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味 第29章 明天

小说:风味 作者:爱喝陈醋 更新时间:2021-09-15 01:41: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对不起......”

  谢若韫从陈年身上下来之后,看着陈年肩膀上还有点拉丝儿的鼻涕,羞愤地连忙道歉。

  恩将仇报了属于是。

  “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做什么?”陈年心疼的看着自己的衣服,这可是早上才换上的。

  结果谢若韫在听到这里没忍住笑出了声:“那你去找警察抓我啊!”

  好不容易缓解了尴尬。

  转过身来,陈年才有些后怕,刚才别人没看到,他可是看到了老谢脸上的表情直接就黑了。

  虽说老谢平时对自己也不错,但毕竟是那可是女儿。

  现在才十八岁。

  而自己又长得高大帅气。

  做饭好吃,学习也好,还会照顾人。

  还好自己反应快。

  否则的话偷鸡不成蚀把米,别到时候菜学不成,工作都丢了。

  眼看着陈年如此态度,谢师傅的脸色才稍微红润了一些,对陈年的肯定又多了几分。

  如果陈年能够看懂一个人眼神中的话,一定能看出来谢师傅此时用眼神在说:

  “小子不错,有分寸。”

  ......

  到了晚上,陈年收拾好厨房。

  李华和谢敏则是还在外面和谢若韫说着话,毕竟这可是六百五十分啊!

  而谢师傅则是撩开帘子走进来:“陈年,今天晚上回去好好想一想,你在厨房也快一年了,该见的应该都已经见过了,明天晚上我教你做红烧肉。”

  虽说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但陈年还是一不小心把手里刷锅的竹刷子都甩飞了,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甩出的水珠宛若实质剑气。

  “啪!”

  拍在墙上,留下轮廓之后径直掉落在地上。

  “谢谢谢师傅!”

  陈年嘴唇翕动,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和薛师傅那里不同,在这里陈年可是足足呆了一年才开始学菜。

  平时他都只敢看,哪里敢进行尝试?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在厨房干了一年,又做了整整一年家教,终于换来了这次的机会。

  激动之情无以表。

  夜晚,陈年牵着妹妹的手走在街道上,这座建造在山上的城市,道路似乎也没有那么陡峭了。

  虽然街道上的路灯昏暗,但那些不知疲惫的夏虫却依旧不断地围绕着那暗淡的光亮,一次一次的碰上去,试图将那玻璃的灯罩撞碎,拥抱里面对于他们来说那无比耀眼的炙热。

  “呀!”

  突然,一边的陈月惊叫出声。

  “怎么了?”陈年连忙转头,顺势把手搭在妹妹的肩膀上,以防万一。

  “疼~”

  陈月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了指自己穿着裙子的小腿,那里有一个小红点,下午还没有的,显然是刚才被哪个不开眼的蚊子叮了一口。

  揉揉妹妹的脑袋,蹲下身子,伸手在妹妹的腿上用拇指肚搓了一会。

  虽然这样会让这个包更大,但起码还能稍微挺一会,等回家之后就可以涂上清凉油了。

  可就在这时。

  陈年忽然看到地下有几个影子从身后钻出来。

  “陈年?”

  带着浓重方口音,而且一听就是至少混过三年以上的独特气质的口音传入耳中。

  他的心顿时沉到谷底。

  缓缓站起身来,与对方平视:“是我。”

  “走一趟吧,你得罪人了。”

  陈年点点头,这种情况下,还有一个妹妹。

  无论如何都是跑不掉的,大家第一次见面,对方不可能不提防着自己逃走。

  与其这样,还不如先顺从他们,然后再伺机再想办法。

  忽然,其中一个黄毛看着陈月:“大哥,还有个妹子,耍耍?”

  陈年一听这话,眼神顿时犀利了起来!

  不动声色的伸手摸向后腰。

  那里有一把刀。

  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一天,陈年在车站见识了明晃晃的拐骗,当天晚上他就买了一把水果刀,每天都带在身上防身。

  动自己可以,但是动自己的妹妹......绝对不行!

  陈年在厨房里杀过鸡,杀过鱼,可还从来都没有杀过人。

  那样违反法律,也可能会给自己留下心里阴影,但如果保护不好妹妹,陈年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为首的是一个光头,眼角下面还有一道疤。

  在听到小弟说的话之后扫了两眼陈月,深吸一大口刚点燃的山城,烟直接下去小半截,吐出一大蓬烟雾之后,这才皱着眉头说道:“傻子?”

  陈年盯着对方,没有说话。

  他现在随时都可以抽出水果刀来。

  光头虽然没听到陈年说话,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杀人放火,傻子不碰。”

  “你跟我们走,你妹妹爱去哪去哪。”

  陈年听到这里警惕心不减,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能不能和她说句话?”

  “不该说的别说。”

  “谢谢哥。”

  陈年再一次蹲下来,摸了摸妹妹的头:“你就在这里等哥哥,哥哥去给你买个糖葫芦,一会就回来,知道了吗?”

  “嗯!”

  然后站起身来,不经意的问道:“是因为谢若韫?”

  光头脸色微变,伸手照着陈年的肚子上就是一拳:“不该问的别问!”

  陈年当即抱着肚子,满脸痛苦,可陈月看到哥哥忽然弯腰,便好奇的想要转过来看看。

  陈年看到了影子,当陈月过来的时候,陈年脸上变成了尴尬的笑容。

  “哎呀,哥哥有点肚子疼,要马上去上个厕所。”

  说完努力的直起身子来,跟着那三个人渐渐消失在夜色当中。

  ......

  于是,陈月就在这里等啊等。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身上被蚊子咬了许多包。

  她哭了。

  “哥......年年......我疼.......”

  “抓,我要抓——”

  她放声哭着,可这次,没有人来安慰她。

  她不知道为什么哥哥买糖葫芦这么久都不回来。

  于是就这样一直哭着。

  她现在在的这条路在这一年多里已经走过无数遍了,被蚊子追着咬的陈月,就凭这记忆和本能,朝着双喜饭店而去。

  而双喜饭店之内。

  众人还没有离开。

  毕竟这是谢若韫金榜题名的日子,谁也不想这么早睡。

  突然听到陈月的声音,连忙走出去。

  发现只有陈月一个人大哭着,陈年早已不见了踪迹。

  “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哥哥呢?”谢敏问道。

  “年年......糖葫芦......别人......”

  谢敏听着一头雾水。

  谢若韫由于经常跟陈月玩的原因,似乎听懂了一些。

  “陈年去给你买糖葫芦,还有别人?”

  陈月委屈的点点头:“疼.....包包......”

  谢若韫看去,之间陈月的腿上满是红包,显然蚊子丝毫没有口下留情。

  可此时她却顾不上这些。

  ”你哥哥到底去了哪里,你还知道什么?”

  然后谢若韫就看着陈月一边掉眼泪,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指向了自己。

  “他说到了我?”谢若韫的心顿时沉到谷底,她知道陈年去哪里了。

  而谢师傅此时也就有些焦急,眼看着自己的女儿知道什么,连忙问道:“你知道啥?”

  “是我的同学,他家里......是混外面的,在学校的时候他看上我了,我没同意,可他一直纠缠我,后来陈年知道了,但第二天,那个男的就没再跟我说过话了。”

  “你的意思是,陈年被抓走报复了?”

  谢师傅深呼吸一口气。

  现在的山城很乱,他心里清楚的很,陈年被他们抓走,是死是活也不知道。

  陈年这一年在店里,没有一个人比他干的活更多,就这样,还辅导自己女儿高考考了六百五。

  这件事情又是因自己的女儿而起。

  想到这里,谢师傅沉默着走到柜台前,从抽屉里找到一个电话本,然后找到一个电话。

  拨号打了过去。

  打通的一瞬间,谢师傅那板了一辈子的仿佛雕刻过一般脸,忽然绽放出了略带谄媚的笑容。

  “喂,首长......是我小谢啊,就是......那个给少帅做饭的谢友良的儿子......对对对谢敬,是我,抱歉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我主要是有个急事想求您,您看......”

  s..book366132052532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