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味 第30章 一个电话之后

小说:风味 作者:爱喝陈醋 更新时间:2021-09-15 01:41: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色之下,重棉六厂。

  六月底的山城天气燥热,蛐蛐宛若不知疲倦的不停的发出令人厌烦的噪音,蚂蚱似乎也感受到了地面土壤的滚烫,不停的在草丛中蹦哒着。

  忽然,地面传来接连不断的轻微而又急促的脚步声。

  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黑影不断地弓着腰前进着。

  看着这已经废弃的棉花厂,二楼的某个房间之内,似是有人影在摇曳。

  仔细看的话,似乎是有两个人,好像其中一个手上还手持着水果刀。

  为首的队长不断打着手势,一部分人从侧面直接爬上房顶,两个人在外面戒备,剩下的人则是从大门而潜入。

  房顶上的武警队员们已经就位了。

  随后,绳索滑下!

  标准的破窗动作。

  “哗啦~”

  本就有些残破的玻璃顿时声碎裂,木框断开,碎屑齐飞。

  一个翻滚进屋屋内,当场就把手持着水果刀的歹徒死死的按住!

  随后下面的队员们也都手持着枪,冲了上来。

  “不许动!”

  “抱头!”

  “趴下!”

  ......

  几分钟后。

  “不好意思,刚才见你持刀,所以下意识的就以为你是嫌疑人了。”

  陈年好不容易才从地上爬起来,刚才那一下子差点给自己的胳膊都拧折了。

  当时把陈年都搞蒙了。

  后来询问过后才得知陈年才是受害者。

  当时陈年被带走,然后到了这个被废弃的棉花厂之后,果然在这里看到了当初被自己在校门口威胁的那个男生。

  但那个男生一开始还下不去手,最后还是在那个光头的鼓励之下,狠狠的给了陈年胸脯上一脚。

  陈年被踢飞了出去,倒在地上。

  而那个男生此刻仿佛找到了自信一般,发现原先那个高大的陈年居然丝毫都不敢栓手。

  于是冲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那些人见陈年没有反抗,于是也没有上去阻拦,只是自顾自的站在那里玩着蝴蝶刀和甩棍。

  被狂风骤雨一般袭击的陈年就死死的护着自己的头和腰。

  “一、二、三......”

  陈年一次一次的数着。

  就在对方连续踢了自己十一脚之后,陈年忽然睁开眼睛,直接伸手一把搂住对方的脚腕,然后顺势一拉!

  自己则是翻滚起身,膝盖顶住对方的后背。

  左手则从腰间掏出水果刀,精准的放在对方的脖子上。

  大喊一声!

  “别动!”

  局势瞬间反转,陈年大口喘着气,身上全是脚印,头发上,脸上满是灰尘。

  眼角黑青,嘴唇边也有一些血渍,显然是在挨打的时候牙齿顶到了嘴唇。

  但现在是现在。

  光头没想到陈年居然随身带着水果刀!

  先前陈年的过分顺从让他没有搜身。

  “你找死!”光头怒了!

  陈年冷笑一声:“是啊,我找死,但我觉得有人会比我死得早!”

  “你就不怕嫁家人以后被报复?”

  “报复?囸你*个铲铲的你报复我什么?我那个智障妹妹?老子都死了,管的了那些?”陈年有些疯狂的说道。

  最后,对方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

  陈年从对方下来,直接将进入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内,然后用里面还没有被搬走的桌子顶住门。

  紧接着便是将刚才这个小兔崽子打自己的双倍还回去。

  自己从小到大,老陈都没有打过自己,这个乳臭未干的小王八蛋凭什么?

  就他么的为了争风吃醋就敢叫黑社会的人来动手,绝对是个祸害!

  顺手从对方的口袋里面拿出手机。

  “还他妈是彩屏的!”

  谢若韫的手机还只是绿屏的诺基亚。

  随后,陈年直接小声的报了警,说自己被绑架了,外面有几个黑社会的手里拿着刀,然后又说了地址之后,这才挂断了电话。

  紧接着就是后来那一幕。

  那男生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不过只是想出出气,最后就踹了几脚!

  结果自己就被反制住,然后报了个警来了二十多个武警!

  ......

  当陈年在医院里,一边接受包扎,一边把这故事打给讲给匆匆赶来的谢师傅一家子的时候,他们听着脸上一会一变色。

  主要是陈年讲的太引人入胜了。

  说完之后,陈年有些愧疚的看着谢师傅:“谢师傅,我恐怕不能在你这呆了,到时候他们如果找麻烦找过来......”

  可就在这时,谢师傅却把手放在陈年的手臂上。

  “这你不用管,他们不敢再来了。”

  陈年:“为啥?”

  这时在一旁跟过来的警官说话了。

  “唉,绑架谁不好?偏偏要绑架这小子?”

  “军区的首长亲自给我们领导打了电话,老先生不简单啊!”

  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谢师傅。

  谁知谢师傅根本不接这话,而是站起来,握住警官的手:“同志,谢谢你们啊,要不是你们我这徒弟可回不来。”

  “回头我就给你们送锦旗!”

  而陈年则是在一边听着这话,心中对于谢师傅肃然起敬!

  谢师傅......这认识的都是什么人啊!

  难不成谢师傅,真的和少帅有点关系?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站在旁边气鼓鼓的陈月,直到这个时候才开口了:“哥哥......坏!不买糖葫芦!臭美!”

  众人听着云里雾里,这一次就连谢若韫都只听懂了前半句。

  不过陈年却听明白了。

  “是啊,这个姐姐是在帮哥哥化妆呢,回头哥哥回去也帮你画一画。”

  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

  一个多星期后,陈年就听说山城又打掉了一个黑社会组织,而且他们那个组织的人一个都没有跑掉。

  当然这消息,也是派出所亲自过来通知了一下。

  ......

  学人手艺,那自然是要拜师的。

  只不过谢师傅不讲究那么多,只是要陈年敬了茶就完事。

  “你身上的伤,不碍事吧?”谢师傅看着陈年,一天一夜的时间还不足以让那些淤青退散,虽然陈年在厨房做了一天,但谢师傅还是得问问。

  毕竟红烧肉,一讲究的是流程,二讲究的是分寸。

  刀拿不稳,便拿捏不住分寸。

  “没问题。”陈年点点头。

  “那行。”

  s..book366132052532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