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 第54章 反派完魂飞魄散。

小说: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 作者:不才如仆 更新时间:2021-04-03 01:35:5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宿婉进入这乾坤盘之后, 便看到了十分奇异的场景。

  她坐在一棵参天大树下,缥缈的云在飞速变幻。日出日落, 斗转星移,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宿婉很快便意识到她无法离开这方寸之地,就像是被困在了这棵大树下,只能静静地看着时间流逝。

  这样的流逝不是幻觉。

  她拄着下巴,开始思考大家此刻在做些什么。该不会真如同书中一样立即翻脸反水,再也不认她这个教主的存在吧?

  “……”

  别说, 还真的是挺有可能。

  修仙者本就寡情,重情重义者少之又少。保不准她这边危机时刻, 另一边已经开始庆祝宿婉的消失。

  锣鼓喧天, 鞭炮齐鸣,隆重又欢乐。

  “没良心的。”她提前怨念道。

  漫长的时光仿佛没有尽头,一遍遍地重复着春夏秋冬的光景。在这个世界没有灵气, 没有出口,宿婉损耗的一大半修为无法支撑着她突破这里,走又走不了,只好看着天空发呆, 要么就是在打坐修炼,运转自己那点可怜的真气。

  时间如白驹过隙。

  转眼间已经看了几十个春夏秋冬,时光在这里仿佛没什么概念, 几十年在这里都就像是过去了短短的几分钟。宿婉看着这飞速掠过的风景,不禁看得有些腻了。

  她开始打坐修行,让自己进入假寐的状态,什么都不想。

  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将自己救出来呢?

  她想。

  漫长的时光仿佛没有尽头,一遍遍地轮回着。体内岌岌可危的真气在运转中越来越少, 越来越稀薄,原本精神的状态也渐渐开始萎靡了起来。

  宿婉双手抱臂,将头埋在膝盖上。

  “这群崽子……真的不来救我了么。”

  她知道乾坤盘的奥秘,若是以他们的能力,应该是当天就能将自己救出来,哪怕六峰的掌门长老们不帮忙,任由他们自己来救,最多也不过一年两年的时间。

  她算了算,自己在乾坤盘中的漫长时光换算成外界,大概已经过去几十年了。

  几十年,她即使出去,也不会待很久了。

  幸好有系统在身,这样漫长的时光也只不过是像是过去了几天时间,从期待到失望也不过是短短的几天时间。

  “……”

  宿婉总觉得她不会走到众叛亲离这一步,但事实证明这些没心没肺的家伙们的确将她丢到了这里,再也不闻不问了。

  恐怕现在外面已经变了天。

  发过誓的他们会打起来吗?

  宿婉也不敢保证。

  她感受着身体澎湃充盈的真气正在慢慢消失,身体也在加速衰弱,按照现在的活法,还能待很久很久,但是她自己已经等不到出去的时候了。

  系统的通知声姗姗来迟。

  任务完成。

  开始脱离世界。

  三,二,一……

  宿婉算了算时间,想必这时候身为凡人的女主赫嫣嫣已经寿终正寝,又落入了三界轮回。

  或许她不选择修仙这样孤独漫长的道路是对的。

  人生短短几十年,精彩而热闹的活着,待够了,跳入新的轮回之中,又可以迎来下一段人生。

  太过漫长的生命反而更会让人在其中茫。

  虽然她没有被救出去,宿婉依旧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度过这一生,若是无法踏入仙途,就快乐且满足的活着好了。

  就像她一样,有牵挂,但没遗憾。

  ……

  天上的云在飞速掠过,留下一连串的黑影,大树的枝叶被风吹得扑朔,簌簌的响声像是在友好地道别,告别这陪伴它孤独旅程的伙伴。

  宿婉靠在树干旁,缓缓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这一口气悠长,不知是叹气还是终于松了口气。

  在她的气息结束后,大树下的素衣女子静静坐着,眼睛阖上,静美的面容平静,鼻息却没了。

  她在这乾坤盘中结束了一切。

  ……

  ……

  ……

  此时,修仙界已经是百年之后,在宿婉不知道的情况下,外界俨然翻天覆地,变了一番模样。

  修仙界再也不是用六峰来划分了。

  最大的门派便是挽越教,当之无愧的大宗门派,高手如云,护法皆是实力高强,令人畏惧,其他六峰是远远比不上的。

  人间,妖兽之森都被挽越教派人把守,四处寻找乾坤盘的碎片,上天下地都得翻出来。

  六峰宗主长老销声匿迹,有的身受重伤至今仍然在修炼,有的闭门不出生怕被挽越教寻仇。

  原因只因为百年前的一场错误,让原本能和谐共处的几大门派一时间走到了风口浪尖,从此再也没了和解的可能。

  挽越教上下冷峻肃杀,气氛堪比当年的阴森恐怖,人人脸上都鲜少带着笑,均是沉重而沉默。

  门派日常便是留守一波弟子驻扎,剩下的人常年在外奔波,更别提几名护法杀戮使之类,几乎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他们不出现并不代表可以放肆。

  几十年前那一场大战,已经能充分展他们可怖的实力。

  当年,青琰宗的弟子犯错,将挽越教教主宿婉关入了上古神器乾坤盘之中,六峰宗主联合挽越教一起试图将她救出,不料出了差错,乾坤盘崩裂,碎片四散,再无将宿婉救出来的可能。

  也就是说,宿婉只会困在毫无灵气和希望的乾坤盘中,度过十分漫长而煎熬的一生。

  这一结局,谁都无法接受。

  挽越教一众当场就开始发疯了。

  他们丝毫不顾发过的誓,杀红了眼般将几名出不逊的长老差点打得魂飞魄散,如此恐怖的实力这才让他们惊恐闭嘴。

  哪怕宗主警告会有天雷降世,顶着轰隆隆的雷声也丝毫不惧,他们一个个黑衣黑发,面森然,出手就是要人命。

  “我需要解释。”

  黑夜中,一手拄着大剑的男人就像是无情的黑罗刹,背后是隐隐滚动的黑青的雷声,在夜空轰隆作响,直教人惊惧万分。

  青琰宗的宗主又惊又怒,没想到他们竟然连天雷都不怕,竟然不顾魂飞魄散的危险也要动手。

  他不敢动怒,试图缓和气氛,生怕这些人连累得他们也挨雷劫。

  “慢着,还有救,只需将碎片找齐重新拼凑,就可以将人救出来。”

  “你敢保证?!”余寥锵语气阴森,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在看着一个死人。

  “我以青琰宗宗主名义保证,绝无撒谎可能。”

  乾坤盘本就是由无数法器碎片组成,诸位掌门只能猜想是注入修为太多,而乾坤盘本就放置已久,才导致现在这般场面。

  无论如何,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免得挽越教发疯,六峰修炼之士但凡听到消息都会向门派禀报。

  曾经受过宿婉恩惠的修仙之士也在慢慢仙途中帮助寻找。

  就这样,碎片一枚一枚地拼凑起来,终于在百年之后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全部找齐全了。

  将乾坤盘拼凑整齐的那天,挽越教迎来了一大盛事。

  从未一起出现过的护法们今日也难得全体面,大雪纷飞下,他们面肃然,运转真气缓缓注入乾坤盘。

  伴随着一道道光缓缓亮起,乾坤盘浮在半空,骤然飞速运转,

  这里集结着修仙界修为最高深的一众,远处是挽越教的教徒们,纷纷自发地围在山下,等待着他们的教主归来。

  他们满怀期待,心下忐忑。

  这百年发生了许多事情。

  挽越教愈发地壮大,有的人找到了道侣,正携手一起紧张地凝视着山上的场景,有的人抱着孩童,大人小孩纷纷睁大眼睛看着这千年难见的场面。

  后面有一些六峰的修仙者。

  他们纷纷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希望宿婉能够快点出来!

  乾坤盘骤然大亮,向山下投出刺目的光,许多人都受不住地捂住眼睛,发出惊恐痛呼声。

  唯有前排的几人安静地注视着这一切,有焦灼,有紧张,亦有忐忑。

  皑皑白雪在光影折下透出五彩斑斓的光,终于出了乾坤盘的灵体。

  一棵大树。

  只是这棵树不再枝叶繁茂,干枯的树枝低垂着,粗壮的枝干暗哑无光,表皮已经开始缓缓萎缩。

  他们怀揣着希望朝大树下望去,眼神瞬间凝固,结成了僵硬的黑。

  干枯的树枝下,一具身穿青衣的白骨坐在地上,后背倚着树干,头朝向远处,仿佛期待着什么到来。

  没了声息,只有空洞洞的头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已然是死去很久了,没有任何的活人气息。

  这动作像是在说,你们终于来找我了。

  又像是在埋怨,为什么现在才来?

  几位宗主伫立在原地不敢动弹,心下惨然,此刻只想转身就跑。为首的黑衣男人回过头,眼神空洞寂然。

  予望宗宗主面凝重,又有些悲哀地说出了事实:“身体修为并未散尽,是她受不了太过漫长的孤独,自行了断,魂飞魄散了。”

  这样的死太令人震撼,让在场的人都怔然地呆在了原地。

  他们仿佛切身地感受到了那份孤独,茫茫白雪之中,只有自己孤身一人,等待着毫无希望的救援。

  许久未曾突破的道长也赶来,看到这一幕又是怅然又是遗憾。曾经以为最能比他先到天道的人,竟然就这般开玩笑地悲哀地离开。

  并且是以相当惨烈而绝望的方式。

  就连他这样经历几千年对万事都无动于衷,不悲不喜的修仙者也心下颤动,忍不住闭上眼睛缓缓落泪:“……死去的时间并不长,应该是觉得无望了吧。”

  话一出,众人皆是又静了静。

  这样的死,比一开始的自觉了断更让人无法接受。

  她究竟是以怎样的心情等待了那么漫长的时间,希望渐渐破碎,期待化为失望,又在漫长的绝望之中连活下去都觉得痛苦。

  怀揣着怎样的心情,才会选择自行了断,魂飞魄散。

  或许她是觉得他们已经放弃了自己,不再有生的希望。在悲哀之中,她静静地自绝经脉,但临死之前目光依旧朝向了远方,仿佛还对他们抱有一丝的渺茫希望。

  ……

  ……

  ……

  这一幕太过震撼,恐怕在场的所有人,此生都再也难以忘记。

  万盛这个身躯结实的汉子都忍不住红了眼,重重抽泣一声:“教主……教主她……”

  他的话没问出口,便知道了答案。

  在场的人均是不敢说出口,只觉这等待的百年比起宿婉的痛苦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这是怎样阴差阳错的闹剧。

  樾戈脱下黑外衫,上前披在宿婉身上。他半蹲在宿婉面前,沉默了许久。

  脑海浮现宿婉曾经说过的话。

  终究,仿佛梦境变成事实。她做过的噩梦,就是这般以为地真正发生了。宿婉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真的是在努力救她,并不是将她遗弃在这孤独的世界不闻不问。

  他们没有一个人将她放弃过。

  可惜她再也不会知道了。在她的世界里自己经历的就是众叛亲离,被所有人背弃的结果。

  这份误解的委屈再无化解的可能。

  想到这,樾戈低垂的眼睑陡然一颤,呼吸声重了。

  他的手握成拳头,努力克制着情绪,才不至于让他控制不住暴怒和悲伤,杀了他们泄愤。

  她希望他们好好地度过一生,而不是陷入无休止的杀戮之中。

  他因她而第一次动了杀心,又因她而止住杀心。

  余寥锵站在身后,冷冷说道:“我想杀了他们。”

  等了百年等到这样的结果,心中郁结之气怎么也散不了,若不杀人,无法泄愤。

  话一出,现场气氛霎时间肃杀。

  静静地,仿佛就在等待一句开始的号令。

  六峰宗主陡然变了脸:“你们可得想想后果!”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可他们谁想走到这一步?

  一直沉默的巍澜宗宗主终于忍不住,冷冷说道:“你们挽越教未免太过仗势欺人,不过是一群姘头争来争去,以为我真会怕你们?”

  他就不信,他们真敢动手。

  更何况,就凭他们的实力,谁死谁活还真说不定。

  他巍澜宗好不容易跻身于六峰之一,如今被压得死死,最看重的弟子还被挽越教的女修勾引了去,让他成百年的心血白白耗费。

  他心中压抑着的怒火终于在这一刻气急攻心,忍不住爆发了。

  “听说挽越教上下都修了欢喜宗的功法,我是见识到这宿婉的厉害了,为了她至于么?”

  巍澜宗宗主见宿婉已死,顿时就不怕了。

  他等的就是这一天,怎么不狂喜。

  既然心头大患已除,从今天始也就是挽越教的忌日。他不能动,不代表弟子不可以,他已经私下跟两峰的宗主联合,势必要铲除这格格不入的异端。

  他的修为已经肉眼可见地看到了尽头,既然修仙路途无望,便要霸住目前能得到的权势,被挽越教压着始终是他心头一大恨。

  挽越教,迟早都要死在他的手下!

  巍澜宗宗主冷笑。

  宿婉这般心善,没想到反而会害了她的教徒。

  若是魂飞魄散还能有意识,宿婉若是看到他们临死的惨状,肯定会恨不得再死一次。

  他们越是痛苦,他越是畅快。

  忍到这一刻,终于忍不住,还是暴了心中的得意。

  他不信这几人放着大好的修仙途不要,非要破坏誓动手。

  余寥锵拔出剑,就连身旁的万盛,顷泽,齐先生一众也隐忍不住,滔天怒火涌上心头。

  他怎么敢这样说!

  巍澜宗宗主冷笑着说道:“你们今日敢动我,就是违背她的遗。你们这般听话,想必——”

  扑哧。

  雪下得极冷,纷纷扬扬,漫天飘零。

  刀刃戳破衣料和血肉的声音也极冷,冷到血凝固在薄薄的刀面上,久久没有滴落,凝固成僵红的颜。

  天气极冷,冷到仿佛这一刻的时间都冻住,静止不动了。

  雪山上寂静无声,没有一个人说话。

  这一刀正中胸口,巍澜宗宗主赫然睁大了眼睛,神采渐渐从他的眼神中流逝,越来越黯淡,越来越黯淡。

  他双手无力地握住剑柄,劲儿却怎么也使不出,双腿无力地跪倒在地上,终于没了声息。

  目睹这一切的其他宗主脸风云变幻,最终无一例外地出了惊恐。

  他竟然敢!

  他真的敢!

  又是扑哧地极冷的一声,大剑被抽出,暗红的血溅到他俊美无双的脸颊,冷漠又血腥,黑洞洞的眼神死寂般沉默。

  隐隐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令人畏惧的,恐怖的气息。

  众人皆是寂静万分,看着他回过头。

  樾戈以手立剑,嘶哑着嗓子说道:“以后,谁敢说宿婉,谁敢动挽越教,下场如他。”

  话一出,无人敢应。

  挽越教一众都红了眼。

  樾戈放弃了自己的前途,从此之后再无向前一步的可能。他分明是在替宿婉继续守护着他们。

  如宿婉所愿,他真的做到了。

  樾戈说完这句话后,大剑翁鸣一声,立即收入鞘中。

  大雪将脚下的血迹缓缓掩埋。他一步一步走到宿婉面前,以真气包裹抱起,然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除非挽越教有危险,恐怕他再也不会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了。

  青琰宗宗主看着这个昔日最看重的弟子离开,只觉得熟悉又陌生。他怔怔然地愣了片刻,这才颤颤巍巍地问:“修为到哪一步了?”

  道长站在身旁,神复杂,似是敬畏又似是惋惜。

  “可惜了啊,距离天道,咫尺之遥啊。”

  巍澜宗宗主死去,无人替他报仇雪恨。

  不知是如何商议,六峰又恢复到往日,只是挽越教从此立下规矩,教中之人不许接触六峰之人,只进不出。

  自那之后,再也没听过樾戈的踪迹。

  有人说极北之地有雷劫响动,想必他是遭受誓反噬,死在了雷劫之中。

  有人说在妖兽之森见到过他,也有人说在人间的西域见到过他。他的行迹似乎都是在求仙问,打探能否有找回魂魄的办法。

  后来。

  听说樾戈修行无情道,变成了魔修。

  挽越教越发兴盛起来,只是越山的后山从此被封锁,再也不准人进入,任何人敢踏足都格杀勿论。

  后来的越山就变成了禁地,人人谈之变。

  传闻渐渐就变成了什么,越山之上怨气太重,净是鬼怪,谁去都生死难料。

  不知为何,那山上极冷,常年积雪,白茫茫的雪再也没化过。

  再过漫长的时间之后,记忆渐渐被封锁,记得当初那件事的,只有在场的人了。

  ……

  宿婉漂浮在虚空中,静静看完这一幕。

  她竟不知自己离开之后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宿婉旁观着樾戈到处寻求办法,如游魂般飘在人世间,最后只剩下执念可活。

  他抱着宿婉的骸骨,静静地坐在了越山的树下,最终还是苦笑一声。

  “既然不愿等,又为何要招惹我。”

  他一生都困在了执念之中无法逃脱。

  答应宿婉的事情,他没做成。每想到这一幕都会心悸剧痛,没有解决的法子。

  “我想修无情道,却连门都进不去。

  想修佛系,六根清净怎能做到。”

  想忘记,舍不得。

  有关于宿婉的记忆都太美好。

  他静静闭上眼,回忆这一生。

  他本是皇室之子,因后宫祸,内部倾轧,帝王本无情,听了妃子的话,将年幼的他和母亲分离,让仙师送入山上。

  宗主见他天资聪颖,重点培养,却也忌惮他,打压他,生怕他超过自己。

  他在山上看遍了勾心斗角,只觉得累,离开青琰宗直接去了挽越教。

  这一生没什么意义,如行尸走肉般活着,耳根清净也好。

  或许哪一天死在妖兽之森,被啃食干净,了无痕迹也算是一桩好事。

  樾戈是这样想的。

  可后来,他遇到了不同的宿婉,一切就开始变了——

  樾戈淡漠的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笑意。

  他是不后悔的。

  他的身体渐渐虚化,和骸骨一同化为灰尘,竟是自绝经脉,魂飞魄散了。

  ……

  宿婉看到这里眨了眨眼睛,只感到脸颊微微的凉意。

  她怔忪,用手了一下,指腹触到湿润的水意,令她不禁一愣——哪怕是魂体,也会流眼泪么?

  “……”

  宿婉喃喃自语道:“有系统吗?如果有的话,能告诉我,这一切是真实发生的事情吗?”

  明知他们都是虚假的存在,仍然会忍不住为之动心,为之流泪。

  究竟是这一切太过真实,还是她太过沉浸在虚拟的世界之中?

  死寂的沉默酝酿了许久,漫长到宿婉几乎要以为系统死机了。

  然后,她听到机械的,毫无感情的声音。

  请宿主不要沉浸在虚假世界之中。若想回到现实世界,还请继续努力完成任务,否则会陷入轮回世界再也无法离开。

  “……是么。”

  真的是虚假的么?

  不待宿婉思考,机械的声音在虚空中缓缓响起,回。

  抽离情绪。

  抽离记忆。

  抽离——

  [即将开启下一个世界]

  [倒计时,三,三,三,二,一……]

  宿婉的记忆被强行掠夺封存,情绪终于回到平静,平静到以至于她几乎要想不起来自己为何会如此伤心过。

  她缓缓闭上眼睛,听着倒计时。

  身体缓缓坠落,感到眼前的光越来越盛,亮到几乎能刺瞎人的眼睛。

  ……

  ……

  ……

  宿婉忽然睁开眼睛,重重吸了口气。

  她这是又到了新的世界了么?

  ……

  ……

  ……

  窗外,天大亮,是透明的,干净的玻璃窗。

  s..book269941653438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