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的她再一次深陷泥沼, 怎么都拔不出来,她只能尽力挣扎, 偏偏越是挣扎,陷进去的越深。

  “唔……”

  宿婉突然惊醒。

  她了眼睛,糊糊地望向窗外。飘零的雪花正下得漫不经心,庭院外的一棵大树树枝顶着簌簌的雪,微风一吹,便纷纷扬扬地散落。

  窗外,熹微的光透过轻薄的云层, 渐渐地亮了起来。

  宿婉偶尔也有躺在椅子上睡一半突然惊醒的情况。

  经常会感到浑身冰凉,立即裹上毯子。但这次不同, 她的浑身被裹上一层暖融融的温度, 令宿婉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她很快意识到自己在另一个人的怀抱之中。

  宿婉轻轻抬起头,便看到沈听琰紧闭双眸。他的睡颜静谧柔和,毫无攻击力, 呼吸均匀,睡得正沉。

  沈听琰的双手正紧搂着她,即使睡着了也没有松开。

  “……”

  宿婉寻思一番吵醒沈听琰的后果,决定按兵不动。

  她有些纳闷, 睡在沙发上,怀里还抱着一个人,能睡得如此踏实真不知道沈听琰是怎么想的。

  难道是她记错了。

  沈听琰不是有浅眠易醒的病么。

  怎么现在睡得像是天塌下来都不为所动的样子。

  怪不得做梦梦到深陷沼泽挣扎不开, 沈听琰抱得这么紧,根本是把她当做了大型的玩偶吧。

  宿婉在心里默默吐槽。

  她没了睡意,便仰着头端详沈听琰的脸。沈听琰生的的确极好,五官秀丽出挑,眼型狭长凌冽, 她都能回忆起他醒着的时候,一双漆黑的眸子微微一转,便能让人打个激灵。

  对,就是这样的黑沉沉的眼眸——

  两人四目相对。

  宿婉眨巴眨巴眼睛,非常淡定:“早上好啊。”

  沈听琰醒的悄无声息,若不是那双眼睛看向她的时候轻微眨动,她几乎要以为他在梦游。

  就在她思考着要不要说点什么的时候,沈听琰忽然低垂下头,温热的呼吸在头顶轻抚而过,轻轻一碰又回到原点。

  “早啊。”他的语气如此自然,带着鼻音的沙哑,就好像演练过无数遍。

  宿婉倒是愣了一下。

  他淡然自若地从桌上拿起手机:“时间还早,你困么。”

  “我清醒了。”宿婉坐直身体,“吃完早饭再回房间补觉。”

  “嗯。”

  终于松开手,宿婉重回自由不但没觉得舒服,反而冷飕飕的。她连忙拿起一条毯子披在身上裹紧了。

  怀中柔软的芬芳陡然消失,沈听琰快速地眨了一下眼睛,有些怅然若失,表面上却丝毫不显。

  “回房间洗漱吧,等会一起吃早饭。”

  宿婉得令。

  一顿早饭吃得和谐又安然。沈听琰安排的阿姨做饭极合口味,宿婉不自觉地就吃多了。

  她转过脸,沈听琰吃得极少,筷子挑剔地停在碗上。

  “总是这样虐待胃不行的,你昨晚就吃得少。”

  宿婉意思意思地关切一下,十分虚情假意,手上的动作没停,说着就夹了一块生煎放到盘中。

  黑的筷子拦住。

  在阿姨和宿婉震惊的注视中,沈听琰将生煎夹回去,淡定地吃下。就连咀嚼也是慢条斯理,吃相十分好看。

  “再夹两块。”他使唤她。

  宿婉:“……”

  什么病!

  她不情不愿地给沈听琰又夹了两块,这是盘中最后的生煎。不过幸好还有小笼包没吃完,宿婉一边吃小笼包一边用余光瞟沈听琰。

  对方似乎没有虎口夺食的意思,吃完生煎后将剩下半碗粥喝干净。

  “我去公司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沈听琰还有一堆繁忙的工作要做,宿婉目送他离开,便看到许姨走上前,笑盈盈地感激说道:“先生好久没有吃这么多早饭了。”

  “多吗?”宿婉望向自己空的碗碟。

  “是啊,希望你以后能多劝劝他,让他多吃点儿。”

  宿婉心想,沈听琰又不是她什么人,哪能她说什么就听什么。

  她还想要那家咖啡厅vip呢,他肯给吗?

  嘴上说说的话,恐怕早就忘了。

  “哦对了,先生说那家咖啡厅是他名下的财产,您若是想去随时都可以,嫌吵的话,一楼就不营业了。”

  宿婉瞳孔地震。

  “先生还说,桐城有不少他名下的店铺,今天拿名单给您过目,想要的话都留着,随时可以去。”

  宿婉瞳孔二次地震。

  “还有您上次提过的书,今天就能到,请问您是要放回房间还是放到书房就好?”

  宿婉:“……”

  她忽然觉得,跟沈听琰一起生活。

  真好啊。

  ……

  宿婉在沈听琰的别墅待了一段时间,宿父宿母一直牵挂着,有事没事便苦大仇深地询问她最近情况。宿婉照实回答,他们两人越难受了,一心以为宿婉肯定在骗他们。

  并且,骗的过于拙劣。

  “婉婉,有时间就回来吧。”

  “爸爸妈妈都想你了!”

  连环夺命call再加上宿婉惊觉最近日子过得□□逸竟然开始长肉,便想着回去散散心。

  一到家,两人嘘寒问暖,无比关切,辞中可见想象力之充沛。

  大概在他们的心目中,宿婉已经被沈听琰迫害到身心俱疲,无比绝望,在小说中的用词,“像只破碎的洋娃娃”之类的形容吧……

  宿婉忽然一阵恶寒地搓了搓肩膀,岔开话题。

  确定女儿真的没事之后,两人这才喜忧参半地放下心。

  他们两人在宿婉去了沈听琰那里之后多方打听过。听说有几家世家的权贵都看上了沈听琰,也听说有比宿婉更出挑的女人送上门。

  至于后面沈听琰是什么态度,风风语五花八门。

  夫妻俩想想也是,沈听琰年纪轻轻能做到这样的位置,背后没有推手,说什么都是不信的。

  青年才俊被看上也很正常。

  只是可怜他们婉婉,不明不白地跟着沈家那小子,还要在外面被人耻笑。

  现在桐城隐隐有流的苗头,传着宿婉和沈听琰不清不楚的关系。

  他们当然不愿意宿婉因此毁了名声。他们女儿以后还要风光嫁人呢!

  “婉婉,明天宴会带你出席。”

  “年轻人多,到时候你多交交朋友。你出国出的太早,都没什么社交圈。”

  明天是一个世家的宴会,请的都是来往的朋友伙伴,同样也有年轻的子女们结识。

  两人想得很通透。

  按照沈听琰的格,保不准哪天就厌了,不如让宿婉趁早结识新人,免得年纪轻轻被沈听琰昏了头,竟然还当着他们的面夸他。

  宿婉本想拒绝,听到朋友也会出席,心思便活泛起来。

  上次一别之后就再也没见过,有些话还没当面说清。

  想了想,宿婉点头同意。

  一家人聊天吃饭,直至晚上司机送宿婉回去,夫妻两人泪眼挥别。宿婉坐在后排看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还有些哭笑不得。

  深夜。

  “今天去了宿家,晚上回别墅,说是明天要出席宴会。”

  男人正在翻阅文件的神情一顿,唇抿成冷淡的直线。

  “嗯。”

  “先生,您没有什么叮嘱的话我——”

  “明天好好照顾她。”沈听琰的嗓音低哑,伴随着一阵咳嗽声,叮嘱也是断断续续的,“……有什么事,同我说。”

  “知道了,先生。”

  司机神一凛,顿时明白沈听琰话中的分量,谨慎地点头。

  他这是,打算要护着宿婉了。

  ……

  翌日。

  宿婉定时定点地出现在宴会。

  宿父宿母精神抖擞地带着她进入二楼,宿婉所到之处,便有陌生的宾客们不住地朝她的方向望去。

  待到看清了她的父母,都才搞清楚她是哪家的千金。

  如此清丽绝美的面容,父母真是天大的造化才会养出这样漂亮的女儿。

  当然,也有不和谐的论。

  “听说被沈家那人包.养了啊……”

  “要不然宿家怎么一夜起来了呢!”

  “我都听说她跟沈听琰一起吃饭……”

  “啧啧啧,以侍人不长久,迟早有一天也会被人抛弃……”

  听清他们的话,宿氏夫的脸不禁有些变了。

  s..book269941633386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