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 反派只想做个好人8

小说: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 作者:不才如仆 更新时间:2021-04-03 01:35: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宿婉临走时太过匆忙, 仍然执念深重地不忘带上宝器。万一到时候女主生死关头正需要克服,这就是再好不过的机缘了。

  一举两得,她可真是个平平无奇的小天才。

  留着贵重法器千里传音, 足够让他们及时赶回门派。

  宿婉和樾戈离开时只有齐先生知道, 免得被正派人士发现他们离开,一不小心被端了老巢可就麻烦了。

  一路上匆匆无语, 两人很快便赶到妖兽之地。

  阴气森森,天寒地冻,终年不散的乌云笼罩在上空, 偌大的深林鸦雀无声, 仿佛一只活物都无, 不禁令人心生恐惧。

  宿婉脚踩着湿润的泥土,感受到地下阴冷的气息, 忍不住皱眉。

  “快去快回。”

  “好。”

  ……

  同一时刻。

  赫嫣嫣同予望宗之子顾景荣艰难地行走在森林当中。这林间的氛围即使是她一个普通毫无修为的人也能感受到阴森森的不对劲, 更别说年轻才俊步入金丹初期的顾景荣。

  “荣哥哥,你说长老们说的秘宝,真的存在么……”

  “肯定存在,我师叔为人老实, 从不骗人。”

  “我……我有点害怕……”

  “别怕, 我就在这。”

  年轻的少男少女依偎在一起, 互相汲取力量勇气。

  赫嫣嫣并非一直如此胆小, 只是经历过挽越教一事之后给她留下了魔障,经常做梦都能梦见那道走不出的天堑,和永远诡异地出现在身旁的宝器。

  她行事谨慎,从未如此接二连三地出现意外,忍不住将莽撞的性子收了收。

  原本计划一天就能走完的路程,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昨晚是顾景荣在守夜, 赫嫣嫣一夜没睡好。没有修为的她就像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蚂蚁,在偌大的恐怖的森林之中不免感到恐惧。

  毕竟若是真的发生事情,就连顾景荣也保不住她。

  顾景荣温柔安慰:“这条路是我师叔他们多年闯出的经验,我也曾经来过,虽然未到深处也**不离十。倒是只要拿到那果子,我们立即就走,别停!”

  “嗯!”赫嫣嫣重重点头,应下了他的要求。

  两人一路上很是幸运,也算有惊无险,还收获了更深厚的情谊。相视而笑的时候,眼神缠缠绵绵。

  顾景荣哪能知道,师叔们没带他走到最深处是有原因的。因为就连他们也不敢挑战最深处修为高深的妖兽。

  两个傻瓜就这么无知且无畏地朝着前方走去了。

  另一边。

  “不能随意释放气息否则会引起骚动,你我虽无大碍,但会连累到他人。”

  “知道了。”

  所以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就是沿着樾戈所说的路一步步去寻找他们所在的地方。

  眼看两人走着走着,都快要走到深林最雾气缭绕的地方,依然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宿婉忍不住叹气。

  这些不省心的,一个个到底都去了哪里啊。

  “你说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或许他们在这之前发现了两人踪迹,并没有按照我所说的路径。”

  “真要如此,那就从另外一条路穿过去。”

  宿婉说的风轻云淡,就好像是在林间散散步一样。

  拨开层层盖住的锋利树叶,面前忽然冒出一棵参天大树,数十人环抱都未必能抱住。仰起头只能看到树梢消失在浓稠不散的乌云中,令人生出畏惧。

  樾戈也是第一回到此处。

  他收回视线,便看到宿婉从树上摘下一棵红彤彤极漂亮,看着相当美味的野果。

  “这树不行啊,怎么就结了一个果子。”

  方才一不小心碰到了枝叶,果子打到她的脑门上,令她十分郁闷。宿婉好久没见到这么漂亮的果子,就想咬两口解解闷。

  只见果子刚刚摘下,偌大的树木瞬间枯萎,暗金色的树叶纷纷散落。红彤彤的果子瞬间化为一道金红色的气息,瞬间被宿婉吸入鼻腔。

  宿婉:“……”

  她呸呸两口。

  这是什么诡异的玩意儿,该不会是有毒吧?

  这时,异变突生。

  一股令人畏惧的威压扑面而来,大地都在震颤,伴随着一道嘹亮的鸣声,宿婉回头,在飘零的落叶中看到一双硕大的金色眼睛。

  一眨不眨的竖瞳,像蛇一样森冷无光。

  还有它金光闪闪的鳞片,在黯淡的光照下泛着近乎血一般的色泽。

  宿婉忽然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荣哥哥,快走!”

  “不,你走!”

  “我要你好好活着!”

  “快点跑,前面就到了,不能半途而——”

  二人拨开层层树叶,身后的余寥锵二人也赶来,便和宿婉他们撞上了视线。

  “……”

  “……”

  宿婉:“跑啊!”

  大家:“???”

  宿婉反应极快地将赫嫣嫣扛在肩上,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视线中以眼神示意护法,余寥锵危急之时根本来不及拒绝,不情不愿地扛着顾景荣也匆匆跟上。

  几人修为高深,想要逃走轻而易举。

  反倒这对苦命鸳鸯吓坏了。他们两人被扛在肩上,正好面对着窜出的愤怒巨蟒,只见金色竖瞳闪烁着诡异的光,嘴大张着,鲜红的信子倏然吐出缩回,仿佛再近一点就能将他们吃入腹中。

  两旁的树影飞快倒退,速度快到以肉眼都看不清,那庞然大物辗转挪腾,直接将深林撞出一条豁口,泥土飞溅,遮天蔽日。

  宿婉他们在逃跑之时还不忘聊了两句。

  宿婉问:“这大蛇干嘛追着我不放?”

  她和樾戈是气息最稳的两人。

  樾戈闻淡淡说道:“你刚刚摘下的果子是几千年一结的神果,对修炼有奇效。那巨蟒是妖兽中一霸,渡劫三次不过,皮脱了一层又一层,潜伏在深林中守着这野果。快要等到最佳的成熟之日却被你意外摘下,想必今日是不死不休了。”

  “不死不休啊……”

  宿婉忽然开始苦恼了。

  他们正在谈论,被扛在肩上的二人听到他们的交谈,心头忽然一凉,霎时间面如死灰。

  神果……守护的巨蟒……

  所有描述,不偏不倚,都是师叔他们所说的可以改变体质的圣物。

  怪不得他们不敢前去拿取。

  连掌门都不敢招惹的存在,若是沾上了就不死不休,恐怕他们今天就算拿到也无法活着出这片深林。

  一边是侥幸,一边又是深深的绝望。

  遇到宿婉一行拦路虎,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毕竟他们的命现在是保住了。

  赫嫣嫣近距离目睹巨蟒的血盆大口,脸颊被风刮得剧痛无比,恐惧到脑袋混沌麻木,早就听不进去他们的语。

  原来修仙之路竟然如此凶险。

  她只不过是刚开头就遇到这么多的生死险事,以后可还得了?

  仅仅是为了当初的意气用事就决心修仙,实在是太过莽撞,太过不知死活了!

  她究竟还要经历多少困难艰险才能达到他们的层次?

  赫嫣嫣想都不敢想。

  修仙路漫长,死在半路的人大有人在。凡人死去还能转世轮回,修仙者一般都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冷冷的风刮得脸颊生疼,就像一个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令她清醒起来。鼻息嗅到的浓烈腥臭和令人恐惧的半人大的竖瞳还在紧盯着她,当然更准确来说是盯着偷了神果的宿婉。

  但此刻的赫嫣嫣已经神志不清醒了。

  她只觉得那妖兽恨不得将自己拆骨入腹,狠狠吃掉。

  恐惧在她的大脑无限放大,再放大,令她已经失了思考能力。

  赫嫣嫣满心都是懊悔和惊惧——活着不好么?当一个普通人过完这平凡的一生不好么?为什么偏偏要来招惹他们?

  她再也……

  不想……

  修仙了……

  心口一阵剧痛,令她忍不住想要呕血。她的大脑一片空白,神志越来越涣散,最后眼睛一翻,竟然昏厥过去。

  那天,宿婉一己之力解决了妖兽。

  据说当天全教上下都尝到无比滋补的极品蛇羹,修为浅显者欣喜若狂,当场打坐修行。

  赫嫣嫣则是被带到了闲置的房子休息,顾景荣不辞辛苦没日没夜地照顾她——这么说有些夸张,毕竟早在第二天,宿婉在顾景荣敢怒不敢的目光中直接叫人给赫嫣嫣灌了一碗汤药。

  赫嫣嫣嘤咛一声醒来,神志涣散中便看到了宿婉的脸,差点又翻了个白眼昏过去。

  宿婉不慌不忙,冷静指挥:“掐人中!吊参片!”

  赫嫣嫣这下就是想装昏也装不了。

  “好点了吧。”她努力挤出慈眉善目的表情,却让在场人都冷汗阵阵。

  最怕大魔头突然微笑,一般总没好事。

  赫嫣嫣恐惧地抱住身旁的顾景荣:“你放过我吧,我不修仙了!”

  不修仙了?!

  宿婉瞳孔地震,手中的参片啪嗒落在地上。

  那她怎么办?

  “那怎么行,我吃了你的果,就得赔偿你洗髓的宝物,放心,我可以以雷劫发誓。”

  修仙之人最看重因果轮回,不会轻易发誓,因为必须要做到出必行。

  宿婉越是诚恳,赫嫣嫣就越恐惧。

  她满脑袋都是之前经历各种痛苦的画面,她一点都不喜欢修仙界,还是人间好,大家普普通通顶多玩点阴谋诡计,谁又会动不动遭受到性命之忧。

  赫嫣嫣:“我不修仙了!我宁愿从这里跳下去,我也不修仙!”

  宿婉:“……”

  赫嫣嫣:“我要回家,我要回人间,现在就回!”

  顾景荣震惊:“师妹,万万不可,你不修仙我怎么办?”

  赫嫣嫣含泪:“对不起,人仙有别,我们还是就此一刀两断吧。”

  “师妹……”

  “师兄……”

  宿婉:“……”

  为什么故事会发展到如此不可控的地步?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问题,她至今都没搞懂。

  宿婉只能叫人把他们送到山下,然后坐在一棵大树下忧愁地喝酒。北风呼啸,心中凄凉,当反派真是难上加难,吃力不讨好。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主角不修仙,也就不会亲手断送她的性命。

  她这也算是凑活完成任务了吧。

  只是不知何时才能离开这世界呢。

  “教主。”

  万盛战战兢兢站在身后,拱着手半晌没出声。

  宿婉回头:“嗯?有事但说无妨。”

  “那赫嫣嫣离开予望宗,顾景荣将她送到人间了。”

  “挺好挺好。”

  “她连夜出家削发为尼,现在正在一座寺庙里当尼姑敲钟,劝人不要一心向仙。”

  宿婉:“……”

  削发为尼……

  她在反思,是不是自己给赫嫣嫣的压力太大,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似是沉默的太久,万盛心里慌得一批。

  “是我办事不利,请教主责罚!我愿意自断经脉,卸去一身修为离开……”

  万盛的谢罪动不动就要自断经脉,宿婉连忙制止。

  “大可不必!”

  “教主!呜呜呜!”

  “还有几十亩田没种完呢!”

  “……”

  万盛感激涕零的泪水瞬间倒流回眼眶。

  ……

  自那日后,宿婉就再也没提过赫嫣嫣的事,却成为了魔教上下的心结。

  不知怎的,流越传越厉害,都在说宿婉感悟到天道,必须要将赫嫣嫣渡劫才能成功圆满。

  赫嫣嫣一日不修仙,宿婉就一日无**德圆满。

  还不能强迫她。

  因为没人在宿婉面前谈过,本人一点都不知情。于是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赫嫣嫣即使在人间也遭受许多骚扰,三天一机缘五天一神秘人。

  人天生有逆骨,赫嫣嫣实在不堪骚扰后终于在某次皇子上香时诱惑了他,成为最宠爱的小妾后鼓动他掀翻当朝□□,一整低迷修仙的风气。

  数十年后,人间再无修仙传说。

  宿婉得知这消息时:“…………”

  若不是赫嫣嫣不愿见她,她真想向她讨教讨教是怎么做到的。

  果然不愧是主角,苦心人终不负!

  “你分心了。”

  对面黑衣青年淡淡道。

  “哦,是么?”

  宿婉回过神,便看到自己下的棋毫无章法,乱七八糟。她干脆耍赖似的将棋盘搅乱,哗啦哗啦作响犹如搓麻将。

  搓麻将……

  宿婉眼睛一亮,似乎又能找到打发时间的办法了。

  六峰都把挽越教称之为魔教,不是因为他们凶神恶煞恶贯满盈,而是从挽越教陆陆续续地流传出太多娱乐方式。

  什么叶子牌,麻将,跳棋……

  五花八门十分有趣。

  各大门派的弟子们年龄尚幼,修仙生活本就枯燥,现如今多了这些小玩意便在六峰偷偷流行起来。

  走神的弟子变多了,荒废修行的弟子变多了……

  长老们恨恨地在议事堂玩麻将,一边痛恨地咒骂宿婉简直是天生魔头,破坏了他们门派和谐。

  “要我说她,简直是……哎?胡了,胡了!”

  “哼!”

  “怎么你又胡了?”

  “丹药呢,统统给我!”

  议事堂又恢复了快活的气氛。

  “对了,说起那魔头,听说宗主他们研究出办法对付她……”

  “哦?你知内情?”

  “嘘,这种事我等还是不要掺和到其中……”

  “也是。玩牌,玩牌!”

  “来来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11-03 205701~2020-11-04 18111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蜜柑 2个;我去幼儿园qaq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蘑菇酱 5瓶;猫咪爱吃鱼、方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你是天才,:,网址

  s..book269941646949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