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味 第444章 传统艺能(万字更新,求月票)

小说:风味 作者:爱喝陈醋 更新时间:2022-06-10 01:5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中午那些门派的人只能在大厅里找个地方休息,顶多掌门人能有把椅子坐,但是相比之下津武门的人就好多了,他们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去休息也可以商量战术。

  当然老前辈和武术协会派来的裁判也是有专门的客房用来休息的。

  在唐德春、沈文还有钱虎休息的房间之中,众人都在闭目养神着,他们现在也只能这样休息休息,尽量让自己不要睡着。

  只是钱虎把眼睛眯开一条缝看着不远处的大师兄心中有些担心, 上午对阵的是那些少林俗家弟子,赢起来轻松无比,甚至连大师兄都没有出场。

  但他最担心的就是如果抽签抽到龙虎门该怎么办。

  倒不是因为没有信心,主要是他有些担心大师兄这边会被人利用着做什么事情,先前的那两封信可是很能说明情况的。

  可是钱虎虽然心中着急,沈三却没有给出任何指示, 没有指示钱虎就不敢贸然行动,这也是当时沈三跟他说过的。

  越想心里就越乱, 反观看着沈文在那边倒是老神在在的闭目养神着。

  每看到这一幕, 他就觉得沈文和师父比差的真是太多了,如果沈少爷能和师父一样,那他们津武门何愁不行?

  “算了,还是先把这两天的比武打完了再说,师父那边信心满满,咱也不能拖了后腿。”

  ……

  与此同时沈三那边。

  一开始沈三和那些武术界的老人还有裁判吃过饭,将他们一一送回了房间之后才回到了自己的院子当中。

  而沈三的夫人却有些担心:“三爷,您不和德春谈一谈吗?万一他被人利用了,到时候做出对武馆不利的事情来……”

  沈三却摇了摇头:“现在说也没什么用,不出意外的话下午我们是抽不到龙虎门的,所以就算抽到也要等明天了,我打算晚上的时候再看看,我一直都是把德春当做孩子看待的, 就是罗盛和苏云锦那边,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搞什么鬼。”

  “三爷, 要是你觉得不好出面的话,我出面和他谈一谈, 这孩子平时对我也还是挺尊敬的,我说什么他应该会听,而且这孩子其实很重感情,如果是苏云锦出面的话,我担心……”

  话还没说完,沈三便抬了抬手:“夫人,这一点你不必多虑了,还有我在呢,我不会让当初的那种事情再次发生。”

  ……

  就这样差不多又是一个小时以后,孙福全和陈年又推出了一车的瓜果,唐德春则是走在他们的前面:“来来来,大家应该也有些口渴了,来吃些瓜果,比赛在半個时辰后继续开始,到时候还是先抽签决定对手。”

  这些瓜果都是切开的,话音落下,其他门派的人纷纷站起身朝着这边走来,但就在人群中却有几个人一枝独秀。

  他们的步伐飞快就好像是一只尖刀一样, 穿过人群瞬间便来到了推着瓜果的小车前!

  “你们不是不吃外面的东西吗?怎么现在跑这么快来和我们抢瓜果了?”形意门的人一看这些高丽人居然如此不将就,前面那么多瓜果大家都是各取所需,怎么就你们这些高丽人一个个的跟恶狗一样过来抢?

  “我们只是说不吃饭菜, 可没有说不吃这些东西!”跆拳道馆馆主朴正秀之凿凿的说道。

  “笑死我了,真就是不要点儿脸,不过想想也是,你们那边大概也吃不上这种东西,所以才会把我们整天都快要吃腻了的瓜果当做宝贝一样来抢着吃。”这话是八极门的人说的,他们显然也非常看不惯这些高丽人。

  今年八极门感觉自己输给形意门只是因为三师兄前些日子受了伤没来,否则的话胜负还犹未可分,而他们也觉得去年是这些高丽人偷走了他们第三的位置。

  可不管旁人怎么说,这些高丽人都不为所动。

  不光是把嘴里塞满,走的时候每人还拿了许多离开。

  这一行为又引得许多人在旁边嘲笑连连。

  而陈年看着这一幕,心想着这大概是这民族人们的传统艺能了。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只是看着瓜果被吃的差不多了之后便推着小车又回到了厨房里面去。

  简单的休息一会儿之后他们又要开始准备晚上的饭菜了。

  晚上的饭菜和中午有所不同,陈年和孙师傅都会准备新的菜,而食材和需要提前腌制的肉类他们也早已经准备好,就差做了。

  “师父,刚才我看他们在外面一个个吃的满嘴流油,这说明咱们做饭做的确实是合他们的胃口。”

  而孙师傅听到这里则是有些骄傲:“那自然,我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的话,也别说在润丰楼做了那么长时间的大厨了,你没看纪信那老小子对我的态度吗?”

  陈年听到这话有些疑惑:“师父,我记得先前纪掌柜夸您的时候,您不是说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功劳吗?而且还告诉纪掌柜再说就要翻脸了。”

  孙福全听到这话不禁为之一噎:“有些话我可以说,但是他不能说,你知道嘛?我可以在我徒弟面前说我厨艺好,说我做菜牛逼,但要是别人说的话,我就得谦虚一点儿,原本莪以为你在人情世故上已经非常通达了,现在看来你还是有要学习的东西啊!”

  陈年那话自然是故意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孙福全说教自己,对于孙师傅来说一辈子没收徒弟,到了这会儿其实表现的欲望是很强烈的,尤其是在自己这个徒弟面前。

  但是就算陈年是故意引的孙师傅这么说的,但是听到孙师傅如此直白的把心中想要在徒弟面前装逼的想法说出来之后,还是不禁觉得这小老头有点可爱。

  要不然哪有人会把自己想要装逼这种事情说的这么明白的,通常大家都是通过意会来表示。

  又想到先前自己问孙师傅为什么早上不早起去买菜时,孙师傅简意赅的告诉自己说起不来。

  果然自己的这个师父是性情中人啊。

  到现在陈年心中对于自己剃发的事情还是有些芥蒂的,可自从那天过后,孙师傅便再没有将这些表现出来。

  而且对于自己依然还是能教就教,完全没有藏私。

  想到这里,陈年甚至乐得开始哼起了小调。

  “你唱的是什么?”孙师傅在听到陈年嘴里哼着的小调之后有些好奇的问道。

  “牡丹亭。”陈年回答道。

  “牡丹亭是你这么唱的?”孙师傅表示有些不解,毕竟他所知道的牡丹亭好像也不是这么唱的啊。

  “师父,我唱的这是昆曲,要是您听不惯的话,那我就不唱了,回头我再多听听京剧。”陈年连忙停止了哼唱。

  可孙师傅却并没有这个意思:“没事,你继续唱吧,我就是感觉听着挺新鲜的,但你别说这调调还怪好听的。”

  “好嘞。”陈年点了点头又继续哼唱了起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enenenen~”

  相比于厨房之内,经过了一上午的比武,上五门和下五门已经完全分开了。

  上午输掉的武馆只能争夺从第六到第十的名次。

  但由于“五”是单数,所以上五门和下五门当中在抽签的时候会有轮空。

  但这轮空并不是直接晋级的,而是在除去他们这一组之外剩下的四组两两比赛之后胜出的两方再和这轮空的一组比武。

  只要赢上一场便能够稳进前三,可要是都输掉的话,就必须再和第四第五去打。

  场次明显增多,所以对于实力稍微弱一些的队伍来说轮空并不是一件好事,或许他们原本是能够拿到第四的,但由于打的场数太多,所以导致身心疲惫,最后发挥不好就只能拿到第五。

  至于赢了的则是继续向上比。

  可大家包括裁判包括武术界的老人们也都知道,沈三这次是卯足了劲想要重新拿下天津武术界比武第一的。

  而他们也想看到沈三和洪龙进行最后的角逐,所以提前会把他们的号分开,也就是不让这两家武馆提前遇到。

  虽然看起来像是暗中动手脚作弊,但实际上是对这两家武馆的保护。

  有时候是需要使一些这种手段的。

  没过多久便开始这一轮的抽签。

  津武门抽到了八极门,而龙虎门则是抽到了形意门。

  至于朴正秀所带领的跆拳道馆则抽到了轮空。

  看着轮空的结果之后朴正秀的眼睛都红了!

  一瞬间他就想到这可能是有人在从中作梗,否则的话为什么好巧不巧的让这些本地武馆们各自抽到了一起两两对决,反而让自己抽到了轮空?

  这很明显就是有人在暗中搞鬼!

  而且朴正秀也知道这些人是想要针对自己,但这针对的也太明显了吧?

  在上午的时候,就让自己对上倭国那边的空手道馆,到了下午又这样对待!

  “这不公平!”朴正秀高举手中的轮空签大声喊道。

  他们这次请来的武术界老前辈名为樊仲秋,出身于形意门,但后来由于德高望重被推举出来,而樊仲秋也不负武术界厚望,虽然出身于形意门,但在历届比武当中都没有任何偏袒。

  可此刻面对朴正秀的大声抗议,樊仲秋并没有说话,只是气定神闲的坐在椅子上眼皮子抬了抬。

  “你觉得有问题?哪里有问题?”语气不疾不徐,颇有前辈高人风范。

  “我怀疑有人在抽签上暗箱操作!凭什么他们两家就不能抽到一起,凭什么我能偏偏抽到了轮空?”朴正秀说道。

  可是反樊仲秋听到这话之后当场便笑了:“为什么不可能抽出这样的结果?那要不要把你们直接抽成第一?如果你不满抽签结果大可以用退出的方式来表示抗议,你不想参加,天津大大小小上百家武馆有的是人想要参加。”

  反正就一点也不给对方面子开口就是回怼,说的朴正秀一点脾气都没有。

  而对于樊仲秋来说去年朴正秀求爷爷告奶奶的,又是出钱建设武术协会,又是承诺保证的想要让比武场地放在他们那里。

  樊仲秋本着公平的原则,心想放在这些外邦人那里比一场也无所谓。

  可谁知在那次的比武上这些外邦人无所不用其极,每每钻着规则的漏洞行尽偷袭之事,搞得那一年樊仲秋差点儿退位让贤了。

  所以樊仲秋自然对这些高丽人没什么好感。

  而朴正秀见抗议无效之后又不能真的退出,现在这位子可是他们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只能愤愤的朝着自己的队伍那边而去。

  可是他走着走着忽然脸色一变,感觉自己的腹部好像有点不大对劲!

  紧接着又抬头看去,只见自己道馆中带来的弟子们一个个也都是面露菜色,抱着肚子痛苦的看着自己。

  朴正秀在这一刻不光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淡淡的臭味,同时还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阴谋的味道。

  他愤怒的转过身去看着沈三!

  “你们居然在瓜里下毒!卑鄙!太卑鄙了!”而那些跆拳道馆的弟子在听到这话之后,一个个的也都抱着肚子站起来,怒目而视!

  “打不过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恶心!我都为你们感到恶心!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禁看向了沈三,可同时他们也心里想着那些瓜果我们也吃啦,怎么到现在一点事都没有?

  但就在这时,螳螂门的掌门露出与那些高丽人同样的痛苦表情,只见他同样愤怒的站起身来,可面对的方向并不是沈三而是朴正秀!

  “你们居然在饭团里下毒害老子!”

  “老子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从今天起我螳螂门和你们势不两立!”

  一边吃瓜的其他武馆的弟子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在这时螳螂门的大弟子站起来说明了事情的始末:“中午在吃饭的时候我师父看他们可怜便上去询问他们要不要过来一起吃点儿,结果他们拒绝了,但还是给了我师父一个饭团子。

  我师父回来之后还说这些人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坏,但谁知他们居然在饭团里下药,为了坑害我师父,居然不惜以自己整个武馆里的人做诱饵,简直是太卑鄙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再次把目光看向了朴正秀。

  现在究竟是哪种食物上出了问题已经一目了然了。

  瓜果所有人都吃了,但只有螳螂门的掌门和朴正秀的人出了问题,但饭团却只是现在肚子疼的人吃了,因此问题只能出在饭团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朴正秀把目光看向了他们的厨师,今天他们的厨师也是跟着他们一起过来的,毕竟这么多人的午饭也要有人拿着才行。

  而那厨师碰到朴正秀的目光不禁有些闪烁。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厨师被这目光盯得有些害怕责任被全部推到自己头上,只得站出来弱弱的说道:“馆主,这事儿不怪我,谁让你平时给的钱太少了,每天弟子们也只能吃这些,荤腥那更是不知几天才能见到一次。

  所以武馆里的米放时间长都有些发馊了,我为了不让你们吃出来,所以就稍微处理了一下,把那味儿都去掉了……”

  朴正秀听到这话脑袋都快气歪了,心想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说这些?

  米馊了你不能告诉我再买点新米,为什么要把馊米做成饭团带到武馆这边来,而且好死不死的,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要在快要比武的时候出事儿!

  虽然说他们的人第一场轮空,要等到前两轮比武之后他们再和胜者去打,但是用脚后跟都能想得到拉过一场的弟子们根本打不过津武门和龙虎门啊!

  到时候被揍一顿再对上形意门和八极门,那也只有挨虐的份儿!

  一想到这里朴正秀便再也坐不住了。

  与其那样屈辱的输掉,还不如现在英勇的退出,反正自己武馆第五名的位置是已经稳了。

  “阴谋!都是阴谋!今天的比武,我们弃权!”

  朴正秀也鬼精的很,他说的是弃权,而不是说退赛,因为现在退赛了第五的位置就没有了,到时候武术协会自然能从剩下没来参加的武馆中随便找一家过来凑数。

  所以他说的是今天的比武弃权。

  一时之间屋内满是嘲笑的目光,这可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结果还像是跳梁小丑一样四处问那石头究竟是谁扔的!

  螳螂门的掌门由于腹痛难忍连忙跑到后面上厕所去了,而朴正秀则是带着弟子们转头便出了武馆,因为他害怕再待下去,那些人又会使出什么花招来羞辱他们。

  “小三小四关门!”

  在朴正秀带着人刚出武馆之后,沈三便朝着门口喊了一声。

  而守在门口的小三小四听到这话后,当的一声就把大门关住了,顺便还从里面插上了门栓。

  结果到这个时候朴正秀才反应过来,自己等人还没有上厕所呢!

  从这里回武馆那还有一段距离,而肚子里的感觉是越来越强烈,跑回去上厕所根本来不及。

  朴正秀只得转身去咣咣咣的砸门。

  “开门!我们还有事情没办!”

  可里面的小三小四早就听到了指令,面对外面的砸门声充耳不闻:“朴馆主请回吧,你们今天已经弃赛了,而里面现在举办的是天津比武大会,无关人等不得进入!”

  而朴正秀听到这话脸一瞬间又黄了,是那啥黄的黄。

  天才本站地址:。