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味 第20章 只想吃一次红烧肉

小说:风味 作者:爱喝陈醋 更新时间:2021-09-15 01:41: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年慢慢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小女孩正坐在自己的身上,两只手捂住自己的双耳,不断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女孩看起来十二三岁左右,原本齐肩的短发在脑后被束了起来,扎成一个小揪揪,乍一看之下还有点可爱。

  “哥哥快起床,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虽然如此,但是陈年并不认识这个女孩是谁。

  可就在这时,一股简短的记忆涌入脑海当中。

  这一次自己倒是没有出现在五十年代,而是在新世纪初。

  自己现在躺的地方,就是自己的家中,而在这个家里,是一对夫妇带着两个孩子。

  自己,正是这两个孩子其中之一,名字还是陈年,

  而正坐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小女孩,则是比自己小三岁的妹妹,名为陈月。

  虽然生的可爱,但很可惜,妹妹是个智障。

  现在的智力也就是三四岁,会说自己饿了,会自己上厕所,也会自己吃饭,但是洗澡穿衣服还是有些不太行。

  自己穿衣服的时候会卡住。

  洗澡的时候会把洗澡水当成饮用水来喝。

  而他们的母亲,是一个很普通的家庭主妇。

  父亲,是一名工人,同时也是一个酒鬼加赌鬼。

  昨天晚上,他们并没有吃饭。

  因为昨天他们的父亲又是醉醺醺的回来的,回来就开始找麻烦,正当他挥舞着一条凳子腿即将砸到陈月肩膀上的时候,站在一边的陈年一个飞扑过去。

  妹妹被推开了,他的腿被重重的砸了一记。

  “哥,我饿了!肚肚!饿了!”陈月看到陈年醒来之后居然还无动于衷地躺在那里,显然有点生气。

  孩子的世界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陈月就知道自己饿了,就要找妈妈或者是哥哥要吃的。

  “你先起来,我给你找吃的。”这么一会的功夫,陈年被压的都快要断气了。

  陈月一听哥哥要给自己做吃的,一个轱辘从哥哥的身上翻下来,然后赤着脚蹲在床边,眼睛闪闪亮亮,就如同一只小哈巴狗一般。

  陈年看着这眼神,没由来的一阵心疼。

  刚想站起来去这个“家里”的厨房找找吃的,但是却感觉自己的小腿处传来一阵疼痛!

  一个踉跄,直接向前扑倒。

  狭小的房间内,就连光都是从蒙着塑料布的窗户上艰难的挤进来少许。

  “哗啦啦——”

  陈年这么一扑倒,直接把面前那个臃肿不堪的薄铁管和布搭起来的简易衣架扑倒了。

  里面的各种衣服就像是一刀的游戏爆装备一样。

  落得满地都是。

  “哈哈哈,笨哥哥,摔倒咯!”陈月看到这一幕,甚至开心的鼓起掌来。

  陈年狼狈的从衣服堆中爬起来,看着满地杂乱的衣服,不知为何,心中没由来的升起一股恐惧。

  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男人的样子。

  “那好像是我这个世界的父亲......”陈年思索着,从地下爬起来,简单收拾了一番,把弯掉的铁管掰回去,将衣服重新放回衣柜,让这个已经行将就木的衣柜看起来有点回光返照的意思。

  然后才转头看着陈月:“你想吃什么?”

  “哥,我想吃红烧肉!”

  陈年终于想起来自己好像是来学菜的,红烧肉?

  难道......自己这一次的师父,就是这个傻妹妹?

  这不能吧?

  陈年一时之间找不着头绪,心中想着还是先把这个便宜妹妹喂饱了再说。

  于是走到厨房。

  入眼看去,就有半颗土豆,一些猪皮,除此之外就是一些调料。

  “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眼下的情况让陈年有些为难。

  连肉都没有,拿啥做红烧肉?

  现在的条件只能做个红烧猪皮。

  经过上一次的学习,陈年明白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接受自己的身份,这样才能继续下去,这个世界虽然是虚拟的,但也不是自己能够完全把握住的。

  如果非要搞风搞雨,说不准第二天就会上新闻,第三天要么进精神病院要么进去吃牢饭。

  看着现有的食材以及外面嗷嗷待哺的妹妹,陈年灵机一动。

  陈年先把土豆去了皮,然后在锅里放了一个篦子,土豆放在上面开始蒸,猪皮则是放在下面的水里面煮。

  等到土豆彻底软了以后,陈年就把猪皮和土豆都捞出来。

  煮过的猪皮稍稍有些卷曲,但放在案板上的时候还带着一些弹性。

  “哥,肉味!”

  外面的陈月忽然开始兴奋起来!

  “再等一下!”陈年说道。

  一边说着,一边把猪皮切成小块,然后再把土豆也切成块。

  用酱油、糖、盐调了一碗汁,然后直接倒进锅里。

  等熬的差不多了之后,再把土豆和猪皮放进去。

  最后,所有食材出锅,陈年把土豆块和猪皮放在一起。

  “嘶——不太像啊!”陈年看着这一盘红烧猪皮土豆心想道。

  但过了几秒钟,陈年就放弃了挣扎,直接将这一盘菜端了出去。

  “红烧肉做好了,肉给你炖的烂烂的,猪皮都炖的掉下来了,可入味啦,来外面哥哥喂你吃。”

  “好耶!”妹妹拍着手,闻着那一丝丝的肉味说道。

  她从来都没有吃过红烧肉。

  每次爸爸在吃红烧肉的时候都不让她碰,当陈月偷偷把筷子伸向那边,结果当场就就挨了一巴掌:“傻子吃什么肉?没用的东西,这个家里的钱都是我上班赚回来的!”

  而陈年也从没吃过,因为陈年在他的口中就是“赔钱东西”。

  陈年脑海中飞快的过着这些镜头,一边把菜放到桌子上。

  看了看妹妹没有发现异常,用勺子盛了一块猪皮和一块土豆,吹了吹就准备喂给妹妹。

  可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快,赶紧带你妹妹跑!”

  “你爸给人打牌欠了钱,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要把你们两个带走抵债!”

  只见自己的“母亲”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急促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翻箱倒柜。

  衣服、裤子、鞋子,甚至把陈年刚刚修的回光返照的衣架直接弄坏了,也顾不上理会。

  最后她把这些整理成一个包裹,一股脑的塞给陈年。

  然后又从床底下的一个纸箱子里面的铁皮罐头盒子内,拿出来一大把红红绿绿的钱,带着哭腔的塞到陈年的怀里,然后又紧紧的一把抱住陈年,粗糙的手掌不断地摩挲着陈年的脖子:“妈帮不了你,妈真的帮不了你了,对不起,妈对不起你......你带着妹妹快跑,跑的越远越好......能在外面生活下去,就不要回来了......如果活不下去就找警察,警察问你是哪里人,家里都有谁的时候,你就说......不知道......”

  就在这时,陈年看到自己母亲露出来的胳膊上以及脖子下面,满是触目惊心的伤痕。

  红色、紫色、黑色......

  十五岁的陈年和十二岁的陈月被从窗户上推了出去。

  刚刚穿越过来,陈年就要被迫离开这个家。

  而陈月,就连一口山寨的红烧肉都没吃到。

  而陈年的“母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儿狼狈的渐行渐远,眼泪也开始大颗大颗的滚落,渐渐的开始号啕大哭。

  她的两个孩子,从现在起,都没有了......

  此时,桌面上的那一盘红烧肉,依旧散发着腾腾热气......

  s..book366132052531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