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眨巴眨巴眼睛, 看到透明的玻璃窗户,不禁定下心神。

  终于回到了便利的现代文明, 享受凡人的快乐。

  她爱二十一世纪!

  “嘀嘀嘀!”闹钟的刺耳响声打破了房间的寂静。宿婉从被窝里爬起来——房间不大,约莫二十多平米,房子的主人显然没什么生活规划,衣服,吃完的饭碗七八糟摆着,小小的房间满满当当塞了一堆纸箱。

  窗外是一棵大榕树,繁盛的枝丫遮住了碧蓝的天空, 只余斑驳的光星星点点照在了墙上。

  宿婉挠了挠糟糟的头发,又重新躺回单人床上, 闭着眼睛半困半醒地阅读这个世界的故事。

  几秒钟后。

  她的眼睛一颤, 突然腾地翻坐起身。

  [公元2025年7月3日,神秘病毒泄漏,并在短短一天时间漫延至全球, 许多人感染病毒后高烧不止,短短几小时断气后竟变成活死人……一场灭顶之灾降临在地球,他们该何去何从?

  ……]

  女主莫微是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在末世浩劫中误打误撞, 以仁慈圣母心和独特的空间金手指赢得了一众有能力的追随者,最终闯出了一片天地。

  宿婉是团队中的炮灰,嫉妒女主又自私自利, 想陷害未果,被女主的追随者们丢到了丧尸群里而亡。

  原主坏却不至于害人命,但那些男配们却有够心狠的。

  “……”

  她忽然不爱二十一世纪了。

  宿婉头痛地拿起手机,上面写着六月二十五日,也就是末日发生的前一周。

  她长出一口气。

  能自己好好活着, 干嘛非得和女主挤在一起求生。像这种末世副本,除了女主,其他女人都有可能成为炮灰,宿婉疯了才会继续跟着他们一起到处闯。

  一周时间非常完美,足够她做点什么了。

  手机铃声叮咚叮咚响起,刺耳得紧,宿婉接通便听到领导的叱骂:“九点多了还没来上班,你是打算当豪门阔太太摆架子吗?工资还想不想要了!不想干就滚蛋!”

  原主和女主莫微是大学同学,同样大学刚毕业,女主莫微进了五百强,炮灰宿婉只能在一家小公司任职。

  总经理看上了宿婉百般追求,领导是一个三十出头的未婚女,异常鄙夷地认为是原主在公司撩拨,作风不正,经常叱责她给她找难堪。

  公司风风语,大多都是薄凉之人看戏,父母早早去世没有人教育她,好好的小姑娘眼看着越长越歪,心思也跑偏了,开始思考被总经理包.养的可能了。

  宿婉哪还对这些情情爱爱的感兴趣。

  她脑海只有一个目标——找地方安安稳稳的舒服活下去。

  宿婉顶着各的目光回到工位上。

  按照国际惯例,等会少不了被领导叫过去一通叱骂。

  身旁矮矮胖胖笑容和善的小徐偷偷给她塞了一块金枪鱼三明治。

  “吃点吧,别跟身体过不去。有些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你就当他们隐形人。”

  宿婉看着桌面上的三明治愣了一下。

  她回头朝小徐笑了笑,没说什么。现在的大家还在纠结于多扣了几十块钱的工资,纠结于工作谁多做了一点,两天后他们都将从这样的烦恼中脱离。

  这算是好事吗。

  “宿婉,你来办公室一趟。”

  工位上的同组同事们纷纷默不作声地做自己的工作,耳朵偷偷地竖起来,等待着接下来的狂风暴雨。

  宿婉进了办公室,坐在座位上的女人齐耳短发,细长的眼睛冷冷地用余光瞥着她,把不屑写在了脸上。

  昨日,公司都传闻宿婉被总经理叫去,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今天来得这样晚,什么龌龊的说法都传了出来,更有甚者说宿婉恐怕是要挤掉自己的顶头上司,做项目组长了。

  王玉涵一夜没睡好,心里火燎,她心里也在怕这传闻是真的。

  如此这般,表面上显出公事公办的严肃怒气:“上周你负责的那批货物没对接上,人家不要了!你看你拿什么抵!这次非得扣你工资才行!”

  他们负责跟大型超市货物对接,这一批全是食物,不值钱,东西是好好的,可再费心思,又是人力又是钱的,怎么着都不值当。

  最后肯定是要过期烂在仓库再丢掉的。

  这样的事不常见,但也绝不稀罕。

  钱不多,做做账也就过去了。

  宿婉回忆了一下,这件事并不怪她,小组这么多人她却被当做替罪羊,其中龃龉不用想也明白了。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正好能给她找出麻烦来。

  按照原书剧情,原主又是扣工资又是挨骂,这批货物要讹在她头上让她买单,原主死活不从,末世来临后后悔不迭——

  速冻,罐头,粮油米面,都是能搁很久的吃食,平常不值钱没人爱吃的东西,不到一个月就能卖出天价,还能凭此当做门票受自卫队的庇护。

  正心下思忖,王玉涵如料想般冷冰冰地说道:“你负责的环节出了事,自己处理这批货吧。”

  宿婉佯装震怒:“什么意思?”

  “打个低折扣,东西你收了自己慢慢卖吧。”王玉涵是存心给她找难堪的,任谁也不会愿意自己的工资买来一堆难出手的货物。

  打折有什么用,私人渠道谁敢接?

  她就是一折给宿婉,宿婉费心思找人卖出去也是亏,还得吃瘪。

  宿婉垂着头不声不响,给王玉涵底气。

  “你要是不乐意,就扣工资,去别的小组去吧!正好徐姐那里缺人——”

  在这茬等她着呢。

  “两条路,你选吧。我要是不处罚你,以后怎么让其他同事服气?”

  宿婉抬头:“两千块钱。”

  “什么?”她有些错愕。

  “月中发的工资,多干了十几天,两千多块钱工资,抵了这批货物,但是得有人帮我运。”

  王玉涵愣住:“你什么意思?”

  宿婉朝她出微笑:“没人帮我运的话,我就不辞职了。我去找经理说说今天的事。”

  ……

  王玉涵从办公室走出来时,表情是阴沉的。

  宿婉主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明显是要辞职,周围几名同事纷纷放下手上的工作,一个个凑上前七嘴八舌。

  “宿婉你要去哪里?”

  “你晋升了吗?”

  “王姐说什么了?”

  宿婉没搭理他们,一面之缘,以后生死难料,有这时间她要快点找安家点了。

  坐在身旁工位的小徐见状皱了皱眉,对着他们说道:“都去忙工作,凑一起等会被看到又要挨骂了。”

  脑海浮现最近王玉涵黑如铁锅的阎王脸,他们均是有些讪讪然地回到座位上不语。当然,私下的窃窃私语就在控制范围内了。

  宿婉又看了一眼小徐。

  “谢谢。”她说道。

  “没事,不理他们。”小徐神犹豫着,又补上一句,“今年不好找工作,你也别硬撑,不行换个组也是一样的。”

  小徐是个好人。

  可惜,不知以后下落。

  宿婉不认为自己是救世主,她一个普通人撼动不了任何事情,只能在世中努力保住自己安全,更别说其他人了。

  想到这,宿婉准备离开时又转过头拍拍小徐的肩膀,留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最近粮价开始涨了,搞不好过几天要发生什么事。周末就在家好好待着别出门了,对了,多买点吃的囤着吧,总是有好处的。”

  小徐怔然地目送她背影离开,心里嘀咕着宿婉是不是在开玩笑。

  可她严肃的语气和眼神,统统让小徐心跳加快,来自于血脉的原始第六感蠢蠢欲动,仿佛窥探到了点什么。

  几天后,新闻多了几例奇怪的病毒实验失败的报道,正在逛超市的小徐回想起宿婉的话,鬼使神差地囤了一堆吃食,最后是请了师傅帮忙搬回去的。

  回去的路上她就有些后悔了,心想自己是脑子有病,她经常点外卖解决,这么多吃的得吃到何年何月去?

  很快,小徐将要感谢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决定。

  还有在混城市中已经失联的宿婉。

  ……

  原主双亲离婚分居都不要她,已经多年未曾见过,唯一的亲人外公也在一年前去世,倒是留给宿婉乡下的一栋冷冷清清三层小别墅。

  乡下房子不值钱,说是别墅也没人住,现在很少有年轻人回去,原主留个念想,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为了救命的地方。

  小别墅自给自足,宿婉十分满意。

  世界大,首先水电系统就得第一个遭殃。太阳能发电能自行解决,但是水就不敢喝自来水了。

  地下一楼全都用来囤桶装水,天台正好可以放储水装置,下雨接到的雨水可以用来过滤喝或者是洗澡用。

  房子周围几乎没有人烟,远处是田地,再过来就是深林,忙活几天连个人都没碰到过。

  宿婉免得引起怀疑,分别找了不同拨的人运送大量物资保存。

  墙找师傅重新加高,别墅玻璃,门之类易攻破的地方统统换了一圈,同时又做旧在外面扑上了尘土。

  宿婉现学现用,在房子周围一圈做了简单的陷阱,又在家中备了一堆锋利的武器。

  她在修仙界待过,比丧尸更可怕的妖怪见得多多了,心理素质极好。

  几乎不分昼夜地紧紧凑凑地在一星期之内终于把所有事情完成之后,宿婉安详地躺在了超大软沙发上,喝着果汁打开电视。

  新闻上,已经天下大了。

  s..book269941690525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