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在苏克和沈流月的双重授课下,爱丽丝好不容易明白了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像个小学生一样连连点头。

  “其实很简单的,对吧?”

  爱丽丝抬头,看了眼前方视野里,密密麻麻不断上下运动的石柱群。

  爱丽丝:“……”

  安格斯就由苏克背在身上,沈流月稍微照应着点,四人开始朝着前方转移。

  最难的还是在石柱之间转移的时候,每一根石柱的“磁力”都是独立的,从这边摆脱力量起跳后,到了那边又要根据情况,及时选择对抗还是顺应。

  爱丽丝虽然时不时砸出人形坑,但至少还是过来了。

  只能说失去人偶身体后,序列4的她抗击打能力并没有逊色。

  不过,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除了石柱运动得更加激烈,开始有不可名状的怪物出现在石柱顶端。

  它们在岩石表面凭空形成,全身像土一样的褐色,却有着血肉一般的质感。

  用泥土捏得歪七竖八的脸让人分外不适,而与他们这些外来者不同,怪物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扑击的时候有着与身体不符的迅捷。

  苏克斩掉一只后,立刻放弃了沿路清理的念头。

  太硬了。

  “夸张”加力场,神权加剑光,还拿着雨火月光这样的神器,才堪堪切开一只的身体。

  沈流月也是一样,除了那把青岚陌刀,她腰间的刀只能切开一个豁口。

  而且这怪物似乎没有心智,并不畏惧精神领域的能力。

  回过头,爱丽丝被一个怪物糊住,泥巴一样的身体死死黏在她身上,沈流月拿刀削了半天,才勉强看到里面的爱丽丝,其他的怪物却围上来了。

  苏克没做停留,背着安格斯的同时一把拉起两人,驱使风力往前疾驰,在上下起伏的石柱间左闪右避,每一步都惊险无比。

  要不是有“私家侦探”的推演,恐怕会被突然升起的岩石顶到怀疑人生。

  勉强拉开距离,苏克将两人放在地上,提着爱丽丝的那只手险些抽筋。

  这重量……

  好不容易把爱丽丝“撬”出来,石柱恰好又升到最下面,还没弄清楚状况的爱丽丝一个趔趄,屁股在地上压出一个坑。

  苏克:“……”

  沈流月:“……”

  安格斯:“……”

  “爱丽丝,不喜欢这里!”

  稍微观察了下地形,前面似乎能看得到陆地,不过出于之前的情况,也有可能突然跳转到别的地方。

  这次,从爱丽丝身上抠下来的怪物也凝聚成了几团发光物。

  印纹显示了信息。

  垦石之岩:将这块石头带在身上,能抵御岩壑沉土之力。

  传说级土流术卷轴:消耗灵性,获得在泥土和岩石中移动的力量,消耗的幅度与穿过的物体硬度有关。注意:务必不要在灵性剩余不多时使用,否则会被困在墙体里。

  传说级黏糊大衣:这件永远在滴落泥巴的大衣能有效抵抗实体攻击,被攻击的地方会如流沙般凹陷进去,以此缓冲受到的伤害,但这件大衣穿戴时间越久,就越难脱下来。

  魔晶375

  四件物品,两件传说级。

  该说不愧是深渊吗,这里随便一只怪物就给了这样的配置,难怪实力如此强劲。

  不过。

  果然这里变得和海肯一样,掉落的物品需要自行确认,无法再像海上那样直接吸进虚空。

  这里也属于印纹断线的状态。

  不需要多考虑什么,苏克把垦石之岩和土流术卷轴交给了爱丽丝,那件大衣则给了安格斯,让他有需要时再穿。

  小姑娘拿着那颗石头,一脸迷茫看着脚下的土地。

  那股“磁力”一样的东西,似乎不能够再影响她了。

  这可让她一下来了精神。

  “哼哼,交给我吧。”爱丽丝看着前方怪物,咬牙捏着自己一冰一火的拳头,一副要一雪前耻的样子。

  她一把摔碎了一个看起来很脆弱的古董,拳头上笼罩起一股和那些怪物很像的光芒。

  晋升序列5“探秘人”后,她可以短暂获得自己摔碎古董所拥有的一种性质。

  此时爱丽丝获得的是,“脆化”。

  一拳打下去,那又黏又硬的奇怪怪物一下变得坚硬无比,内部却传来了裂开的声音。

  看起来很有效。

  不再受怪力影响的爱丽丝发挥神威,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在前面开道。

  几人就在后面默默捡战利品。

  沈流月不禁开口问道:“过去你们挖掘地窟,也是像这样……?”

  “差不多吧。”

  正常情况下就是爱丽丝先上,搞不定的他再出场。

  收集的战利品多了,几人也获得了垦石之岩,安格斯也不必再被苏克背着行动,毕竟他作为“刺客”,在石柱间跳跃而是很轻松的。

  可惜的是,没有再给法术卷轴和值得一用的装备。

  正常情况下,所有战利品肯定都要收着,但这里一不能挂卖交易大厅,二是他们的虚空早就被物资装得满满当当,剩余空间不多。

  因此有些明明价值很高,却又用不上的东西,只能当垃圾丢掉。

  苏克耸了耸肩,把一柄传说级的大锤随意往周围一甩。

  “这是我丢过最贵的垃圾。”

  沈流月苦笑着回应:“很难不赞同。”

  前面已经没有怪物,几人也走到了石柱群的边界,爱丽丝正等在那里,没有贸然行动。

  她还是和以前一样,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很令人放心。

  “快来快来”

  从表面上看,再往前是一片荒漠,大地龟裂,看起来饱受太阳荼毒,贫瘠缺水的样子。

  除此之外又是啥都没有。

  走近后,几人尝试用各自的能力鉴别,可惜并没有什么效果。

  那就只有继续亲自尝试了。

  苏克仍旧走在第一位,踏出了那一步。

  无事发生。

  他踩在了龟裂的大地上。

  看来……连接处不一定会有时空传送,更多的是走到一半莫名其妙发生改变。

  继续往前,算上之前的旷野,几人已经接近徒步走了七八个小时了,如果确认这片荒漠没什么问题,或许可以考虑找个地方休息。

  不过,“岩壑居离之所”,究竟是什么意思?

  苏克原本以为之前那些彼此分离的石柱阵可以解释,但走过来之后,血字提示仍旧在指示他往前。

  可是前方,明明什么都没有……

  眯了眯眼,远处的大地上突然刮起一道风。

  能发现这点,是因为风卷着大量的沙尘,即使目视也能看见。

  沙尘暴?

  但似乎,并没有朝着这边来,只是席卷了很远很远的地方,缓缓过去了。

  就当几人都这么以为的时候

  沙尘掠过的地方,原本空空如也的位置。

  出现了一座黄金的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