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市现在一片混, 目前吃人怪物原因不明,超市、便利店遭受打砸哄抢, 伤亡惨重。再次提醒,请大家回到家中紧锁房门,如若有亲人朋友出现非正常症状,请拨打……

  窗外,烟火缭绕,警笛遍布。不过短短几小时时间,本应该在早高峰的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 七扭八歪的私家车停的到处都是,有的是司机已死, 有的是弃车而逃, 交通堵塞得不成形。

  仔细看,隐约有一些零星的稀稀拉拉的身影在街道上缓慢飘。

  清晨第一缕金的日光照在他们身上,这才将身影统统照清楚了。

  他们面青白呆滞, 黑的眼珠迟钝如鱼珠,身体缓慢笨重地行走着,如冷冻鱼糜般的脸上黑红的血迹已经凝固。

  有的开肠破肚却不妨碍行走,有的嘴角还挂着猩红的残渣。

  高楼上还活着的, 惶惶的居民们肝胆欲裂地看着这如末世般一幕——

  他们恐惧到神情呆滞,以至于忘记还有比楼下这些游的活死人更恐怖的事情。

  比如。

  关在房间里的人们已经开始手握武器互相警惕。

  又比如。

  常年吃外卖住着厨房都没有的年轻人绝望地蹲在窗边。

  ……

  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有的刚加完班, 有的起床,有的还在睡梦中。他们的痛苦和烦恼各有不同。

  而几个小时之后,所有人只剩下同一个愿望。

  那就是……

  不想死!

  “这……这特么是电影吧……”

  “怎么办?”

  望月公寓正对着广场和地铁口,位处市中心,是最繁华的地带, 本是视野极好的俯瞰地带,租金高,住的大多都是对生活颇有追求的小资白领,现在引以为傲的俯瞰视野却成了地狱景观的绝佳观赏处。

  有人已经被这一幕压垮了。

  隔着高高的楼层,白瘦青年撑着窗户,额头青筋毕,嘶哑的嗓音穿透云霄:“我艹尼玛!装神弄鬼什么东西!”

  楼下原本正漫无目的飘的活死人们纷纷停了停,朝着声源处望去,随即保持着呆滞神情三三两两朝小区走了过来。

  楼上小区居民惶惶不安,见这一幕更是惊恐万分,有崩溃者当场哭了出来。

  他们朝他咒骂,什么脏话都有。

  更有甚者,说他再不闭嘴,马上就过去一脚将他踢下楼。

  附近闻声而来的丧尸更多了……

  莫微趴在窗户看到这一幕,退后唰地拉上窗帘,努力让紧张的心情平复下来。

  昨晚在朋友家中借宿,想着今天上班不用赶早高峰。

  谁成想,以这样诡异的状态被困死在家中。

  “莫莫,该怎么办啊?”

  “呜呜呜我爸妈电话都打不通了,他们该不会出意外了吧……”

  两名女生哭得稀里哗啦,一想到厨房所剩无几的食物就更绝望了。

  莫微也瘫坐在窗边,看着她们恐惧的神情,脑海却浮现昨晚感受到的奇妙空间。

  在这样的末世中,她竟然觉醒了异能,是否说明上天都在拯救着她?

  莫微鼓起勇气,叫住她们俩:“我们得想办法出去。”

  “什么?!”

  “还记得我跟你们说的,我神奇的能力吗?”

  她捏住拳头,清纯的脸上是毅然决然的表情:“只要我们能去一次超市还是仓库,就够我们活很久了!”

  ……

  电视看不了,电脑上都是七八糟的新闻视频,到处都是求助消息,可惜此时大家都是爱莫能助。

  宿婉坐在沙发上吃完一份咖喱饭。

  保质期比较近的食物都被她放在了收纳柜里早点吃了,地窖里藏着许多水果,等到几个月后,自己在天台上种植的一些蔬菜就能食用。

  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宿婉做到了。

  她的脑海中有一些记忆,自己曾经打过妖兽,种过田,但是具体跟谁一起做的事情,怎么做的,宿婉都记不得了。

  只留下这些救命的技能,仿佛天赋一般印刻在她的记忆之中。

  天台的护栏挡住了她半蹲着的身影。

  宿婉顶着烈日仔仔细细地浇水,额头上依然浮现涔涔汗珠。脑海似乎闪现某一幕,她站在田边看着别人种植,又好像在跟谁说说笑笑。

  怔愣的时候再仔细回想,便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宿婉挠挠头,回头便忘记了这件事。

  她趴在天台边缘,举着望远镜谨慎地在四周,极目远眺,稀稀拉拉的树木依然崭新碧绿,远处坑坑洼洼的沥青路分叉口,一辆拖拉机堵在中间,暗红的血洒了一地,似乎是刚刚发生了一场惨案。

  “……”

  宿婉确认四周没有丧尸出现,这才从天台下去。

  尽管安装了监视器,但她并非老手,视角盲区有可能存在,得小心谨慎些才行。

  这样想着,宿婉站在客厅开始进行力量训练锻炼身体。

  这具身体太过虚弱,绵软无力还有低血糖。若真是要到硬碰硬的时候,恐怕拿着刀都无法戳穿丧尸的颅骨。

  她得好好锻炼。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主角团已经在这几天逐渐聚集了。

  末世初,女主莫微带领着两位好友一起去仓库收集食物,可惜一死一送,只有她安然无恙,悲痛欲绝被救了下来。

  救她的是一伙自己组织起来的自卫小队,男男女女七八人,当莫微展了她的空间金手指之后,团队便开始以她为中心活动。

  宿婉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原本的她也应该在小队其中祸害了女主。

  现在,她不去主动伤害女主莫微,主角团的剧情也就与她无关了。

  宿婉只需要在这世中保护好自己,活着等待剧情结束。

  这样漫长的等待她一点也不焦急,每天看看书,锻炼锻炼身体,无聊的时候就琢磨吃食。

  外界漫长如地狱般的末世令所有人无比恐惧,他们缺乏水资源,缺乏睡眠,听着丧尸的嘶哑声与噩梦作伴,不知能否看到明日的太阳。

  没有人能想到,在这样一栋小别墅里,正过着与世隔绝的悠然生活。

  转眼入冬。

  宿婉锻炼完身体,拿着巾擦拭掉额头的汗,将巾搭在肩上。玻璃都被防窥视膜贴住,看不到窗外的景,宿婉煮了杂粮粥,像往日一样去天台视察情况。

  顺着二楼□□爬上去,使劲推开门,扑簌簌的雪顺着门缝溜了进来。

  冷飕飕的北风迎着面颊掠过,似乎是比往年要更加寒冷。

  宿婉高兴地笑眯了眼睛。

  正好空出来一些桶,等雪化了,又可以收集一波水资源。

  她拿着望远镜朝远处望去,银白的雪纷纷扬扬,遮住了灰黑的泥土,干枯的树木。大雪漫漫毫无止境。

  宿婉的视线一顿。

  滴滴刺目殷红的血迹滴落在一片银白的雪地上,十分惹人注目。一道灰黑的身影正是这始作俑者,正以缓慢的步伐朝着她所在的地方靠近了。

  颀长的却瘦削的后背弓着,一手捂住了腰,手指缝渗出的血一滴滴还在往下淌。

  再这么下去,哪怕不是冻死,都要因为流血而亡。

  如此严重的伤,他一声不吭,糟糟的头发遮住了半侧脸颊,看不清长相,只能估计出是个年轻男人。

  “……”

  宿婉从天台的储物柜里翻出一把标枪,掂在手里思索着。

  她的目光追随着那道身影,随时摇摇欲坠会倒在地上。靠得越近,越容易连累到她,这血迹化开可是有血腥气的。

  宿婉沉默的功夫,年轻的男人一个踉跄才站稳。

  他僵硬地站直了,一动不动,就在宿婉以为他要变异成丧尸时举起了标枪,他忽然一头栽倒在地上。

  ……

  ……

  ……

  在这个世界,若是感染病毒,会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变异成活死人。他趴在雪地上许久都没有动弹,想必是彻底死透了。

  宿婉又站在天台上瞧了一会儿。

  有人受伤出现在这,保不准附近有人,她得赶紧把尸体处理掉。

  换上外套,拎着工具推开门,宿婉环视一圈没有看到人,便朝着雪地上趴着的男人双手合十,表情诚恳歉意。

  “这位大哥,抱歉了,情况紧急,我也没时间给你找个风水宝地,请你死了之后不……”

  “!”

  宿婉惊讶地低下头。

  褐的瞳孔微微放大,倒映出一只干瘦的、沾满血迹和黑泥污渍的手,正紧紧拽住自己的裤腿。

  凌的黑发下,黑红的血凝固在脸颊上,看不清面容。

  只有一双黑黢黢的眸子正死死盯着她。

  沉沉,冰冷,如同盯着死物。

  宿婉差点被他的回光返照惊到,抬起铁锹一副就要砸下去的样子。到底是活人,她下不了狠手。

  男人确实是回光返照,震慑的目光短短几秒又昏厥过去。

  “……”

  宿婉正要低下头探探他的鼻息,却听到一声枪.响。

  砰地一声,寒冷的树林间惊起一片,扑簌簌飞过几只乌鸦,嘎嘎叫着朝远方飞去。

  “真麻烦。”

  果然招来了别人。

  若是任由他躺在这里,她的住址也很危险。宿婉有信心对付几只丧尸,但是拿着武器的人就不一定了。

  宿婉眯起眼睛,烦躁地啧了一声,不由分说先将他拖入院子中,迅速处理掉附近的血迹,再做打算。

  s..book269941714477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