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味 第443 唇枪舌战(求月票)

小说:风味 作者:爱喝陈醋 更新时间:2022-06-10 01:5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几句话说的可谓是振振有词,说完之后,沈文在后面脸都涨红了,可思来想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心里很想要反驳对方,可他又不知道该去怎么反驳。

  沈三叹了口气心想着当初让自己儿子读书,看来儿子是一点也没学进去啊,但凡学到了几分文人的风骨, 此时也不会被噎成这副样子。

  “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沈三开口喝退了自己的儿子,避免儿子再说些什么不理智的话,现在的情况就是儿子说的越多,对方便越有可乘之机。

  情况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沈三自然不能就此放任下去,龙虎门可以说是他们津武门的死敌了, 虽然现在表面上大家还存着几分客气, 但实际上明眼人都知道,两边现在根本就是水火不容。

  所以沈三现在必须要找回这个场子才行。

  否则比武还没有开始, 他们津武门就要落了下风。

  “洪掌门重了,我们津武门确实没有看好自己的弟子,所以才导致出现了叛徒,但我还是想要再次奉劝洪掌门一句,咬人的狗并不会因为换了主人就改了本性,说不定它会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再把你也咬上一口。

  而且先前你有一句话说错了,我们津武门从成立之初开始,便从没想过要让整个天津的武馆在我们面前低三下四,这一点在座各位想必也都是清楚的。

  尤其是你们其中几家,若是没有当初津武门的扶持,你们现在能坐在这里?但这些年来我也从来没有向你们开过口。

  实力是自己的,技不如人无需过多的卖惨,今日比武在我津武门举办,我沈三可以赌上我的身家性命还有所有名誉, 确保这一次比武的公正性!

  而且这一次我们津武门势必会重新回到我们本该在的地方!”

  这一番话说的津武门众弟子斗志昂扬, 一個个都攥着拳头攒着劲儿打算在比武上大展身手!

  而沈文更是已经热泪盈眶了,一双钢牙咬得滋滋作响。

  钱虎也差不多,而他的目光就落在罗盛的身上,一直以来他都是以罗盛为目标拼命的追赶着,只是他看着看着忽然想到什么,不经意间转头看了一眼大师兄,脸上不禁拂过一抹担忧之色。

  “说的好!我这个外人听了都感觉到了三爷的决心!我支持你们!”洪龙鼓着掌叫着好,但是眼睛看都没有看沈三一眼,而是径直带着弟子们坐到了他的座位上。

  从始至终他都在不经意间表示着自己和津武门这边的矛盾。

  可沈三该说的话也说了,就算洪龙此刻依然保持这副样子,但如果自己再继续追着说下去反倒会落了下乘。

  这次的比武虽然是在津武门,但也还是要有武术界的老前辈来震场子的,活到他们的这种岁数,武功的高低已经不重要了,反正辈分和资历摆在那里,大家谁都要赏几分薄面。

  老前辈上场说了两句之后宣布比武开始,然后又气喘吁吁的被搀扶着下了台。

  而这次比武的裁判也是由武术协会官方派人来做确保公平。

  本次比武一共分为两组,一组是掌门人的比武,还有一组是门下的弟子比武。

  掌门人赢得一次比武的胜利可以获得十分,而弟子获得一次胜利可以赢得两分。

  所有的比武都采取抽签的形式。

  只有不断的战胜对手才能一步一步的登顶。

  一时之间现场剑拔弩张,排名靠后的那几个武馆谁也不想抽到厉害的对手。

  如果一上来就抽到津武门、龙虎门这种对手,那基本上就可以宣告垫底了!

  而且今年垫底说不定到了明年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毕竟天津可不止这十家武馆, 后面还有很多在虎视眈眈着。

  一旦他们落在最后,便会有其他武馆的人上门去踢馆,一旦踢馆成功便会取代对方的位置。

  包括外来人想要在天津设立武馆也必须要去几家天津有名的武馆里踢馆,只有在获得了对方的认可之后才能在此地开宗立派。

  当初的沈三便是一个人单挑了全天津最厉害的前十家武馆并且尽数击败之后才能在立派之初就挂出了天津武术魁首的牌子。

  并且保持了长达三年之久。

  而在那之后的每一次比试,沈三都放弃了自己的战斗,只有弟子们出战,所以每一次的分数都是垫底。

  可实力摆在那里,就算有一些想要捡漏的武馆来挑战,无一例外都是忐忑而来,铩羽而归。

  ……

  随着外面的比武如火如荼的展开,陈年和孙福全也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着……

  原本这不该是他们两个人的工作,毕竟厨房里的杂事很多,可是眼下又没有什么顺手的人。

  再加上他们两个又卯足了劲儿想让津武门在这一次比武中大放异彩,所以也不放心让其他人插手他们做的菜。

  “师父,您说这一次咱们到底能赢吗?”陈年有些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感觉应该差不多,毕竟前些年三爷没有出手,那些徒弟们还能打过绝大部分的武馆弟子,也就是龙虎门,高丽人还有佛山那边能有点儿威胁。”

  陈年忽然在其中又听到了高丽人这个词,他从刚才开始就想问了:“师父,高丽人是怎么回事?他们现在的国家好像也不安分,怎么不在自己国家呆着,跑到咱们这儿来了?”

  陈年大概记得这个时期他们那边好像确实是还在动乱之中,但具体是内乱还是别的什么他也记不大清楚了,毕竟也不是这个专业的,而且平常也很少看关于这方面的东西。

  “就是因为他们那边待不下去了,才跑到咱们这边来,俗话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就是这个道理,再加上他们本身也不弱,所以倒也在这个地方立足了下来,不过我看他们也待不长久。”孙福全对此倒是心知肚明。

  “去年的比武好像就是在他们那边办的,我记得去年他们为了办这个,本来还想拉着我们津武门一起的,结果被三爷拒绝了,最后他们就只好自己办。

  那一年他们用尽了花招,可以说是下三滥也不为过,而且吃的饭菜也尽是一些咸菜,面条子,海带汤,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做的辣酱还有大米饭啥的,寒酸的要死,结果别人说起来他们还说这是他们那边最好的吃的了。”

  陈年听到这话也不禁笑出了声来,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结果孙福全说到这里还没有把槽吐完,还是继续说道:“去年他们把脸都丢尽了,可谁让这些人根本不要脸,反正最后拿到了名次。

  就这还有很多在他们那儿学武的人捧他们的臭脚说习武就像是修行一样,吃什么并不重要,就算吃的差一点,那也不过是修行的一种方式而已。

  结果这话被那些高丽人听到了,你猜怎么着?嘿,他们把说这话的弟子全都赶出师门了!”

  “哈哈哈哈……”陈年听到这里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们怎么会承认他们吃的寒酸啊,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东西就是最好的食物了,根本不允许别人污蔑和诋毁他们最神圣的辣白菜!”

  “哈哈哈哈!”二人听后在厨房里笑了起来,只是这声音传到外面之后,其他人听到并没有过多的在意。

  上午只过了一轮比武,也就是这十个武馆之间两两对决,从师父再到下面的弟子。

  每家武馆出三名弟子,如果不够的话便有几个出几个,采取轮番上阵的方式,如此一来很多武馆便可以通过排序来调整策略,采用田忌赛马来为胜利增加可能性。

  只是津武门遇到的对手是从河南来的少林拳武馆。

  他们武馆的掌门先前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在出来之后便到天津开了一间武馆,只不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整体的实力基本上就在第七第八左右。

  这一次对上了津武门,沈文一个人在场上便直接胜了三个,而后钱虎上场又击败了剩下的二人。

  最后是掌门人之间的比武,沈三上场之后十招之内就干净利落的将对方飞起一脚踢下了擂台。

  这种少林寺俗家弟子出来开的门派还真不够沈三看的,如果是少林寺的那些和尚们来了,或许还能和大家一起争一争。

  但眼下的这些外门人士还是不太够格的。

  而洪龙所带领的龙虎门遇上的对手是一家打螳螂拳的,对方一手螳螂拳倒是打得惟妙惟肖,不管是身形动作还是形态都十分吻合螳螂本身。

  可唯一的缺点就是不太厉害,龙虎门这边第一个派出来上场的便是罗盛,罗盛直接一对五将对方全部击败,没有丝毫悬念。

  而螳螂门看到这一幕之后也是干净利索的投降认输。

  输给龙虎门不丢人,今年就是运气不好,上来就遇到了强敌,导致他们只能落入后五门当中,不过具体是第六还是第十他们还能再争一争。

  而一上午的时间,其他的几个门派比武也都很快结束了,基本上战况比较焦灼的也就是练八极拳的八极门和形意门。

  这二者其实也都算是老牌武术门派了,成立的时间比龙虎门、津武门什么的都要早,但就是由于到了后面传人没有那种惊艳绝伦之辈,再加上又出了沈三和洪龙这两个武学天赋极强的人,所以便被压了下去。

  原本在天津的武术圈子里是他们两个门派在争夺第三和第四的,可由于去年高丽人的手段太过于脏了,所以才导致他们最后变成了第四和第五。

  结果没想到他们今年直接彼此互相遇上了。

  但最后终究还是形意门更胜一筹,战胜了对方。

  比武自然会有损伤,但如果伤势较重会影响到比赛,他们便会先行离去进行简单的治疗,如果是伤势较重便会退出比武,让替补的弟子继续上场。

  但大多数人也就是胳膊红肿,眼眶有些发青,或者是鼻子上挨了一拳什么的,这些倒是影响不大,反正稍微治疗治疗还能吃饭。

  到了中午吃饭时间,津武门的其他弟子们将早就准备好的架子和桌子快速搭好,然后又将桌布扇盖在上面。

  早就准备好的孙福全和陈年则是把厨房的门一开,阵阵香味从中散发出来!

  “我们自己带了吃的,不需要你们上菜!”跆拳道馆的高丽人如此表示,而众人听后纷纷侧目,心想着就你们吃的那些玩意儿还怕谁跟你们抢呢?

  就算是先前承办比武的武馆饭菜最不咋地的也比你们高丽的好太多了,但这些人就跟瞎一样,不光傻而且还不自知。

  可是那些高丽人说完之后不久,就看到陈年他们从厨房里把一道道凉菜端了出来……

  孙师傅推着车,而陈年则是端着盘子上菜,首先上来的是凉菜,可是当凉菜一上来之后,众人一瞧顿时就乐了,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看向了高丽人那边。

  只见高丽人那边一个个的正拿着用紫菜包着的大米饭,里面还有一些萝卜黄瓜什么的在那儿啃。

  而自己这边则是牛肉,猪头肉,凉拌鸡丝,皮冻什么的,根本不是他们那边能够比拟的。

  “别看他们,一会儿他们就该看咱们了,要我看今年在津武门,咱们今年肯定比那些高丽人强,去年在他们那边吃都没吃饱,最后打的时候根本没有力气,再加上他们又爱耍花招,所以才让他们偷了个第三。”,形意门的人十分不服气的说道,但看着自己桌子上光是凉菜就能够秒杀高丽人的食物之后又不禁有些幸灾乐祸。

  刚才陈年和孙福全本来是打算给那些高丽人们也一起上菜的,可他们刚把车推过去,就有人重复了一遍高丽人刚才说的话。

  当陈年投去询问的目光,这时高丽人跆拳道馆那边的馆长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神色骄傲的表示他们不需要这些食物,在外面比武吃别人的饭才不放心,只有吃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最后陈年自然也都如了他们的愿。

  上完这些之后便是葱烧海参,三丝鱼翅,白扒四宝,糖醋鲤鱼,油焖大虾,把子肉,奶汤蒲菜之类的,中间还夹杂着陈年做得文思豆腐,大煮干丝,梅菜扣肉等的南方菜。

  吃的众人那叫一个满嘴流油,而且由于高丽人那边不吃,所以这些菜也都被其他桌子上的人都要走了。

  一个个一边吃一边向那些高丽人炫耀去了,高丽人在桌子上牙痒痒的不行。

  可先前谁让他们打肿脸充胖子,搞的现在只能把手中的紫菜包饭能用多慢的速度吃就用多慢的速度吃。

  而龙虎门的人在那边也吃的特别香,虽然说他们和津武门有仇,但不得不说,这饭菜做的确实可以。

  只是在陈年和孙福全上菜的时候洪龙看着他们二人问道:“二位,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去我们那儿做饭,工钱我可以给这边的两倍。”

  结果孙福全摆了摆手:“多谢洪掌门好意,老朽这边先心领了,只不过三爷对于老朽有知遇之恩,所以就不过去了,当然若是洪掌门有意的话,可以时常来拜访三爷,三爷对待客人向来大度。”

  陈年在旁边听着这话直竖大拇指,看看这老师傅说话的艺术就是不一样。

  要是自己估计就是敷衍的拒绝了,而孙师傅这话里话外都透露着拒绝的意思,但最后又让洪龙来这边拜访。

  用了拜访这个词,便将洪龙放在了下一等的位置。

  前前后后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吃饱喝足,但刚吃饱又不能比武,所以他们又各自休息了一会儿。

  在他们休息的时候,陈年、孙福全以及津武门其他的弟子出来收拾残局,但孙福全和陈年所到之处,不管是津武门的人还是其他武馆的人都是点头示意。

  显然对于今天的午饭相当满意!

  “各位,你们一共要比两天,但三爷说了,中午和晚上的菜不能一样,等到晚上的时候,各位好好发挥,我们津武门依旧准备了上好的饭菜招待!

  不管胜负输赢,名次如何,那都是比武场上的事,下来之后大家都坐在一张饭桌上,没必要搞得多么剑拔弩张。”孙福全说道。

  “就是,我们也是这样想的。”此时龙虎门的一位弟子突然出声。

  结果孙福全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冷笑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便带着陈年回去了。

  因为在先前的时候,孙福全也听说了龙虎门早上做的事情,在上菜的时候他自然不会说什么,但现在大家吃饱喝足了,他们的关系自然也不是厨师和食客的关系。

  孙福全是津武门的人,所以对龙虎门的人嗤之以鼻。

  这一下又轮到那名弟子有些气急败坏了。

  可他刚想站起来却被罗盛一抬手按住了肩膀动弹不得。

  “大师兄……”

  “你没有资格在这里闹。”罗盛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之后便收回了手,继续靠着墙,开始闭目养神了起来。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