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 反派只想做个好人5

小说: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 作者:不才如仆 更新时间:2021-04-03 01:35: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饶是他们都是见过大阵仗的人, 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愣住了。

  宿婉向来以铁血冷酷示人,在修仙界出去一些修炼媚.宗的下三流女子,男女并无太大差别,坚韧才是漫长仙途最需要的品质。

  因此, 这也让他们渐渐忘记宿婉是一名女子。

  还是雪肤花貌的女子。

  照理说修仙驻颜有术, 美貌者甚多, 他们一个个见多了美人早就对皮相免疫, 但这样的认知面对宿婉时是完全不同的。

  宿婉是什么人。

  赫赫有名的大魔头,手段阴狠,报复心极强。有时威名已经盖过了一切。

  此刻的美人图冲击力才如此之巨大。

  他们的目光微妙地落在她的肩头。

  圆润,小巧, 圣洁美丽,竟让人生出想要玷污的不轨念头。

  嗓子愈发地干涸。

  万盛一脸惶恐,一蹭鼻尖, 红色的血沾在手指上。他一点都笑不出来,若是让宿婉知道他对对方心声绮念,今晚怕是无法活着下山了。

  他越慌就越想看宿婉的表情,越看鼻血流的越厉害,怎么都擦不干净。

  余寥锵不动声色地挡住他的视线:“教主有此雅兴, 是我等打扰了……”

  顷泽端的一副翩翩君子样,目光却不避讳地望向水面上隐隐约约的起伏轮廓,毫不掩饰自己的兴趣。

  唯有右护法樾戈沉默着别过脸不再看。

  大概他才是现场唯一正常的人, 但态度又不正常。

  谁都知道樾戈杀伐果断,在他面前从无男女之分, 青琰宗最受欢迎的女修脱光了站他面前都不为所动。

  能给出理由的,只能是礼义廉耻和君子风度了。

  宿婉早就感受到他们的气息,又泡的实在懒洋洋不想动弹。想了想, 大家根本没有男女之别,自己在他们眼里和一具白骨无异,再加上也没有露什么。

  她忘记,这些虽然是修仙之士,男女大防与古人无异。

  她这样的举动可谓是惊世骇俗毫无羞耻之心。

  虽然在场的人都没好到哪里去。

  宿婉闭目养神,慵懒地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几人面色各异,均是沉默片刻,这才狼狈地相继消失在山上。

  至于为什么到这里,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宿婉长出一口气。

  终于安静了。

  她拿起放在温泉池边的一盘野果,酸酸甜甜尝个味道,继续悠闲地享受生活。

  什么繁忙的工作都于她无关。

  今日事,明日毕啊。

  当天晚上,据说护法等人均出现了程度不等的走火入魔的状态,万盛更是鼻血流的吓人,脸色赤红,吓得齐先生好一通丹药塞进去这才稳住心脉。

  当事人宿婉毫无所觉。

  她倒是在泡温泉的时候想起来关于右护法樾戈的事情。

  樾戈有个极为特殊的身份,那就是青琰宗宗主最看重的弟子。当年因为青琰宗宗主行事荒唐让他看破所谓正教,当夜下山就投奔了魔教,差点把宗主气得半死,直两人再无任何关系。

  原主对他总是有戏谑嘲弄的心思,收在身边却又十分忌惮,总是指派他做最危险的任务。

  樾戈从没拒绝过。

  宿婉却记得原书中,主角二人不敌魔头宿婉时,是樾戈救了他们二人。

  原书中直提到几句,说他持混沌中立派亦正亦邪,修为深不可测,最终入了妖兽深林不知所踪。

  原主没少苛待教中之人,她凉凉时在座的都未曾真心实意帮衬过,大树倒猢狲散,没多踩一下都是对她的恩赐了。

  回忆起这罪恶的一生,宿婉心有戚戚焉。

  樾戈沉默地持刀立在原地,等待着宿婉接下来的任务。宿婉坐在椅子上想了想,说:“接下来没有什么事要你去做了。”

  “你去跟着齐先生他们种种田吧,杀气太重。”

  樾戈:“……”

  他是一贯沉默无的样子,却能依稀从那张木头脸上分辨出几分微不可查的诧异。

  宿婉顺手把一个玉瓶丢给他:“这是奖励。”

  奖惩有度才是维系门派重要的准则。宿婉相当大方,给他的都是门派治愈伤势最好的丹药,统共都没有几颗。

  宿婉从不出门处理事务,丹药于她无用,倒不如顺水推舟做个人情。

  “哦对了,今晚有活动,记得前来参与。”

  樾戈点头,转身离开。

  宿婉联想到挽越教一点都没有团结心,肯定是因为平日都是各自活动,又没什么归属感。

  为了避免哪天自己翻车众人还得踩一脚,她决定经常搞活动,再来一点赏头助兴。

  就像今天天气正好,适合团建。

  按照宿婉叮嘱,齐先生特意派人去了人间一趟,买到许多新鲜的小玩意和吃喝。

  修仙之人不食五谷,吃了也无碍,只是不会觉得饿。

  贪吃者虽少,却照样有人在。

  挽越教大多都是乡野出身,五花八门相当杂乱,看到久违的宴席摆设不禁都愣了愣。

  游戏全靠智取不靠武斗,花样新鲜,他们过惯了枯燥的生活,看到这些还有些不敢置信。

  “教主,这……”

  “今天大家随意玩,随意吃喝,奖品丰盛,规则自取。”

  宿婉坐在主位的蒲团上,身旁都是亲信,她一手拄下巴,懒洋洋地挥手:“各位凭本事——”

  修仙之人不会醉,他们看到酒仍然眼睛亮了。

  有人开始坐在座位上吃喝,有人已经开始琢磨起游戏,为了奖品暗暗较劲。

  “听齐先生说,你们前两天都有些修为不稳?”宿婉关切地询问他们,努力做一名亲和有度的上司,“是这山上有问题?”

  几人闻,面色均是僵了僵。

  “没,没有……”

  “若有问题都可向我讨教。”

  宿婉看他们板着脸,神情凝重,身边亲信都是严阵以待的架势,搞得下面人也放不开。

  宿婉无奈,问:“谁会下棋?陪我来一把。”

  余寥锵率先爽朗地应下。

  宿婉棋艺极好,余寥锵一开始还有心让着,很快就发现宿婉攻防滴水不漏,就像一张绵密的网将他慢慢拢住动弹不得。

  他的笑渐渐消失,最后表情凝重又无奈地笑了。

  “倒是我低估。”

  宿婉收棋子,笑笑地说道:“下次不必让我。”

  “好。”

  余寥锵望向她的时候是笑着的,眼神闪烁着异彩。

  左护法下了棋,当然得轮到右护法。宿婉兴致颇高地又叫樾戈到跟前,樾戈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闭目养神,也不吃也不玩,看着无趣得很,被叫过来时也是木着脸坐在蒲团上不动。

  “你会下棋么?”

  “略懂。”他回答。

  “刚才和左护法的对局没有赌点彩头,真不应该。你呢?你想讨点什么?如果你赢的话,不违背原则我都会答应。”

  宿婉想的极好。

  如果是她赢了,就能顺其自然地向樾戈提个要求。

  比如日后真的沦落到魂飞魄散的地步,让樾戈帮她留口气什么的。

  除去主角,他可是唯一一个在她临死之前见过面的人了。

  樾戈捻棋的动作微微一顿。

  “没有。”

  “那可以先欠着。”

  她的要求也就可以先欠着了。

  宿婉曾经为了打发时间学过好久的围棋,自认在这方面有天分,她的心思缜密,棋网密实,在悄无声息之间就能翻盘。

  不同于她的缓和,樾戈的棋杀伐果断,直来直去,毫不掩饰攻击意图。

  宿婉一开始防御的滴水不漏,后来渐渐就显露出疲态。

  樾戈的棋路杀气腾腾,偏偏脸上还是面色不显的。

  “……”

  两人的棋局到白热化阶段,也只有几位亲信敢大张旗鼓地围在跟前细细品味。

  “啧啧啧,樾戈这小子,下手可真狠……”

  “教主你加把劲啊!”

  宿婉大概是把他们心思养活泛了,竟然敢开她的玩笑。她捻棋斜斜瞟了他们一眼,瞬间安静如鸡。

  她仔仔细细地看完这场棋局,终于还是微微叹气。

  “我输了。”

  “这场棋还没结束呢?”

  “咦,为何……”

  “不用下完也知道结果。”宿婉输了也没有不高兴,樾戈棋艺出众,的确是胜她一筹。她将棋子丢到棋篓里,微微有些遗憾不能索要承诺。

  樾戈坐在对面,黑发黑眸,冷静平淡。

  宿婉又回到座位上,方才的棋局勾起了余寥锵的棋瘾,顿时兴奋地开始找人陪他玩。

  她看着他们打闹玩笑,也忍不住跟着高兴。

  虽然暂时还没想到改变现状的办法,但是最起码能略微改变她悲惨的结局就好。

  她怕疼,光是看着原书中的描写就浑身不舒服。

  就不能给她换一个悲惨结局是带着巨款从此孤独缺爱的女配世界吗?她一点都不会介意,而是坦然接受!真的!

  宿婉的走神看起来像是有些孤独寂寥的样子。

  喧嚣热闹声一片,隔着遥遥距离,一张清丽素净的脸仿佛看淡了世间所有,如镜花水月,一碰就破碎。

  宿婉生性要强的。

  樾戈望向她,定定地看了好一会儿,只觉得她与以前大不同,像换了个人。

  宿婉察觉到他的视线,重回笑脸:“怎么,是想到要提什么要求了?”

  他沉默片刻,忽然说了一句摸不着头脑的话。

  “我自三岁学棋,从无对手。你下的很好,是我目前遇到最高的水平。”

  宿婉愣住。

  她回过味,忍俊不禁。

  这算是……在安慰她吗?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三更送达!夸我!

  感谢在2020-11-02 180940~2020-11-02 2018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u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j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book269941646949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