着下巴,以眼光示意宿婉可以坐在身旁。

  小茶几摆着电脑,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看着就头疼。

  当一名主角也是很不容易的。

  生死危险,熬夜工作,动不动就得打脸或是被打脸,搞不好还得当时间管理大师在多名红颜知己中游走,过着痛并快乐的生活。

  不知沈听琰的红颜知己已经积攒了几位。

  宿婉的八卦心短暂存在两秒。她看到自己上次没有看完的书还在桌上摆着,便大大方方地坐在沈听琰身旁,捧着书继续看。

  沈听琰果然是有让她陪着工作的意思。

  一人工作,一人读书,倒也不无聊。

  宿婉翻书时的声音缓慢又清脆,若是搁其他人,早就会被沈听琰从书房撵出去。

  此刻的他却表现得很是安心。

  就好像,宿婉在身旁发出动静反而在提醒他,宿婉一直陪在他的身旁。

  寂静的夜晚,偶尔有书页翻动,或是点击鼠标敲键盘的声音。

  期间宿婉看书看累了,便会凑上去看沈听琰在做什么。

  价值上千万的商业机密毫无保留地呈现在她面前,沈听琰却丝毫不在意她会看到什么,甚至还不动声地挪了一下电脑屏幕的方向,好让她看起来眼睛更舒服些。

  宿婉看了一会儿便开始打哈欠。

  她窝在沙发上,盖着毯,小小地眯起觉。生物钟在提醒她睡觉,沈听琰还没有结束的意思,宿婉也不好起身走人。

  不知是窗外的雪景太过美丽,还是沙发太过柔软,房间又很暖和,宿婉如小鸡啄米点着头,脑袋晃悠着歪到一边去,恰好落在沈听琰的肩膀上。

  硬邦邦的,枕着有些不舒服。

  宿婉糊糊地惊醒了,立即意识到自己倚在沈听琰的肩膀。

  沈听琰也明显意识到了这件事,并且,及时打断宿婉苏醒的蓄力。

  他用一手护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抱在怀里,让宿婉的头倚着自己的胸膛,修长有力的臂膀稳稳搂住她的腰肢。

  宿婉徒劳地挣扎了一下,无奈力气太小,根本没有任何的威慑力。

  沈听琰的身体就像一个保温暖炉,源源不断地传送着温度,却又不至于太热。

  温度刚好,怀抱的力度也刚好。

  宿婉实在是太困了,刚清醒了一会儿,又困意袭来。她没有过多的力气去跟沈听琰较劲。

  若是他想抱,就抱着吧。反正又没少几块肉。

  沈听琰又不能怎么样。

  她咸鱼而乐观地想。

  s..book269941633131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