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没有把他们的话放在眼里, 只当做没听到,平静地越过一众视线, 然后,旁若无人地捻起糕点吃了起来。

  闲碎语的宾客们表情一窒。

  耳朵聋了还是怎么回事,分明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爸,妈,你们去忙吧,我在这里转一转。”

  “你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

  “没事的。”

  参加宴会的都是交好的名流,自尊和体面会让他们表面上维持着良好的教养, 顶多讽刺几句,又能把她怎么样。

  宿婉对于语攻击百分之百的免疫。

  夫二人相视一眼, 犹豫了一下还是同意了。年轻人的圈子需要自己来融, 他们帮不到多少忙。

  两人一离开,肆无忌惮的谈论声更大了。

  宿婉环顾一圈,果然如想象中一样, 都是面貌姣好的年轻女孩们扎堆。

  她们之中有好奇,嘲讽和鄙夷者亦是甚多。

  宿婉无视的态度激怒了沉不住气的人。

  “喂。”

  两名女生拽着扭扭捏捏不愿意上前的漂亮美人上前,瞪着她说道:“你跟沈听琰什么关系?”

  宿婉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们一眼,随即不感兴趣地收回视线。

  她东张西望找寻两名朋友, 半天都没找到。

  “我跟你说话呢!”

  “哦。”宿婉被打扰,又将目光投向对方,“所以呢。我必须要回答吗?”

  对于这种明显上门找茬的人, 宿婉并不愿搭理。

  说的越多对方越上头,她没有兴趣和她们纠缠。

  “沈听琰和姜家要结亲了!”

  “我们姜宁宁没听过吗?你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得上!”

  被护在身后的女生俏脸通红,扭捏着说道:“也不必……”

  宿婉全程走神。

  无聊的路人甲剧情,无聊的羞辱……

  原书中,肯为男主赴汤蹈火的女人们如韭菜般一茬割一茬, 宿婉无意参与到她们的争吵之中。

  她决定打破僵局。

  “事实上,沈听琰心里早就有人了。”

  宿婉在她们震惊的目光中假模假样地擦拭眼角:“应该就是你吧,他爱而不得的人,我在他眼里毫无地位的。”

  姜宁宁俏脸一红。

  “真、真的是这样吗……”

  “是啊,他上次喝醉,好像叫着谁的名字……”

  旁边几位漂亮的女立即变了脸,将矛头转向了姜宁宁:“他喜欢的怎么可能是你?”

  “宁宁,我们不是好姐妹吗?”

  “你们什么时候的事情?!”

  ……

  若不是怕她们之中有人清醒,宿婉真想留在那里吃瓜看戏。

  可惜今天不是看戏的好时候,她默默向后退,趁溜之大吉。

  办公大楼。

  男人低哑的嗓音沉默片刻问道:“……真是这么说的?”

  “是的。”司机表情诚惶诚恐。

  若不是沈听琰叫他默默跟着,他也不会听到这样的话,现在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沈听琰不怒反笑。

  “挺好。”

  “那,先生……”

  “今晚回别墅。”

  “明白了!”

  司机提前为宿婉默哀。沈听琰最讨厌别人在外面传他的风风语,其次就是在他的头上耍小心思,这下,宿婉应该真的要遭到沈听琰的厌弃了。

  沈听琰有心上人的消息很快便在圈子中传开了。

  宿婉没能见到朋友,连宿父宿母也是临时打招呼后就回到家中,跟没事人一样。

  突发事故,她也是万万没想到沈听琰的人气如此之高,她这样无辜的人都成为了众矢之的。

  楼下响起汽车的引擎声,宿婉趴在阳台上一边甜筒一边向下看。

  还有什么比冬天吃雪糕更快乐的事情了呢。

  这一看不妙,冰淇淋球命运般地松动,从蛋筒无情坠落,啪嗒一声掉在了楼下男人的肩膀。

  上一次是白衬衫,目光凌冽。

  这一次是黑大衣,目光微微一窒随即恢复平静。

  宿婉干巴巴地解释:“我真不是故意的。”

  她才没有高空抛物的恶行。

  男人面苍白瘦削,眼型狭长凌冽,就在宿婉以为他要转身离开时,他忽然开口,嗓音比冬日的风还要凉:“过来。”

  果然,今非昔比,沈听琰再也不是隐忍的少年了。

  宿婉心知犯错,跟着他回到卧室。

  沈听琰的卧房以黑白灰为主调,冷冷清清。他合上门,转身对宿婉说道:“给我清理。”

  俯视的姿态有些居高临下的冷峻。

  宿婉拿起纸巾,默默给他擦拭干净。

  大衣的质地极好,想必价格不菲,幸好沈听琰不计较钱的问题,擦擦衣服没什么,若是让她赔她肯定不从。

  “擦干净了。”

  “还有这里。”

  沈听琰脱下大衣,衬衫领口处沾着几滴油。宿婉暗叹倒霉,抬起脚尖给他擦拭污渍。

  沈听琰的身量瘦高颀长,偏生又站得笔直,宿婉将头凑近了才能看清黯淡的灯光下弄脏的水渍。

  她的呼吸轻轻柔柔,黑发散,就像要靠在他的身上。

  沈听琰的呼吸了。

  “擦好了。”

  “换衣服。”

  “……”

  她眉一抖,望向沈听琰,对方表情冷漠,丝毫没觉得自己的话有不对的地方。

  当事人都不害羞,她只好依靠近了,缓缓解开衬衫扣。

  解开一颗。

  硬邦邦的线条感,结实的胸膛,锁骨纤细修长,颈窝处有一颗褐的痣,看得鲜明。

  “……”宿婉心晃了一下,表面依旧面不改,继续解开扣子。

  “啪嗒。”

  她刚解开,便听到低低的抽气声,男人低垂着头,呼吸灼热粗重,将她笼罩在阴影之中。

  第六感告诉宿婉,这样下去有些危险。

  她后退一步,便被抬起下巴,略显冰凉的薄唇轻轻咬住她柔软甜美的唇,随即恨恨然地加重力道。

  宿婉吃痛地惊呼,很快余音便被吞没在唇齿相连处,留下含含糊糊的嘤咛。

  他的手肘抵着墙,将宿婉纤细的腰肢搂紧了,啃咬她丰盈柔软的唇瓣。

  “我爱而不得?”他低低哑哑地问,随即惩罚地咬了咬她的唇。

  宿婉被堵得喘不过气,只能无力地拽住他的肩膀免得腿软滑到在地上。

  “我有心上人?”

  “醉后叫她的名字?”

  沈听琰一句一句慢条斯理地审问,在说话的时候已经开始..咬她的脖颈。

  宿婉身体敏感,被刺激得哆哆嗦嗦说不出话,眼角沁出泪珠。

  想躲躲不开,身体却又不自觉地向他靠近。

  “不是……”她断断续续地解释,“骗……骗她们……”

  冰凉的手掌在她腰.腹见巡梭,所至之处引起一阵阵地颤栗。

  沈听琰看着她楚楚可怜十分好欺负的样子,喉结不自觉地上下滚动,向来冷静自持,无动于衷的眸子里酝酿着无法抑制的情.,几乎将他淹没。

  随后,宿婉听到耳边响起低低哑哑的轻声呢喃。

  “你怎么知道的。”

  他是有心上人,是有爱而不得的存在,现在已经在最娇艳的时刻摘下来捧在手心,每日精心培育灌溉。

  宿婉是他的执念,也是他的一块心病。

  他已经做好纠缠一辈子的准备,却没想到能等来她的回应。如此明朗,轻快的温柔,几乎要治愈他干涸的内心。

  胸口的野兽在沸腾,在叫嚣。

  宿婉在情.动时混沌抬头,撞上一双近乎温柔的眼眸。

  有什么在她胸口轻轻撞了一下,令她的心跳短暂停滞。

  宿婉恍悟。

  原来——

  宿婉醒悟的太迟,待到她清醒之后已经被吃干抹净,若不是初次身体承受不住,恐怕今天就要交代在床上了。

  窗外大亮。

  散的床铺和衣服,男人不知疲倦地在亲吻她的肩膀。眼看又要拱火的架势,宿婉连忙制止。

  “我疼。”

  简单一句话,沈听琰将她抱在怀中没有松开的架势:“哪疼,我看看。”

  宿婉:“……”

  昨天还是禁欲人设,现在躺在床上的是谁?

  真没想到平日里看着冷淡自持的男人,在这方面热情如火,病恹咳嗽的时候仿佛都是宿婉在做梦。

  她捂着腰咬牙。

  说快乐的确很快乐,就是快乐持续的太久,与想象中不符。

  沈听琰低头吻了吻她的鬓角,她被当做珍宝似的搂在怀中。

  宿婉犹豫了一下,说:“你说的那个爱而不得的……”

  头顶响起低低的叹息,似是在叹她的迟钝。

  “是你。”

  “啊。”四目相对,她一时间有些无了。

  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黑发,在指尖缠绕拨弄。沈听琰对于昨天的事情还有些耿耿于怀,便问了出来:“为什么在宴会上说这种话。”

  就好像她不曾在乎过他的想法。

  宿婉眨巴眼睛。

  她是有些没心没肺,在危机时候总想着自保。不过若要说出这种话,沈听琰总该要生气的。

  更何况,她也并非要让他背上一些猜忌。

  虽然她原先也是这么认为。

  总感觉,原本是一部大男主的升级流爽文,被她这个炮灰的存在蝴蝶了一些发生的事情。

  “如果不那么说的话,我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了。”

  “你怎么会成为众矢之的。”

  男人将她搂紧,嗓音有些漫不经心的,说出的话不容置喙。

  “有我在,我给你撑腰。”

  s..book269941633424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