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同他相处的时候总是淡淡的, 平静的,仿佛风一吹就能轻飘飘离开。哪怕她就在他的身边, 也让沈听琰感觉极不踏实。

  他只想将她紧紧抓在手心,哪怕是用过分的手段,私心使然。

  沈听琰低垂着头,眉眼深邃,怔怔然地盯着她。

  此刻的温热手心,习惯地关切,似乎渐渐将藏于心中不安的褶皱一点点捋平。

  哪怕他爱的更多, 哪怕她只是被动的选择,他也认了。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

  男人的嗓音是低低哑哑的温柔。

  “哪怕不在, 我也会找到你。你是属于我的, 即使你挣扎痛苦,你也是属于我的。”

  宿婉悠悠醒来,窗外大亮, 男人紧握着她的手,将她抱在怀中,正瞧着她。

  宿婉愣了一下。

  “昨夜没睡好吗?”

  “没有。”

  沈听琰轻碰她的额头:“只想多看看你。”

  宿婉只觉得男人有时候孩子气来的莫名其妙,令她有些好笑:“哪天不是看, 以后天天看,总有烦的时候。”

  宿婉不知道的是,沈听琰听到“以后”二字, 眼底漾起沉沉的温柔情愫,几乎能将人融化。

  这是否代表,宿婉将他划入了自己的未来,在做着无意识的保证呢。

  沈听琰低声问她:“在别墅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

  外界都传宿婉被沈听琰禁锢在别墅,没有人生自由, 狗仔媒体更是编撰出各种奇奇怪怪的传闻。

  当事人对于现状似乎没什么不满,每天吃吃喝喝过着咸鱼而快乐的生活。

  宿婉想了想,认真回答:“没有。”

  生活从未有过这样顺心的时候。哪怕沈听琰经常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得极为冷漠,她却能感受到冷漠的外表下是深沉的温柔。

  她承认她的确是心动了。

  每当沈听琰在床榻之间,在私人相处时过度放纵她时,将她捧在手上生怕她受到任何的痛楚。

  他的神情都令她忍不住想沉溺其中。

  明知道这只是一个世界,宿婉还是想好好地陪着他度过这本应该孤独的一生。

  原书中的结局,沈听琰拥有庞大的商业帝国,掌握了经济命脉。

  他坐在黑长椅上回忆自己的大半生,画面如走马灯般掠过,最后却停留在七岁那年的生日。

  父母都陪伴在他的身边,夏天灿烂炙热,美好得令人想要落泪。

  经历过这样悲惨的过去,还能好好地爱着一个人,真叫人心疼。宿婉伸出手轻轻碰他的面颊,手被沈听琰忽然握住。

  他问道:“怎么了,如果有不开心的地方跟我说。”

  宿婉问:“你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么。”

  沈听琰再一次怔然。

  “对我也没什么愿望吗?”宿婉眨巴眼睛,“比如说,一直待在你身边。”

  他讶异地停顿片刻,像是经过大脑迟钝运转终于体悟出宿婉的意思,冰冷苍白的面容愈发地柔和。

  他望着宿婉的目光,就像在端详这世间最美好的珍宝。

  心里一直是这样想的。

  若是她敢离开,他一定会叫她痛苦,让她后悔,让所有敢染指她的人统统丢掉命。

  但是真的走到那一步,他真会动手伤害宿婉吗?

  脑海里响起的问题立即就有了答案。

  舍不得。

  即使宿婉万般伤害他,即使她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他发疯也不会伤害她。他只不过会再次从人间堕入地狱,从此爬不起身。

  沈听琰的嗓音沙哑低沉。

  “如果你抛弃了我和别人在一起,我也没什么办法。但是,但凡你有一丁点对他不喜欢,我都会借机要了他的命。”

  “想把你锁在身边,但是更想叫你开心。”

  这些想法,以前的他从来不会有。

  似乎是宿婉正在渐渐地改变着他的想法,让他不再如以前的偏激。

  或者说,她在给他足够的安全感。即使现在宿婉这样询问,沈听琰依然觉得,她不会离开。

  沈听琰在她的眼睛上留下一吻。

  “还有,你不能忘记我。毕竟我们还有再相遇的时候。”

  哪怕是以一粒星球尘埃的身份相遇,只要能留在身边就足够了。

  听到这句话的宿婉不禁怔然。

  离开这个世界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相遇的时候了吧。沈听琰只不过是一本书中的虚构人物,如何有“来世”可呢。

  就像她也不知自己从何而来,为什么又在茫茫世界中穿梭。

  这样美好的祈愿,就真的仅仅只是祈愿了。

  沈听琰沉默片刻,又缓缓补上一句。

  “如果真有那一天——希望我死的时候,你能为我留一滴眼泪。”

  “……”

  让他知道,宿婉这一辈子心里都记得他,他心中的执念才能彻底放下。

  宿婉在他的唇上印下轻轻的吻。

  “我会陪着你的。”

  这一世对于沈听琰来说,就真的是一辈子了。如果可以,她愿意陪他走到生命最后一刻,以陪伴的身份看他建立起书中的商业帝国。

  沈听琰忽然紧紧抱住她,像是要碎她般,紧紧抱着,不愿意松手。

  他罕见的,孩子气地嘟囔。

  “不许反悔。”

  一年后。

  宿婉和沈听琰举行婚礼。

  当事人不喜吵闹,于是只请了亲朋好友在国外完成婚礼。

  媒体各种传闻沸沸扬扬,沈听琰真的娶了宿婉,令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原以为沈听琰只不过是浪子,不愿承诺。

  有猜测宿婉怀孕迫,或是拿捏什么把柄,更有甚者将两人形婚,沈听琰在外红颜知己众多的场面描绘的掷地有声。

  谁知他心情极好的时候接受采访,这才将真相公布于众。

  “是等了很久的如愿以偿。”

  男人身姿清瘦,捂着唇轻轻咳嗽两声,神情却是罕见的平和。记者听到他这番论,惊讶地面面相觑。

  这一场婚姻,竟然是沈听琰爱而不得,终究得偿所愿?

  采访播出的当天,原本只是金融杂志的业内采访,却因为当事人过高的人气引爆热搜,留下令人津津乐道的传闻。

  这一场婚姻究竟如何,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多年后。

  沈听琰建立的商业帝国留下了传奇,有多少关于他的书籍,杂志,纪录片和报道,统统离不开“那个女人”的桃.传闻。

  传说夫妻二人恩爱有加,婚后育有一子,健康美满。

  传说宿婉身体娇弱,生孩子时差点难产,这么多年真的只留下一个女儿来继承家业。

  传说沈听琰在外铁血,在家中却十分依恋妻子,一天都离开不得。

  传说……

  宿婉生了孩子之后,身体便虚弱许多。

  以前总说沈听琰身子虚,她现在反倒开始多了许多忌讳。沈听琰不厌其烦地陪护着她,更是砸进了不少的钱。

  可惜,沈听琰的夙愿并未实现。

  她还是走在了沈听琰的前面。

  宿婉离世的那天,所有人都禁止进入病房,包括在门外痛哭的女儿。

  沈听琰坐在她身旁,紧握着僵硬冰凉的手,像一个人偶一般一动不动,就这么坐了一天。

  门外,医护人员焦急万分,生怕这位商业巨佬在这里出了事。

  二人的女儿眼眶含泪倚在丈夫身上,闻只是摆摆手,说:“让他们独处吧。我爸他……还没缓过劲。”

  他需要时间。

  病房内寂静万分,隔音极好,丝毫听不到楼道的杂音。

  安静到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空的,虚假不真实。

  沈听琰在病房里整整枯坐了一夜,这才出了门。出来的时候,他的神情平静,却仿佛行尸走肉,没了精神。

  所有人都不敢在他面前提宿婉的名字,把这当做一个忌讳。

  沈听琰依旧和往日一样生活,只是精神大不如从前,咳嗽的旧疾重染,工作时时常咳嗽。

  宿婉走后的一年多时间,他加速完成许多事情。

  比如将公司移交到女儿手上。

  比如斥巨资开展项目研究临产之类的疑难杂症。这一项目的基金是以宿婉的名义捐赠。

  比如清算名下所有的事业……

  待到公司移交之后,他终于能歇下来,回到那栋重修过多少次的别墅,坐在阳台上看着窗外灿灿花海。

  沈听琰也曾想过无数回,若是他去世,脑海最后一刻会回想什么。

  是这一生吗?

  是痛苦还是欢乐?

  他的双手搭在扶手椅上,晒着太阳闭上眼睛,暖融融的光毫无缝隙地渗透着皮肤。

  沈听琰开始回忆起这一生。

  幸福的童年,痛苦的回忆,压抑的情绪……直至遇到宿婉。如走马灯般跑过的净是她的笑脸。

  有歪着头的,有奔跑的,也有抱着孩子朝他苍白地笑着的……

  她总是同他说,人生太苦,要开心度过。

  沈听琰依照做,哪怕她走了,自己也会好好生活,按时吃饭,照顾好自己,免得她在另一个世界也照样担心。

  而现在,他终于将所有未完成的事情给了一个圆满的结果。

  轻柔的晚风吹拂面颊。有窸窸窣窣树叶被风掠过摩擦的响声,有叽叽喳喳的清脆鸟叫声,窗帘抚动的声音,阳台上挂的一串风铃响声——

  他似乎真切地感受到宿婉临终前所说的这些话的真正意义:

  这是一个美好的世界,值得他去喜爱,去感受。

  这是很好,很长,很圆满的一生。

  呼吸声渐渐地悠长,微弱下来。

  第一缕落日已经被晚霞带走,只余留瑰丽的颜,一如她睡熟的面颊,漂亮的令人心惊。

  沈听琰临终之前,脑海浮现最后一幅画面。

  是宿婉。

  她凝视着沈听琰,终于还是向他伸出手用微弱的力气紧握住,笑着说道:“我不会流泪的,因为跟你生活太开心了。”

  她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眶湿润。

  他的记忆留在这一刻,眼角缓缓沁出泪水,顺着面颊滑落。

  s..book269941634019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