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压根就没能察觉到他的心理活动。

  她挠了挠头, 心想要随大流,便十分积极叫了一老大。

  十七的表起来更差了。

  “……”

  他面无表转过身, 对着王叔说道:“安排一下他们。”

  没有她有多余的交流,背对宿婉渐行渐远。

  十七的表很陌。

  对,现在已经能称呼他为十七了。他是江鸣,是k城的领头物,想必早已经恢复记忆,和她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宿婉并想做厚脸皮,更何况, 当初她救十七毫无所求,现在样如此。

  王叔安排她到客卧, 宿婉大家见了一面, 确认彼此安全之后才回到房间休息。

  这一伙,战斗力强,做后勤倒是绰绰有余, 他们欣喜的模样,留在k城应该是十分乐意的事了。

  宿婉洗了个澡,坐在床边安静擦头发。

  这对于她来说只是是非之。

  ……

  “是这样的。”王叔毕恭毕敬,表十分为难, “她说明天早晨就想离开。”

  男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宿婉等了很久没有等到王叔的消息。

  王叔说要禀报一,可江鸣日理万机,着像是能随时有时间去理会她的私事的样子。

  她的房间宽敞干净, 像是被精心收拾过。

  宿婉很久没有躺在床上,感受着柔软的床垫,过几秒钟就有了睡意。

  “咚咚咚。”

  有节奏的敲门驱散了她的睡意。

  宿婉披一件外套过去开门,以为是王叔,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意外的身影。

  “十七?”

  宿婉叫出了这个顺口无比的称呼。知是是错觉, 她叫出后,夜中的男冰冷的侧颜渐渐染上了一点温度。

  他的询问便没有日那么冷峻了:“你为什么着急走?”

  宿婉拽住外套,门缝钻进来的风有些许冷。

  “我……习惯了一个。”想来想去给出一个最合适的借口,“在这总怕打扰到别,也怕影响到你。”

  习惯一个?

  所以才迫及待将他丢弃,却又转眼间跟别一起活?

  这是他当做累赘了吗?

  江鸣低垂着眼睑。

  他的睫浓密,又黑又长,清他的眼神,更猜透他的绪。

  两之间忽然开始弥漫一阵令窒息的沉默。

  或许只是宿婉单方面的窒息。她还是喜欢原来的十七,表都写在脸上,像现在,说一半藏一半,总去猜。

  “天已经很晚了,那我就……”

  她缩回的手臂被对方突然牢牢紧握住,有力钳着,怎么也甩开。

  宿婉惊诧抬起头,对上一双黑黢黢的,几乎要燃烧起来的眼眸。

  他的音是努力压抑到变了调的干涩。

  “多一天都等及了吗?”

  “……什、什么?”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眼他有黑化的潜质,宿婉总觉似乎面临过这种况,心咯噔一连忙解释:“天大的误会!我怎么可能讨厌你!”

  江鸣定定盯着她,脸上写着信任,手一刻都松开,怕宿婉又消失见。

  宿婉画蛇添足继续解释:“我仅讨厌你,我还很喜欢你!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都很开心,我只是怕在这打扰到你……”

  江鸣忽然愉悦,幽幽发问:“有多喜欢?”

  宿婉强的求欲让她再一次完踩中雷.区。

  “像弟弟那样的喜欢!我对你那么好,怎么可能……”

  江鸣面无表松开手,浑身酝酿着危险的低气压。他分明是瞪了宿婉一眼,憋着气咬牙说道:“你敢离开这,我就拿你的伴们开刀。”

  然后,转身离开。

  宿婉:“……”

  这家伙,到底抽的哪门子风。

  难道说他喜欢被叫弟弟?宿婉索了好一阵也没索出个一二三来,干脆放弃,回屋睡觉去了。

  明日事,明日毕,能活一天是一天。

  这个点再睡觉都要困死了,她绝熬夜!

  宿婉心毫无负担一觉睡到了天亮。

  她在吃早饭的时候,说了江鸣大清早顶着黑眼圈开会训的事迹。

  宿婉啧啧摇头。

  天气热起来了,喝点菊花茶败火,日子都过下去。

  江鸣还是没能学习到她的养真谛啊。

  在这活了一些天,宿婉渐渐和后勤的工作员们混熟了,到了许多八卦。比如女主一行犯大错被k城驱逐,自此消失踪影;又比如说,城主江鸣消失的那段时间,城大,有带头被肃清……

  宿婉着着,禁脸抽了抽。

  好家伙。

  感男女主都被赶出去了!

  这个故事还能继续下去吗???

  宿婉的到来渐渐也引起一些居民的爽。明眼都能出城主对她的关照,又用去一线寻找物资,也用后勤打杂,每天悠哉悠哉,所有方都对她开放权限,就连会议大厅都可以随意进出。

  对城主青睐有加的小部分女们联合上诉,叫她务必参与到队伍之中。

  k城养闲。

  再者,宿婉过分皙和丽,也扰了这的秩序。

  嫉妒和敌视的目光与日俱增。

  当王叔禀报江鸣的时候,他正站在了望塔上向下俯瞰,闻只是沉默。

  “体力较弱的话,就安排在办大楼整理一下卫……”被那双细挑的眼睛盯着,王叔的音越来越小,默默缩下他的鹌鹑脑袋。

  江鸣还是沉默。

  王叔胆颤,还以为是自己话触到了雷. 区,苦冥想如何填补的时候,江鸣忽然笑了。

  他的轻笑让王叔愣住了。

  ……是,这是气极反笑?

  他顺着江鸣的视线向下望去,便到吃了饭正在四处溜达的宿婉。她安详的模样和这座城邦格格入,阳光下的脸颊透着淡淡的粉晕,双眼微眯着,像一只吃饱了的猫。

  王叔:“……”

  原来他才是多余的那个!

  江鸣瞥向身旁的几名巡逻兵,半蹲着朝塔下呼唤宿婉。

  “你上来。”

  宿婉正无聊,毫无迟疑愉快答应了。她手脚灵活轻松,需要搀扶,自己便三下五除二站在了了望塔上。

  这一下倒是让王叔禁对她有了改观。

  “最近活还好吗?”

  他望着城外,着似乎并在意宿婉的样子,只是随口一问。

  宿婉笑眯眯说道:“托你的福,的确是相当错。”

  几名士兵闻哼了一,神虞托起弓.弩。

  城外是一圈圈的栅栏篱笆和沙袋,以及上面出现的丧尸尸体。

  偶尔会有长眼的丧尸这些障碍上缓缓朝着城墙爬过来,这时会有士兵使用弓.弩,除非必要才会用枪,免音引来更多丧尸。

  宿婉望向碧蓝澄澈的天空和一幢幢沉默废旧的大楼。

  他们大多都是业余员,无非仗着力气大一点,箭头多一些,两下三下,总能让这些丧尸毙命。

  江鸣冷丁问她:“试试?”

  “就她?”

  嘴快一些的士兵愤愤然接茬,随即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垂着头一发了。

  “正好,好久没有运动了。”

  宿婉笑眯眯望向出的那:“你的武器借我用一下。”

  “我的?这么重你能用?”

  这样说着,其他几也分分凑热闹似的,斜着眼过来,倒是想宿婉在折腾什么幺蛾子。

  宿婉轻轻松松扛起来。

  “还有三支,够用了。”

  “那可是三个丧尸!”

  “别说大话了,几十米远的距离,别说三支,三十支都未必够你用的!”

  “哼,你以为是在过家家吗?”

  ……

  “嗖!”

  他们七嘴八舌质疑的功夫,宿婉一支箭嗖一破空而出。只见一只正在扒拉栅栏的丧尸忽然顿住,它的眉头有一支箭,笔直正中眉心。

  然后,在众瞠目结舌的目光中缓缓倒了下去。

  “???”

  刚才发了什么?

  “嗖!

  “嗖!”

  几乎毫无间断,又是两支飞了出去,正中眉心,两只丧尸约而倒在了上,没了息。

  宿婉这一手,他们彻底惊呆了。

  论是力量,技巧,还是命中率,丝毫逊专业士。但是宿婉摆弄弓.弩的样子,明显是个手。

  宿婉武器还给呆愣着的士兵,好意摆摆手:“还是标枪顺手,差点丢了,哈哈!”

  他们几,连带着王叔,都陷入死寂般的沉默。

  王叔信邪盯着她纤细的胳膊:“……”

  这是哪来的神?

  江鸣着他们的反应,唇角动翘起。

  “以后没事就上来走走吧,武器随便你用。”

  “哦,好啊。”

  宿婉点点头,心想找了个差事也算错,锻炼身体才能活更健康。

  当天夜,宿婉的威名便传了出去。

  所有都知道了那个来的女好惹,能在几十米远的方杀丧尸,百发百中,力大如牛……流越传越悬乎,传到宿婉耳中时候,已经是伴兴奋询问她是否一个一口气干掉了几十只丧尸。

  宿婉:“……”

  果然,八卦这种事在什么时候都会缺。

  餐桌上,他们一个劲儿询问细节,宿婉无奈辟谣。

  正说着,忽然有门外冲进来,神焦急说道:“好了,出事了!”

  s..book269941813826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反派女配你支棱起来![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