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回到家里的时候, 宿婉正在细心地侍弄着阳台上塑料大棚里的几根绿苗苗蔬菜。

  再过几个星期能吃到新鲜的小菜了。

  这年头为了弄点吃的她容易吗,像在伺候祖宗似的, 得拿出百分百的精神出。

  “呼——”

  她撑着膝盖站直了身体,听到门被打开的窸窣响动声。

  十七开门的时候能做到悄声息,这怕吓到她,特意折腾出的一点动静。

  他清瘦的身体着格外劲,一手轻轻松松扛着一小羊,回头紧紧锁上门。

  宿婉下了楼,笑眯眯地说道:“这羊着不错啊, 你弄干净,我收拾羊杂, 今煮点羊杂汤喝。”

  十七嗯了一声。

  宿婉察觉出他几分沉闷, 似不高兴的样子。她反应极快,小心地问道:“你不遇到什么了?”

  他点头:“到一行人了,村庄不能再去。”

  太可惜了, 还两鸡本也要带回——

  十七不怕麻烦,但他不想宿婉惹麻烦。

  样子人数还不少,宿婉又问道:“都什么人?”

  十七的词汇精准简单,把他们的大致样貌年龄描述一遍。她听到一半便心领神会。

  果然, 按照剧,主角一行在逃亡的路上。

  他们很快会从村庄里找到补车辆,然一路惊险地赶往自卫队寻求庇护, 女主也正从那时候名声大噪,成为众星捧月的明星人物。

  十七见她几分在意的样子,顿时面杀气:“要不要解决了?”

  宿婉:“???”

  “别别别,你不要去管他们!”

  宿婉他表十分认真,连忙拉住胳膊:“最近你不要出门了, 免得碰面。”

  他的胳膊被她紧紧拽着,手腕温热的体温隔着一层薄薄的棉质t恤传到他的身上,令他不禁晃神。

  这在关心他么?

  十七盯着两人肢体接触的地方,眼神低垂着,收敛了绪。

  “好。”

  ***

  莫微一行人挑挑拣拣一家稍微干净宽敞的平房,将大门栓死,轮流两小时望风,而为队伍的宝贝疙瘩,莫微从不会望风的。

  她正在小口小口地吃厨房热好的白白的馍。

  “这附近没什么好吃的,你先讲究吧。”

  陆琅坐在她身旁,她披上一件外套,目光心疼:“你憔悴了不少,今晚好好睡一觉。”

  其余人都忍不住咽口水,咔嚓咔嚓地吃从地窖搬出的冬苹果,虽然说些没了水分,可还很甜的。

  这房子里的米面都馊了,结疙瘩还长虫,水果腌的菜能吃。

  莫微手的馍陆琅她找的,这么两块,他们当然不敢惹得陆琅不高兴,心里默默想着水果吃也不错了,好歹不至于饿死。

  唯两个小孩的肚子最实诚,到莫微掰碎香香白白的馍放到热水里泡着吃,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肚子咕噜咕噜地响起。

  莫微手上的动停了,略显尴尬地望向他们俩。

  她很饿,饿得头晕眼花,从末世到现在第一次如此狼狈。衣服没换,澡也没洗,眼前几口食物让她保留一点微不足道的幸福感。

  馍都泡到了碗里,想分分不了,自己还没吃饱——

  莫微做着心理斗争,毕竟都孩子嘛,嘴馋也正常。

  小孩又不懂事,她怎么能跟他们计较?

  况且,空间里应该还别的吃的,偷偷吃这一份些麻烦,不能被人瞧见。

  莫微咬咬牙做了决定:“那……”

  陆琅的手拦在她面前,神些不虞地望向两个小孩:“莫微我们团队的心,她如果吃不饱,空间没法起,我们真的会饿死在路上的。”

  “我、我没……”

  女孩的眼眶立即汪了泪水,却被男孩突然拉住。他低低道歉,拉着姐姐走到角落里啃酸涩又小的苹果了。

  即使他们也卖命侦查环境,即使他们也经历生死惊险从不拖累别人。

  他们小孩。

  小孩多余的,被分最少的伙食,被怨怼,也再正常不过的事。

  小董拉着姐姐小南,将手上苹果也塞她:“晚上还需要守夜,多吃点才力气。”

  “可……”

  “小董不饿,小董浑身的力气。”

  那颗皱巴巴的小苹果,最还一半进入了小南干瘪的胃里。

  这个夜格外漫长寒冷。

  姐弟俩到时间去轮换值班,两人揣紧了旧外套,蜷缩着在坐在院子里,不敢生火,也不敢发出动静。

  他们沉默地坐着。

  这时,小南呀了一声,偷偷指着莫微住的那一屋。所人都挤着一屋,莫微一个人单独在另一间房里,点燃了暖暖的橘红的光,应该蜡烛,声息的。

  然,两个小孩便到两个男人的身影隐隐约约坐在她对面,着她吃东西。

  小南仔细地辨别着莫微手食物的形状,饿得肚子空了。

  “着真好吃……”她眼又羡慕又憧憬。

  小董沉默了一下,她,又向窗内的模糊的影子。

  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他又沉默一会儿,眼着橘红灯光一直亮着,轻声说道:“姐,我的肚子些疼,去一趟厕所,你在这里好好待着,听。”

  这个点都未曾动静,按照经验不会丧尸出没。

  附近的丧尸很少,也比较安全,想必都白出现过的“那个男人”的功劳。

  小南信以为真,乖乖坐在小凳上努力咽着口水,打起十足的精神四处张望。

  或许她今表现得很好,明能口吃的了。

  夜之,一道瘦小却机灵的声影翻过院的矮墙,手握一把磨得锋利的匕首,去隔壁寻找吃的。

  小董身手利落,比起大人都不逞多让,他在这个团队贡献的也一个成年人的劳动力。

  他小心翼翼地翻到隔壁屋,浑身绷得很紧,四处寻找吃的。

  “厨房……”

  黑漆漆的屋子像怪兽大张的口,几乎能吞噬一切,小董咽了咽口水,硬着头皮一间间寻找。

  他能在附近找一番,再迟回去要挨骂的。

  意料之外地,小董在靠小溪的平房里找到了裹着布的馒头,还几个零散掉落在地上,应该匆匆忙忙。

  小董嗅到一股微弱的血腥味,四处侦查一番,意识到晚上肯定人过。

  他越越心惊,抱着馒头一溜小跑回去,却到院子里亮起了光。

  出事了?!

  “他了!”

  陆琅为首的几人沉着脸,到小董怀的馒头怒不可遏,揪着他提溜在半空,直接拽回了屋。

  小南眼泪要掉下,又不敢哭,哀哀小声乞求。

  “对不起……求你们放了我弟吧,我到莫莫姐晚上……才……”

  她惊恐之余也没敢把莫微偷偷吃东西的事说出。

  团队里其他人多多少少都对莫微些意见了,若真的说出,连小南一个小姑娘也清楚团队散了的下场。

  高繁聪明,立即意识到两个小孩肯定守夜的时候躲在了避风口,到屋里的事了。

  他朝陆琅使了个眼。

  小孩嘴巴不严实,一不小心得说出,仅靠他们两个人没办法把莫微送到k城自卫队,这个团队不能散。

  陆琅眼神一冷,果断下决定。

  “瞒着队伍私自外出,你们想害死大家吗?”他将布兜里装着的几个冷硬的馒头丢小董,连带小董也扔在地上。

  “你们小孩,但整个队的规矩不能散。”

  小董被摔在地上闷哼一声,闻脸变了又变,已然绝望起。

  哪怕他现在自己走了,姐姐也总会被他们借机丢掉的。

  “谁拿的馒头留谁吧。”陆琅故仁慈。

  在这样的特殊时代下,其他人眼里馒头比两个小孩重要多了,或许人心存不忍,但绝不敢违抗陆琅。

  他们还想活着,何况,陆琅说的,也几分对的……

  姐弟俩,一个恐惧,一个木然。

  小董捡起几个掉落在地上粘了灰的馒头,强忍眼眶泪水,踉跄着站直了身体,牵着小南的手一步步走出大门。

  小南眼泪憋不住,绝望地小声哭了出,寒冷如刀的风刮得她的脸生疼。

  小董回头,到陆琅他们一行人站在门口,紧紧盯着他离开的方向,像生怕他又回报复似的。

  他不耻地啐了一口,努力让自己显得坦然又镇定,在清冷的月光下拿出一个馒头,撕掉外皮递小南。

  “快吃,等会力气,我们得跑远一点。”

  小南冻得脸颊木然,又因为馒头心生喜悦,又哭又笑。

  “我们要去哪里?”

  “信我好,这里不安全了。”

  他回想着那名男人离开的方向,鼓起勇气,握紧了手里的刀,将沾着土的馒头皮恶狠狠塞在口嚼着。

  “快吃,吃完跑!”

  寒风,两人抖抖索索地穿过一片树林,寂静声。

  待到走到另一边的时候,已经慢慢亮起,灰蓝的空顶在上方,昭示着今气差,或许还会下一场雪,一场雨。

  他们甚至没让姐弟俩带走唯一的棉衣……

  两人冻得浑身僵木,脸青得吓人,一摇一晃地,小南扑倒在地上。

  小董使出浑身力气想要驮着她离开这里,奈他实在饥寒交迫,脑袋昏昏,体力几乎殆尽。

  隐约,他到远处出没的丧尸正缓缓朝着他们靠近。

  救命啊。

  他声地大吼着,视线逐渐模糊,一头栽在冰冷的土地上。

  映入眼帘的一张模模糊糊的清秀的面容,带着几分关切。

  “你们……还好吗?……”

  ***

  宿婉见姐弟俩的时候,便这样的一副场景。

  在她的指挥下,十七动极快地将两个小孩带了回去。

  傍晚时分,小董率先醒了过。他第一反应警惕地从床上跳起,却因为一股过于浓郁的香味饿得脑袋一昏,双腿酸软滚在地上。

  小董:“……”

  十七:“……”

  “你?!!”

  小南也醒了过,弟弟抱在一起惊恐万分,却发现面前的年轻男人穿着棉质长袖,百聊赖地磨着箭头,凉凉朝他们两人了一眼。

  两人瞬间噤声。

  十七平静地说:“你们两人昏倒了,还记得吗?”

  “原大哥哥救了我们吗!”

  “不,不我。”他才不想让他们进入这个独属于他宿婉的秘密地方,“她。”

  他指了指门口端着两碗碎蛋粥的宿婉。

  宿婉笑眯眯地说:“先吃点东西吧。”

  小崽子昏倒的可真地方,在家门口,简直某人赖皮的样子一模一样,赶也不丢也不。

  宿婉奈地一手扶额,着两个小孩瞬间放下警惕,狼吞虎咽快要把碗勺子都吃了进去。

  这才末世真正的生活吧。

  十七一不发地削箭尖,差脸上写着几个大字“不高兴”。

  两个小孩眼睛越越亮,眼泪花直冒,怯怯地向她道谢。

  “谢、谢谢姐姐!”

  宿婉摆摆手,坐在椅子上。

  当听到两人的名字,她知道绝不巧合。果然,哪怕躲着,剧相关的人也会如命运般渐渐靠近。

  莫微一行人在昨晚会遇到灭顶之灾,除了女主陆琅,高繁,剩下的人都死于丧尸口,幸好撞上了k城护卫队,在她的才能展之下将他们几人带走。

  两个小孩本也会死在昨晚的。

  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挨个了他们的脑袋。

  “大难不死必福。”

  他们不能久留,一人数太多,二主角小队掺在一起,宿婉总些担心最会发生纠葛。

  她想了想,估着护卫队还在周围视察,便对十七说:“我跟你交代个事。”

  这些当着两个小孩的面说清楚比较好。

  “你把他们两人带到那个村庄,k城护卫队在附近,为交换,我愿意告诉他们一个回去路上能碰见的大型补仓库。他们人不错,可以信任。”

  十七皱眉。

  “你怎么知道可以信任?”

  “听说的。”

  自卫队要发展成小城邦,像两个小孩这么大能独立生活,又不错的劳动力,在那里会生活的很好。

  两个小孩脸一直在变化,又感激又茫,能相依为命地抱在一起。

  宿婉他们带了不少的干粮,在第二清晨目送他们离开。

  她等啊等,一过去了,没消息。

  又等了两,听到远处响起呼啸声丧尸的嘶吼,宿婉以为十七,连忙带着武器推开大门,却正在厮杀的几人目光撞在了一起。

  “……”

  “……”

  为首的清纯可怜,狼狈挥舞着匕首的不莫微么?

  宿婉扯了扯僵硬的唇角。

  ……淦。

  这该死的女配命。

  s..book269941735849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