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看到宿婉的同时瞬间呆住了。

  她宁静的神态, 好像现在正是普普通通的二十一世纪。

  ……然后一刀解决了靠近的丧尸。

  “小心!”

  陆琅狼狈地踉跄一下,为自己的失神感到羞愧, 宿婉一刀戳进丧尸的脑门,拔出刀时凝固的紫黑的血溅到他的脸上,使他的神志清醒了许多。

  高繁顾不得去教训陆琅,毕竟方才羞愧地短暂忘记了莫微的存在。

  有宿婉的帮助,们很快解决了剩下的丧尸。

  宿婉没有等来应有的感谢,反而是几人警惕又冰冷的目光:“你是谁!对我们有什么企图!”

  “……”

  她一手持刀,一不发, 看们的眼神就像在看几个活体智障。

  们渐渐回味来了。

  宿婉穿着整齐,面容恬静又丰润, 明显是不愁吃穿的样子, 反而衬得们几人像前来打劫的乞丐。

  若不是她,们几乎要忘记和平时代的人们是什么模样。

  莫微不着痕迹地打量她一番,抿着唇, 捋顺自己粗糙的长发。

  “你们走吧,不要打扰到我。”

  宿婉向后退了一步,后背挨着门。尽管主角一行人从来不会主动伤害别人,但考虑到自己身带恶毒女配buff光环, 不得不小心谨慎一。

  陆琅见她防备的模样,不禁放缓了语气,略显窘迫地说道:“请不要误会, 我们并不是坏人。我们是被袭击了,路过这是偶然。”

  说话的功夫,宿婉已经把门合上了一大半,巴掌宽的缝隙刚好出大半张洁白的脸。

  “哦。那你们继续上路吧。”

  她挥挥手,满是真诚的敷衍语调:“一路顺风, 好人一生平安。”

  两个男人:“……”

  躲在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莫微出神地仰望着这栋楼,冷不丁地说道:“你一直在这吗?”

  宿婉没有回答她的话,她觉得自己没义务。

  若不是怕们强行冲进来,她早就关上门回去睡觉了。

  莫微咬了咬唇。

  她神中带着许说不清的埋怨和失望:“你的粮食足够,却从来没想过去救济别人。若是人人都像你这样,人类撑不了多久就会灭亡。这样的混世道,最怕的就是这样的——”

  “自私?”宿婉将她心中想的没说出的指责捅破。

  她的笑容并无暖意:“我管好我自己,没给你们添堵,这就是我最大的义务了。”

  “但是!如果你省一省口粮,你可以让一个人活命!这可是一条生命啊!”

  “那你们呢?”

  宿婉有不耐烦了:“看你们的实,三个人是绝对跑不到这么远的地方。中间牺牲了多人还记得吗?们如果没跟你们搭伴,未必会死的这么快吧。

  这位女士,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呢?

  至少,我没有祸害别人的命。”

  宿婉脑海浮现两个小孩可怜兮兮的样子。

  若真的如此悲悯,又怎么会放任们俩孤身在外面。真圣母,假慈悲,她生平最讨厌这样的人。

  宿婉的话将莫微噎得半死。

  是在这时。

  她忽然回忆起大学有这么个人的存在。

  她眼睛眨了眨,努力地识别遥远的记忆:“……宿婉?”

  其他两人愣了愣:“你们认识?”

  莫微有恍然,随即对宿婉可怜巴巴地说道:“大学时候,我们是有一不愉快,在这我跟你道歉……但是请你不要因为我的存在,就对们俩有成见可以吗?

  高繁和陆琅已经疲惫了,能不能给们一点补给?如果觉得我的道歉不够有诚意的话,我、我愿意跪下来……”

  其他二人眼眶都红了。

  “不,你别这么说!”

  “莫莫,这不值得!”

  宿婉:“……”

  她好多年没看这么脑瘫的戏了。

  她看莫微的眼神,已经像在看一个患有什么大病的不正常的人。

  莫微的表情一窒。

  从来没有人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不是厌恶也不是嫉妒仇恨,而是一种微妙的,仿佛是在对待传染病患者的避嫌。

  如果宿婉能听到她的心声,一定会深以为然地使劲点头。

  脑残会传染。

  不然,身旁两个人怎么能做到和她如此和谐?

  “我听说,k城护卫队就在附近,你们现在还来得及赶上。”宿婉语气幽幽,“当然,我不介意你们进来看看我吃的是什么,如果不害怕的话……”

  其他几人脸陡然变了。

  想想也是。

  一个弱女子在这样的世中还能吃得如此丰润,该不会,该不会……

  “啊!”莫微又恶心又恐惧,吓得尖叫一声,“我们快走!快跑!”

  在他们眼中,宿婉俨然变成了吃人的魔鬼。

  其他二人也变了脸,连忙架着她,对宿婉亮出刀刃,向后一步步退出宿婉的视线范围。

  她没想到恫吓效果如此成功,不禁挠挠头。

  “蚯蚓有这么吓人的吗?”

  她只是想把喂鸡的蚯蚓拿出来吓唬吓唬他们……

  不,们终于离开了这。

  宿婉送了口气之余,便意识到这栋楼是保不住了。主角们得势之后,必定会睚眦必报,将当初结了仇的人一一铲除。

  莫圣母知道会装作不知情。

  倒是身旁的那两个男人,心狠手辣,手握人命,她得提前转移了。

  在这之前,宿婉就想好了出路。

  这么久十七没来,想必是跟着两个小孩一起上路了。宿婉并不怪他,这样的末世能活下来就已经足够不容易,十七不在,算是给她省下一口粮。

  咣地一声,大门紧紧合上。

  宿婉快速跑上楼收拾东西,准备转移阵地。

  按照书中所说,莫微一行人将在两天后抵达k城,快得到重视被保护起来。

  …………

  k城护卫队近日接连二三迎来大消息。

  头领江鸣终于在群龙无首起内讧时安全出现;第二天,暗地里寻找江鸣的小分队被召回,还带来了几名新的成员。

  据说其中一人出现了罕见的异能。

  不几天时间,莫微的善良和纯洁心就传开了,收服了许多人心。

  “带你们去见鸣哥。”

  黑脸大汉大跨步出现在他们的休息室,便看到莫微正躺在床上睡觉,其他二人守护着她。

  陆琅皱眉:“她还困,让她睡会儿吧。”

  “你以为城主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大汉回想起江鸣那副模样,若不是眼下情况实在紧急,需要清理内部心怀不轨之人和叛徒,解救这摇摇欲坠的乌托邦,一定会抛下们去找“那个人”。

  们连是男是女都不清楚,只知道那个人对十重要。

  重要到可以抵得上们一起拼过命的兄弟。

  只是回忆起那阴郁的一瞥,便后背一寒。

  新成员都需要江鸣过眼才能确定是否留下,在这之前,们并不能算作一伙人。

  看到身后几名持枪凶神恶煞的壮汉,两人均是静了静,忍下心中的愤怒,把莫微叫了起来。

  开会点是一栋旧的办公大楼。伫立在门口的警卫搜身后将们几人放了进去,走在前排的黑脸大汉忽然朝两个小孩招招手,好声好气地叫他们别跑,回房间休息去。

  莫微听到熟悉又陌生的小孩打招呼的声音,目光朝们的方向望去,不禁一愣,随即脸变得十奇怪,震惊中又掺杂着几警惕。

  “是你们?!”

  高繁惊呼一声,被身旁的陆琅拽住胳膊,眼神凶狠地瞪了一眼。

  大汉姓王,姐弟俩都叫他王叔叔。

  瞥向几人,目光带着探寻。

  “你们认识?”

  莫微咬咬唇:“我们以前是一个队的……后来……后来走散了……”

  小董拉着姐姐的手,回忆起那晚的恐惧,依然心有余悸。

  冷漠地瞪着们,没有拆穿他们的谎。

  “快进去吧。”

  陆琅不愿节外生枝,两个小孩又能翻起什么浪花。王叔没说什么,敲敲门,神恭敬地领着们几人进去。

  们是万万没想到,又再一次遇到了熟人。

  坐在椅子上的年轻男人拧眉看文件,神严肃到阴郁,又焦虑地一直点食指。

  上一次见时和现在并不同。

  现在的周遭酝酿着一股莫名的令人喘不气的压,仅仅是共处一室,就令人心生惶恐。

  “是你?!”

  不同于其他二人,莫微在惊讶之余快透出掩饰不住的欣喜。

  那天见面就一直心心念念。

  她就知道,这样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现在见面仿佛是命中注定一般……

  江鸣冷漠地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

  抬头问王叔:“那天的小分队队长呢?怎么没有来,有话要问他。”

  王叔犹豫了一下,不待解释,莫微抢先一步道:“是这样的,我们在寻找护卫队的途中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女人,她居住在一栋两层别墅,却丝毫没有被末世波及的狼狈,我们怀疑她有问题……所以让护卫队……”

  江鸣的脸忽然变得十难看。

  冷冷望向王叔,王叔顿感不妙,没了在莫微一行人面前的泰然自若,惨白着脸说:“们是今天早晨出发的……”

  记忆恢复得晚,现在城里城外十混,绝不敢把宿婉接到身边当做把柄。

  想着度过那么多天的安全日子,总不会出什么事,更何况,宿婉未必愿意来。

  是他抱有侥幸心理,出了大事。

  江鸣的心就像有千万根刺使劲扎,绵绵的痛一阵阵袭来,恍惚间,仿佛听到宿婉在叫他“十七”。

  紧抿着薄薄的唇,乌黑的眼睛望向窗外灰蒙蒙的天。

  许久,沉默的阴霾布满瘦削的脸庞。

  “现在,什么人都可以轻易指挥护卫队出城了么?”

  王叔立即意识到他的错误,跪在了地上:“我……我现在就去追!请给我一个机会!”

  咔哒一声,是子.弹上膛的响声。

  江鸣的嗓音冷得冻人。

  “在我回来之前,查清是谁同意,谁放的人。”

  s..book269941799294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