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味 第34章 十年(终)

小说:风味 作者:爱喝陈醋 更新时间:2021-09-15 01:41: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十天之后,陈年再一次进入到了复健空间之中。

  “请快速说出以下人物的名字......”

  “请快速说出以下人物与你的关系......”

  “请完成以下软件的安装与注册并登陆......”

  “请准确的说出以下番剧的名字......”

  “请说出以下动漫角色的名字或简称......”

  还是熟悉的环节,但是陈年发现其中的题目有了一些具体的变化。

  比如就在“请快速说出以下人物与你的关系......”类型的题目当中,上面居然出现了陈月、谢师傅、谢若韫、敏哥等人。

  陈月的照片

  “请快速说出以下人物与你的关系。”

  “妹妹。”

  “回答错误,重新开始答题。”

  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

  陈月的照片

  “请快速说出以下人物与你的关系。”

  “妹妹。”

  “回答错误,重新开始答题。”

  就这样接连往复十几次之后,陈年每一次都回答的是妹妹。

  直到二十多个小时以后,其他的题目都消失了。

  唯一只剩下了这个题目。

  陈月的照片

  “请快速说出以下人物与你的关系。”

  “妹妹。”

  “回答错误,重新开始答题。”

  但陈年依旧如此回答,因为他无法说出这个女孩和自己毫无关系,哪怕无法回去。

  “没有关系”这几个字,他说不出口。

  在这期间,陈年一直都在回想着自己在最后的十天当中所做的事情。

  离开双喜饭店之后,陈年就带着妹妹好好在这个城市转了大半个月。

  所有能去的地方都去了。

  所有能吃的东西也都吃过了。

  几乎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陈年买了个智能机,里面装满了他们的合照。

  不同的背景之下,不变的是妹妹灿烂的笑容,陈年宠溺的微笑。

  转完之后,陈年带着妹妹再一次来到汽车站。

  坐上了那一趟回家的大巴。

  陈年发现司机还是那个司机,但是这里的环境却已经好了许多。

  妹妹现在已经二十二岁了,亭亭玉立,只要不开口,妥妥的美人一个。

  在这些年间,陈年每天都在帮妹妹做着康复的锻炼。

  买了许多卡片,告诉她上面的东西是什么。

  让她认颜色。

  让她学习微笑、点头、摇头。

  让她尝试着数珠子、写自己的名字、运动等等......

  就这样做了十年,陈月现在虽然在和人沟通的时候还是有障碍,但是基本的生活和认知已经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坐在车上,陈月就一直看着窗外,手拉着陈年。

  “大树、大树、汽车、大树、电线、大树、大树、羊、房子......”

  那是外面不断路过的事物。

  四个小时后,他们终于回到了这个阔别十年之久,当初仓皇逃离的县城。

  十年的发展,足以让一切都物是人非。

  陈年忽然有点害怕,他害怕自己回去之后,原先的老房子已经不在了。

  找了个汽车站外的摩的。

  “育才中学,好多钱?”

  “五块。”

  “要得。”陈年点点头带着妹妹上了车。

  司机车技娴熟,过弯的时候油门不减,要不是这是带着篷子的三轮,陈年觉得自己和妹妹都要被甩下去了。

  十分钟后,三轮摩托车停在了育才中学门口。

  陈年付了钱。

  过了马路......第二个巷子......走到头然后左转......往前走右手边第三个门。

  陈年每一步都走的十分忐忑。

  走到门口,她就看到一个头发已经白了的女人,正穿着有些老旧的宽松短袖、深蓝色的裤子在院子里面洗衣服。

  “妈。”

  陈年轻声一句。

  院子里那个女人,抬起头来,看到了陈年和陈月。

  一瞬间,忽然身体变得有些僵硬。

  连忙站起身来,局促不安的手不断地在身上擦着,深蓝色的裤子在沾染到带着洗衣粉的水渍之后,变的颜色更深了。

  “妈。”

  陈月也跟着陈年叫了一句。

  可就是这一声,让他们的母亲顿时浑身一震,目光中流露出不可置信。

  缓缓地走过来,站在二人面前。

  想要抬手,可是又不敢。

  最后,陈年松开妹妹,主动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谁也没有说话。

  可是陈年能够感受到母亲手上刚粘了水的冰凉,能感受到微微的颤抖,能感受到几滴同样冰凉的泪珠落浸润了自己的衣裳。

  许久之后。

  “瘦了。”母亲说道。

  这可能是全天下母亲在见到自己的孩子以后,说的第一句话。

  “爸呢?”

  “三年前,喝了酒上工,工伤死了,厂子里给了五万块钱慰问金。”

  陈年想了想。

  “这样也好。”

  于是接下来陈年在这里住了几天,给母亲讲了讲这十年来自己的经历,当然其中略去了许多凶险的成分。

  然后又给母亲展示了一下这十年以来自己学习的成果。

  “好吃。”

  “这个也好吃。”

  “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他们甚至都没有说起多少以前的事情。

  彼此之间心照不宣。

  到了第九天,陈年拿出那十万块钱。

  “妈,我得走了,这些钱你就留着在家里照顾好妹妹,回来之前,成都就有个老板叫我过去,我得过去看看,要是能行的话我就留在那边了。”

  母亲张张嘴欲又止,过了许久才说道:“好,没事,你去吧,你爸没了,厂子里除了那五万块钱外,还给我弄了个退休工人的身份,每个月也有不少钱呢,养活月月足够了,有空了就回来......”

  “好。”

  ......

  陈年离开的那天。

  “你在家里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哥哥出去一趟,你要是敢不听妈妈的话,我回来就打你屁股!”

  “我也要去!”陈月有些含糊的说道。

  “不行,你不能去!”

  “就去!”陈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有些倔强的说道。

  陈年似乎没有了办法:“那好吧,你回去换个干净衣服,我带你一起去。”

  “好!”陈月听后撒丫子就跑回家里,陈年隐隐约约的还能听到:“妈,新衣服......换!”

  三分钟后。

  陈月换好她最喜欢的碎花裙子,上面还带着淡淡洗衣粉的味道。

  来到院子里,此时院子里早已空无一人。

  ......

  复健空间。

  陈年依旧坚持自己的说法。

  “妹妹。”

  而出题者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原本该出现的题目没有出现。

  而是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你到底要怎么样?”

  s..book366132052532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