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再一次回到漂浮的虚空之中, 漆黑的,朦胧的空间, 伸手什么都不到。

  她静静地等待这个世界倒计时结束。

  抽离情绪。

  抽离记忆。

  抽离……

  [即将开启下一个世界]

  [倒计时,三,二,一……]

  宿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新的世界。

  还没看清所在的地方,先是嗅到了一股芬芳的香味。如檀香,香味悠长, 令人昏昏沉沉,只想倒头再睡一觉。

  可是隐约地, 又闻到了血腥味儿。

  “……”

  不知躺在哪里, 坚硬冰凉,膈得后背生疼,从头到脚地不适, 令宿婉渐渐从睡梦中清醒过来。

  她昏昏沉沉地一手拄着地面坐起身,只看到宛若密室的漆黑空间,以她为中心划出圆形阵法,四周是青得发黑的墙壁, 不知是什么材质所致,竟笼罩着黑的雾气。

  距离约莫几寸的距离,瑞兽紫香炉正冉冉冒着香烟, 两根细长的香是诡异的黑,燃烧半天也没少几分,倒是香味儿很浓。

  宿婉咳嗽一声,吸了口气,便觉得脑袋又开始不清醒起来。

  她踉跄着站起身, 脚直打摆,一不小心踢翻香炉。

  咣当一声,香炉倒扣在黑的地面,青灰的灰尘洒得满地都是,两根细细的香折断,就这么丢在了地上。

  香灰似是唤醒了某些奇怪的存在,脚下一圈圈纹路忽然亮起,银黑的雾气缭绕愈发严重,恍若实质,在宿婉的身旁飞快穿梭后,随即嗖地一声飞了出去。

  宿婉全程看傻了。

  她的神志渐渐回炉,看到地上断裂的两根香,想也不用想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方才脑袋昏昏沉沉,这两根香肯定是罪魁祸首。

  如此诡异的密室还是第一回见,排除密室逃脱,排除拍戏的可能,宿婉低下头,便看到自己身上穿着一袭玄绣金纹长袍,脚踩一双同款黑靴,一双素净的手沾着已经凝固的黑红血。

  她擦了擦自己的脸,果然又擦出一些血迹。

  莫不是——

  不待她探索奥秘,正对面的石门忽然缓缓打开,黑黢黢的幽长通道挤满一排排同样身穿长袍的弟子,欣喜若狂地高呼:“恭迎宫主功法大成!”

  饶是见过大阵仗的宿婉也不禁呆住了:“哈?”

  在一群人的簇拥欢呼之下,宿婉坐着轿子,只感觉身遭轻飘飘的,轿子的帘子翻飞。

  宿婉掀开手感极好的轿帘,入目是一片仙云缭绕,青的山层峦起伏,料峭凌冽,在缥缈的云雾中若隐若现。

  淡金的日头从青蓝的山头缓缓上升,投出万丈光芒。

  在宿婉震惊的目光中,一只半人大的仙鹤掠过,头顶鲜红,眼睛又黑又亮,鸣声清越,如环佩叮当。

  这。

  这是什么。

  宿婉不恐高,但也只是普通人的不恐高。饶是谁发现自己竟然乘着轿子飞在万丈高空,恐怕也是要吓得魂飞魄散。

  蹦极都没这么高!

  飞到云上了!

  宿婉感受着轿子轻飘飘的重量,表面风轻云淡,内心波涛汹涌。

  好家伙,就差表演一个当场去世了。

  在莫名其妙乘坐软轿的时刻,宿婉将这个世界快速浏览一遍,看着看着,她的脸不禁微妙起来。

  首先可以确定,这里的确是修仙世界。

  浩瀚的地界分为三地六峰,纷纷由不同门派把守。六峰相连,都是正派大宗门扎根的底盘,根基深厚惹不得。

  三地则是划分为人间,妖邪,以及挽越教。

  人间平安无事,妖邪所在之处是极北之地,都是深山老林,贫瘠之地,常人接触不到的地方。

  唯有挽越教,占据着距离六峰最近的地界,地势极好,土地富饶,紧挨着世俗的边缘。

  挽越教一边挨着人间,一边挨着六峰,土地富饶,高手众多,经常会收纳各门派犯错子弟,还戒律森严奖惩有度。

  六峰之间各有龃龉,一直未能联合起来将挽越教铲除,这一正道异端便开始缓慢壮大起来,竟成为极不好惹的存在。

  挽越教,说好听点是修仙门派,说难听点,就是魔教门派,正道之士人人喊打。

  每一个年轻少侠在修仙之路的目标,都会将铲除挽越教作为一生的己任。

  而宿婉,穿成了这挽越教的教主。

  也就是传说中凶神恶煞极为恐怖的大魔头。

  “……”

  传说中的大魔头宿婉不苟笑,心狠手辣,对待敌人极其残忍,对于青年才俊同样未曾收手,这些年导致她结了不少仇怨,六峰人人喊打。

  这是一本披着仙侠皮的爱情故事。

  天纵奇才的女主赫嫣嫣废材出生,却阴差阳错得到诸多机缘,凭借着天生灵骨在门派中大展拳脚,赢得许多修仙人士的爱慕,最后跟同样天纵奇才的予望宗宗主独子结成神仙伴侣。

  谈恋爱的途中当然少不了打怪和掉落宝藏。

  赫嫣嫣凭借着洞府机缘得到洗髓灵骨,这机缘正是来自于挽越教。

  大魔头宿婉丢掉秘宝赫然大怒,派人追杀,一路上凶险万分。

  派去的人没了,统统都给女主练级了,还有甚者不争气地败在她的石榴裙下,让挽越教血亏。

  最后派出的护法都领便当,大魔头宿婉终于忍不住出山,想要亲手教训两个小辈。

  被她全程派人练级还阴差阳错附送许多宝物的男女主实力大增,最后一番苦斗终于打败魔头。

  于是,宿婉魔头身中数剑,元神破灭,魂魄尽散,永世不得超生。

  男女主从此过上了他们幸福快乐的生活。

  宿婉沉默:“……”

  反派之所以是反派,就是因为想不开。要么就在主角还势单力薄的时候铲除,不留后手,要么早早看清主角光环别得罪。

  合着挽越教整个魔教门派都成了他们两人的新手村,掉落宝物还增进感情。

  这又是何必呢。

  轿子晃晃地抵达宫殿。宿婉被人搀扶着坐在勾爪狰狞的白骨宝座上,只觉得屁股硌得慌。

  台下的众人规规矩矩站成两排。

  一排以玄青长袍为主,一排身穿黑劲服。一个个面森冷,人高马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体校要开始训练。

  他们掷地有声,嗓门极高。

  “教主功法大成,恭喜教主,贺喜教主!”

  嗓音太大,震得宿婉脑袋嗡嗡作响,恹恹地挥手:“安静点,一个人说话就好了。”

  站在左排身穿玄青长袍的男人眉目清秀,看起来年纪不大,眼睛转动机灵又活泼,宿婉的手点在他身上。

  “你。”

  “左护法余寥锵参见教主。”

  余寥锵双手拱起,微微低下头,笑着说道:“不知教主感受如何?”

  感受?

  宿婉回忆了一下方才在密室的感受,无比确定她此刻的身体肯定如书中所说走火入魔。

  原主本在练秘法,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送来了助功法修炼的冉香。

  那香是能助功法,却也有催眠效果。

  原主在关键时刻吸入冉香走火入魔,昏厥在密室整整十七年。

  十七年啊!

  这些王八蛋都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啊!

  还在外面翘首以盼,时间等待越久,越觉得宿婉肯定是在练什么牛哄哄的功法。

  他们都以为宿婉小小进修之后能更进一番天地。

  在座各位都不敢用神识冒犯,自然不清楚宿婉此刻的修为。她若是想要从走火入魔走出来还需要一段时间,秘宝,功法都不能少。

  偏偏秘宝要被原书中的女主拿走。

  功法也废了。

  宿婉陷入沉默。

  “教主,既然功法大成,就得说一下最近的情况了。最近由于教主在密室修炼,外界收到传闻后挑衅手法频频,兄弟们都在严阵以待,对于冒犯者格杀勿论,因此有不少人找上门来。

  明日与予望宗有小战,望教主能一同前去展现神通。

  既是震慑,也是叫我们看看功法的威力。”

  余寥锵兴奋地搓搓手,半点也看不出,纤细清秀的少年模样却是个极端的狂热战斗分子。

  “求教主成全!”

  底下乌泱泱的一众纷纷拱手,中气十足地低吼:“望教主成全!”

  宿婉淡定地坐在椅子上,开始思考人生。

  她若是明天去了交战现场,就不得不出手,若是得出手,就得馅,暴此刻走火入魔任人宰割的现实。

  挽越教可是实打实的魔教。

  从上至下,哪有一个好东西,若是知道教主此刻异常虚弱,轻易就能将其杀死,恐怕第二天教主的位置就易主了。

  别看现在都站在台下忠心耿耿的模样,谁知道都会干出点什么事来。

  原主醒来之后就开始谋求功法,被女主抢了机缘后大开杀戒,暴了自己走火入魔的情况,险些被正道人士杀害。

  宿婉避免走老路,当然得谨慎一些。

  想要让一个人人喊打还处在狼子野心的魔教教主拥有寿终正寝的人生,可太难了。

  若不是已经修炼出元神,摔也摔不死,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宿婉真想从楼上跳下去结束自己罪恶的一生。

  反派,主角没了最大的阻碍,快快乐乐达成he的结局,可以说是相当完美。

  宿婉不想死的这么惨。

  她恹恹摆手:“我……”

  “报——”

  突然有一名教徒御剑飞进来,行匆匆地朝宿婉行礼,嗓音沙哑怒吼着说道:“我们的一个弟兄被那予望宗的狗贼活捉了!说要明天当众处刑!”

  “请教主前去一显神通,让他们予望宗看看我们的厉害!”

  宿婉:“?”

  底下一众弟兄纷纷拱手,做无情的复读机:“请教主前去一显神通!”

  “……”

  此刻的宿婉骑虎难下。

  若是他拒绝了他们的请求,恐怕从今往后无法服众。一个连仇都不愿意报,被人欺负到头上的魔教教主不愿意出手,跟缩头乌龟无异,从此之后挽越教再无颜面。

  予望宗肯定以为宿婉还在闭关修炼,才做出如此的挑衅举动。

  谁能想到正巧撞上关口。

  面对着一众炯炯视线,宿婉忽然捂住头,有气无力:“我有些头昏……”

  余寥锵笑了:“教主莫要开玩笑,又不是走火入魔,怎会头昏。”

  听到走火入魔几个字,宿婉立即不昏了。

  还能怎么办呢。

  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宿婉一手拄着额头,继续有气无力地说道:“那,明日就依你们的……”

  “谢教主成全!”

  一群身条粗壮,孔武有力的汉子们出崇拜的目光,又拱手拜谢。

  宿婉看着他们,只觉得像是一群死神对她招手,唱着“对所有的快乐说拜拜,对所有的烦恼索嗨嗨”……

  事到临头,也没有后悔的办法。

  宿婉咸鱼而乐观地想,保不准予望宗听到她出关的消息就吓得屁滚流,仓皇逃跑,免得一场恶战。

  宿婉想到这里叫来了余寥锵,挥挥手示意他走到跟前。

  “将我出关的消息散布出去。”

  “属下明白!”

  余寥锵眼睛一亮,以为宿婉是要准备一场恶战,高高兴兴地行礼之后离开宫殿。

  魔教一众陆陆续续离开,最后只剩下宿婉一人坐在宝座上。

  她沉思片刻。

  谁能告诉她,如何回到自己休息的寝殿?

  ……

  当天,宿婉一个人默默步行几公里的路程,路上遇到形形.的一众,有的在暗地巡逻,有的在苦练功法。

  她所至之处,恰好将宫殿到自己寝室一圈视察一遍。

  大家都在夸赞宿婉一出关立即就在检查暗哨情况。

  如此警惕心,如此的毅力与决心,令众人敬佩万分。在宿婉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在一众教徒心中的威望又噌噌升高。

  她终于回到自己的房间,有些疲惫想要好好休息。

  没人端茶送水,也没什么点心,宿婉这才想到他们都是修为成百上千年的修仙人士,不食凡物,不沾尘土,当然用不上凡人的物件。

  宿婉乐观地想,这下她就不用忍受古代简陋的厕所和洗澡条件,因为根本用不上。

  嘴上总觉得缺点什么味儿,宿婉翻了翻玲珑戒里的材,找出几颗温和无害用来治疗身体小伤的丹,当糖一样吃了进去。

  这感觉如此奇妙。

  还没感受到颗粒在唇舌的滚动便入口即化,清凉的气流融入体内,原本因为走火入魔涌上胸腔的血腥气渐渐平复。

  用人话说就是,吃了个寂寞。

  宿婉躺在冷冰冰的寒玉床上。

  感受不到冰冷温热,掐掐手指,也感受不到痛觉,成仙就是这样子么?

  既来之则安之,宿婉决定明天好好研究一下如何改良魔教前途。

  当坏人是要被消灭的,当好人不就行了。

  闭上眼睛,身体自动开始修炼功法,断裂的筋脉还在缓慢修复之中,必须要有修复筋脉的秘宝才能快速好转。

  如果没记错,东山山头似乎有……

  短暂的一夜在修炼中飞快度过。

  宿婉没有做梦,也没有困倦的感觉,早晨也不觉得饿,还是习惯地吃了两颗灵丹当做早餐。

  当然,又是感受到两道冰凉的空气窜入喉咙,吃了个寂寞。

  出门之后,魔教一众早已整装待发。

  幸好教主有轿子可做,免得馅,宿婉坐在软轿上,身后是左右护法和乌泱泱的魔教教徒,朝着边界线飞去。

  宿婉闭目养神。

  身体的感觉相当敏锐,她立即感受到繁杂的气息,成千上百,高低不等。

  咦。

  宿婉掀起帘子,感受着高空飞行的不适,平淡地询问余寥锵:“昨日消息散播出去了么?”

  “谨遵教主嘱咐,六峰都知道教主出关的消息。”余寥锵白白净净的脸笑得十分骄傲,“因此今天六峰的门派都派人前来,应该是忌惮教主威名,想要亲眼见证!”

  “今天就让他们看看您的厉害!”

  宿婉撑帘的动作微滞。

  “那是多少人啊?”

  “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之士应该都来齐了!还有各大派的长老,宗主,散修……哎哎?教主您怎么了?是身体不适吗?”

  余寥锵看着她脸微变,立即关切询问。

  宿婉捂住额头沉默片刻。

  “没什么,头有点昏。”

  s..book269941634020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