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味 第332章 正义的灭世大将军机甲暴龙

小说:风味 作者:爱喝陈醋 更新时间:2022-03-07 00:27: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居然还有渊源?”

  陈年有点震惊,但并不是震惊于他们能有渊源,而是震惊于他们两个之间居然真的有渊源!

  “是啊,我祖上……不对,应该说是我的师门里以前也是开戏班子的,我的名字就是从那个时期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不过当时戏班子的班主姓李,而白先生的祖先就是李班主的徒弟,就算后来日本人打了进去,他们被迫逃离,也一直都在一起。

  只是后来白先生他们这一代渐渐的就没有继续传承这些东西,而是依托当时他们的一些人脉转行去经商。”

  陈年听着这个故事,心中越来越震惊,这不就是他当初学习胭脂鹅脯的那个故事吗?

  如果菜谱当初没有告诉陈年梦境与现实的真相,或许陈年此时会感到疑惑,因为月月还有温红霞是自己在梦中所经历过的人,而且被投影到了和自己同一个时代,谢玉和何海则是由自己在梦境中的师父变成了现在的徒弟。

  虽然名字不一样,但陈年确定就是他们两个。

  还有安红豆也是自己在上海时遇到的那个差点让自己动摇了的姑娘。

  但这一次到了虞老爷子这里,却又是古代与现在进行了映射。

  果然梦境都是现实的投影啊,只是投影的时代不一定。

  陈年心中感慨万千,而虞书富春见状还以为是陈年惊讶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才露出这份深情。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和昆曲有关的东西,虞富春讲了讲他那个年代时所经历过的一些艰难。

  而何惠就在一旁默默的听着,时不时的为二人倒点茶。

  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儿倒也显得惬意无比。

  过了一会儿,何惠抬起头来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忽然站起身来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们先聊着,我去买一些菜,小陈晚上想吃什么?”

  “何老师,你要去买菜呀,我和你一起去吧。”陈年也站起来说道。

  “不用不用,你是客人哪能叫你跟着去买菜呢,我去就好了,反正小区里就有菜市场,下楼很快就能到。”

  “小何,就让他跟你一起去吧,顺便再买点儿水果回来,正好家里的水果也吃完了。”虞老爷子却在一旁说道。

  “你是不是怕我拿不了那么多东西啊?”何惠一听这话稍稍有点不太乐意,她觉得老伴儿这是在小看自己。

  虞老爷子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但他却不会这么说出口,但好在陈年很快洞悉了虞老爷子的意思,连忙补充道:“何老师,我是个厨师,而且我还从来没有在扬州逛过菜市场呢,我其实是想去长长见识,看看这边的菜市场是什么样子,对于我来说去这边的菜市场和去瘦西湖其实是一个道理。”

  何惠听陈年这么说反而不好推脱了,毕竟人家都把逛菜市场当成旅游了,这总不能拒绝,不让人家去旅游吧?

  因此陈年便和何惠一起来到了菜市场。

  菜市场的人们显然是认识何惠的,他们在看到陈年之后一个个的眼睛一亮:“何老师来买菜啊,旁边这是你孙子啊?”

  按照年龄来说陈年确实是何老师孙子辈儿的呢,所以陈年听到这话当即轻挽住何老师的胳膊:“是啊,这是我奶奶。”

  何惠显然没想到陈年居然会这么说,但听到这话之后,她脸上乐的就像一朵花一样。

  这孩子真是太讨人喜欢了,原本她还想解释解释的,而且她也担心对方这么说陈年会不高兴,毕竟陈年肯定也是有自己的爷爷奶奶的。

  一时之间她对于陈年也更加的喜欢了。

  甚至于后来陈年在和卖菜小贩儿砍价的时候,何惠也觉得这孩子勤俭持家,和其他的年轻人一点儿也不一样。

  当陈年付了钱,从菜贩子那边接过装好的袋子离开之后,那卖菜的小贩才叹了口气,擦了擦他头上的汗水:“这何老师的孙子怎么这么会说?称兄道弟的,我感觉再说下去我一会儿都得白送他了。”

  当然这对于陈年来说早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他砍价也只是对于能砍价的地方就聊一聊,对于那种价格确实不贵的,付钱也相当痛快。

  在菜市场里面逛着,何惠一会儿看到旁边的酱香饼问陈年想不想吃,一会儿又看到那边卖西瓜的问陈年渴不渴,后来又看到了卖鸡蛋灌饼的还问陈年想不想吃。

  完全就是把陈年当成了自家的孩子一样。

  不过很多老一辈的人对于小辈儿其实还是特别疼爱的。

  好不容易买完菜和肉,陈年提着大包小包的和何惠一起往家里走,路上何惠见陈年提着所有的东西,西瓜、猪肉、各种蔬菜……乱七八糟的加起来得有十多斤,心中有点儿心疼,于是就想帮陈年提一些。

  一开始陈年还表示不用,但后来何惠坚持要分担一些,陈年之后递给对方一袋青菜,加起来也没有半斤。

  到家之后陈年直接去到厨房里面开始准备食材,何惠还想来帮忙,但却被虞老爷子阻止了。

  毕竟他也看得出来这孩子是真心和他们亲近的,而且陈年又是厨师,做菜又好吃,自从上次之后他也有点想念。

  自家老伴做的菜天天都能吃,但陈年可就不一定了,这次是因为有个比赛过来,下次再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陈年做菜很快,大概到了六点半左右的时候就做好了饭菜,席间他们相谈甚欢,陈年时不时的说一些有趣的事情,逗得二老哈哈大笑。

  而且虽说何惠以前是老师,但虞富春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唱昆曲的,所以她对昆曲也耳濡目染,在饭后她甚至还唱了一小段,引得剩下的一老一小不停的鼓掌。

  饭后陈年主动收拾了所有的碗筷,擦了桌子,拖了地之后这才准备离开。

  他的行李现在还寄存在酒店那边,他得回去拿上行李,然后再赶飞机。

  不过就在走的时候,虞富春执意要再给陈年一罐茶叶,陈年来的时候可没想着带东西回去,可耐不住虞老爷子坚持,非要说让自己带点东西回去给自己的老妈冯红红,陈年也只好把这一罐茶叶装上。

  就在回酒店的出租车上,陈年拿出手机对着那一罐茶叶拍了个照片发给安红豆。

  “看我这儿有一罐好茶,你猜是谁送给我的?”

  “比赛那边发的纪念品?”安红豆猜测道。

  “不是。”

  “你去虞老师家了?”

  “没错,我比赛完之后看时间还早就去虞老师家坐了坐,然后跟何老师一起去买了菜回来吃了一顿饭,现在准备去机场了。”

  陈年就这样一路上和安红豆聊着,直到登上飞机后才把手机关掉。

  谷褦<span>晚上坐飞机也会发一些酸奶小面包之类的小零食,但总归不如白天的正餐来的丰盛。

  等飞机上天之后陈年才拉开旁边的遮光板,透过小小的窗户看着外面的城市,虽然已经到夜晚了,但街道上的灯还亮着,随着飞机飞得越高,那些灯和马路渐渐的连成了一条直线,汇成了一幅复杂的城市脉络图。

  虽然现在已经到晚上了,但肯定还有许多人在岗位上工作着。

  看了一会儿,那城市脉络图也距离越来越远,直到完全看不见了,陈年才叹了口气拉下遮光板,闭着眼睛开始睡觉。

  睡着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年忽然听到一声尖叫,有那么一瞬间陈年还以为是飞机上出事儿了,可他努力睁开眼睛看看周围的人好像也没什么反应,该睡觉的睡觉,该玩手机的玩手机。

  “可能是听错了……”陈年敲了敲脑袋,今天自己一天之内飞过来参加了比赛,还去拜访了前辈,晚上再飞回去,可能太累了,出现幻听。

  但正当陈年又再一次拉起遮光板准备看看外面有没有到什么城市上空的时候,忽然透过窗户上玻璃的反光看到了后座上的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男人正在用手机看着不可描述的小电影。

  陈年当场都惊了!

  心想着大叔你这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而且看你这发型带着天然的油脂都不用抹发胶了,都到了这个年纪了还不知道节制一点吗?

  居然直接在飞机上就看这种东西!

  而且陈年又联想到了自己刚才听到的叫声……

  而且就到现在他似乎还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上面有一些嗯嗯啊啊的声音。

  “居然还开外放?”

  陈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甚至还有点恶心。

  一想到这里陈年总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就算控制自己不去看,可是想到后面居然有这种人他就十分烦闷,可现在大声举报也无济于事,对方两秒钟之内便可以将视频关掉。

  但又不能这样放着,如果这种人现在不给他教训,以后说不定还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且现在还没有人受伤,以后万一出现了受害者那就不好了。

  因此陈年假装借口去上厕所,直接来到前面找到空姐小声的告诉她实情,随后又让空姐去把飞机上的空少找来,毕竟这种事情女孩子做还是很不方便的。

  之后他又和空少说了几句之后这才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此时陈年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居然还在浏览。

  而且隐隐约约的居然还能听到声音,甚至他在坐下的时候不经意间往后面瞟了一眼,坐在那个男人身边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儿,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崩溃的样子,但估计也是那种性格内向,遇到这种事情不敢说出口,所以助长了对方如此嚣张的气焰。

  陈年不动声色的坐回自己的位置看着空少从前面走过,后面那个中年男人下意识的就把手机往下扣了一下。

  但这并不是工作人员的全部行动,估计就这样又过了大概两分钟之后,忽然一个声音响起:“先生现在飞机还在飞行,请您关掉手机。”

  忽然一个声音响起,陈年通过玻璃的反射看到那男人仓皇关掉视频界面,然后揣在口袋里,满脸不安。

  可就在空少离开之后他才开始低声的咒骂起来。

  但没过多久,陈年发现这家伙居然又打开看了,结果没一会儿又被工作人员逮了个正着,开口警告。

  再之后,那人虽然也没有看了,可到这时他旁边坐着的那个女孩儿也终于忍不住了。

  她直接找到空乘人员说要换座位。

  问及原因,那女孩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

  最后那女孩如愿以偿的换了一个没有人坐的新座位,而且就在飞机落地之后,机长广播直接说让大家稍等片刻,一会儿会有执法部门来执行公务。

  最后前面的舱门打开有几个警察上来,在工作人员的指认下径直走到这边将那男人带走了。

  “大快人心!”

  陈年不禁在心里喝彩,看来这种恶心的人还是有的治的。

  ……

  陈年并没有什么行李,因此从飞机的行李架上拿了书包背着就打算直接离开,而与此同时手机的飞行模式也可以关掉了,关掉之后手机重新连接到信号,首先出现的便是一条消息。

  安红豆:“你应该坐上飞机了,一会儿你下了飞机开机之后给我打个电话。”

  突如其来的消息令陈年精神一振,十多上的飞机,原计划十二点到,现在由于飞机开的快了一点,所以提前十多分钟就到了。

  就算这样,现在也十一点四十多了。

  难道是安红豆那边有什么急事?

  陈年如此想着,一边朝着机场外快步走去,一边拨通了安红豆的电话。

  当电话打通之后,他就听到那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

  “喂?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啊?没事,你现在下飞机了吗?”

  “下来了,现在刚出了出口。”

  “哦,那你稍微等一下。”安红豆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陈年有些不知所以,也不知道安红豆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对方说等一下陈年也只好在这边等着安红豆打电话过来。

  结果没过多久,陈年忽然感觉自己的左边肩膀被拍了一下,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却没有看到人,而这时右边传来了安红豆的声音:“晚上好啊。”

  陈年又转到另一边,看到安红豆戴着口罩和帽子正在向自己打招呼。

  “你怎么来了?”

  (s.bqkan8.85822_85822063686714846.html)

  .bqkan8..bqkan8.

  s..book366132529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