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味 第435章 原来陈大哥是为了我好

小说:风味 作者:爱喝陈醋 更新时间:2022-06-07 00:48: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而陈年也直接顺手接了过来,场面再度陷入了尴尬之中。

  陈年就这样拿着手中的碗,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孙师傅则是看看沈文又看了看陈年,最后叹了口气:“给他打饭吧……”

  得令之后,陈年才开始打饭,结果沈文在看到这一幕之后, 不禁在心里暗自嘀咕,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事惹的孙师傅不高兴了?

  他越想便越觉得有这种可能,要不然为什么早些时候陈年不在厨房里做饭,反而跑到前面去?

  而且在自己老爹和陈年说过两句之后,居然跟着陈年回到了厨房,就连回去的时候也是忧心忡忡的。

  甚至没有再多看自己一眼。

  再加上刚才孙师傅和陈年那奇怪的举动, 以及“给他打饭吧……”这句无奈的话。

  难道是昨晚和二师兄偷偷喝酒的事情被孙师傅或者陈年看到了?

  因此在接过碗之后沈文都一直忧心忡忡的,而且在看到陈年那似乎有些刻意的笑容之后,沈文更是坐实了自己的猜测。

  “没想到陈年这个浓眉大眼的居然告密,没想到孙师傅居然嘴巴这么不牢!哪怕和自己说了,自己肯定也会拿出好酒来孝敬孙师傅的啊,自己的秘密得维护,而孙师傅则是得到了美酒,大家其乐融融,何乐而不为呢?”

  可现在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既然自己的父亲已经知道但没有和自己说,那是在等着自己去主动认错呢。

  或许自己主动承认错误还能从轻处罚。

  “怎么了?”陈年在看到沈文的表情之后不禁有些好奇,怎么刚才进门的时候还满脸笑容的,现在就阴云密布了?

  “是不是今天的饭菜不喜欢吃?或者以后有什么想吃的都可以和我们说厨房会尽力去做的。”

  沈文在听到这话之后,看了一眼陈年,下意识回答道:“没有没有……今天的菜都是我爱吃的……”可是话刚说到一半,他忽然又发现了陈年好像话里有话啊!

  先是问自己饭菜是不是不喜欢吃, 可能就是在暗示着询问自己是不是在这里过得不如意, 否则为什么要偷偷喝酒?

  而后面又说厨房会尽力去做他们喜欢吃的, 是不是又在暗示着自己的父亲其实已经很努力的在维护这个武馆了?

  再联想到最近比武在即,自己却主动带着酒去找二师兄违反门规, 确实有点不大合适。

  一想到这里他不禁心生感激,陈年这是在敲打自己啊,虽然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但在这种事情上看的却如此清楚!

  “多谢陈大哥!我回头就去找父亲说去!”沈文脸上又重新恢复了笑容,他已经想好了,等回头跟父亲主动承认错误之后就好好练功,至少不能在比武的时候给武馆丢人。

  这下轮到陈年一头雾水了,他根本不知道沈文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为什么要感谢自己?

  他又要和三爷说什么?

  就连一旁的孙师傅都不知道沈文这脑袋瓜里究竟又在想什么。

  可容不得他们多想,后面便有很多弟子陆续赶来开始打饭了。

  而钱虎还不知道一会儿自己将会被良心发现的沈文带到阴沟里面去。

  陈年在这边打饭,而孙师傅远远的看到沈三朝着饭堂那边而去,拿出沈三和夫人常用的碗来,在里面盛好了饭,然后又将菜盛了两份,这才端出去。

  沈三作为师父,吃饭自然是要和其他人不一样的,其他弟子可以把饭和菜都装在一起, 但三爷和夫人这样做却有点不大合适。

  总不能让堂堂津武门三爷的夫人和其他弟子一样端着一个比脸盆还大的碗,往嘴里扒啦饭吧?

  “怎么样了?”

  孙福全在把饭菜放在沈三和他夫人左秀兰面前之后沈三低声问了一句:“你们聊的怎么样了?”

  而孙福全刚才在陈年面前也只是在绷着,此刻连忙说道:“全听三爷安排。”

  其实这样说就已经是接受沈三刚才说的话了。

  而沈三在江湖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自然能听得出来。

  “如此便好。”

  “三爷,那我便先回去了。”

  “好,那你也先回去吃饭吧,以后有什么事先找我说。”

  “多谢三爷。”

  当孙福全回到厨房里的时候,陈年那边的饭菜也打得差不多了,而在一旁陈年也已经在他们专用的菜碟子里盛好了烧二冬。

  可孙福全却看到除了那一盘烧二冬之外,另外还有一个碗里面不仅装着米饭还同样也装着烧二冬这道菜。

  而那个碗正是陈年的。

  “看来这小子还是担心我在生气啊!”孙福全不禁在心中想到,“到底是个玲珑的心思,其实他也没什么坏念想,可能确实是我上了年纪跟不上现在年轻人们的想法了。”

  最后叹了一口气淡淡说道:“一起吃吧。”

  陈年听到这句话之后,先是一顿,随后展露笑颜,他知道既然孙师傅这样开口了,那便是不计较自己先前所说过的话了。

  不至于完全消除心中的芥蒂,可陈年也不要求对方要和以前一样,反正能教自己东西就好了。

  “好勒师父!”

  陈年给自己盛的菜并不多,因此三两口吃完之后便又开始去夹盘子里的菜和孙福全一起吃。

  囫囵吞枣,其实并不是不能尝出其确切味道,在从盘子里夹着吃的时候,陈年才开始细细品味这一道烧二冬。

  由于主材是冬笋和冬菇,因此吃起来味道相当鲜美,虽然不是特别应季,可是好在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稍微过去一段时间他们也有办法储藏。

  再加上孙福全将这道菜做的光泽油亮,褐色的汤汁包裹着食材,光华似乎都在上面流转。

  这种汤汁满满的菜向来都是十分能够挑起人的食欲的。

  尤其是这一筷子冬菇吸饱了汤汁,一口咬下去就像是扎破了灌满水的气球,里面浓郁鲜香的酱汁在口中炸裂。

  先前的高温油炸,一方面是为了增强其口感,另一方面是为了让冬菇能够更好的挂上调料,还有就是锁住其中水分,使其在经过汤汁烹调之后,内部不至于变得太过软烂。

  紧致弹牙的口感让陈年的每一下咀嚼都变得丰富多彩。

  这可比刚才的囫囵吞枣要强多了,刚才陈年只是为了下掉碗中的菜和孙师傅一起吃盘里的。

  因此只吃到了大概酱汁的味道,现在连同菜本身一起品尝才能品味出先前在烹饪时每一个步骤背后的作用。

  吃下这筷子冬菇之后,陈年猛扒一口米饭,让口中的味道淡去。

  随后陈年又夹了一块儿冬笋。

  这些菜都是陈年来改刀的,因此切出来的厚薄适中,再加上笋在先前的时候煮过,所以去掉了其中苦涩的味道。

  入口之后,整体味道和鲜甜的冬菇一致,但在咀嚼时口感却完全不同,冬菇更多的是紧致弹牙,而冬笋则是口感爽脆。

  一口下去完全吃得出其中的鲜嫩。

  “这道菜着实不错啊!”陈年不禁在心中称赞道,“做法其实也比较简单,等回去之后就把这道菜挂在墙上,还可以丰富一下素菜的种类。

  以前不开饭店不知道,在开了饭店之后陈年才发现不吃肉的人其实有很多,但有相当一部分的素菜都非常清淡,这又无法满足那些想要吃素菜但却没什么选择的人。

  他们在发现红红饭店里除了麻婆豆腐之外没有什么口味重的素菜,便想点一些喜闻乐见的干锅土豆片,干锅菜花之类的。

  但这些红红饭店里又没有。

  而这道菜也能极大程度上的弥补素菜上面的空白,如此一来,等自己再回去之后再整上一两道干锅菜之后,饭店的菜品种类也能更加丰富了。

  在品尝过了烧二冬之后,陈年又夹了几筷子,果然如同先前所预想的那样干掉了大半的米饭。

  剩下的米饭陈年就打算用酸菜汆白肉的汤来泡着吃。

  连汤带酸菜带肉片又带粉丝的一起舀入碗中,然后用筷子拌了拌,原本粘在一起结块的米饭在汤汁的浸泡下分开,颗粒分明。

  随后陈年便直接端起碗来把嘴凑向了碗边,开始一边用筷子划啦一边往嘴里喝。

  虽然这样子有点不雅,而且还相当豪放,可这是在后厨里又不是在高档的五星级餐厅之中,有什么好矜持的?

  装那样子给谁看?

  现在自己吃的爽才是硬道理!

  果然那带着酸菜酸味儿的肉汤如同一道洪流一般裹挟着暖意进入陈年口中。

  这一道菜被孙师傅做的汤浓肉烂,酸香入味,肉片融合了酸菜的酸香,而酸菜又解了猪肉的油腻。

  热乎乎的喝入肚中,只觉得浑身发汗,舒坦无比!

  其实做厨师的都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看食客吃饭,尤其越是要强的大厨就越喜欢看到客人满意的样子。

  孙师傅在看到陈年的吃法之后,不由得心中满意,随后他起身离开了一会儿,在调料那边的瓶瓶罐罐旁倒腾了一会儿,拿着一个小碟子过来放在桌子上。

  “肉片蘸着这个吃吧。”

  陈年放下碗来定睛一瞧,这不就是蒜泥酱油碟吗?还得是老师傅啊,花样就是多!

  在吃酸菜汆白肉的时候不光可以吃菜,还可以将肉片夹出来蘸着碟来吃。

  酱油中有着浓浓的蒜香,再加上肉片本身的软嫩和酸菜的酸味,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好勒师傅!”陈年乖巧地以肉片蘸蒜泥酱油碟儿,入口之后浓浓的酱油味儿充斥口中,其中还带着辛辣的蒜味,果然这古代纯手工做出来的酱油劲儿就是大。

  不过也确实是香。

  当然这并不是说现在的酱油不行,主要是现在的酱油都已经是工业流水线生产的了,配方统一,甚至在超市里还能见到薄盐酱油,红烧酱油,海鲜酱油,蚝汁酱油等等各种各样的酱油。

  相比于那些现代酱油,这些早期的酱油中大多数都能够吃出来一股纯手工的味道。

  这是一种感觉,陈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反正就是不一样,但是都好吃。

  但陈年光是用肉片蘸着吃还觉得不太过瘾,又夹了一筷子酸菜在里面蘸了蘸,一大口吃进肚子里,那滋味别提有多棒了!

  期间不断有人陆陆续续的过来加菜,还有人学着陈年一样用汤泡着饭来吃,这么一试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渐渐的他们也都吃完,各自回去了。

  但沈文吃完之后却没有马上回屋去休息,而是在洗过自己的碗筷之后找到了沈三。

  “爹,我想跟您说一件事。”

  虽然沈文先前都已经决定好了,但在面对自己父亲的时候还是没由来的感到紧张。

  毕竟沈三对他的教育一贯都是从严而治。

  “什么事?”沈三当然不知道儿子要说什么,于是停下脚步来问道。

  只见沈文扑通一声便跪了下来:“孩儿知错了,孩儿先前不该和二师兄在半夜偷偷喝酒,现在正值比武的关键之际,孩儿却犯下如此大错,孩儿甘愿受罚,但只求父亲能够开恩,就算惩罚儿子也在比武之后。”

  沈三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情,在津武门中有一条规矩就是除了一些特殊的场合,平日里弟子们是不能饮酒的!

  否则便会受到责罚。

  而他没想到自己儿子居然和自己的二弟子偷偷在半夜饮酒喝,但他更没想到的是儿子居然又主动将这事告诉了自己。

  “你二师兄也喝了?”沈三脸上面无表情的问道。

  “父亲,介揍似孩儿硬拉着二师兄一起来的,还求父亲不要责怪二师兄,这事与他无关!”

  沈三听着这话,心中想着这孩子倒是诚实,可毕竟犯错就是犯错……

  “你先回去吧,顺便把钱虎叫来,一会儿你就不要再跟着来了。”沈三说道。

  “父亲,介和二师兄没有关系啊。”沈文生怕父亲责怪二师兄,又连忙补充说道。

  可沈三只是摆了摆手:“我知道了,你不用管这些,你只管把他叫来便是。”

  s..book366132664165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